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

皇兄是个大反派(燕昭玄冥令)

导读:燕昭玄冥令小说《皇兄是个大反派》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小说介绍

燕昭玄冥令小说《皇兄是个大反派》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小说简介

上一世,燕昭被自己爱慕的皇兄送去了燕北和亲,可惜她却死在了和亲的路上。重来一世,她决定不再爱上皇兄。
前世,和亲路上,传闻中那个风华绝代,惊才绝艳的燕北小幽王玄冥令,为了救她不惜丢了性命。重来一世,她早早的注意到了小幽王,原来,这个人一直在默默地等着她,等着兑现当年要娶她为妻的承诺。
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皇兄,决定从一开始便牢牢地将燕昭绑在身边,奈何小幽王在追求燕昭这件事上亦是当仁不让,不遗余力。
徒手打情敌的燕北小幽王玄冥令PK重生金手指的宸国九皇子苏暮,到底最后谁能赢得燕昭芳心?且看燕昭大型双标现场。
皇兄是个大反派,所以我不要同皇兄在一起。听闻燕北小幽王风华绝代、惊才绝艳,还宠妻无度,真真是合心意。

皇兄是个大反派全文阅读

苏暮不知燕昭为何对自己如此冷漠,难道重来一世,昭儿竟不喜欢自己了?那该如何是好呢?
“当真?殿下说笑了。”燕昭垂下头,眸中是与此时年龄不相符的复杂,唇边的笑意泛着苦涩。
上一世,大辽来犯,爹爹燕刚那时早已殒身多年,皇上派苏暮带兵出征。出征前,未央湖旁,了缘桥上,自己怯生生的将手中那绣了几天几夜的荷包递给他,小声道:“九哥,此番前去凶险万分,这荷包是昭儿亲手缝的,里面有玄恩大师所赠的护身符,愿九哥。。。”
可话没说完,便被苏暮一句“昭儿,我只能是你九哥,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莫要见了光”,瞬间将她所有的小心翼翼全都亲手撕开,让她羞赧且无地自容。
他说,自己的感情,是见不得光的。甚至,后来,为了避嫌,为了他的江山,他可以冷静的将自己亲手推上和亲之路。更不用说,入宫前,自己不害臊的追着他,让他唯恐避之不及了。
可如今,这样的人对自己说,他当真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苏暮听了这清冷的声音,心下一阵慌乱,口不择言,“是吗?那每每宴席,燕小姐的所作所为难道是苏某自作多情?”
燕昭抬眸,眸中只剩澄澈,唇边依旧含着笑,眼睛明亮如星,“九殿下,之前是昭儿不懂事,害的殿下名声为之所累,今后不会了。但您也说了,昭儿还是孩子,既是孩子,那些举动,都不作数的,亦没有人,会当真。”
苏暮喉头仿佛有些腥咸涌上来,这丫头,当真是伶牙俐齿。当年从初见时,她便对着自己看呆了去,到后来,她成了自己的小尾巴。开始自己是诧异的,帝都贵女,为何如此大胆?到后来想明白了,她还小,又是将军的千金,怎会同寻常女子那般忸怩做作呢?
燕昭追着苏暮,从宴席到马场,从盛夏到寒冬,只要苏暮出现的地方,他的身后,必然会有那个“小尾巴”。尽管被好友及兄弟嘲笑,可他依旧对那个眼眸晶亮的女孩子留了心,慢慢的,更是喜欢上了这种你追我躲的感觉。他曾经想,逗逗她,等她急了,便同父皇要了她,想到她眸中惊慌失措又欣喜的模样,他心中便如同酿了蜜。上一世,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们二人的事,会不会也会成为一段佳话呢?
这丫头如今这副模样,可是自己先前躲得狠了?苏暮心中暗暗吸了口气,昭儿如今年纪尚小,可能被自己吓怕了吧。自己毕竟是重活一世的人,自己做的孽,该怪谁呢?
