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时归宁容嵩)

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时归宁容嵩)

导读:小编把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时归宁容嵩,讲述了疼,可是这样的疼痛却意味着解脱。她的眼睛被那从额头上弥漫下来的血染成了红色。在永远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看着屋顶上摇曳的昏黄的灯。

小说介绍

小编把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时归宁容嵩,讲述了疼,可是这样的疼痛却意味着解脱。她的眼睛被那从额头上弥漫下来的血染成了红色。在永远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看着屋顶上摇曳的昏黄的灯。

时归宁容嵩小说简介

前一世,时归宁的人生,可谓是十分的悲催,那个她自认为爱她入骨的男人,却为了所谓的利益,而千方百计的陷害她,而那个她视为亲人的堂妹,竟然为了所谓的“真心”而将她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只有那个她弃如敝屐的契约老公容嵩,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上天垂怜,时归宁重生一世,带着上一世的恩恩怨怨,她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用余生的时间,陪伴在容嵩的身边......

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全文阅读

大山深处。
一个破旧的草屋里。
时归宁头痛欲裂。
她又发烧了。
整个人就像是一张快要被大火烧透的薄纸一样。
她躺在床板上,艰难的动了腿。
眼神扫过自己的双腿。
因为长期被铁链圈禁,已经完全变形了。
很疼。
“砰!”
破旧的门被人粗暴的推开。
听到男人骂骂捏捏的声音,时归宁的身体不自觉的往里缩了缩。
是江东回来了。
那个禽兽。
五年前,就是他把自己拐到这个山坳坳来的。
“***,都是你这个臭女人,不人不鬼的,给老子招霉运!”
江东骂着,已经抬脚向着床板上的时归宁踹了过来。
被踹到了腰,时归宁疼得揪紧了自己的喉咙。
这个时候她多希望自己能把自己掐死,就这样一了百了,多好。
她没有动,整个人了无生气的承受着江东的虐打。
打完了。
江东提着酒瓶子走到了窗边,打开了收音机。
那是这个家唯一值钱的东西。
只有江东能碰。
上次时归宁不小心碰了一下,被江东吊着打了一个小时。
左腿彻底的瘸了。
以至于现在她听到收音机搜索频道时候的滋滋电流声,身上的骨头都在一抽一抽的疼。
很快,有声音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
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正在报道一则新闻。
“……现在我们请到著名外科医院院长容嵩。
首先我们要恭喜容嵩院长年纪轻轻的就取得了如此的成就,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容嵩。
听到这两个字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那一刻,时归宁的眼睛瞪大了。
躺在床上的身体瞬间僵硬。
他……
……都已经成院长了吗?
“谬赞了。”
下一秒,温润醇厚的男声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
是。
是容嵩的声音。
时归宁没想到,五年了,她被囚禁在这人间地狱里,还能再听到容嵩的声音。
曾经她厌恶到了骨子里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就犹如一双手,揪住了她的喉咙在往外扯。
“容院长年轻有为,事业上的成功都已经是有目共睹了的,不过不知道容院长感情生活上……”
“听说容院长跟如今当红影视天后时佩小姐已经秘密交往多年了……现在晋升院长了,是否考虑双喜临门,趁热把婚礼给举办了呢?”
时佩。
这两个字传入时归宁的耳朵里的时候,她的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炸开了。
容嵩,跟时佩在一起了吗?
时佩不是很讨厌容嵩的吗?跟着她一起讨厌来着……
“感谢大家对我的关注与喜欢,但是我已经结婚了。时佩只是我夫人的堂妹而已,我的夫人叫时归宁……”
时归宁三个字。
容嵩说得无悲无喜。
“砰!”
就在时归宁秉着呼吸去听接下来容嵩的话的时候。
一个重物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收音机。
被江东丢过来的。
从她身上弹开掉到了地上,碎得四分五裂。
报道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啪!”
下一秒,时归宁的头发被抓住了,整个身子都被从木板上扯了起来。
江东的巴掌恶狠狠的扇在了她的脸上。
“贱人!你在听是不是?啊!你是不是还在回忆?回忆那个大院长?你的前夫?呵呵呵,还不是前夫呢,你跟我私奔的时候你还没跟他离婚吧?!你这个婚内***的贱人!现在后悔了是不是?啊!贱人!!?”
“你以为他要是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会要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自己的这个贱样!要不是时佩给我钱,让我把你带来这里,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啊?”
江东光说还不解气,更是***摁着时归宁的脑袋往墙上砸。
时归宁的身体犹如破布,被江东肆意的糟蹋。
她已经认命了。
心死了。
只是听到江东说起那句时佩时候,混沌的眼里烧起了一丝火焰,枯瘦如柴的手抓上了江东的手臂。
“你,你什么意思,你说时佩,你……”
她质问江东。
江东没回答,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时归宁就明白一切了。
时佩。
原来一切都是时佩!
回想过去的前尘往事。
时佩说容嵩不好,她跟容嵩是商业联姻,不会幸福的。
时佩说江东是个好男人,值得托付终身。
时佩说让她放心去追逐自己的幸福,她会代替她好好孝顺她的父母的。
她说……
她说了那多的话,每一句都是把时归宁推下火坑的手。
“啊!”
时归宁的嗓子发出沙哑的尖叫声,那声音就好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的。
江东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劲松了松。
“江东!时佩!你们不得好死!”
时归宁用尽自己的全身的力气诅咒着。
她的手摸到了木板边的一颗钉子,握在手里。
在江东又抓住她的头砸墙的时候,她就把那钉子按在墙上,脑袋朝着那钉子砸过去。
疼,可是这样的疼痛却意味着解脱。
她的眼睛被那从额头上弥漫下来的血染成了红色。
在永远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看着屋顶上摇曳的昏黄的灯。
灯光温暖。
就好像容嵩对她的好与包容。
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一定会好好珍惜容嵩的。

