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最甜夫妻(路梨迟忱宴)

豪门最甜夫妻(路梨迟忱宴)

导读:主角是路梨迟忱宴的豪门甜宠文《豪门最甜夫妻》全本已完结;小编分享豪门最甜夫妻全文免费阅读:三年之痒,迟忱宴觉得这段婚姻实在乏善可陈,正着手拟定离婚协议,路梨突然车祸撞到头。别的倒没什么大碍,只是车祸...

小说介绍

主角是路梨迟忱宴的豪门甜宠文《豪门最甜夫妻》全本已完结;小编分享豪门最甜夫妻全文免费阅读:三年之痒,迟忱宴觉得这段婚姻实在乏善可陈,正着手拟定离婚协议,路梨突然车祸撞到头。别的倒没什么大碍,只是车祸之后路梨看他的眼神,好像变了……医院,迟忱宴对着纱布包满头的路梨,正准备说两句客套安慰话,路梨突然红起眼眶,像一只可怜的小兔子,冲他委委屈屈伸出手,哭腔:“老公,好痛,抱抱~”迟忱宴:“………………”

小说简介

豪门贵公子迟忱宴和富家千金路梨联姻三年,无论是公开活动还是私人行程,夫妻俩冷若冰霜两看相厌,以压倒性票数当选豪门头号塑料夫妻。
三年之痒,迟忱宴觉得这段婚姻实在乏善可陈,正着手拟定离婚协议,路梨突然车祸撞到头。
别的倒没什么大碍,只是车祸之后路梨看他的眼神,好像变了……医院,迟忱宴对着纱布包满头的路梨,正准备说两句客套安慰话,路梨突然红起眼眶,像一只可怜的小兔子,冲他委委屈屈伸出手,哭腔:“老公,好痛,抱抱~”
迟忱宴:“………………”
车祸后路梨出现认知混乱,在她的认知中自己跟迟忱宴夫妻感情蜜里调油情比金坚妇唱夫随,外界说的什么豪门塑料夫妻一看就是扯淡。
于是最近著名豪门塑料夫妻妻子行为反常。
迟忱宴出席商业论坛。
路梨发微博***打call:我的老公赚钱养家是坠棒!
迟忱宴公司新品发布会。
路梨观众席对着台上男人满眼星星:老公回家跟我生胖胖!
众人:?
正当所有人都怀疑路家公司是不是快要破产,路氏千金只能用如此方式挽留这段豪门联姻时,就有记者拍到***里,迟忱宴冷着脸,把醉倒在***怀里的路梨一手拎上车,然后一边亲,一边说什么回家生胖胖。

豪门最甜夫妻免费阅读

大货车,尤其极有可能还是超载的大货车,是不被允许在白***驶在城市中心主干道的,但今天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一辆大货车在主干道上横冲直撞失去控制,最后“砰”的一声巨响,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身碎片飞溅起来。
不一会儿,现场响起尖锐的警报声,交警在四周拉上黄线,120把伤者抬上担架,然后拉着警报飞驰医院。
交警拉起的警戒线周围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都在对着事故中心指指点点。
大货车一路躲避,最后还是跟一辆正常行驶的宾利追尾。宾利车司机最后应该是察觉到危险,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这才最大程度避开了了货车的冲击。
事实证明豪车就是豪车,货车前面挡板都碎了,宾利只是撞到的右后车身有变形。
市交通广播电台播报了这一场事故,事故路段正严重堵塞,提醒广大市民朋友绕道出行。
迟忱宴听说路梨出车祸的时候,正在跟公司几个高层开一场重要的会议,秘书罕见地打断会议,进来,俯身,在迟忱宴耳边耳语了几句。
然后几个高层就看到迟忱宴从椅子上站起来,说了句“散会”。