如此想着,苏暮双眸的目光愈发坚定,他***的喉结微动,弯下腰,将脸凑到燕昭的面前,幽幽的道:“燕小姐说的轻巧。现如今,帝都上下皆道威武大将军的千金是我未来的正妃,父皇也正有此意呢。”
苏暮的脸突然在燕昭面前放大,二人凑得极近,燕昭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瞬间面颊滚烫,染上绯红,眼尾的小痣愈发明显。
苏暮满意的勾唇,紧紧的追着燕昭慌乱的双眸。经历了上一世失去燕昭的苦痛,他早已想明白了,管他什么皇位江山,筹谋算计,他要赶紧将昭儿娶回身边,好好的守着她,疼着宠着护着,任何人,都别想将她从自己身边夺走。
燕昭经过了片刻的失神,身子向后挪了挪,歉疚的道:“九殿下放心,昭儿说了不会再缠着您。昭儿虽是女子,但也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理,下个月陛下寿辰,想来爹爹必会回来为陛下庆贺,昭儿定会请爹爹同皇上禀明。圣上英明,自会知晓先前所为皆是昭儿不懂事。”
燕昭回过神,便知晓了今日苏暮的失常从何而来了。因着自己的荒唐,想来给他带来很多困扰,皇上若是想撮合两人的婚事,今日苏暮的表现,便也不奇怪了。
燕昭还是有些疑惑,前世可从未听说皇上有指婚的意思,如果真的有,自己也不至于落得那般下场。如此想着,便叹了口气。造化弄人,看来,有些事情,因着自己的重生,也变了,日后自己走的每一步,都要更加小心了。
苏暮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仿佛有口气堵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他眉心微动,乌木色的眼眸中全是不可置信。他猛地直起身,仰着头不去看面前让他心烦意乱之人,将手背到身后,藏在袖中的手狠狠的握成拳。如今,这丫头,就如此迫不及待的同自己划清界限吗?
苏暮,你慢些。你带着记忆重生,可昭儿没有。如今这样会吓着她的。
思及此,苏暮挤出一个笑,这笑容在他的俊脸上看起来竟有些落寞,他轻咳一声,沉声道:“那倒不必。将军军事劳碌,这等小事,我自会跟父皇说的。还请燕小姐安心养病。”
说着,转身便走,行至门前,想起来什么般,又转身回到燕昭的床边。
燕昭本来见他走了,松了一口气,刚要活动下僵住的身体,就被突然回身的人吓得僵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苏暮从怀中摸出一物,放在燕昭枕边,故作随意的道:“来的路上碰到的小玩意,怕你在家中烦闷,恰好可以解解闷。”
燕昭随着他的动作望去,一通体翠绿的九连玉环安然躺在枕边。
“还有,你莫要怕我,毕竟,燕小姐同我,相识许久了。”昭儿,不要怕我,我是你的九哥。
说完,深深的望了燕昭一眼,便转身离去。燕昭望着那九连玉环,陷入绵绵的沉思。
不多久,独孤翠儿来到床边坐下,看着发呆的燕昭,叹了口气道:“方才,九殿下跟你说什么了?”
燕昭答非所问,“玉惜堂姐走了?”
独孤翠儿拉过燕昭的手,轻轻抚摸着,柔声道:“嗯,回府了。我看她面色不佳,留她吃饭也未应。”说着,想起什么般,望着燕昭一脸担忧,“昭儿,你同娘说说,当时可是你玉惜堂姐扑过来,你因脚底的石头太多,站立不稳才摔下山谷的?”
燕昭点点头,肯定的说:“对啊,有很多,本想稳住身子,奈何心有余力不足。”
话音一落,就见独孤翠儿紧皱眉头,心思重重的拍了拍燕昭的手。许久才叹了口气,柔声道:“日后,你玉惜堂姐再约你,小心回了便是。”
“为何啊娘?”燕昭明知故问。娘亲和爹爹性情爽直,可也通晓世故。源儿花谷之所以能吸引帝都亲贵,是因为那地儿不但终年花开不败,没有蛇虫,更是因为那里,连一块碎石都没有,十分适宜踏青游玩。
独孤翠儿佯装恼怒的瞪了燕昭一眼,嗔道:“这丫头,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对了,方才九殿下同你说了什么?”
