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卿结百年好(叶春儿贺江)

愿与卿结百年好(叶春儿贺江)

导读:言情爆文《愿与卿结百年好》完整版全文已完结,叶春儿贺江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蒸饺,讲述了:叶春儿爱贺江谁都知道,可是她明白这份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是她一个人的黯然神伤。

小说介绍

言情爆文《愿与卿结百年好》完整版全文已完结,叶春儿贺江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蒸饺,讲述了:叶春儿爱贺江谁都知道,可是她明白这份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是她一个人的黯然神伤。

小说简介

“侯爷,我不走。”
贺江垂眸,看到她鲜血淋漓的手,微微一愣,甚至忘记要斥责她。
叶春儿始终低着脑袋,不敢看他神情,只强撑勇气,说出自己的要求:“你今晚歇在我这儿,好吗?”

愿与卿结百年好全文阅读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叶春儿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怒扇孙若嫣一记耳光,可孙若嫣哭得梨花带雨,像是受到天大的冤屈。
“侯爷,秀秀是您送给妾身的礼物,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妾身也不想活了!”
“有这个时间哭,不如尽快请个郎中来,替它上药。”贺江冷冷说着,把瑟瑟发抖的波斯猫递给身后的仆从,仆从马上抱着它离开。
孙若嫣脸色一僵。
贺江掏出手绢,慢条斯理地擦拭手上沾染的猫血:“身在安定侯府,就要守安定侯府的规矩,连个畜生都不能容忍,说明你不适合这儿,即日起搬去庄园吧!”
这话,是对叶春儿说的。
叶春儿瞪大眼睛,惶然地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我没有……。”若搬去庄园,就再也见不着他了,她不要去。
贺江却不听她解释,寒声说完,直接甩袖而去。
“听到了吗?”贺江一走,孙若嫣又恢复本性,面露得意,趾高气昂:“侯爷眼里心里,都没有你,立刻滚出侯府,再不要回来,否则有你好受!”
叶春儿愣愣看着贺江高大宽厚的背影,眼圈慢慢变红。
她已经足够退让,不争不抢亦不妒,只要能让她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守着他就行……可现在,连这点儿心愿都要被剥夺吗?
“来人呐!”见叶春儿站着不动,孙若嫣眸露暗光,高声吩咐道:“把这个女人送去东郊庄园!”
安定侯府的庄园不止一处,但东郊的庄园,最偏,亦最远。
叶春儿眼底的光一点点凝下来,若是不争不抢的下场是失去,那她只能豁出去了!缓缓扬起下巴,她环顾四周,掷地有声:“我看谁敢?我是侯爷用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来的嫡夫人,你一个姬妾,无权安排我!”
孙若嫣气得扭曲了脸,眼底幽光闪烁,藏着压不住的狠厉。
但叶春儿没再看她,拎起***就往前跑,直跑到气喘吁吁,才堪堪追上贺江。她伸出手,***捉住贺江的衣袖。
“侯爷,我不走。”
贺江垂眸,看到她鲜血淋漓的手,微微一愣,甚至忘记要斥责她。
叶春儿始终低着脑袋,不敢看他神情,只强撑勇气,说出自己的要求:“你今晚歇在我这儿,好吗?”
贺江眼里的同情霎时褪得干干净净,他缓缓抬眼,终于将视线落在她身上:“叶春儿,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我要做名正言顺的安定侯夫人,”叶春儿强忍羞涩,一字一句地道:“我要做你的夫人!”
“哈!”贺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语调变得讥诮刻薄:“你又想算计什么?”
“我,”叶春儿忍着眼泪,低声喃喃:“我只是喜欢你……。”
“够了!你骗得了祖母,骗不了我!”贺江忍无可忍地打断她,看向她的眼神充满鄙夷与厌憎:“像你这样势力的女人,定是看出祖母非富即贵,才出手救她。你够聪明,卖力地讨好她,为自己谋得侯夫人的位置,如今荣华在手,富贵已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愿与卿结百年好免费阅读