秘书留下给还不明所以高层解释情况,迟忱宴开车飞奔至市中心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迟忱宴握着方向盘,恍惚感受到了什么是夫妻一体。
即便两人之间没有感情,但只要有法律的关系在,夫妻一方出事,首先接到通知的会是夫妻另一方。
并且他和路梨虽说是形式夫妻,但三年来并没有闹过不愉快,如今路梨出事,他也确实的担忧与焦急。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法律的约束,还是就他个人的道德价值观而言,他都对路梨有责任,因为路梨是他的妻子。
所以无论路梨出什么事,第一个出现在她身旁,为她负责的,应该首先是他这个丈夫,而后才是路家。
路梨此时已经由急诊部转到了国际医疗部。
医生办公室里,穿制服的警察,穿白大褂的大夫,均挤在一起。
他们都共同面对着一个气场强大的年轻男人。
迟忱宴从警察和大夫的口中大概了解到情况。
交警说事故原因是货车在违规时间上城市主干道,刹车失灵,跟路梨的车追尾,撞个正着。
货车司机伤势比较严重,此时还在抢救,宾利车上的三人则比较幸运,情况都还乐观。
由于是从后方追尾,宾利车安全气囊弹出,所以前座的司机和助理都没什么事,唯一有点事的则是坐在后座的路梨。
大夫跟迟忱宴说了路梨的情况,没有什么大问题,其他地方都没什么事,就是受到撞击时脑袋在前座靠背上磕了一下,额头上缝了一针,不过这也只是皮外伤,额头上的针是用美容线缝的,不用拆线可以自己吸收,以后也不会留疤,等病人醒了之后好好养两天就可以了。
迟忱宴点了点头,然后见到了车祸后一点事没有,现在已经开始下地走路的千永。
自己屁事没有,太太却还在病房里昏迷着,千永表情十分歉疚。
迟忱宴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让千永好好休息,然后把事故后续的追责调查都交给了跟过来的周秘书。
有媒体想要报道此次货车撞豪车的事故,因为车祸并不稀奇,但是有豪车参与的车祸就稀奇了,公众对宾利车上的人身份十分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迟忱宴于是让秘书先去拒绝那些媒体记者,然后做好保密工作,迟家和路家都不想上新闻。
处理完一切,迟忱宴才坐在路梨病房外的沙发上,亲自给路梨的父亲路恒荣打电话汇报情况。
秘书已经替他给在s市的迟家人打了电话,至于给路家人的电话,迟忱宴得自己打。
路梨父母知道女儿车祸后急得想直接调私人飞机飞过来,迟忱宴跟两人详细汇报了路梨的情况,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路梨除了额头缝一针并无大碍,生命体征良好,路恒荣这才放弃要飞过来的打算,挂电话时,提醒迟忱宴好好照顾路梨,等她醒了后给他们打个电话报平安。
至于你们离婚的事,等路梨好了之后再说吧。
迟忱宴答应下来。
跟路恒荣的通话结束,迟忱宴终于放下手机,出了口气。
然后想起今天早上上班时,律师给他递上来的离婚协议初稿,让他过目。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审阅的,两人的婚前协议签的不能再明白,如果要想离婚,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护士出来告诉他路小姐已经醒了,吵着要见您。
迟忱宴点了点头,只是在听到后一句话时,又略微有些疑惑。
路梨醒了,然后吵着……要见他?
