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阮诺徐柯)

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阮诺徐柯)

导读:热门小说——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诺徐柯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阮诺也没力气在乎看不看得见的问题了,她就要是死了。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诺徐柯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阮诺也没力气在乎看不看得见的问题了,她就要是死了,现在能做的只有合上眼睛等待死神的来临。

小说介绍

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但阮诺也没力气在乎看不看得见的问题了,她就要是死了,现在能做的只有合上眼睛等待死神的来临。

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全文阅读

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但阮诺也没力气在乎看不看得见的问题了,她就要是死了,现在能做的只有合上眼睛等待死神的来临。
也许运气好些她还能回到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
忽然,她感到眼前亮了起来,耀眼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接着,她的手臂就被针扎了下去。
“痛。”她疼得皱起眉。
一针过后,阮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捏住下巴,男人的声音低沉又带有磁性,“你到底想怎样。”
阮诺张了张嘴,说了一段话,最后也只有两个字能让他听清楚。
“吃饭。”
说完这句话仿佛已经用尽她全身的力气,阮诺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中午,她动了动身体,发现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用手臂支撑着坐了起来。
房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中年妇女微笑着走了过来。
“小姐醒了?过来喝点粥吧。”中年妇女把手里端着的一碗粥放到她的床头柜上。
“你是谁。”阮诺抱紧了被子,警惕地看着她。
阮诺来这个世界已经是第四天了,每次给她送的食物都不是人吃的,现在居然有粥,莫不是她最后的午餐吧。
中年妇女慈祥地看着她,“叫我陈姨就好了,我是先生指派过来照顾你的。”
陈姨?这个称呼她好像在哪见过,“你说的先生是谁?”
千万不能是她想的那个啊。
“先生是君越集团的董事长,徐柯。”陈姨说,“小姐,你要是再不吃这粥就要凉了。”
不仅粥要凉了,连她也要凉了。徐柯,是她看的一部漫画里的大反派,但凡是他出场的片段,画风就会突变。
变得阴森,恐怖。
阮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的运气好差,竟然穿到反派这里。她把头埋进被子里,消沉起来。
“小姐怎么了?”陈姨上前来,想要看看这个小姑娘怎么一下子就蔫了。
“陈姨,我等会就吃。”阮诺抬起头,嘴角勉强扯出些弧度。
“好好好,小姐,我就先出去了,如果不够,你就按床头那个按键,再喊我添。”陈姨想到可能是她初来这里还不习惯,于是先出去让她一个人冷静会儿。
阮诺听到陈姨带上门的声音,知道这里只剩她一个人了,开始放声哭了出来。
她真的委屈极了,在原来的世界里,她第一次坐公交就出了车祸,再醒来就在这个小房间里了。现在知道这里是反派的地盘,阮诺觉得自己彻底没救了。
等她哭够以后,伸手擦了擦满是泪痕的脸,慢慢地没那么丧气了,其实可以再努力一次,逃离大反派徐柯的地盘。
阮诺看了看那碗白粥,肚子就叫唤了几声。
嗯,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
她拿起粥吃了起来,阮诺在原来的世界是富家千金,吃的自然都是最好的,现在居然在喝白粥,真是今时不同往日。
没味道好难吃,阮诺眉间皱成了川字形,但还是勉强咽了下去。
吃完以后,阮诺的体力好像又恢复了些,她试着下床,虽然身体还是软绵绵的,但走路已经是没问题了。
阮诺打开了房门,走到客厅里面去,客厅同刚才她所在的房间一样,都是简约式风格的。该有的家具一应俱全,装饰也是恰到好处。
她没见到陈妈,大概是去忙了。阮诺走下楼梯到了门口,一走出小洋楼的大门,就有两个佣人走到她面前,不让她继续向前走。
“小姐,先生吩咐过,您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佣人低着头,语气毕恭毕敬的。
但阮诺听出了其中不可拒绝的意味。
“好吧。”两个大男人在前面挡着,她强行跑出去是绝对没戏的,而且还会惊动了徐柯,只好回楼上待着。
