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顷天下(虞清霜叶倾)

余顷天下(虞清霜叶倾)

导读:《余顷天下》火爆来袭,主角是虞清霜叶倾,余顷天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看到了那公子来悔婚了!我跟你说,那公子真是个***,自己追了那么长时间的姑娘,竟然说拒婚就拒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而且这个大大写的

小说介绍

《余顷天下》火爆来袭,主角是虞清霜叶倾,余顷天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看到了那公子来悔婚了!我跟你说,那公子真是个***,自己追了那么长时间的姑娘,竟然说拒婚就拒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而且这个大大写的真不是盖的,这剧情真是,一波三折再三折。”虞清霜张嘴,又接过一口。

小说简介

那天虞清霜眼瞅着连倩倩冒死砸了先生的一盆花,这才将先生给引了出去,却没想到待她溜***刚要打开柜子,身后便传来了一道悠悠的声音:让我猜猜,你是不是...

余顷天下全文阅读

虞清霜记得,那是在她十二岁那年的一个阳光十分明媚,令人睁不开眼的午后。
其他人早已经下了课,只有虞清霜一个人留在阅路书院里面,正将两支笔绑在一起,疯狂赶着先生留给她的罚写,恨不得自己能长出来八只手。
虞清霜觉得自己真是背到家了,她明明已经将最新的话本子套上了《论语》的封面,却不想还是被那个早已经老花眼的先生抓了个正着,不仅将她的话本子整册没收,而且还罚她将今天讲的东西罚写五遍,写不完不让走。
虞清霜一边觉得点背,一边扼腕叹息,毕竟那本话本子是她跑了无数个书摊才买到的,据书摊老板说,早已经绝版了!等它再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为了这件事,她还专门用了二倍的价格才抢到最后一本!
可怜她看到还剩三分之一处,正到了高潮,马上就要结尾的时候,书就被一只干巴巴的手给抽走了!
于是虞清霜一边赶着罚写,一边琢磨着怎么才能将没收的书给偷回来。
“霜霜,来吃点!”连倩倩跟虞清霜是一个班的,自然也全程目睹了今天虞清霜当场被抓包的全过程,她不仅对虞清霜的遭遇表示同情,更重要的是,虞清霜说自己看完就将话本子借给她,现在也完全泡了汤。虽然这样,但是大家的革命情谊还是要在的,所以她赶忙到街上给虞清霜买了一碟小酥肉还有松花糕,跑回来跟她一起吃。
“爱你倩倩!给你比个心。”虞清霜一张嘴,接住了连倩倩塞过来的小酥肉,本来她饿的头晕眼花,字早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现在被一口肉给拯救了回来。
“哎,上午那书你看到哪了?”
“看到了那公子来悔婚了!我跟你说,那公子真是个***,自己追了那么长时间的姑娘,竟然说拒婚就拒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而且这个大大写的真不是盖的,这剧情真是,一波三折再三折。”虞清霜张嘴,又接过一口。
“然后呢然后呢,这么***的剧情!”连倩倩突然激动,爪子攥紧呼吸急促,跟街上看到了美男一样。
“不知道,我就看到这就被先生没收了,早知道我就先看结局了!”虞清霜叹息。
“不行啊霜霜,我们两个得把书偷回来啊,这可是你跑断了腿才找到的绝版!而且没看到结局这个不能忍!”
“放心,早已经在计划当中了!”虞清霜瞧着连倩倩,嘻嘻一笑。
“对了,刚才我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了说你那个未婚夫婿昨天刚过完了十二岁生辰,正安排着到书院读书呢,话说,你天天往祝家钻,真的没看到过那个叶顷?”