迟忱宴站起身,走到路梨病房门口。
他敲门的手指顿了一下,突然觉得颇为感慨。
这场车祸,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夫妻一体的责任感,只是这个夫妻一体,马上就要分崩离析。
迟忱宴沉下心,敲了敲门,然后旋开门锁,打开门。
他看到路梨已经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她穿一身病号服,病号服偏大,衬得她身体愈发单薄,她额头上缝针的位置垫了块纱布,整个头都被网兜包着,正坐在床上,四处找着什么。
迟忱宴开口:“路梨。”
然后正四处扭头找东西的路梨就停了下来。
她抬起头,循着声音看去,看到病房门口,从公司赶过来,还是一身正装的迟忱宴。
两人四目相对。
迟忱宴发现路梨眼眶突然红了。
接着不光眼眶红了,鼻头也红了,小巧的鼻翼翕动着,这是要哭的前奏。
迟忱宴顿时觉得震惊,然后又有些棘手。
路梨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什么情绪,更别说哭。
他连她哭起来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如果现在哭了,他是不是还要哄。
迟忱宴掩唇轻咳一声。
在想要说什么客套话安慰一下,让她先不要哭,毕竟只是表面夫妻,他并不善于哄人。
然后在他开口的前一秒,眼前的路梨动作了。
他看到路梨冲他伸出双手,整个人白中透粉,表情委屈到极致,她双眼噙着一汪泪,然后哭腔张嘴:
“老公,好痛,抱抱~”
就这么这一声,千回百转,委屈辛酸,简直可怜到了极点,同时,也嗲到了极点。
迟忱宴凌乱了。
他整个人微僵,开始想自己到底是地方走错了,还是人认错了。
只是现在病床上那个正泫然欲泣的女人的脸告诉他,他貌似没走错,也没认错。
眼前的人确实是路梨,他的合法妻子路梨。
迟忱宴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刚才那一句是幻听,于是选择性忽略那双冲他伸出的手,正准备说点什么,病床上一直伸臂等待着的人突然翻身下床。
她眼皮一眨,眼眶里的眼泪吧嗒一下就落下来,她赤着脚,呜呜呜地冲门口那个一直站着不动的男人跑过去。
然后一边跑一边声泪俱下:“呜呜呜呜呜老公你为什么不抱抱我。”
迟忱宴:“………………”
草(一种植物)。
既然老公不抱她,那么她就去抱老公,路梨一直扑过去,抱住迟忱宴精瘦的腰,然后把眼泪鼻涕全都抹到他的衬衫上。
“老公我头好痛哦呜呜呜,我好害怕,我还以为我快要死了,以后见不到你了嘤嘤嘤嘤嘤嘤……”
迟忱宴感受到这个扑倒他怀里开始一通委屈撒娇的女人,浑身僵的厉害。
他顿顿低头,看向怀里已经哭得像某种软萌动物的女人。
女人正打着泪嗝,也抬头看他。
腰一直被紧紧圈着。
迟忱宴对着那双水光淋漓的眸子,然后看了眼她额角的纱布,想到几部有关失忆的电影,然后缓缓地问:“你……知道你是谁吗?”
怀里的人乖巧地答:“我是路梨。路氏地产千金,爸爸是路恒荣。”
这不是没有失忆吗?迟忱宴微微点头,然后又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怀里的人破涕为笑,似乎在笑他怎么问出这种低龄的问题,答:“你是迟忱宴,路梨最最最最亲爱的老公,是路梨的hubby大大!”
迟忱宴听到那句“亲爱的老公hubby大大”几个之后,心里直接咯噔一下。
比刚才还要手足无措。
路梨撒完娇,松开迟忱宴的腰,用衣袖擦了擦脸上残余的眼泪鼻涕,然后低头,看自己光着踩在地板上的脚。
迟忱宴也注意到路梨光着的脚,动了动喉咙,只说:“先回床上去。”
路梨软绵绵答:“好~”
她坐到床上,然后歪着头看迟忱宴。
这种眼神是之前迟忱宴从来没有见过的,含情脉脉,亮晶晶,似乎在发着光。
迟忱宴刻意别过头,不跟她的眼神对视:“你等一下,我去叫大夫。”
路梨乖乖点头,一副听老公话的样子:“嗯。”
迟忱宴退出病房,然后扭头冲到医生办公室,双手撑在办公桌面。
“不是说除了额头上的皮外伤一切都没事的吗!”
……
迟忱宴带着一群大夫回去的时候,路梨正举着手机,在跟父母打视频电话。
“我真的没什么事啦,院都不用住,你们看这不是好端端的。”
“我跟迟忱宴?我跟我老公一直很好啊,诶有人来了,先挂了哦,拜拜。”
路梨结束跟父母的报平安电话,一扭头,先看到的是迟忱宴,然后看到他身后一群乌泱泱的,脸色凝重的大夫。
路梨十分茫然:“老公?”
迟忱宴听到那无比自然的“老公”两个字,眼皮忍不住跳了一下。
他身后的主治医生走上来,笑着对路梨说:“路小姐,我们想给您做一个更详细全面的检查。”
路梨:“做检查?”
