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予南枝(傅润深南枝)

深予南枝(傅润深南枝)

导读:主角是傅润深南枝的小说叫做《深予南枝》,故事很有深意。深予南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南枝眨巴眨巴眼看他,感动到无以复加,如果不是男女有别,真想扑上去亲一口。经文素影这么一闹,南枝也没心情去跑步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傅润深南枝的小说叫做《深予南枝》,故事很有深意。深予南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南枝眨巴眨巴眼看他,感动到无以复加,如果不是男女有别,真想扑上去亲一口。经文素影这么一闹,南枝也没心情去跑步了,去卫生间拿了干拖把和傅润深一起清理客厅。

傅润深南枝小说简介

傅润深伸手就揉了下小南枝的脑袋,冷漠脸:“我家小姑娘在这里。你们这样,会连累我跪键盘。”
要联系方式的小姑娘脸更红了,啊了一声,一脸抱歉道:“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听你自称哥哥,以为你们是兄妹!啊啊啊对不起打扰了!”
小姑娘窘迫极了,拉着同伴飞快地跑了,消失在了人流中。
南枝扎着丸子头,被他这么一揉,头发都乱了。
她拿手打掉傅润深的手,一脸嫌弃道:“深哥,你拿我挡桃花也就算了,为什么要乱我发型?你知道我丸子头很难扎到这么可爱的吗?”

深予南枝小说全文阅读

文素影狼狈地爬起来,在保镖搀扶下,指着傅润深痛骂:“你知道我是谁吗?”
傅润深收了拖把,淡淡“哦”来一声,语气冷漠:“哦。不好意思,看您这么嚣张跋扈,以为您是入室抢劫贩卖人口的强盗。”
他说话同时,从兜里摸出手机,编辑完一条信息,慵懒抬眼看文素影。
“五万就想买小仙女?这样,我给你五十万,你把闺女卖给我,每天给我家小仙女洗衣做饭,伺候周到就行,要求不多。怎么样?”
文素影有被侮辱到,气得浑身发颤,却又无可奈何。
等文素影灰溜溜地离开家里,南枝看着满地狼藉,叹气:“这里怎么办?”
她看向傅润深那张依旧淡定地脸,扑哧笑出声:“深哥,我觉得你今天有一米九了,好MAN。”
傅润深没接她的话,只道:“你去跑步,交给我。”
南枝眨巴眨巴眼看他,感动到无以复加,如果不是男女有别,真想扑上去亲一口。
经文素影这么一闹,南枝也没心情去跑步了,去卫生间拿了干拖把和傅润深一起清理客厅。
两人拿干抹布擦木地板时,不小心撞到一起,南枝抬眼看他,又笑出声:“深哥,我觉得你今天格外帅。”
傅润深:“?”
他以前不帅喽?
收拾好客厅,两人出门去坐地铁。
这里是城中旧楼,最近的地铁站只有一公里左右,两人步行至地铁站,一路回头率很高。
傅润深今天穿搭正常,不再是短裤拖鞋,而是很干净明亮的大学男生打扮。
内搭白背心,外套是薄款雾蓝色短袖衬衣,下身略宽松的黑色休闲裤搭小白鞋。
虽然穿搭简朴,可在视觉效果上给人一种明亮干净感。加上他长得不错,配上一张没什么生动表情的厌世脸,一路引人注意。
进了地铁站,有路过想来搭讪的女孩,看见他身边跟着一个马尾辫小姑娘,瞬间打消了念头。
小姑娘虽然没化妆,可那张脸也生地可爱明艳。这还是在她未彻底长开的情况下,很难想象,女孩成熟之后饰以妆容,会有多明艳动人。
上了地铁,人挤人。南枝就近的一个勾环已经被人抓走,她伸长手也抓不到不远处那个空置的勾环。
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傅润深抓住她的手腕,把小姑娘的手搭在了自己胳膊上。
傅润深完成这个动作,便戴上耳机听财经新闻了,一副“莫挨老子”的高冷。
锦城地理因素,这条线路的地铁不太平稳,在车厢所有人向前踉跄时,南枝下意识抱紧了傅润深的胳膊,并一头撞在了男人结实的胸口。
南枝捂着脑门说了声抱歉,很不好意思。
傅润深摘下一只耳机,伸手摸摸小南枝额头:“疼吗?”