虞清霜一愣,表示:“我真没有,他被家里藏的跟个宝贝一样,我上哪能看见他去。”
“啧,你白白担了这么多年童养媳的名号,到头来你连他长成什么样都不知道,虞清霜,我鄙视你。”
虞清霜没说话,但是已经暗暗地决定,等她写完罚写,就要去探探她那个未婚夫。
虞清霜写完罚写交到先生的讲台上,便挎上挎包跟着连倩倩一起回家,这一路上她俩拟了无数个偷书计划,等着一个个地实践。等到分开之后,虞清霜便一头扎进了祝府。
因为虞清霜从小就在祝府浪,而且大家都知道虞清霜和叶顷的婚事,所以她进祝府,连通报都不用,就可以在后院随意晃,自在的跟在自己家一样,丫头婆子也早就知道她,根本不管,甚至偶尔在觉得她打扰了自己干活之后,还让她挪挪地方抬抬脚。
虞清霜本来也就没想让别人知道她只专门来看刚刚被放出来的叶顷的,虽然她平常没有什么好名声,但是她还是要脸的,而且她只偷偷地看一眼,要是这叶顷是个什么歪瓜裂枣的玩意儿,她就是撒泼打滚上吊也得让她爹把这门亲事给毁了!
于是虞清霜在漫无目的的晃了几圈之后,逮准了时机,钻进了叶顷的院子。
这院子叫“文思院”,整个院子不大,没有几间屋子,清净得很,倒是在里面的文思阁阁楼不错,远远地就能看见,不过虞清霜从来都没***过,毕竟在之前,这里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家丁护院,像看宝贝一般。不过现在一看果然松了很多,以前的守卫全都被撤了个干净。
虽然虞清霜本来可以大大方方的***,但是毕竟她目的不纯,和那些个偷看闺阁女孩的登徒子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她决定,还是要隐蔽一点,于是她弯着腰躲过大众的视线,溜到了文思阁的门口。
虞清霜也没想到,这本来连只苍蝇都进不去的文思院,在撤了守卫之后,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虞清霜都感受不到这里曾经有人生活过,于是她咽了口口水,小小地敲了几下门之后,发现里面好像根本没有人回应的样子,于是便轻轻地推开门,准备***一探究竟。
文思阁虽然在外面看的时候,觉得很大的样子,但是这么一进来,却发现里面虽然大,但是每个地方都十分文雅,这文思阁里面有三层,一层会客,二层书房,看来第三层就是卧房了。
虞清霜溜达到了第二层,也没发现这里面有人,而且布置什么的都非常简单,只有置于二楼书房有点不同,除了书架之外,还有一个大的绣架,立于正中央,上面还有刚刚绣到一半的绣品。
她的胆子蓦地大了起来,想着反正现在也没人,进来都进来了,如果不看完,好像差了点什么一样。
于是她顺着楼梯,溜达到了楼上。
可是三楼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跟底下开放的两层不同,这是一个带着门的房间,而且温度比下面的两层都要高一些,还有一丝丝水汽从室内飘了出来,虞清霜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手跟不受控制一般推开了房门,然后便蓦地发现,一道已经脱了外衣,正在脱绸裤的身影,正愣在了原地,旁边还有一桶刚刚打上来准备洗澡的热水,将一室空气氤氲开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突如其来的热气熏的,虞清霜脸上的温度猛地升高,而后她的脑子瞬间愣在了那里,眼睛也盯在了他的腰部,忘记了转开。
直到一声隐忍的“你看够了吗”传来,虞清霜才抬手挡住眼睛,磕巴道:“我我我……”
