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负美人一片情(姜妘璃公仪裴)

莫负美人一片情(姜妘璃公仪裴)

导读:火爆小说《莫负美人一片情》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妘璃公仪裴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莫负美人一片情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莫负美人一片情》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妘璃公仪裴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莫负美人一片情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姜言知一身大红红裳是正妻的服饰,风光霞帔好不风光。
这满院宾客看的可都是姜妘璃的笑话。

莫负美人一片情全文阅读

姜言知一身大红红裳是正妻的服饰,风光霞帔好不风光。
这满院宾客看的可都是姜妘璃的笑话。
谁不知道她当天是跟公鸡拜堂,更是侧门入,完全是妾室,虚有正妻的头衔。
姜妘璃一双手藏在衣袖里,指尖狠狠陷入手心里,心脏疼到不能呼吸。
他公仪裴怎么能不知道,姜言知可是害死她娘亲的仇人,他竟然纳她为妾,还给了正妻的待遇。
姜言知步步生莲走到她跟前,从婢女的手里接过茶。
“姐姐,从今天起我们依旧还是一家人,还请姐姐……”
“你闭嘴!”
姜妘璃半个字都听不下去,吼着声。
抬手就打掉了她手里的茶水,飞溅出来的茶水烫在姜言知的手背,红了一大片!
公仪裴大步上前,大手一把将姜言知搂在怀里,满目温柔,更是一眼都没有看向姜妘璃。
声音冷到如陌生人:“来人,将这泼妇关起来,从此刻起,她不再是王妃,本王的知儿才是三王妃。”
靠在公仪裴怀里的姜言知,眸子里一片欣喜,她没有想到姜妘璃这么好对付。
就这么她就是三王妃了,她终于可以将姜妘璃踩在脚下。
那么,接下来,属于她姜妘璃的一切,她都要拿走。
眼眸下垂,微微敛神。
小手抓在公仪裴胸口:“王爷,姐姐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把姐姐关起来好吗?”
姜妘璃被下人一人一只手抓住,双眼通红,眼前这多么郎情妾意的画面,四肢百骸都在疼。
而她就成了公仪裴嘴里的泼妇,多么可笑。
‘本王的知儿’这五个字更是万剑穿心在她的身上,曾几何时,他也是唤她为璃儿。
公仪裴抬手十分温柔将姜言知碎发撩到耳后。
“知儿,你跟她不一样,她不过是一个罪臣之女,你犯不着为她求情!”
‘罪臣之女’四个字让姜妘璃大脑一片空白。
“王爷,你在说什么,你对侯府做了什么,你把我爹爹怎么了。”
姜妘璃知道公仪裴心狠,可是她不知道他竟然会对她的家人下手。
姜言知抢先开口,一副十分柔弱又大义灭亲的模样。
“姐姐,前段时日你老是不着家,跟在太子身边,你不知道,爹爹他,爹爹竟然是通敌叛国之贼!”
“不!不是,我爹才不会做出那种事!”
刚才姜言知故意提到太子楚墨,公仪裴眸子里满是盛怒,大袖一甩,目光寒冷直视在姜妘璃身上。
“你爹不是,难不成本王才是吗?”
姜妘璃似脖子一下被人扼住,说不出来话来。
公仪裴是在报复,他是在报复三月前那件事情。
眼泪再一次决堤,姜妘璃甩开牵制她的两个下人,双手一下抓在公仪裴身上。
“王爷,你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跟我爹爹无关,他是无辜的,求你,不要伤害我爹爹。”
看着姜妘璃如此低三下四的模样,公仪裴忽然想起来在回京途上。
姜妘璃跟着楚墨一起派人来暗杀他时,他也是那么求她,求她回到自己身边来。
“王爷,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侯府吧。”
公仪裴微微附身,大手一把掐在她的下颌,那张绝美的脸上哪还有昔日半点温情,满是狠厉。
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来:“晚了。”

莫负美人一片情免费阅读

晚了?
姜妘璃齿关打着颤,红着一双眼盯着眼前的公仪裴。
“晚了……是什么意思?”
一阵轻笑响起,姜言知步步似莲走到她的跟前:“姐姐,你莫不是糊涂了?”
“晚了,就是来不及了,侯府上下一百零八口性命……没了!”
最后两个字似羽毛轻飘飘却重重砸在她的心上,砸出一个偌大的血窟窿。
姜言知抬手轻扶过姜妘璃脸上掉落的泪,勾唇轻笑,挑衅的眼神让姜妘璃一个躲闪,抬手就是重重一把将姜言知推到一旁。
“姜言知,你只是个庶女,你没资格碰我!”
话音刚落,站在一侧的公仪裴上前稳稳接住快要摔倒的姜言知腰身。
冷眉相对,眉峰紧蹙,清冷的五官上满是嫌恶:“知儿是本王的三王妃,要说没资格,也是你没资格。”
“知儿,打回去!”
姜妘璃浑身一颤,依旧挺直了腰身,心里的酸楚泛滥,以前他舍不得伤她半根发丝。
现在他要为了给别的女人撑腰,来伤她。
姜言知给身边的婢女使了个眼神,小桃还没来得及护上去,就听见一记响声。
“得罪了,侧妃。”
站在那里的姜妘璃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那双水眸愣是连眨眼都没有,鲜红的五根手指印猝然在白皙的肌肤上显现。
就连嘴角边都沾染一丝红色的血,呵,一声轻笑。
姜妘璃像是感受不到痛一般,忍着哭颤的音:“满意吗?”
没人注意到公仪裴负立在身后的手背青筋突显,就连覆盖冰霜的眸子都闪过一丝疼惜。
“王爷,我没事的。”姜言知假意温婉的模样从他怀里出来,站定在姜妘璃面前。
“姐姐,你疼不疼啊!”
“一定很疼吧,都怪王爷,他也是太担心我了,只不过……”
“姐姐,你仔细听。”
说着,姜言知扳着姜妘璃的身子朝着门口看去。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大门口传来,从马背上下来的人正是公仪裴的得力下属许染。
许染手里还握着刀,上面的鲜血似乎还没有完全干涸,从门口一直滴落到姜妘璃的眼前。
“王爷,属下已经将通敌叛国的侯府全部处决,这是侯爷的人头。”
‘咚’的一声,那被黑布包裹着的头颅一下掉在地上。
琥珀色的瞳仁在这一刻骤然缩紧,就连呼吸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止,姜妘璃不敢相信的凝视在地上哪里。
整个人都仿佛置身在自己的思绪里,那双灵动的眸子没了焦距,只剩下空洞。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侯府真的没了?
爹爹死了!
是她,是她害死了爹爹!
公仪裴,你究竟要伤我至什么地步!
她仿佛像是一个纸做纸人啊,随时都能死掉。
公仪裴见不得她这样,上前跨步走到她身边,刚攥住她的手才发现她身体异常的冷,像是一块冰。
顿时心头一颤,胸口像是被堵住一样慌乱。
“姜妘璃,本王劝你不要装,侯府沦落成今天这样,都是拜你所赐!”
“说话!”
“姜妘璃!”
公仪裴手上的力道恨不得捏碎她,大手一把擒住她的下颌,一霎,一口鲜血悉数从她口中吐出,与他身上红色的喜服溶在一起!
姜妘璃勾唇一笑,满眼死寂:“公仪裴,你杀了我吧!”
音落,她再撑不住直接倒了下去。
只是她再也听不到那句男人急切的吼声。
“璃儿!”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