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导读: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车内熙春听了,一时气急,正欲发作,被沈婉柔轻轻一扯衣袖,止住了。“刘叔,算了,去侧门罢。”沈婉柔稍稍提高音量朝外吩咐。

小说介绍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车内熙春听了,一时气急,正欲发作,被沈婉柔轻轻一扯衣袖,止住了。“刘叔,算了,去侧门罢。”沈婉柔稍稍提高音量朝外吩咐。

沈婉柔陆铭内容介绍车内熙春听了,一时气急,正欲发作,被沈婉柔轻轻一扯衣袖,止住了。
“刘叔,算了,去侧门罢。”沈婉柔稍稍提高音量朝外吩咐。
那刘姓的车夫也是陆府的老人了,不仅拳脚功夫好,性子也是个稳重的,当下并未多言,只重新上了马车,掉头而行。
“姑娘!他们也忒势力了!侧门都是些上不得台面之人出入的!怎能委屈姑娘从侧门入!”熙春愤愤不平。
“旁人入得,我为何入不得?”沈婉柔笑了笑,“熙春,记住,我不再是官家小姐了,如今我只是一介罪臣之女。冯府这样的门楣还能让我出入,已是姨母尽了力的。等下见了姨母,切不可提及此事,知道了吗?”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全文阅读“是。”熙春应下,面露不忍。
到了侧门,两人甫一落地,就有姨母身边的婢女迎上前来引路,显然在此等候已久。
那婢女是姨母身边的老人,举止皆是得宜:“姑娘路上辛苦,这便随我来吧。”
沈婉柔淡笑颔首:“有劳了。”
绕过冯府中的亭台楼阁,那些她昔日里戏耍过的地方,短短时日,心境已然不同。
领路的婢女打起厚重门帘,沈婉柔扭头对熙春道:“你去耳房避避风吧,我独自陪着姨母即可。”
抬脚迈进屋内,霎时只觉温暖如春,鼻尖浮动袅袅馨香。
里间炕上,红木桌边,倚着位端庄华贵的美貌妇人,正是冯家主母,沈婉柔嫡亲的姨母。
“婉柔给姨母请安了。”沈婉柔向着妇人行了个周正的礼,屈膝垂手,不动分毫。
“念念快起来。”那妇人见着了她,显然有些激动,当即便红了眼将沈婉柔扶了起来,“好孩子,快让姨母好好看看你。”
“这才多久,你竟清减了这样多。”夏氏心疼握住少女纤细瘦弱的手腕。
“没事的姨母,您别忧心,我们慢慢说。”沈婉柔安抚地笑。
“好好,来,念念,我们坐下慢慢说。”夏氏牵着她的手坐在了窗边炕上,“念念,你在陆府过得如何?陆铭那孩子有没有妥善安置你?”
沈婉柔看着面前的女子,三十出头的妇人,风采依然,螓首蛾眉,因保养得宜,肌肤依然光滑紧致,体态轻盈,却有雍容典雅之感,可以想见年轻时该是何等风姿。
最重要的是,姨母和儿时记忆中母亲的样子,是那样相像。
那双流露着关爱的双眸,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总会有些恍然,会不由自主地亲近:“姨母放心,我在陆府过得很好,兄长很关照我,呈上来的一应物品都是顶好的,府中下人待我也尊敬,念念没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
夏氏叹息:“陆铭这孩子是个好的,这次多亏他及时施以援手。回头我备份厚礼,好好答谢他。”
说到此处,夏氏忽然起身,去里间妆台上取了个紫檀匣子来交与沈婉柔:“念念,姨母说到底只是闺阁女子,朝堂上的事情无法干涉过多,你父亲的案子姨母能做的都做了。逝者已逝,活下来的人更要好好活着。如今你孤身一人在陆府,有银子傍身终归行事方便些。这是姨母对你的一点心意,你尽管拿着,往后每月都有。”
沈婉柔下意识地便想拒绝,一个“不”字才将将起了个头,便被对对面的女子打断。
“念念,你不要推辞。”夏氏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沈家被抄了家,你现如今手头肯定吃紧,有银子在外能办成许多事,关键时刻还能以此自保。你眼下,是实实在在需要这些银票的。”
“姨母生了三个儿子,膝下却一个女孩儿都没有。你自幼在我身边长大,我心中早已将你视为亲生闺女,更何况还有你母亲的情分在,若是不把你照顾好,我对不起你在天上的母亲。”
“可是姨母,您贴我银钱,被您府中的人知道了终归是不好……”
“傻丫头,姨母给你的是自己的私房,这些年攒的加上姨母自己的嫁妆,够供你好几世的了。”夏氏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姨母答应你,只给到你出嫁,你嫁作妇人后,便不再贴你银钱了,可好?”
泪水涨得眼眶发痛,沈婉柔强忍着,咧着嘴笑:“姨母最好了。”
从冯府回来的路上,沈婉柔一面坐在车里听熙春在一边絮絮叨叨,一面若有所思,紧紧抱着怀中的木匣子。
怎料稳稳前行的马车骤然向一边调转方向,车里的两人猝不及防撞上了车壁,一时间疼得眼泪汪汪。
不明情况,沈婉柔正欲出声询问时,一道清润悦耳的男声带着些歉意响起:“在下谢璟言,方才骑在马上冲撞了阁下的车座,实属无意,不知阁下是否受伤?”
在那道熟悉嗓音响起来的一瞬间,沈婉柔便僵住了。
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就像是咬了一口的点心突然就掉到了地上,像是期待了许久的好天气刚一出现就突然下起了雨,像一个自己曾经喜爱的玩意儿,亲手将它掷在地上,摔个粉碎。
她小时候救过一只受伤的白鸽,它伤好后,她明明知道要放它走,可分别的时候,却是那样不舍。
“阁下可有受伤?”车外的男子又问了一遍。
沈婉柔深吸一口气,语调平平,难辨悲喜:“无事。”
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可落入立于那车两步之外的谢璟言耳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他急急走近:“婉柔?是你吗?”