接着虞清霜便听到了一阵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人已经将绸裤再次穿上,现在正抬眼,冷冷清清又很危险地盯着虞清霜,冷声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虞清霜听着他的声音这才抬眼看他,本来被水汽浸满的房间,现在被她一开门,将热气放出去了不少,她这才看清楚面前人的样子,然后愣在了那里。
面前的人脸色发白,但是因为满屋子的水汽,将他的脸颊熏得微红,好像喝醉酒的样子,虽然他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但是眉眼之间已经有了日后可以勾引风流寡妇俏媳妇的潜质,这么看过去,跟虞清霜所读的话本子里面的男主角一样,按照那上面的描述,这个相貌,是相当的……可口。
而且他的身子看起来有点不好,身子偏瘦脸无血色,如今因为要沐浴,所以头发全部披散下来,这倒偏偏中了魏晋时期病态美男的样子。他刚刚冷冷清清的说话,虽然还有一丝变声期的嘶哑,但是跟他的好听的嗓音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总之此男子……十分上等。
虞清霜迅速按照话本子里面的标准,给这人打了分,然后待那人完全没了耐心,压迫性地走到她的面前,她才反应过来,然后呆呆地说了句:“豆芽。”
那人面色一敛:“什么?”
“我刚刚看见了豆芽。”
然后那人本来偏白却被熏红的脸,瞬间变成菜色,眼神里面阴郁不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咬牙切齿的复述了句:“豆芽……”
虞清霜点点头,她发誓刚才一室的热气,她只看见了他粘在胸膛处的豆芽菜,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她也很认真的承认了。
可是那人却显然没有这么想,事实证明,面前的人他看得闲书一点都不比虞清霜少。
想得也比只看脸的虞清霜多了很多。
也不知道这少年的心中刮起了一阵怎样的狂风暴雨,而后他猛地扯着唇一笑,笑得虞清霜直发毛,然后问道:“你是谁?”
虞清霜咽了口口水,也不知道面前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震慑力,吓得她只敢回话:“虞清霜。”
“虞清霜?”少年仔细瞧了她,又笑的很阴森:“我记住你了。”
“另外,你也得记住我,我是叶顷,”他笑得阴风四起,“你可得牢牢记住了。”
虞清霜咽了口口水,跟痴呆一样点头,然后脚下生风转身就溜,溜了很远都觉得后面有一双眼睛正阴风阵阵的盯着她。
而他们两个梁子,在虞清霜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情况下,就结下了。
也是在很多年之后,叶顷在某一个将虞清霜折腾的死去活来哭唧唧的夜晚,他才猛地想起,那天下午,他是因为被丫头打翻了一盘炒豆芽撒了他一身,这才回去洗澡的。
而虞清霜说的豆芽,也真的只是豆芽而已。
可是青春年少总爱记仇,更何况是叶顷这种把仇记在小本本上的人,于是在第二天虞清霜在阅路书院看到了对她笑得很阴森的叶顷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然后她便暗搓搓的跟连倩倩吐槽,并且称叶顷是“文思阁里面的斯文败类”。
毕竟叶顷给虞清霜找的第一个茬,就是在她去偷书的时候,将她抓了个正着。
那天虞清霜已经让连倩倩踩好了点,找到了平常先生没收他们东西并上锁的柜子。因为连倩倩今天的“贡献”,又让先生没收了一本话本子,而趁着先生在将书要锁柜子的时候,她们两个便使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将先生给勾引出去,这个时候虞清霜便潜入室内,将书趁着先生没锁柜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
计划堪称完美。
却不料败在了叶顷的手下。