贺江的眼睛,红得像染了血,堪比地狱恶魔。
余一只觉毛骨悚然,干巴巴地回道:“属下刚刚把孙姨娘压去地牢,没来得及注意这边的事情。”
孙若嫣!贺江神色猛沉,见眼前的大火一时无法熄灭,他转身大步前往地牢。
地牢素来阴森,又因老赵的事情刚经历过一场血洗,铁锈味扑鼻。孙若嫣被关押在最深处,可贺江一路走到尽头,只见牢房门大开,孙若嫣已不见去向。
“这……。”余一抹了抹额上的冷汗,瞬间想明白前因后果,恨不得跪在贺江面前自刎谢罪。
“马上去找,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他一定要活剐了孙若嫣!
“是!”
余一不敢耽搁,大步转身出府搜寻孙若嫣的下落。
脚步声远去,贺江像再难以承受压在背脊上的重量,踉跄着跌坐在地,仰头发出悲鸣般的嘶吼声。
是他太自负,没考虑到孙若嫣会在正院放火制造混乱,自己则趁机逃跑……声东击西,这么简单的计谋,却毁了他的全部期盼。
他甚至不敢回正院去面对叶春儿的残骸。
他没脸再去见她。
闭上眼睛,眼泪汹涌而落。黑暗倾轧过来,他的世界,再次变成永无天日的深渊。
他是安定侯,权势滔天,钱财多得一辈子都挥霍不完,他拥有别人所羡慕的一切,可他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爱。
哪怕是生养他的父母,都不曾爱他。
他爹虽是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却终日驻守边疆,直到战死都没回来看过亲生儿子一眼。
他娘不堪***,跟一个侍卫勾勾搭搭,只把他当拖油瓶看待,连他高烧了也不管不顾,若非有个仆从心软,悄悄递信给贺老夫人,他早就变成一堆白骨。
可是,即便贺老夫人请来太医,捡回他一条命,他娘却因为被惩罚而怀恨在心,半夜三更闯入他房中,用麻绳把他捆绑起来,沉入池塘。
被救起来后,他就再不相信这个世界,也厌恶世上所有的女人。
这辈子唯一一次动心,就是在那座被积雪围绕的深山之中,可再次遇见她的时候,他做了什么?
他对她说:你长得真丑,不要站在我面前碍眼!
她本来欢欣雀跃地笑着,看向他的眼神亮如星辰,还特意跑到外面的菜地里,摘了一碟西红柿,清洗干净递给他……可对上他嫌恶的神情,红彤彤的西红柿全部落在地上,血红的汁水四溅。
那时,她是不是在心里偷偷地哭了?
他为什么没能记起她来呢?为什么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为什么没有稍微对她好一点儿?
贺江抬起手,恶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记耳光。他站起身,浑浑噩噩地往外走,不知怎么就走到书房。
靛青色的外裳仍旧搁在案头,他仿佛看见叶春儿拈着针,低头一针一线认真缝制的模样。他抓起衣裳,小心翼翼地抱入怀中,却想起她嫁给他半年,他甚至都没有牵过她的手。
胸腔里撕心裂肺地痛,他哭至失声。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被敲响,门外的仆从禀告道:“侯爷,火被扑灭了。”
贺江慢慢抬起头,眼底的悲痛渐渐沉积,他收拾好情绪,前往正院。心里再自责,再不甘,他还是得去送她最后一程……然而,等断垣残壁被清理干净,却没发现任何尸体的痕迹。
叶春儿不在火海里!
哪怕她极有可能已落在孙若嫣手上,但只要她还活着,就有重逢的希望……贺江通红的眼底浮起一点点亮光,像是即将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重新活了过来。
虽然恨不能当即前去孙府要人,但残存的理智提醒贺江,他手里没有筹码,冲动行事不仅救不回叶春儿,还会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他必须得尽快掌握足以扳倒孙家的证据!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做件事情:“派个人去告诉孙若嫣,叶春儿每掉一根头发,我就在她身上剜一刀……如果不想被千刀万剐,就在我去迎接之前照顾好她!”

小编倾心点评

愿与卿结百年好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