主治医生:“是的。”
路梨看向迟忱宴。
迟忱宴挤出一丝微笑:“去做个检查吧,毕竟这么大的车祸,怕还有什么问题没发现。”
路梨这才点点头:“好吧。”
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一天,主要是围绕着脑袋做的。
迟忱宴不见了踪影,路梨做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卷,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从一个仪器带向另一个仪器,感受到微弱的电流打在头皮上,鼻子一酸,有些害怕。
医生办公室。
路梨的检查结果都已经出来了。
迟忱宴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听对面国内著名脑科专家给他分析的结果。
路梨由于车祸***出现暂时性的认知障碍,具体表现为对自己与老公的情感认知产生错乱,用通俗一点的话说,在她目前的认知里,自己跟老公的感情十分要好,妇唱夫随。
迟忱宴听到“妇唱夫随”四个字,唇角略微抽搐。
大夫喝了口水,说比如说在我们的调查里,路小姐觉得你们结婚时的那个吻甜蜜亲昵,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吻。
迟忱宴听了微微皱眉,想到那个无比生疏漠离的吻。
他问大夫这种情况什么时候能恢复,看不看得好。
大夫叹了口气,说这种情况实属罕见,他们也束手无策。
好在对身体没有其他影响,让病人保持好心情,说不定过一阵就恢复了。
也没有住院的必要,头上的伤不碍事,回去不要碰水,过几天就好了。
迟忱宴听完,点点头。
他走出医生办公室,去路梨的病房,回忆刚才的对话。
原来是认知混乱了。
既然没有住院的必要,就先回家,听大夫的话,让她好好休养一阵,说不定就能恢复正确认知。
只是没想到路梨的认知障碍竟然会出在他们的夫妻感情上。
迟忱宴忍不住笑了一声,摇摇头。
他推开病房的门。
看到路梨坐在床沿上,双腿耷拉着,样子垂头丧气的。
见到他进来,也没有醒来第一次看到他时那么激动,只是抬眼瞅了瞅,然后又垂下头,搅手指。
迟忱宴恍惚觉得路梨是不是已经恢复了。
直到听到路梨闷闷的声音:“老公。”
于是迟忱宴知道路梨还没有恢复,走过去,答应道:“嗯。”
路梨一直在想自己今天做的那些繁琐的检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要做那么多检查。
并且迟忱宴也没有反对,把她交给那些医生护士,仿佛也觉得她问题很大的样子。
路梨想到这里,抬起头,委屈巴巴地看向迟忱宴,似乎想要说什么。
迟忱宴耐心等着她说。
然后路梨对着迟忱宴,本来想要质问两句让我做那么多检查干嘛的,结果她酝酿了半天,看着迟忱宴的脸。
那张似乎每一个五官都长在她审美点上的脸。
于是心中千言万语,最终开口,只化作一句——“老公,抱。”
她噘着嘴,张开手臂。
迟忱宴看着眼前路梨,想起大夫说过的话。
她现在当他是丈夫,不是从前的丈夫,而是一个跟她感情甜蜜的丈夫。
所以她才会对他做出这些举动,才会对他肆无忌惮地发嗲撒娇。
然后是要让她保持好心情,那样说不定过一阵子就能恢复了。
结婚三年竟然不知道她这么会撒娇,迟忱宴微微叹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托着臀,把路梨抱了起来。
路梨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迟忱宴没这么抱过路梨,又或者他根本没怎么抱过路梨,这甚至是他们除了结婚那天和***以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迟忱宴掂了掂,发现路梨比他想象的还要轻不少,抱起来格外轻松。
路梨被迟忱宴抱着,终于如愿以偿,双臂圈住他脖子,把下巴搭在他颈窝,笑了起来。
迟忱宴听到路梨在笑,于是把她抱稳了,不解问:“笑什么?”
路梨四肢在迟忱宴身上缠得更紧。
她觉得腿下她老公的腰实在是太细了,然而细却有力,一点赘肉都没有,隔着衬衫,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腹肌整齐结实的纹理。
男人有时也是可以用腰腹来杀人的,而这个有精瘦腰肢整齐腹肌的男人,是她的亲亲老公。
路梨此刻内心无比满足,收紧了圈住迟忱宴腰的腿,然后趴在他耳边轻声:“老公的腰不是腰,是夺阿梨小命的弯刀。”

豪门最甜夫妻全文阅读

路梨说完这句话,明显感觉到迟忱宴抱她的动作僵了一下。
只是她并不觉得这样跟自己老公互动有什么不妥,并且十分喜欢他的这种反应,然后噙着笑,撩上去,问:“老公害羞了吗?”
