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厂督给我当夫君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擎天姑娘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你们姑娘呢?”陆铭扫了眼身前紧闭的房门,心中的隐忧加深。“姑娘……姑娘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守在门口的是熙春,平时虽没有拂冬沉稳,但也聪慧机警,可此刻面对气势迫人,满身威压的东厂厂督,本就在说谎的她语言神态漏洞百出。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厂督给我当夫君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擎天姑娘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你们姑娘呢?”陆铭扫了眼身前紧闭的房门,心中的隐忧加深。“姑娘……姑娘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守在门口的是熙春,平时虽没有拂冬沉稳,但也聪慧机警,可此刻面对气势迫人,满身威压的东厂厂督,本就在说谎的她语言神态漏洞百出。

沈婉柔陆铭小说简介“你们姑娘呢?”陆铭扫了眼身前紧闭的房门,心中的隐忧加深。
“姑娘……姑娘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守在门口的是熙春,平时虽没有拂冬沉稳,但也聪慧机警,可此刻面对气势迫人,满身威压的东厂厂督,本就在说谎的她语言神态漏洞百出。
陆铭是何许人?从东厂一路摸爬滚打到今日,早已磨砺得细心如发,深谙人心,莫要说熙春这拙劣的掩饰在他面前如三岁稚童扯谎,便是那等心机深沉之徒在他面前偷奸耍滑,也躲不过那双洞察世事的眼。
“既如此,我进去看一眼便可,也好安心。”他嗓音淡淡,姿态堪称冷漠。也就面对沈婉柔时,还保有了那份柔情。
“我家姑娘……”熙春还欲再说,猛然间对上陆铭那双轻飘飘看来的幽深眸子后,便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有些发抖地让开了。