南枝笑道:“深哥,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是我撞的你,按理来说,你比我疼。”
傅润深面不改色挑眉:“哥哥有胸肌。”
“……”南枝一脸无语看他。
这不动神色炫耀胸肌是怎么回事?
到了渭水站,两人下车,同时车厢里挤下两个学生打扮的小姑娘,拿着手机冲到傅润深跟前。
其中一个涨红脸叫住傅润深:“小哥哥,请问你是单身吗?可以加个微信吗?”
小姑娘一脸期待看着他。
傅润深伸手就揉了下小南枝的脑袋,冷漠脸:“我家小姑娘在这里。你们这样,会连累我跪键盘。”
要联系方式的小姑娘脸更红了,啊了一声,一脸抱歉道:“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听你自称哥哥,以为你们是兄妹!啊啊啊对不起打扰了!”
小姑娘窘迫极了,拉着同伴飞快地跑了,消失在了人流中。
南枝扎着丸子头,被他这么一揉,头发都乱了。
她拿手打掉傅润深的手,一脸嫌弃道:“深哥,你拿我挡桃花也就算了,为什么要乱我发型?你知道我丸子头很难扎到这么可爱的吗?”
“是吗?”傅润深一脸好笑伸手过去,又揉了揉,“你的毛很有手感,让人,爱不释手。”
南枝呵呵,瞪他一眼:“别仗着今天帮了我,就在老虎头上褥毛。”
她把头发捋顺,气鼓鼓地往前走。傅润深扯住她的双肩包,导致她整个人受力往后一倾,后背撞在傅润深怀里。
傅润深的手在她肩膀上压了压,低声说:“一起走,帮个忙。”
南枝都要被气笑了:“你还真以为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呢?是个女孩都得上前问你要电话?”
“是啊。”傅润深环顾一圈四周:“总有姑娘馋我身子。”
南枝哼了一声,仍由傅润深扯住自己双肩包,带着他一起上了电梯。
进了香奈儿展馆,南枝收到苏雪冉的消息,她划拉到底看完,对傅润深说:“冉姐明天要去外地拍摄了,我没办法陪同,冉姐说她跟老板商量之后,决定给我留1500的保底薪资。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老板,我爱他。”
神仙老板傅润深被当众表白,面不改色。
他的手抓住南枝脑袋,将她的头扭到展览橱窗,低声:“好好看展,做好笔记。”
今天这个展览,主要以香奈儿服装为主,分为不同颜色的主题,不同颜色的衣服,搭配不同颜色的手袋,以及一套钻石珠宝。
整体视觉设计上以线条手绘为主,让人宛如置身二次元世界的复古潮流之中。
由于展馆内不许拍照,南枝从背包里取出纸笔,开始拿中性笔在笔记本上速写。
她把香奈儿几款经典包的全部画下来,并标注设计特色。
傅润深看她速写之快,手法娴熟,尤其是在表现细节方面惊人细致。
他提醒说:“倒也不必这么细致,这些展览款网上都有照片。”
“万一照片角度不对没有这些细节呢?”南枝继续埋头速写,顿了一下才又说:“深哥,你这想法是不对的。别人拍的照片是别人的,或许在我画些他人作品的过程中,我会从中索取的灵感,对吧?”
傅润深觉得她的话没毛病。
很快,南枝的目光被一套香奈儿首饰喜吸引。
这套首饰是香奈儿1932年的“钻石珠宝”系列,也是这套首饰开创了铂金结合的钻石时代。
彗星项链挂在模特纤细的脖颈上,左锁骨上一颗彗星耀眼明亮,右锁骨的流苏如彗星的尾巴,星尾共镶嵌649颗钻石。
项链的钻石星尾划过模特的颈间,璀璨夺目。
模特的头顶是以发冠方式佩戴的“流苏”项链,由68颗钻石项链相串而成,它满足了女孩的少女心,同时又打破了传统的公主桂冠。
与这两套首饰相配的,还有蝴蝶结颈环,以及流苏手链。
这一套钻石首饰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让南枝看直了眼。
傅润深见她看得目不转睛,问:“喜欢?”
她点头如捣蒜。
太美了,她趴在玻璃橱窗上,视线都挪不开:“太美了。外婆说得不错,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抵挡钻石的***。呜呜呜呜,傅润深,你看这套钻石首饰是不是超美?”
