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如花隔云端(慕云玦姜渡)

少主如花隔云端(慕云玦姜渡)

导读:火爆重生言情小说少主如花隔云端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慕云玦姜渡为您精彩呈现;吴州,浮春城。买定离手!鸿运赌坊里,堂倌又开了一局。骰子叮叮当当在青瓷碗中来回碰撞,周围的赌徒被这金玉般的声音激得振臂高呼,个个红着眼睛,像极了地狱中的恶鬼。

小说介绍

火爆重生言情小说少主如花隔云端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慕云玦姜渡为您精彩呈现;吴州,浮春城。买定离手!鸿运赌坊里,堂倌又开了一局。骰子叮叮当当在青瓷碗中来回碰撞,周围的赌徒被这金玉般的声音激得振臂高呼,个个红着眼睛,像极了地狱中的恶鬼。

小说简介

上辈子过劳死,这辈子,姜渡决定当条咸鱼,于是她消极懈怠混吃等死。直到碰上了一向自视甚高,活在云端上的高岭之花。

少主如花隔云端全文阅读

吴州,浮春城。
买定离手!
鸿运赌坊里,堂倌又开了一局。
骰子叮叮当当在青瓷碗中来回碰撞,周围的赌徒被这金玉般的声音激得振臂高呼,个个红着眼睛,像极了地狱中的恶鬼。
少年埋在这群撸着胳膊的爷们儿中分外显眼。一身素净的靛色布衣长衫,下摆撩起掖进腰间,一脚长凳一脚桌檐跟着众人一起吆五喝六。
堂倌一声开,盒盖被揭开,三颗骰子依旧还在转动。忽然,从桌边探出一只苍白的手,明目张胆地将骰子按下,又撤了回去,周围众人竟丝毫没有察觉。
开大!
少年眉开眼笑。
渡小哥儿,财神爷也忒偏心了些,只顾着照拂你。瞅瞅,连赢好几盘了。
就是就是,这手气也太好了些。
有人酸溜溜地道,眼睛不停地往他身上瞟。
姜渡手脚麻利地拢着桌上的银锭,眨眼笑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小子我今日财神当头坐,可不敢再挡了各位大哥大爷的财路,先走一步。
等等。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名富家公子,身后还跟着几位壮实的家丁。
赢了钱就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
赌坊内的人一看,这不是当地的驻镇玄门,王家的三少爷王骋嘛!
浮春城谁人不知王家这个恶霸,谁沾上谁倒霉,可偏偏又无人敢管,顿时作鸟兽散。
姜渡听着熟悉的声音,挖挖耳朵,对着指尖轻轻吹了吹,转过身道:原来是王三少爷。我说,你不在家好好拴着,跑出来干啥。我赢我的钱,碍着你什么事了?
我呸!少在这给我耍嘴皮子!你在我的地盘上赢钱,本少爷不高兴,当然碍事。不光碍事,还碍眼!
王骋唰地打开折扇,气势汹汹。
姜渡跳上赌桌,盘腿而坐,一手托腮,嗤笑道:能够碍着你的眼,是我的荣幸。可我没听错吧,这赌坊是你家开的?
世人皆知灵曜对各地驻镇玄门管理甚严,更别提允许它们私开赌坊。
可王骋嚣张跋扈惯了,他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递给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堂倌。
瞧见没?从现在起,这家鸿运赌坊,就是我家开的!把这个不懂规矩的野种给本少爷拖下去,狠狠地打!打完了***他的衣服,关进樊笼里带去游街!
几名家丁得令上前。
慢着!
姜渡从赌桌上跳下来。
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王骋道。
少年慢慢走来,一只手揣在怀里,嬉皮笑脸的。
放心,你孙子死了我都不会死。
他捏着从怀里掏出的东西往上一扬。顿时,漫天的白色冥币簌簌落下,有的落在地上,有的落在人身上。
王骋向后一退,你又想使什么歪门邪术!
两人不和已久,可次次都被这小子逃脱,奈何还抓不住他的把柄!
看不出来吗,提前给你烧些纸钱啊!姜渡顺手打了个响指。
屋内凭空起了一阵风,这些冥币竟瞬间燃了起来。
呀!着火了!
少爷身上有火,快灭火!
家丁大喊。
你身上也有!
什么!
其他几人一看,不得了!身上都烧起来了,连忙边脱衣服就地打滚,有人浑身是火地满屋子乱跑。一时间,赌坊内浓烟滚滚,哀嚎连连。
哎哟!
王骋吃痛惨叫,抱着自己的右脚跳了起来,呲牙咧嘴。
是谁踩的我!
又听啪啪两声。
王骋顾不得脚疼捂着脸吼道:姜渡你个不知谁生的野种!给本少爷出······
可话还没说完,他便被人从后面狠狠踹了一脚,直接趴在地上,两名家仆中了邪似地对他拳打脚踢。
姜渡靠着赌坊门口的梁柱上,津津有味地看着里面的人像疯子一样大吼大叫。
来往的行人听见声音,不由停下脚步凑上前往里瞧。平日横行霸道的王家三少爷,在赌坊内被人揍得满地打滚,还有几人光着上身跑来跑去。
真是世风日下啊!
就是,还是玄门子弟呢!
怕是得了疯病吧!
活该!这叫恶有恶报!
众人指指点点。
恶人被骂,姜渡浑身上下都觉得舒坦,可懒腰正伸到一半,无意中瞥见远处几个白衣飘飘气度不凡的人朝这边走来,又瑟瑟地缩了回来。转身扯下腰间的黑色荷包,朝赌坊里面低声道: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两缕白烟咻地钻进荷包,姜渡扎好口子揣在怀里。然后回头嚷道:没什么好瞧的,散了啊散了啊!
周围的人压根儿不听她的,依旧还在看着热闹,将出口堵了个严实。
姜渡无奈,只好猫腰钻入人群,拼命往外挤,好不容易寻着个空隙跑了出去。