沈婉柔陆铭全文阅读里间,沈婉柔果然还没睡,此时正斜斜倚着软枕,小脸上神色恹恹。
陆铭一进内室,便注意到那张往日鲜活的小脸如今透着些病态的苍白,昔日娇嫩嫣红的双唇如今更是泛白干裂,给床上的少女添了几分憔悴之感。
胸口微微一窒,他也顾不上眼下少女只穿一件中衣的情形,急急走近:“怎的病了?”
瞧这话说的,想必陆铭一开始也觉得她是谎称不适的。她起初也的确是编了个借口去搪塞他,谁料到派了丫头去传话的当天夜里,她便发起了高烧。这些日里,她不愿麻烦,便每日喝些姜茶发汗,可病情却始终反复,甚至这几日还有了逐渐加重的趋势。
她坐起来本是因为躺着胸闷,遂拥着被子,怀里还抱着拂冬将给她注了热水的汤婆子,可浑身上下一阵热一阵寒的境况却愈发严重了起来,“可能是受了凉……”她出声,嗓音嘶哑,语调绵软无力,连气息都是孱弱的。
“胡闹!”他眉头深锁,眼中满是愠色,“病了为何不差人去找张管家?”
“我不想给兄长添麻烦……”她知道他忙,不愿他因此事而分心,可却偏偏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眼见床上的少女苍白的小脸上,两颊处有着明显不正常的红晕,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似乎还在轻轻地发着抖,他的心口处便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攥了起来,长叹一口气,如今她病成这样,须得先将伤寒治好才行,旁的事等她好起来再说。
“去把齐伯请来,要快。”他微微侧过脸吩咐陈禹。
陈禹领命后匆匆推门而出。
“这房间还是不够暖,你再去弄两个炭盆进来。”他指着拂冬接着道。
最后,他瞥了眼门口守着的熙春:“给你家姑娘再去拿床被子来,要厚实的。”
事情一件件指派下去后,他迈向床边:“念念,你现下感觉如何?”
“唔……”沈婉柔此时显然已经烧得有些神志不清了,“陆哥哥,念念好冷。”
那只伸出一半的要去触摸她额头的手就这样僵在了途中。
她唤他,陆哥哥。
他的心绪纷扰,就像是三分的意外,三分的心软,三分的感伤中还掺杂着一分隐隐绰绰、若有似无的甜。
这三个字,说这三个字的人,被她这样追在身后喊的他,好像都是很久远的过去了,这些美好被封冻在经年的回忆中,而回忆被他安放在了心里。
他把过去种种都埋葬在心底深处,刻意地忽视,刻意地遗忘,不去想,不去触,不去看,他以为那些曾经鲜活的人事早已蒙尘,其实并没有。
至少在这一刻,没有。
至少在这一刻,他感受到身边的物事好似一瞬便化作了昔日镇国公府后院的灼灼桃林,他仿佛还是那个心怀鸿鹄之志,想要为国尽忠、光耀门楣的镇国公世子,而她也只是那个单纯无忧,喜欢黏着他的小女孩。
他深深吸了口气,停留在空中的手虚虚一握,探向了她额间,触手一片滚烫。
狠狠皱眉,他有些心焦,伤寒不是小病,反反复复退不了热,最终病卒了的不在少数。
“大人,锦被送来了。”熙春站在身后有些怯怯道。
他回身接过被褥,细细地铺在了原有的被子上,又一丝不苟给她掖好了被角。
做完这一切,他估算着齐伯约莫还要一盏茶的时间才能来,如今总要做些什么才好。想了想,他并未多言,直接当着熙春的面,坐在了榻上,然后一把将沈婉柔拥进了怀中。
沈婉柔如今已经开始神思混沌了,所以当她落入一个温暖又有力的怀抱时,本能地就想要留住,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臂,牢牢地环住了那个散发着清冽香味的热源。
在陆铭怀中找到一个最为舒适的位置后,她便慢慢阖上了双眸,开始昏昏欲睡,全然没有留意到那散发着温热的躯体一瞬的僵硬。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免费阅读被从小看到大的少女紧紧抱着,甚至还用细软的发丝在他怀里蹭了蹭,这种感受说不上来的怪异,而他也很明显地感到一丝不自在。找不到对这种不自在情绪的合理解释,他便只能让自己尽量忽视。
而在一旁全程目睹二人所行所为的熙春此时已经目瞪口呆,她眼睁睁看着东厂厂督大人将自家小姐揽入怀中,还来不及出言阻止,又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更加主动地给予了热情回应,甚至还一副享受至极的样子。她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熙春的感觉是对的,因为端着炭盆进来的拂冬在短暂的呆愣后也是同样的感受。不过即使两人觉得房中气氛实在诡异,也强自顶着从陆铭身上源源不断散发出的威压,各自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倒是两个忠心护主的。察觉到两个丫鬟向这边不断投来的警戒的视线,他心下稍安,有这两个可信之人在她身边是好事。
未几,陈禹领着齐伯匆匆来了。
齐伯见陆铭与怀中女子亲近的姿态只稍稍讶然了片刻,便迅速地从医囊取出帕子搭在了少女的腕上,细细诊断。
“是浮脉,脉多浮紧,病在体表,这是感了风寒了。”齐伯收了帕子。
“可还严重?”
“病发时只是轻感风寒,喝两副汤药就能好,可一直拖着未能医治,现在寒气入体,康复便要费上一段时间了。”齐伯也不讲究那些虚礼,径自坐在陈禹搬来的矮凳上,提笔写起了药方,
“按照老夫给的方子,现在便去抓药煎一副来,明日开始一日饮两次,烧退下后换老夫写的第二副方子继续煎药给她喝,直至痊愈为止。”
陈禹接过药方出去了。熙春随着他一并去抓药,拂冬则去小厨房先把药罐洗刷干净。
齐伯看了看躺在陆铭怀中的少女,嘴巴张了张,却未说些什么。
反倒是注意到他神情的陆铭率先开了口:“齐伯,这是沈家的丫头,兵部左侍郎夫人的外甥女,唤婉柔。”
齐伯闻言,眉眼间多了一份疼惜:“是那丫头啊,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
顿了顿,慈眉善目的老者还是出言提醒:“她虽和你亲近,但到底是姑娘家,你平日与之相处,需懂得维护她名节。”
陆铭哂笑,语调中满满自嘲:“东厂厂督再是炙手可热,也不过是世人口中的无能阉人罢了,甚至不能算是男人。”
齐伯低低叹息一声,眼下房中并无旁人,他便压着嗓子有些担忧道:“你那处……可还是无知无觉吗?”
“许是这些年来一直靠药物压制,多多少少伤了根本。”清冷的嗓音让人辨不出任何的情绪。
“你已停用数月,应当还有转圜的余地,我重新给你制了汤药,你日后每半月服用一次,都是些温和滋补的药材,当初费了忒大功夫保下了个完整的身子,定要给你们陆家满门忠良,留下一点香火,我日后到了下面,才有颜面对仙去的老国公啊。”
陆铭颔首,轻轻说道:“有劳您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你已经蛰伏了这么久,每一步可都要走得稳妥啊,切勿心急,也切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若玉,你记着,只要有命在,便一切都还有转机,保重好自个儿的身子。”老者拍了拍面前年轻男子的肩,随后便提着医囊告辞。
齐伯走后不久,药便端了进来。
陆铭把沈婉柔的身子稍稍抬起了些,方便拂冬喂药。可沈婉柔始终紧闭着双唇,舀了药的瓷勺怎么都无法将汤药送去她口中,乌黑的药汁顺着她小巧的下巴落入衣领处,领口处眨眼间便泅湿了一小块。
拂冬试了三次,始终不成,正准备试第四次时,被陆铭止住了:“你把药端着,我来。”说着便一手环住沈婉柔的身子,一手钳住她的下颚,迫她张开了双唇,接着对拂冬道:“来,灌药,慢点喂,别呛着了她。”
拂冬听得眼皮直跳,心想着大人莫不是在私狱里喂牢犯毒药喂多了,把这一套搬到她们家姑娘身上了。心中腹排着,可动作是一点都不敢怠慢的,到底是办事麻利稳重,拂冬终是小心着一点点将那碗浓黑的汤药全部送入了自家姑娘口中。
沈婉柔喝下药后,身体便渐渐止住了发颤,呼吸也平稳绵长起来。陆铭动作轻柔地将她的身体缓缓放倒在床上,又仔细地给她盖好了被子。转过身,扫了侍立一边的熙春、拂冬二人,冷冷道:“你们两个随我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来啦!!这章有亮点哦~你们发现了厂督大人的秘密了吗!

小编推荐理由

厂督给我当夫君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