傅润深点头,学她的语气:“嗯。价格也超美。”
香奈儿在年初的时候,出了一套1932年钻石系列首饰的复刻版,一整套下来,价格高达8位数。
傅润深之所以对这个有印象,是因为过年时听杜敏提过。杜敏想拍下这套顶奢珠宝收藏,联想到儿子的悲惨生活,又怕***到他,因此断了个这个念头。
两人看完展往外走时,遇到冯川柏。
南枝立刻跑过去跟他打招呼:“冯老师!好巧啊!”
冯川柏受朋友邀请来看展,刚到出口,正在与朋友谈论事情,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南枝。
傅润深看着飞快跑去冯川柏跟前的小南枝,略微有点不是滋味儿。
小南枝见她时,怎么就没这么激动?
他慢吞吞走过去,用淡漠的眼神跟冯川柏来了一个眼神交锋,就算是打招呼了。
冯川柏倒也没跟他计较,把身旁的女***人介绍给南枝认识:“南枝,这是DIC的总设计师余姚,也是我展馆的设计师。”
男人又转而看向余姚,介绍南枝说:“这是南枝。”
南枝的名字余姚如雷贯耳,她有关注过冯川柏和南枝在锦城美院论坛的八卦。
余姚笑着冲她伸手:“你好,我是余姚。我跟冯老师正在讨论后天晚上的慈善拍卖晚宴,拍卖的展品是都是一些艺术品,你有没有兴趣?”
“拍卖?”南枝有点窘迫地看向冯川柏,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啊,我挺穷的,没钱买。”
冯川柏被她的反应逗乐。
余姚也笑道:“你误会了,我邀请你去,不是让你参与拍买,而是邀请你去旁观。我听冯老师说,你打算在锦美旁听?当天我父亲也会到场,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南枝一脸疑惑。
冯川柏解释说:“余小姐的父亲是锦城美院的校长,你的情况和作品,我给余校长看过。余校长对此事并没有松口,毕竟学校从没开过这个先例。如果你能找到机会,亲自跟余校长讲明情况,求一个机会,成功率会大一些。”
南枝明白了,她冲着冯川柏和余姚鞠躬:“谢谢冯老师,谢谢余小姐,我会珍惜这个机会的!”
余姚在跟南枝说话时,注意力一直在傅润深身上。
男人一直没有说话,存在感却并不输给冯川柏。
注意到余姚的目光打量,南枝赶紧介绍说:“这是我房东傅润深。”
傅润深冲余姚一颔首,而后就把目光收回,懒洋洋看向南枝:“小南枝,我饿。”
潜台词是想赶紧离开这些无聊的人。
偏偏南枝get不到他的意思,主动对余姚冯川柏发出邀请:“现在是中午饭点,不如,我请你们吃饭吧?”
余姚道:“不了。我跟冯老师约了一起吃饭,谈点事。下次有空,我们再约。”
南枝也没get到余姚话里的意思,等对方离开,南枝的小脑袋被身后男人锤了一下。
她捂着脑袋一脸暴躁看傅润深:“你有病病啊!我脑袋很贵的!”
傅润深又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冷呵:“你是真看不出来,那位余小姐在防着你呢?也真没听出来,人家想跟冯老师单独吃饭,并不想让你这个灯泡介入?”
“啊?”南枝这才恍然大悟:“是吗?对不起我刚才真没反应过来。”
傅润深抓着她的背包,将她往展馆外拖拽:“吃饭,饿了。”
她被傅润深一路拖进附近的商场,这里面餐厅人均上千。
南枝有点怂,扯着他衣袖说:“这里面吃饭太贵了,我们找个地方随便吃碗面。”
“吃肉。”
傅润深并不采取她的意见,拖拽着她上了二楼,进了一家人均3999的日料餐厅。
这才餐厅为了让食客有身临其境的日本料理体验,从入门到服务,都用日语招待。
南枝能听懂日语,也用日语和服务员交流了两句,要了一杯清茶和菜单。
她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菜单翻了翻,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穿着和服的服务员一脸微笑看她,她被看得极其不好意思。
担心服务员能听懂中文,南枝特地压低声音,用英语对傅润深道:“深哥,这也太贵了,我们换一家?”