余顷天下免费阅读

虞清霜一眼便认出来他手上的就是她溜进来的目标,那外面的封皮还是她亲手给缝上去的!可是这小子是怎么先她一步拿到的书?“你怎么拿到的?!”虞清霜很气愤。
那天虞清霜眼瞅着连倩倩冒死砸了先生的一盆花,这才将先生给引了出去,却没想到待她溜***刚要打开柜子,身后便传来了一道悠悠的声音:“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找这本书。”
虞清霜听着这不阴不阳的声音,就浑身窜冷气,等她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个刚刚进书院没有几天的叶顷。
他正倚在后面的桌子上,手上翻看着一本裹着《论语》封面的书,但是按照他的表情来看,那书里面的内容绝对不正经。
虞清霜一眼便认出来他手上的就是她溜进来的目标,那外面的封皮还是她亲手给缝上去的!可是这小子是怎么先她一步拿到的书?
“你怎么拿到的?!”虞清霜很气愤。
“我要,先生自然就给了,不像你,还要声东击西的来偷。”叶顷的嘴角勾出了一丝轻笑,手头又翻了几页。
虞清霜看着他这带着轻蔑一笑的样子都要气炸了!
谁都知道,叶顷刚来阅路书院那天,将先生给的入学试卷答了个满分,甚至还反问了几个问题,与先生博弈了几轮,不过短短一节课的时间,叶顷就变成了先生心尖尖上的学生。他想要这本书,先生自然连个屁都不会放,直接将钥匙甩给他!
而她们这些后面插科打诨打了好几年的学渣,在先生眼中,除了给他抹黑,也没什么更多的用处了。
于是虞清霜看着院外把连倩倩骂的狗血淋头,马上就要回来的先生,心一急,窜到叶顷面前,伸手,语气强硬:“给我!”
“到我手里面就是我的东西,你想要?”叶顷“啪”地将书合上。
虞清霜没工夫跟他耗,直接点头,然后又把手往前伸了伸。
“想要啊……呵,”叶顷将书往袖子里面一塞,笑得十分欠揍,“我不给。”
“啊啊啊啊啊,你个小***!还我书来!”叶顷虽然还没跟虞清霜认识刚不过几天,但是他总十分有能耐地将虞清霜的命门掐的死死的,有时候不过几句话,就能让虞清霜彻底炸锅。
叶顷转身就走,气得虞清霜张牙舞爪地在后面追,可是刚追出门,虞清霜便一脑袋撞到了先生那瘦弱的胸脯上。
先生刚刚已经被连倩倩在外面气得恨不得归西,刚回来顺口气,又被虞清霜装的眼冒金星,幸亏后面的叶顷扶住了他,要不然他今天可能直接栽在了这两个姐妹花手里。
先生姓刘,叫刘温实,但是此刻,他一点都不想温柔和老实!
他刚刚已经看到了虞清霜正追着他的心肝叶顷打,而且这虞清霜和连倩倩一直好的都跟一个人似的,她出现在这,指不定是要搞什么幺蛾子!
于是刘先生缓过气来,劈头盖脸的给她骂了一顿,到最后他实在骂不动了,这才抚了抚额,摆摆手让叶顷带着虞清霜赶紧走。
刚刚一直藏在暗处的连倩倩看着先生拐回了屋里,一下跳到了虞清霜的面前,拍了她一下,问道:“你可是也够惨的啊!我们两个今天算是一起折了,怎么样,书拿回来了嘛?”
虞清霜瞪着面前的叶顷,咬牙切齿道:“没有……”
“没有!”连倩倩一脸懵,“那你刚刚都在干什么啦!而且你没拿到还被先生骂了一顿,你也够惨的啦!”
“是啊……我这么惨,到底是因为谁呢……”
虞清霜虽然在对着连倩倩说话,但是眼神却一直阴测测地盯着叶顷,好像如果眼刀能杀人的话,叶顷早就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连倩倩看着虞清霜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顺着她的眼光向叶顷看了过去,然后猜测道:“不会是……因为他吧……”
“对,就是因为他!书现在在他手上,倩倩,你按住他,我把他给杀了,书就拿回来了……”
连倩倩咽了口口水,看着面色不善的虞清霜,有点紧张,道:“那个……我爹是县丞,他平常教导我说……不让我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都是和平友爱的好百姓……”
“少废话!”虞清霜这次倒不是对着连倩倩说,而是盯着面前的叶顷道:“刚才没给我也就罢了,被先生骂一顿我也能原谅你,现在,把书给我!”
“你是这求人的态度?”叶顷一点也不害怕,将刚刚放在袖子里面的书拿出来,在虞清霜的眼前绕了几圈,故意气她:“想要,求我。”
“怎么求?”连倩倩看着虞清霜的眼睛里面都已经冒出了火,赶紧接茬。
她可不想让虞清霜年纪轻轻的就进牢房,到时候还得是她天天去送饭!
而且这个叶顷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虽然他平常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出现在大众的眼中,但是据连倩倩的分析来看,这小子,绝对不像他表面那么纯良。
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叶顷瞧着那一脸要吃人的虞清霜,心里面暗爽,可是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于是他想了想,道:“求我,真诚的求我。”
“求你奶奶……”
虞清霜还没骂完,就觉得膝盖处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她一时不查,便整个人向前倾,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连倩倩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准备踹她一脚让她别说话,没想到这脚竟然踹得有些重,让虞清霜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啊!不过一不做二不休,连倩倩顺坡下驴:“你看,婉婉都给你跪下了,算不算真诚!”

小编倾心点评

余顷天下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