她才刚来这个世界,徐柯就把她困住了,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惹到他了。阮诺越想越不安,刚站起身来准备再寻找其他可以逃的地方,就见到陈姨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了上来。
“小姐,这是我刚切的水果,都是新鲜的,你身体还虚弱着,医生嘱咐需要补充些维生素。”陈姨把果盘放在桌子上,“刚才我听下面的佣人说你想要出去?”
“嗯。就是在这里太闷了,想出去走走。”阮诺拿叉子戳了一片苹果放进嘴里,说话时漫不经心地,她不想让陈姨看出来她有想逃的意思,虽然陈姨看起来和善,但毕竟也是徐柯家的佣人,她不可以掉以轻心。
“原来是这样,小姐可以再等等,先生傍晚就回来了,你可以先请示他,得了先生允许,小姐就可以自由出入了。”陈姨耐心地同她解释。
“我知道了。”阮诺拿着叉子的手顿了顿,徐柯傍晚就回来,看来她要加快速度了。
陈姨看着这个乖乖吃水果的女孩,放下心来。先生养的这只猫听话极了,也怪不得在她变***后还能留她一命。
阮诺自然是不知道陈姨想的这些,她不停吃着水果想要快些吃完,只为了陈姨能快点离开,这样她能有更多的时间想办法逃走。距离徐柯回来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了。
阮诺慢条斯理地把最后一块橙子放进嘴里,就把叉子放回到果盘上,“我吃好了,谢谢陈姨。”
陈姨端起果盘,“小姐不客气,那我先下去了,还有什么需要可以跟下面的佣人说,或者跟他们说你要找我。”
她顺手拿了张纸擦去嘴边的果汁,点点头,“好。”
等陈姨消失在楼梯口后,阮诺的表情就变了,她现在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凭她的体力,就算侥幸逃离这里,也跑不了多远。
阮诺在二楼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小洋楼侧面的阳台上。这里下面没有佣人,她不用担心跳下去就被人发现。
她走到阳台边上往下看,似乎还不是很高,有四米左右的高度,而且下面还有一个草丛,可以有个缓冲,掉下去应该不至于断手断脚吧。
阮诺攀爬上围栏,等她坐上围栏的那一刻,心就慌了。
其实还是挺高的,就算不断手断脚估计也要疼好久。
她最怕疼了,昏迷时被打过一针到现在手臂都隐隐发痛,更别说跳楼了,这种事想想就疼。阮诺迟疑了一会儿,原本跃跃欲试的心态早就没了。
其实逃跑这种事可以从长计议,不着急这一会儿。
阮诺正想把脚跨回到阳台里面,就听到一道声音。
“怎么不继续跳了。”
阮诺往声音来源的位置一看,就见到一个男人正叉着手臂站望着她这边。
完了,大反派回来了。
阮诺心里一慌,手就扶不稳栏杆了,整个人就这么从楼上摔了下去。
“啊。”
突然的失重感让她吓晕了过去。
阮诺不知道,她掉下去后,身体直接掉在草丛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砸向地面。
因为在她落下的瞬间,身体就变成了暹罗猫的模样。
看来成妖了都还是只笨猫。
徐柯默默地走了过去,把瘫软在草丛上一动不动的猫捡起来,抱在怀里走向自己住的别墅。
他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徐柯,你金屋藏的美娇娘不是在这个洋房里吗,你还要走哪去。”
徐柯的好友詹礼笙提着药箱跑了过来,刚才他不过把药箱落在车上要回去拿,一转身徐柯就不见人影,真是让他好找啊。
徐柯脚步都没放慢就这么继续向前走着,瞥了眼还晕着的猫咪。
脸都是糊的,哪里美了。
詹礼笙快步走到与徐柯平行,留意到他手里的猫,“这挖煤的怎么突然在这里的,不是养在你别墅里的吗。”
徐柯道:“它就是你的病人,不,病猫。”
詹礼笙愣得停住了脚步,见徐柯走远了才反应过来,冲上去追问,“你的意思不会是这只猫就是昨天那个漂亮妹子吧。”
“对。”
昨天徐柯打电话过来跟他叫他给一个女人看病,他当时就激动起来,徐柯这尊佛终于动了凡心,等他去到那栋小洋楼里,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徐柯动心是有道理的。
这女人也太漂亮了吧,不加修饰的小脸就比有花瓶之称的女明星都要好看几倍,肤若凝脂,洁白如雪,五官极其精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嘴唇没有血色,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三天没吃饭了,于是他只好给她打了支营养针。
那时候他还说了徐柯几句,太不懂怜香惜玉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还不捧着去疼,居然让她挨饿,你家缺那点钱吗。
詹礼笙看着徐柯没有表情的脸,他知道徐柯不会说谎,所以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徐柯哪次遇到妖不是直接解决掉的,现在居然找他治病,真是破天荒。
詹礼笙问道:“所以你饿了她三天,真的是想要饿死她,但是后来后悔了?”
“不是。”徐柯说,“我让人给她猫粮,她不吃,活活饿了自己三天。”