少主如花隔云端免费阅读

我······
咦?声音怎么不对。这是从后头传来的,还陌生得很。
姜渡低头从裆下瞧去,入目的是几双雪白的锦靴。
她连忙将手中的荷包往火堆里一丢,仿若无人地大声道:爹啊!你怎么死得那么早!留下我一个人孤苦无依,该怎么活啊!
噗呲~
站在慕云玦身后的几名弟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姜渡回过身,望向他们。
几位公子好生无礼,我在这祭奠亲人,你们却当笑话。
逢场作戏,自然好笑。
慕云玦看着他,少年红着眼眶,倒像是哭过一场。可究竟是不是,大家心知肚明。
姜渡打量着眼前这人。
果真是好竹出好笋啊!长得都能掐出仙气来。
玉琢似的五官疏淡而冷漠,配着苍松挺拔的身姿,风华内敛,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味道,再加上一身不惹尘埃的白衣,整个人气质斐然,如同画里走出来一般。
不过对姜渡而言,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腰间挂着块玉,上刻一个慕字。
竟是灵曜的。
前日被姐姐提溜着耳朵送上船,逼不得已去灵曜走了一趟,虽说仙门没拜成是好事,可被人一掌打下来就有些丢脸了。
正愁没机会寻仇,这会儿倒送上门来了!
想到这,嘴上便有意刻薄起来。
公子长得人模狗样,可说话咋那么难听。什么叫逢场作戏?你也来做给我瞧瞧。
好你个姜渡,竟敢对我们少主如此无礼!果真是个地痞无赖!
有弟子斥道。
姜渡暗惊,没想到这人竟是灵曜少主。可他们怎会认得自己?随即一想,恐怕是王骋说的。
好在那两个阴灵已经离开,不然真要叫他们抓住把柄了。毕竟御灵一道,在这些仙门眼中,可是属于邪术。
姜渡站起来,吊儿郎当地作个揖。
原来是灵曜少主,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慕云玦看着少年身后燃烧殆尽的纸钱,冷冷地朝他一瞥。
你先前是在和谁对话?
自然是已故的亲人咯。没瞧见吗?我在烧纸钱啊!
亲人?
慕云玦极轻微地嗤笑。
什么样的亲人,死了以后要入畜生道?还猪狗不如?
姜渡甩着钱袋的手微微一顿,又泰然自若地笑道:这位亲戚生前人品不太好,卖妻卖女还虐待亲娘。这样的人,死后不入畜生道岂不是便宜他了。
可你方才明明喊的是‘爹’。
祭奠亲人当然不止一位。
据我所知,你是个弃儿,父亲尚且都不知是谁,何来亲戚?慕云玦又道。
我说少主,你这样戳人伤疤可真是缺德啊。没爹就当他死了呗。我没亲戚,可我阿姐有啊!她的亲戚自然就是我的亲戚。
少年双手枕在脑后,连嘲带讽地把话说完,嘴里吹了声哨子,话说完了?没事我走了啊。
站住。
慕云玦用剑挡住了他的去路。
咦,你这棍子倒挺好看啊!
姜渡眼睛一亮,抬手便要摸。哪知,长棍的主人立马收了回去,让她扑了个空。
土包子,睁大你的眼睛瞧清楚,那可是我家少主的佩剑‘伏渊’!才不是什么棍子,真没见识!
啊,原来是剑啊,怎么长得跟棍子似的。
姜渡撇撇嘴,细细看去。剑身似棍,带着漆黑暗哑的光泽,宛若深渊;一条金龙循循然盘绕其上,却收拢五爪并不张扬,似乎有种潜龙在渊的寓意。
察觉到少年打量的目光,慕云玦蹙眉,换了只手。
切,真小气。
姜渡扭头小声嘀咕。
将人带回去。
慕云玦道。
什么?!
姜渡大惊,向后退了几步。
凭什么抓我!仙门了不起啊!就能无缘无故抓人了?
慕云玦不做声,两名弟子朝她走来。
姜渡暗急,连忙从袖中抽出一张红符,朝他们丢了过去。
红色的烟雾带着呛人的辣味顿时在慕云玦等人周围散开,几名弟子被呛得咳嗽不止,更是睁不开眼。
过了许久,烟雾散去,再一看,哪里还有少年的人影。

小编点评

少主如花隔云端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