傅润深从兜里摸出一张卡,推给她,也用英语说:“我请。”
今天傅润深就想再测试一下小南枝的锦鲤属性。
想试试超过3999的餐食,会不会遭遇意外或不测。作出这个决定,他也是挣扎了很久的。
毕竟上次跟南枝在商场吃几百块的餐食,出来时遭遇了高空落物和翻车。虽然他依仗南枝的锦鲤运都避开了,但他很好奇,有南枝在身边时,他吃高价餐食以及大手笔花钱,会是怎样的下场。
因为预料不到结果如何,他也是思考了很久才下的决定,并给母亲发了消息,让母亲安排了救护车等在商场外。
傅润深之所以挑这个商场,也是因为锦城最好的医院离这个商场仅一条街距离。
有了以上保护措施,傅润深才带着南枝进了这家餐厅。
南枝抬眼,看着傅润深,用英语继续严肃道:“深哥,在我面前你不必摆阔。我们走吧,现在走不丢人。我就说自己大姨妈胃口不好,换一家餐厅。”
不等傅润深回应,服务员用微笑着用英语说:“女士,您可以点两人套餐,划算点。”
南枝听着服务员这口流利的英语,当场石化,又转了日语问对方:“英語ができますか?”
(你会英语?)
服务员微笑:“あなたが何を言っているのか聞き取れますか。”
(我能听懂您说什么。)
南枝尴尬地脚趾抓地,脚趾恨不得抠穿地板:“すみません……”
(对不起)
服务员继续保持微笑,用中文说:“客人的想法至上,您不用说对不起的。如果您真的嫌贵,此时离开我们也不会收取你们任何茶水费。”
南枝尴尬得脸羞红,双手合十跟服务员小姐姐道谢:“谢谢理解。”
傅润深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就来一个双人套餐吧。谢谢。”
服务员接过菜单:“客がちょっと待つ。”
(客人稍等。)
等服务员离开,南枝捂着脸尴尬道:“冉姐都是骗我的,说什么普通人不会英语,人家服务员小姐姐不仅会日语英语还会中文。”
“这只是幸存者偏差。”傅润深笑着和她解释:“刚才那个可不是服务员,她是这店里的老板娘。”
南枝:“更尴尬了。”
她长吁一口气,对傅润深又道:“深哥,你是发财了吗?这么豪横?”
傅润深点头:“嗯。发了笔横财。我有想法搬去住小别墅,你愿意跟我***吗?房租不变。”
南枝一脸真诚看他:“深哥,天挺亮的,还没黑呢,别做梦了。”
傅润深低头一笑,没再说话。
南枝头一次来这种高档餐厅,总怕自己的行为举止丢了格调,惹人笑话。
她环顾四首,目光落在旁桌那个独自吃日料的女人身上。
她一脸拘谨,低声对傅润深说:“你看见那个女人了吗?她好像,一直在打量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举动,闹了笑话?”
傅润深喝了口清茶,安慰她:“别这么不自信,你看看镜子里的仙女,就知道人家为什么老看你了。”
南枝还真拿出手机照了照,捋顺头发丝儿,感慨说:“我的天,这镜子里是什么绝世小仙女,这也太可爱了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仙运气,才能跟这种仙女同桌吃饭。”
“……”傅润深咳了一声,差点被一口茶水给呛住。
他搁下茶杯,看向方才打量南枝的那个女人。
对方搁下餐筷,嬉皮地冲他打了个招呼。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傅润深的母亲杜敏。
傅润深要来尝试3999的餐食,毕竟面临高风险,她得过来盯着。
傅润深跟杜敏交换了一个视线,遂低头给她发消息。
他将香奈儿展馆的那套彗星钻石系列发给杜敏。
【傅润深】:帮买,送人。【图片】【图片】
【傅润深】:幸苦敏姐。
杜敏点开傅润深发来的图片,发现是她心仪很久的钻石首饰。
儿子居然让她帮买?
还……送人?