穿成猫后我萌遍全世界免费阅读

“你怎么突然对妖这么仁慈了。”他不信徐柯那二十年的铁石心肠能突然被这只猫瓦解了,哪怕她能变成漂亮的女人。
“我让你来给她治病的。”徐柯没有正面回答詹礼笙的话,原因他自然是有的,但没必要去说。
“好,我不问。”詹礼笙作为他多年的好友,自然是知道徐柯的脾性的,他不想说的事,没人能让他开口。
不过既然他现在身边有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也算是一种进步了,希望能让他早日走出那个阴影。
他们二人回到了徐家的主宅,詹礼笙不是第一来这了,可每次过来都会忍不住感叹,同样是有钱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徐家的财富积累了几代人,盛久不衰,现在徐柯掌权,凭借他的铁腕手段,更是让家族上了一层楼。
“这幅画我在拍卖会场上见过,当时是被一个神秘商人以八千万买走了,别告诉我那个神秘商人是你。”詹礼笙心底已经有了答案,但仍忍不住想要开口确认。
这幅画可是名家所作,当时一展出就震惊全场,他当时有点心痒痒了,想要搏一搏,可最后见到拍卖成功的价格,顿时心就死了。
徐柯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幅画,“我只是觉得这里需要一幅画。”
“……”简直壕无人性。
徐柯把猫放到沙发上,它似乎还晕着,没有反应。
“它是怎么晕的?”詹礼笙问,“还好我修过兽医的课程,不然可就白来一趟了。”
詹礼笙打开带来的医药箱,把需要用到的工具拿了出来,开始检查它的身体。
徐柯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接过佣人递来的茶,不急不躁地说:“它可能想试试自己是不是有九条命。”
詹礼笙给它检查完后,摘下听诊器,“没什么事,就是太虚弱了,要好好调理回来。”
“嗯。”徐柯点点头。
“表哥,你回来啦。”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随后,一个身着粉色及膝裙的女人走进了客厅。
詹礼笙记得她,小时候一直跟在徐柯后面的白白胖胖的女孩子,好像是叫沈予晴。正所谓女大十八变,没想到她竟然变得这么黑,再加上这一身公主裙,只是更突显出她体型的缺点。
徐柯视线从未移到沈予晴的身上,完全当她是透明人,侧过身去想要从詹礼笙的手里抱回他的猫。
还没碰到猫,沈予晴就惊喜地冲了过去,先他一步把猫抱走了,“它好可爱呀。”
徐柯皱了眉,手收了回去,表情微微不悦。
詹礼笙惊讶地看着这个神经大条的沈予晴,竟然敢这样截了徐柯的东西。
阮诺原本还迷糊着,忽然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她闻得出这种香水并不廉价,但似乎喷的人,完全没留意轻重。
阮诺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就慢慢地醒转过来。
醒过来后,她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女人抱着虎摸。呼吸间全是这个女人的香水味,让她冲鼻得难受。
“喵喵喵。”放开我。
阮诺一开口,就惊呆了,她为什么发出的声音跟猫一样。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居然变成了猫的爪子,***后还有条尾巴。
“喵!”阮诺惊恐地惨叫出来。
沈予晴以为自己是摸疼它了,哄道:“猫咪乖,让我摸摸好不好。”
阮诺本能地给了她一爪,她的手臂立刻就出现三道血痕。
“我只是想和你玩。”沈予晴当即松开了手,任由她摔倒在地,这只猫被她摸还不赶紧享受着,竟然敢抓伤她。
就在阮诺以为自己又要摔一次的时候,徐柯接住了她,把她抱了过去自己大腿上。
摆脱了那股香水味,阮诺觉得自己终于能喘过气来了,她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人,身体顿时僵住。
什么情况,为什么大反派徐柯会抱着她。
自己这样子多半不是人,可他不是最讨厌妖的吗。
阮诺定定地看着他,徐柯似乎是注意到她的视线,低下头,一人一猫四目相对,阮诺怂得立刻移开视线。
还是玩自己的小爪子好了。
沈予晴发现徐柯不理她,眼圈立刻红了起来,委屈道:“表哥,这只猫爪了我。”
说着她还把自己受伤的手往徐柯眼前送,想让他看看自己的伤口。
做作。阮诺都看不下去了,背过身去不看她。
她看过漫画,自然是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沈予晴。
徐柯动作轻柔地抬起阮诺的小爪子检查了一翻,“嗯,指甲没刮花。”
阮诺的身体更僵了,这个徐柯该不会也被魂穿了吧。