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免费阅读

“归宁,你在吗?”
焦急的女声和着敲门声在耳边响起。
时归宁猛然睁开眼,喘着粗气,额头的剧痛依然没有散去。
这里是一切都是粉色的,粉色的气球,粉色的纱幔。
***的熟悉感冲击着她的心脏!
这是……这是她的婚礼后台?
她仓惶的站起来,看清楚了镜中的自己。
白皙的皮肤,水灵的眼睛,小巧的鼻子。
镜子中的自己,一副无忧无虑的大小姐模样。
陌生又熟悉。
她抬起手,双手白嫩修长,指甲上还涂着粉嫩粉嫩的指甲油。
亮晶晶的,跟今天的婚礼色调格外的搭配。
粉色,一直都是时归宁最喜欢的颜色。
她愣愣的看着手指,眼眶红了。
她重生了。
重生到她跟容嵩婚礼的日子了。
“啪嗒!”
身后的门被大力的推开了。
犹如机关枪一样女声对着时归宁扫了过来:“归宁,你在干什么呢?!你怎么不应我?我刚去看后门没人,你赶紧趁着这个时候走吧!”
是时佩。
时归宁看了她一眼,心里已经翻起了巨浪。
她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椅子把手。
忍下了心里几乎要喷发的憎恶跟恨。
“怎么了,快走啊!再不走,你就真的要嫁给那个臭医生了!”时佩伸手拽住时归宁的手,想要拉着她往外走。
只是下一秒,时归宁就从她的手里挣出了。
“归宁,你……你怎么了?”
时佩疑惑的看着时归宁。
见到眼前妆容精致的女人脸上并没有笑意,时佩以为她是害怕了,转念一想,开口劝道,“归宁呀,你不用担心的。大伯那么疼你,不会怪你的。他现在只是糊涂了,才会逼着你嫁人的。
现在你的自由跟幸福都掌握在你自己手里呀,你是高材生,知道包办婚姻是多么的可恶,你一定要勇敢反抗老一辈的封建思想
不然,你大学接受的教育就白费了!!”
时归宁听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是了,她跟容嵩之间是父母指婚的。
这个时候她大学毕业,正是刚出校园的门心高气傲的时候,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跟热血,却被安排结婚,哪里肯妥协。
再加上听了时佩的怂恿,她就逃婚了。
正是逃婚没有成功,这场婚礼最后闹得很不好看。
还让在容家很丢脸。
要知道,容家在海城可是权掌一方的顶级财团,虽然容嵩是个医生,但是也是海城叫得上名号的名门少爷。
她逃婚的事情闹了整整一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时家大小姐桀骜不驯,私生活混乱,结婚的日子还跑出去“鬼混”。
没错,她只是逃婚,结果被传成了出去鬼混。
这些,都是时佩搞的鬼。
时归宁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几口气。
她感谢老天垂怜,让她重生了回来。
“归宁,你在想什么呢!!你真的傻了吗?还不走……”
见到时归宁不动,时佩急了。
“我肚子有些不***,你先出去等我。”
时归宁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冷淡瞥了时佩一眼。。
“你怎么了,怎么忽然……”时佩奇怪道。
“我说了,我肚子疼!”
时归宁盯着时佩,冷冷的说了一句。
时佩咬了咬唇,脸色很不好看。
想了想,她的目光贪婪的落在了时归宁的婚纱上,眼眸一转。
“那你把你的婚纱脱下来,你上厕所穿着婚纱去肯定很不方便,再说你要逃婚了,也没必要穿着婚纱了。”
说着,时佩就伸手来扯时归宁身上的婚纱。
“你要我的婚纱干什么?
这件全世界只有这一件,我记得好像是谁说过,谁穿上了这条婚纱,谁就是容嵩的新娘。
堂姐,你这么着急让我逃婚,该不会是你想穿这件婚纱,嫁给容嵩吧?”
是了。
上辈子也是这样的情节。
时佩以时归宁穿婚纱不好逃掉的理由让她脱掉了婚纱。
结果时归宁跑了。
她却穿上婚纱出现在了婚礼现场。
结果被容家人识破,婚礼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了。
所有人都觉得那是时归宁的安排。
可是时归宁只是逃婚,什么都没做。
现在细细的想来,不就是时佩那个时候想要嫁给容嵩么?
只是容家人不认她而已。
时佩听了时归宁的话,脸色瞬间煞白。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娇妻归来吻安容医生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