“可是我还有哦。”路梨蹭着他,轻轻地说,“老公的腿不是腿,塞纳河畔的春水,老公的背不是背,保加利亚的玫瑰,老公的嘴……”
路梨追星,平常看得多了,所以这些饭圈彩虹屁几乎是张嘴就来,只是此时她觉得自己追的所有爱豆,加起来都不如眼前这个正抱着她的老公顺眼。
“好了。”迟忱宴终于忍不住打断她。
于是路梨立马停下来,巴巴地看着他。
迟忱宴耳廓有一圈不易察觉的红晕。
他身边并不缺赞美,从小到大已经听到麻木。但这是头一次,有人能这么有本事,能把他赞美得开始不自在。
他也不知道路梨是哪里学来的这些话,微微别过眼:“先回家吧。”
路梨:“好~”
迟忱宴想把路梨放下来,觉得这样大庭广众四肢***抱着出去不太好,然而他正想松手,路梨便立马察觉到他的意图,圈着他的四肢缠的更紧:“不要。”
“老公的手不是手,抱着阿梨向前走。”
迟忱宴:“………………”
好在现在是晚上,医院人不多,迟忱宴也做不出来硬把一个车祸撞到脑子的妻子从自己身上扯下去的事,于是认命地抱着她往外走。
周秘书刚打发完那些想要对事故豪车主人一探究竟的记者,一个回头,看到自家已婚迟总正亲密怀抱一个女人向他走来。
吓得人差点原地劈叉。
不会吧,什么时候养的小,小那个三?
然后当他看到迟忱宴怀里的女人竟然就是正牌总裁夫人路梨,更倒吸一口凉气,比刚才以为是怀抱***时还要惊悚。
今晚月亮打哪儿出来的?
塑料两口子变成了连体婴儿?
路梨下巴搭在迟忱宴肩膀上,认得这个此时正一脸见了鬼表情的人,他是她老公的秘书。
于是路梨叫了声:“周秘书?”
“啊?”周秘书恍然一声,回过神来,表情管理这才上线,压下心底的惊悚,恢复正常,对着迟忱宴:“迟总。”
迟忱宴似乎也有些尴尬,不过想要化解尴尬的方式就是不去注意尴尬,于是让自己看起来淡定到仿佛身上没有一个大型人形挂件一样,平静开口:“去开车。”
周秘书点头:“好的迟总。”
周秘书把车开过来,路梨这才肯从迟忱宴身上下来,然后被他轻手轻脚放进车后座。
车上的时候,周秘书给迟忱宴汇报了一下情况。
车祸由于发生在城市主干道,造成了很长时间的交通堵塞,于是上了新闻。新闻上大致写了事故的伤亡情况,卡车司机伤势较重,牌照连号的豪车里有三人,前座司的机助理均无恙,后座的***撞到了头。
路梨出事时乘的是辆宾利,并且车牌号又是引人注目的连号,不少人看到新闻后就对车主身份产生了好奇,八卦心作祟,想知道是哪个豪门***那么倒霉。
只不过警方和医院都遵照要求,没有向记者泄露当事人身份。
迟忱宴听后点点头,“嗯”了一声。
路梨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地迟忱宴和秘书的对话,然后趴在迟忱宴肩头打哈欠。
周秘书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瞅了一眼新闻里的那位“倒霉的豪门***”,然后握稳手中方向盘。
车子开到苏河湾,下车后路梨十分懂事地没有要迟忱宴抱,乖乖拉着他手一起回家。
迟忱宴本不太适应这么牵手,只是感受到路梨掌心热乎乎的温度,也还是由着她。
时间已经不早了,忙了一天,李嫂做了夜宵,迟忱宴让路梨先吃点夜宵,然后再去洗漱睡觉,注意头上纱布不能沾水。
迟忱宴嘱咐完,被路梨黏了一路,好不容易能喘口气,这次终于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消失了。
反正都是在家里,路梨也不急着找迟忱宴,坐在餐桌前,一边秀气地吃醪糟小汤圆,一边回忆关于家里的一切。
她发现记忆里她跟她的亲亲老公竟然是分床,然后分房睡。
老公睡的那间配套有书房,她睡的那间可以健身做瑜伽。
为什么是分床睡呢?