他说完这句话后,沈予晴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眼泪也直接划过脸颊掉在地上,“表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难不成我还比不过一只宠物?”
她跟徐柯再怎么说也是青梅竹马,二十年的感情怎么样也该抵得上这只才来几个月的猫吧,没想到他竟然纵容一只猫伤害她。
徐柯终于抬眸看她一眼,沈予晴以为他肯关心自己了,嘴角微微上扬,可没想到他一开口,就让她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你是什么东西。”徐柯道,“管家,带她出去。”
侍候在一旁的老管家上前,伸手在沈予晴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沈予晴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徐柯。
她现在可是暂住在这里的人,如果被直接请出去,岂不是会被佣人笑话了。
“表哥,你不可以……”沈予晴话才说一半,就发现徐柯根本不听,站起身就离开了,诺大的客厅里只剩下看戏的詹礼笙。
老管家也是见客气的请没用,直接叫了保安过来把沈予晴不客气地“请”了出去。
詹礼笙见戏演完了,就提起自己药箱也跟着出了徐家。
阮诺被他带到房间里的猫窝上,他就走出房间了。
阮诺趴在暖暖的窝里,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看来徐柯没想对自己动手。
现在她担心的是,万一她要顶着猫的身子过一辈子怎么办。她才当了十八年的人,人生刚开始没多久,还不想体验猫生啊。
她记得,自己穿过来的时候还是人的身体。也就是她不会一直都是猫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契机让她***。
她需要找到这个契机。
阮诺还在思考着的时候,徐柯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里面装着白色***,放到她的猫窝前。
“喝。”徐柯的话简介明了。
阮诺犹犹豫豫地走到杯子旁,闻了闻里面的东西。
是羊奶,猫确实只能喝这个。
阮诺不知道猫是怎么进食的,却在接近的那一刻,忽然就无师自通了,开始喝着杯子里的羊奶。
也许这是猫的本能。
阮诺只能这么解释了,她来这个世界后,一直懵到现在。
见她温顺地喝着羊奶,徐柯回到电脑桌上处理文件,阮诺抽空偷偷看了看他。
他的侧脸好看得过分,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五官也是精致的,刚刚自己才与他对视过,她知道那双眼睛有多深邃。
这是一个漫画里的世界,阮诺碰巧看过,觉得这徐柯完全就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
孤高,冷漠。
刚刚帮她看爪子的时候即使动作是温柔的,可他的眼里始终带着疏离,也许她就是一个工具,为了赶走沈予晴才对她好。
喝完羊奶后,徐柯又让陈姨过来把她带到洗浴房里洗了个澡,她明知自己是只猫,可被人侍候着洗澡的时候还是害羞得不行。
阮诺以为那个猫窝就是她睡觉的地方,可没想到,最后她竟然被送到了徐柯的床上。
“喵喵?”阮诺看着逐渐靠近自己的徐柯不断后退。
难道反派有什么特殊癖好?
她才不要啊,她只是一个心理年龄十八岁的小猫咪。
徐柯看着那只瑟瑟发抖的小猫咪,想要捉弄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伸手就把她捉了过来。
“喵喵喵喵。”变态来了。
阮诺不住的抵抗着,可他还是轻而易举地按住了她。
“等你伺候好了我,就让你变回人。”徐柯贴近她道。
挣扎不得的阮诺绝望地闭上了眼,徐柯满意地看着这只猫咪,给她翻了个身,正面对着自己,最后吸了她一口就把她放回了猫窝。
“安静,睡觉。”徐柯命令道。
阮诺在猫窝里一脸懵,这就是所谓的伺候?
随后,他把灯关上,回到自己的床上。身边少了只猫,他总觉得不习惯,自从他的爷爷把这只猫送给自己,它就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总是难以入眠,但是晚上抱着它的时候却能安稳入睡。
这一点,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不对,现在,还多了一个她知道。
阮诺回到自己的窝里心才踏实了下来。并且后知后觉发现原来徐柯知道如何让自己变回人的方法。
看来想要变回人,还要从徐柯这边下手。
她真的太难了。
阮诺以为自己能愁一个晚上,但没想到很快她就朦朦胧胧睡了过去。
迷糊中,她感觉到自己在走动,慢慢地就爬上了徐柯的床,熟练地钻进他的被窝里。
徐柯还在失眠,因此他靠着微弱的灯光,清楚地看着这只猫梦游般自己送上门。
为什么它能变***后自己就要放弃睡眠呢。
于是他又揽着猫睡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