沈婉柔陆铭免费阅读沈婉柔不理,径自对外面吩咐:“刘叔,重新上路吧。”
“婉柔!”这次是肯定的语气,车外男子甚至激动得以掌抵住马车,“我并未变心,只是……”
“谢公子!”她冷漠打断,“过去的事情,自那纸退婚书送来沈府时,我便全都忘了。今后你我二人再无分毫关系,还请公子你不要胡乱攀扯。”
“婉柔,你听我解释!”车外人固执地不肯让开,已引起过路行人的频频侧目。
“让开。”沈婉柔始终端坐车内,未看他一眼,“若是谢公子今日执意挡路,可得好好想想你那待字闺中的未婚妻,想想你们长兴侯府的名誉!”
言毕,再不多说废话:“刘叔,我们回府。”
今日情绪几经起伏,沈婉柔只觉心中郁气难抒,回府后,吩咐了熙春给她拿了桃花醉来,便将屋里婢女都遣散了出去。
一开始本只是想小酌两杯,放纵一下。哪成想这桃花醉入口甘甜,并无辛辣之感,遂一杯接着一杯饮了起来,没个节制。
这酒喝时温和,喝下后却后劲极大。等她反应过来不对劲时,已脸似火烧,脑海中一片昏沉,隐隐作痛。
“唔……拂冬……”她扶着脑袋出声,想提高音量,奈何出口的,却声若蚊蝇。
光影斑驳中,一个高挑身影靠近了她,她嘻嘻笑:“拂冬,一会儿不见,你怎长得如此之高大了?”
“拂冬”没有应声,只站在她身旁垂头看着她。
她有些急:“拂冬,愣着干什么呀!快……扶我去床上……嗝~”说完,还没忍住打了个酒嗝。
“拂冬”闻言还是没出声,但却一手绕过她腿弯,一手环住她的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拂……拂冬,你力气可真大……往日里怎的都没看出来……嗝~”她说着,顺势还摸了把“拂冬”的脸,随后还拍了两下。
“拂冬”僵了几瞬,最终还是稳稳抱着她走向了床榻。
被安放于柔软的榻上后,她迷迷糊糊感觉到“婢女”替她脱了鞋,又将被子扯来,搭在了她身上。
隐隐觉察出身边人做完这些琐事便转身要走时,她有些惊慌,一把扯住了“婢女”的袖子:
“拂冬,今晚给我守夜吧。”
站在一旁的“婢女”沉默着。
在白日经历了与姨母相见,又好巧不巧碰上了退婚负心汉后,如今连一向顺着自己的婢女都不再听她的话,沈婉柔委屈得不行,眨巴眨巴眼,便马上泪盈于睫:“拂冬,你就陪陪我嘛,我今日心情不好……”
手中的衣袖没有继续抽离的痕迹,沈婉柔略微得到一些安慰,开始一点点倒着苦水:“今日我碰见谢璟言了。”
坐在脚踏上的陆铭闻言挑了挑眉,却并未出声。
“他不小心冲撞了我的马车,来和我赔礼的时候,认出了我。”她自顾自地说着:“他和我说他没有变心,可是我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当时父亲的案子一断,谢家的退婚书隔日便至,纸上的字迹我认得出,那是他亲笔写就的……”
说道此处,她开始低低抽泣起来,如同小动物的呜咽:“既然他从头至尾都是知晓的,都是清醒的,都是参与其中的,那这便是他自己的意思。将我抛弃之人,我绝不原谅。”
陆铭静静地听他说着这些话,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他十八那年满门被斩,此后心中只有一件事,那便是为陆家沉冤昭雪,彻底翻案。在东厂的五年,他每天都在想的便是怎样获得更大的权势,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儿女私情。
如今看着床榻上的少女越哭越起劲,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他除了些许茫然之外,更多的却是无措。
他从未见过其他女子哭成这般模样的,眼看她鼻涕流得不成样子,他只得从怀中掏出锦帕来,先给她把脸擦擦干净。正酝酿着要怎样安慰时,她却突然出声问道:“拂冬,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不变的呢。”
“小时候爹爹和娘亲总是很恩爱的模样,可是后来娘亲走后,爹爹便整日在外流连,身边的女子常换常新。”她半睁着眼睛,却没有看向他,“谢璟言也曾和我许诺相守一生,可沈家没落了,这承诺便也不作数了。”
“所以,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的吧?”她说这话时语调平静,甚至是轻柔得仿若呢喃。
作者有话要说:男配出场啦!撒花~~
温馨提示:此拂冬非彼拂冬哦~哈哈

小编推荐理由

厂督给我当夫君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