路梨想了一下,好像是因为觉得分床睡睡眠质量会好,老公晚上经常会加班到很晚,怕影响到她,所以才分床睡。
老公真的好体贴哦。
路梨想到这里,点了点头,放下心。
她吃了几颗汤圆,然后一边用勺子喝汤,一边掏出手机。
她本来是习惯性地切小号,想去爱豆超话签到的,但不知怎么,今天突然提不起搞爱豆的兴趣了。
老公那么优秀那么帅,她放着老公不搞,跑去搞爱豆做什么?
于是路梨放弃签到,刷起了主页。
看到首页有一个本地生活号博主发了条微博。
“xx路车祸新进展,倒霉豪门***出院,身份疑曝光?“路梨瞅了眼标题,然后往下看了看照片,结果“噗”一声,嘴里的醪糟汤喷了。
这这这,这不是她吗?
应该是一张路人偷拍,距离隔得比较远,只见照片里,市中心医院门口,她头上还包着纱布,像只树袋熊一样缠在迟忱宴身上,迟忱宴抱着她,周秘书正为两人拉开车门。
照片虽然糊,但是要素齐全,中心医院门口,女人头上包纱布,新款豪车库里南,司机开车门,肯定是今天新闻里的那位倒霉豪门***本人没错了。
没想到迟忱宴千防万防,防住了记者,却没防住路人。
这照片糊是糊,两人脸也没有正对镜头,但是说实话,仔细看的话,还是能认出来的。
路梨把照片放大,先是对着照片里迟忱宴的侧脸,在心里盛赞了一番老公盛世***,脸上浮起丝丝甜蜜的微笑,然后视线焦点一转,在看到照片里的自己时,突然一下子,脸上笑容没有了,头疼起来,血压开始控制不住地飙升,眼前一片模糊。
这尼玛到底是那个致命路人拍的照?
她当时正坐在迟忱宴手臂上,一手圈着他的脖子,另一手,应该是那时鼻头上沾了头发,她正在用手指撇开。
结果在照片里由于距离以及角度的原因,根本拍不到那根作祟的头发,于是看起来,像极了她正在表情扭曲地挖鼻孔。
路梨对着自己的绝世丑照,只觉得头发都要一根根竖起来。
不管是母亲的影响,还是她从小所受到的教育以及生长环境,都告诉她作为一名豪门大小姐,只要在公众面前露面,必须是优雅的,得体的,看起来就好像从来不会蹲马桶一样。
路梨的微博主要是日常分享,放上去的为数不多的自拍,也都是精挑细选过,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找不到一丝差错。
这倒不是说她要p图把自己p成像个硅胶网红,毕竟她美貌过硬,原相机无p图也能打,而是说照片上呈现的每一个点,进食时刀叉摆放的位置,微笑时露出的牙齿,以及站立时手脚位置的摆放,都得要符合标准。
因为她是路恒荣的女儿,她的一举一动,关系的是自己的体面,也关系到港城路家的体面。
路梨打了个哆嗦。
似乎已经想到如果待会儿她妈看到新闻,要打电话甚至打飞的过来,拎着她耳朵教训她的样子。
她这个千辛万苦嫁入豪门傍大款的亲妈,对豪门的形象体面,看得比她爸还重。
还有就是跟她明明没什么感情,却对她从小严厉到死的两个哥哥。
这种挖鼻孔丑照带来的影响,在她哥哥眼里,效果就好比如一个娱乐圈明星的艳.照偷拍。
路梨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哭丧起脸,站起来,哭哭啼啼,四处寻找迟忱宴的身影。
老公呢,呜呜呜呜呜我老公呢。
路梨估计迟忱宴肯定在书房,于是蹭蹭蹭上楼,一把拉开他们两间卧房中间一直关上的那扇门,一面呜呜地哭出声一面叫“老公”。
此时,书房里,迟忱宴正在跟几个高层开视频会议。
上次的会议开到一半就因为路梨出车祸而中断了,所以只好这个时候接着开。
迟忱宴听完客户经理的汇报,点了点头,打开电脑麦克风。
所有高层均表情严肃,洗耳恭听他们总裁指导意见。
开麦后先是静了两秒,然后他们就听到电脑里,总裁的麦克风中,原本挥斥方遒的指导意见,变成了一个女人,用来专属撒娇的哭啼声:
“呜呜呜呜呜老公嘤嘤嘤……”
高层一号:“………………”
高层二号:“………………”
高层三号:“………………”
高层n号:“………………”
迟忱宴:“!!!”