深予南枝小说免费阅读

杜敏心里苦,却不能与外人道。
日式餐厅的三文鱼不错,很新鲜,南枝不大能吃得惯这种生物,寿司和鳗鱼饭倒是吃了不少。
香喷喷的米饭上盖着巴掌大块的鳗鱼,表皮裹着一层甜咸浓郁的酱汁,合着米饭塞进嘴里,调味酱把米饭的醇香都激发出来。
南枝一连往嘴里塞了好几筷伴着酱汁的米饭,一大口接一大口,腮帮鼓囊囊,她大块朵颐,又没有吧唧嘴的习惯,吃得干净又激发人食欲。
她吃饭时餐具碰撞以及她嚼米饭咸菜的声音,有规律地,一下下撞击傅润深的耳膜,居然令他有一种浑身毛孔被熨烫过的妥帖舒适感。
看她吃饭很治愈,也享受,甚至可以达到ASMR(Autonomoussensymeridianresponse:颅内高/潮)的状态。
不仅如此,傅润深在目睹南枝做过几次皮雕之后,发现她在制作东西时,也能达到这种治愈的效果。
她手指触动物体所发出的那种细微声响,清脆悦耳,在她轻缓的动作下,全都变成了一道美妙又安抚人心的旋律。
在国外,ASMR的吃播视频一度风靡,这种视频主要用于助眠、抚慰人心。傅润深在国外压力最大时,也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打开这些视频用于助眠。
ASMR的视频,吃播居多,其它种类的也不是没有,但难度较大。
南枝意识到傅润深盯着自己看,抬眼与他对视:“你看我做什么?我气色不大好,今天也不是太可爱。”
“……”傅润深一脸无语看她:“是什么让你这么有自信?”
南枝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仔细咀嚼后吞咽下腹,一脸认真道:“我有自信的资本啊。”
傅润深:……OJBK。
在自信这方面,他跟南枝还真的不相上下。
傅润深提议说:“你知道ASMR视频吗?”
南枝摇头,表示不知道,嘴里还在认真咀嚼食物。
傅润深慢条斯理擦擦嘴,取出手机给她推了几支视频,说:“回去你看看。最近苏雪冉没回来,你也挺闲,倒不如录点视频。你做皮雕时很贴近ASMR的风格,国内这种优质ASMR视频很少,你可以考虑一下录点视频。一旦有了流量,就能赚钱,同时还可以增添你的名气。”
“你是说做短视频播主?”
南枝低头咀嚼食物的时候想了一下,才又说:“我其实有想过做短视频,可我没设备,手机像素低,拍不出我想要的质感。等我攒攒钱,有了设备再说吧。”
吃饱喝足,南枝深感满足。
傅润深刷卡时神色凝重,仿佛吃这一顿饭十分肉痛。
南枝摸着饱满的小腹,瞥他一眼,损他:“深哥,你别一副不舍得的肉痛样子。我可劝过你了,是你执意要在这里吃的。”
刷好卡,傅润深把卡片收紧钱夹,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就你话多。”
南枝揉着后脑勺,冲他吐舌头:“我很高冷的,哪里话多?”
傅润深:“……”
行。你高冷。
从餐厅出来,傅润深全程抓紧小姑娘的肩膀,一路如临大敌般警惕,紧蹙着眉头。
男人因为表情严肃,本就清冷的脸更显高冷,所过之处寒意肆掠,一副“挨老子立刻死”的冷漠。
因为过于紧张,他手劲儿都大了几分。
南枝被他抓疼,耸肩:“傅润深!我知道你肉疼,是你非要打肿脸充胖子,现在你这样算什么?我正式宣布,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从一米九降至一米八!”
傅润深没说话,小心翼翼跟她往电梯走。
他和南枝还没***,还没合上的电梯突然往下一沉,走在他们前面的人一脚踩空跌了下去。
四周人一阵惊呼,走在前面的南枝也吓得往后一退,惊魂未定捂着胸口。
走在她前面的是一个青年男子,正低头玩手机,来不及收回脚,直接摔了下去。
傅润深往里面看了下,还好电梯下行不高,男人摔得不是很严重,只是扭了脚。
摔进电梯里的男人破口大骂:“这什么破商场?我要投诉你们!”
周围的人也过来围观,看见这种状况也开始纷纷指责:
“是啊。这好歹是高级商场,怎么电梯质量这么差?”
“天啦,这也太危险了,如果电梯再往下跌,可不得把人给摔死?”
“太危险了,幸好我反应快没走前面。”
“快打电话叫人,叫救护车。”
……
在众人围观吐槽电梯时,傅润深已经打电话叫了急救人员过来。
两人绕开直梯下楼。
走出商场,傅润深刚舒出一口气,一辆失控的电瓶车从街道朝这边冲过来。
即将撞上他们时,电瓶车主人及时拐了一下,“砰”地撞在了商场玻璃上。
路人也被这一幕吓到,叫救护车,大多路人掏出手机拍小视频。
刚才有跟傅润深南枝一起经历电梯事故的路人,出来后又看见这一幕,都摸着后脑勺感慨:“绝了。我日。今天什么日子?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怎么着?”
有人说:“今天是什么绝世好运气?电梯事故,别人出事我没出事。走出商场,眼看就要撞到我了,结果人家突然调转车头撞上了玻璃墙,我又没事!啊妈呀,我要去买彩票!”
那人感慨一阵后迅速离开了现场,似乎是去打彩票了。
南枝见傅润深若有所思,杵在原地发呆,戳了一下他的后腰,也说:“我也觉得今天倒霉,坐电梯电梯事故,出门差点被电瓶车撞,今天真奇怪。”
她想到什么,又说:“我上次跟你来商场吃饭,似乎也是这样?出来差点被高空落物砸到,还目睹车子失控翻车。深哥,我们俩这体质绝了。”
“不,是好运。”
傅润深回过神,抓住女孩手腕,拖拽着她往马路对面去。
街对面有个买彩票的小卖部,傅润色带南枝***,掏出一百块,让南枝打一注彩票,以及挑几张刮刮乐。
南枝一脸狐疑看他:“深哥,你真发达了?”
“挑几张。”
男人把一沓刮刮乐递给她,让她从中挑选。
南枝“喔”了一声,取出六张刮刮乐。
第一张,10块奖金。
第二张,100块奖金。
第三张,200块奖金。
第四张,300块奖金。
第五张,400块奖金。
第六张,500块奖金。
南枝瞠目结舌,把几张刮刮乐递给傅润深:“这……1510?深哥,我中奖了!我中奖了!”
她激动一把抱住傅润深,来了一个埋胸:“深哥我中了一千五!啊啊啊啊,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中过奖!连再来一瓶都没中过!啊啊啊啊深哥你是我的锦鲤,我爱你!”
占便宜的傅润深,提醒她:“我的钱,是我中。”
南枝不在意钱是谁的,她只在意自己的确刮出了一千五的奖金。
老板给他们兑换了一千五现金,傅润深拿着奖金去买了两杯奶茶。
两人一起往地铁站走,南枝手捧奶茶,还在碎碎念:“深哥你真的是我的锦鲤,我从小到大都没中过奖,这是第一次!我从小运气就不好,我出生,妈妈去世。我高考,外婆生病。我被爸爸当做灾星,被后妈赶出来,流落街头。遇见你,我不仅有了便宜的房子住,还有了份儿好工作,认识了冯老师,作品有了展出的机会。”
小姑娘很平静地掰扯着自己遇到傅润深后有多幸运,可只有傅润深自己知道,两人之间,幸运的概念全都反了。
不是她遇见他之后,变得幸运。
而是他遇见她之后,生活回到了正轨。
在听她一通碎碎念后,傅润深才知道,小姑娘从小到大,过得都不太如意。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小姑娘不仅没长成阴沉扭曲的性格,反倒长成如今这样的可爱活泼。
她就像一只小太阳,自信张扬又倔强,不向任何人低头,也不屈服于钱权,保持率真自我的同时,也绝不让自己吃亏。
傅润深看着小姑娘,都没注意到自己眼神有多温柔。
两人从电梯下到地铁站,在等地铁过来时,南枝那叭叭不停的小嘴,终于安静下来。
她扭过脸,咬着吸管,抬着下巴看傅润深。
她吸了好大一口珍珠,唇角的一双酒窝里甜如蜜。
“深哥,谢谢你的奶茶,超甜。”
傅润深把自己那杯没喝的也递给她,低声说:“以后,会更甜。”
两人上地铁,没两站傅润深就拉着她下车。
南枝抱着两杯奶茶,就这么被他抓着背包拖拽着走。
她总有一种,自己是被傅润深遛的宠物的错觉。
她把嘴里的珍珠吞下腹,才问他:“干嘛去啊?我们不是回家吗?”
“买房。”
南枝:“??”
她被一大口珍珠给呛住。
买什么?
她抬头看了眼站牌,这里是尚高站,三环以内。
傅润深要在三环内买房?要在均价六万的地段买……买房?
他疯了还是她耳朵出问题了?
偏傅润深还一本正经问她:“想住别墅吗?”
南枝瞪着他,清了清嗓音,才又说:“不如我们就地倒下,席地而睡,先做一个发财梦?”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深予南枝傅润深南枝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