他反应了一下才惊觉这个声音竟然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立马关掉自己这边的麦克风,然后猛抬头,看到路梨正哭丧着小脸向他扑过来。
下一秒就要闯入他镜头了。
迟忱宴眼疾手快,“啪”的一声合上电脑。
视频会议再一次中断。
几个高层还连着线,大家一边沉默,一边不约而同看向右下角,属于总裁的那个对话框里。
然后笑容逐渐猥琐,表情逐渐变态。。
所以到底是有什么会叫老公又甜又嗲的小东西不能被他们看见。
书房里,路梨扑倒迟忱宴怀中,坐在他腿上,脑袋在他胸前不停地蹭。
“怎么办啊老公,怎么办呜呜呜呜呜呜……”
迟忱宴会议又半途中断,感受到胸前蹭来蹭去毛茸茸的小脑袋,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他在想要不要实话告诉路梨,说他们的夫妻感情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他以前并不会抱她,牵她,哄她,更不会由着她肆无忌惮闯进他的空间撒娇。
只是一低头,看到路梨已经泛红的眼眶,那些话便都说不出口了。
迟忱宴瞟了一眼已经关上的电脑,还是问路梨:“怎么了?”
路梨掏出手机,给迟忱宴看那张照片,看之前还不忘补充一句:“我真的没有挖鼻孔,你不许说我丑。”
迟忱宴仔细看着那张偷拍照,眉头逐渐拧紧。
路梨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的形象就这么毁了,母亲肯定会骂死她,哥哥肯定会凶她。
迟忱宴放下手机,看到路梨似乎并没有开玩笑,已是一脸焦急。
他让医院和警察对记者保密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不想上新闻,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迟家和路家都不是喜欢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上新闻的人家,不过既然被认出来了,他们不是肇事方,是受害者,所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照片中的路梨因为一点角度误差,动作似乎是随便了一点,但这再怎么也只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而已,迟忱宴很奇怪路梨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像是被戳到了命门。
迟忱宴听着路梨口中的母亲和哥哥,思虑一下,然后似乎想明白了些。
跟s市不同,港城的老派豪门,最讲究的是个规矩和体面,路梨一直受到那样的教育,所以从小便对形象这种东西,格外的注意。
即使是退一步,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应该也都不会喜欢自己表情扭曲的照片被传播出去。
路梨抱着迟忱宴的脖子,多了很多安全感,觉得现在应该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说:“老公,你快把这张照片给公关掉,不可以,这张照片不可以流传出去,更不可以让我家人看见。”
她如临大敌,晃着迟忱宴肩膀:“我的形象不能就这么毁了呀老公。”
迟忱宴没辙,点了点头。
要公关掉一张照片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他看了一眼那条微博的发博时间,又有些疑惑。
距离发博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宾利车上出车祸的豪门***是路梨,按理说消息应该传出去了才对。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跟他提起,尤其是盛景集团24小时值班,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来报告公关部。
难道是照片里路梨和他的脸很难认吗?
他鲜少露面,别人认不出也说得过去,但是路梨,公众对她的形象并不陌生,虽说照片拍的有点滑稽,但是仔细一点应该能认出来才对。
迟忱宴揣着满腹疑惑,点开这条微博评论区。
热评第一条:
【呔!不可能!这光天化日搂搂抱抱的两口子怎么可能会是那对豪门塑料夫妻?】

路梨迟忱宴小说

以上就是小说豪门最甜夫妻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