燕昭眸色一暗,故意叹了口气,身子都仿佛泄了气一般耷拉起来,嘴巴一嘟,气哼哼的道:“唉,九殿下的意思是,让我离他远一点,免得污了他的名声,更是怕皇上因着这些流言信以为真,将我俩凑成一对。”
“这。。。这。。。”独孤翠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这九殿下也真是。。。我本还以为。。。”说着,看了燕昭一眼,心疼的将她搂在怀中拍了拍,“昭儿,莫要难过,九殿下虽生的好看,可娘亲看着,生性过于冷硬,不会疼人。等明年你及笄了,娘亲定给你寻户好人家。”
燕昭窝在独孤翠儿的怀中,轻轻的叹了口气。是了,那人的冷漠,自己可比任何人都清楚。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他为了救自己而死,浑身是血的倒在自己的面前,同自己许下来世之约。玄冥令,当一切重新来过,你如今是否仍在燕北那广袤的土地上,依旧张扬不羁,风采依旧呢?
又休养数日,燕昭终于恢复如常了。一大早,便被院中的蝉鸣吵醒。燕昭唤来知秋,为自己梳洗。
知秋熟练的为燕昭梳着发,问道:“小姐,今日为何起这么早?”
燕昭随手指了指窗外,“这天气愈发热了,蝉声甚是聒噪。”
“近日瞧着王管家一直命人粘这些恼人精呢。”知秋说着,手上动作不停。
燕昭望着镜中的自己,眉如远山含黛,杏眼微垂,两颊圆嘟嘟的,都在提醒着自己,回到了十四岁的事实。重生的不真实感时刻围绕着她,她很怕,一觉醒来,又经历一次前世的生离死别。
知秋为燕昭绾了个飞仙髻,开心的道:“小姐真是越发好看了。”
燕昭望着知秋欣喜的模样,也禁不住含笑道:“将我那件月白缕金挑线纱裙拿来吧。”
知秋应了声,但转而疑惑的道:“小姐,这纱裙最适宜这盛夏时节是没错,可是您素来喜爱艳丽之色,这月白色是否太过素净了?”
前世入宫前,自己的确心仪那些朱、缃、桔等艳丽之色,可入宫后,时常被那些流着皇室血脉的王孙贵族欺辱,渐渐的,自己便爱上了素净的颜色,仿佛如此,就能让其他人注意不到自己。
想着,眸中染上一抹自嘲,唇边勾起一丝笑意,“就这件吧。素净,让人心安。”
“是。”知秋尽管满眸疑惑,还是乖乖地应着。自家小姐,从这次受伤醒来后,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燕昭看着她嘟着嘴巴的模样,想着前世的她,也是如此,尽心尽力的服侍这自己,陪着自己长大,想着,眸中温热。
燕昭柔声对知秋道:“知秋,我们许久没有出门了,一会请王叔跟娘亲说说,我们出去逛逛。”
知秋此时也不过十五岁的年纪,正是爱玩闹的时候,听了这话,瞬间忘记了方才的疑惑,开心的去中厅,找管家王志安报备。
将军府对面的街角处,两个身着华服的男子正立于墙角,望着将军府大门的方向。
那身着殷紫锦袍的男子身形瘦削,面容儒雅俊美,他一手执着合拢的白玉骨扇,另一只手掩于宽大的袖袍下,他望着面前的绛红衣衫的男子,温言道:“九弟,如今太子一党虎视眈眈,我们日日守在将军府,恐引起非议啊。”
绛红衣衫的男子乌木色的眼瞳透着星光,他淡淡的望着殷紫锦袍的男子,色淡如水的唇微启,“七哥,你相信人有来生吗?”

皇兄是个大反派免费阅读

殷紫锦袍的男子正是当今宸国的七皇子苏珞,他不解的望着苏暮,声音却依旧温润如水,“九弟,这是何意?你可是最近信了佛?”
苏暮勾唇微笑,仿佛陷入绵远的回忆,眼眸愈发深邃,他悠悠的道:“如若这一切真的是天上神佛垂怜,即便让我落发为僧,常伴佛灯,我也愿意,报重来一世之恩。”
苏珞一听这话,温润如他,也变了神色。他紧紧的抓住苏暮的手臂,着急的道:“九弟,近些日子我就发现你跟以往不同,甚是奇怪,可是发生了何事?你说这话七哥听不明白,你为何竟要出家?”
苏暮望着苏珞紧张的模样,轻轻的拍了拍他握着自己手臂的手,“红尘未了,又谈何出家呢?七哥放心,我无事,有感而发。”苏暮深深的望着自己的七哥,自己虽与他非一母所出,但自己自幼同七哥交好。前世,自己同七哥最终扳倒了太子一党,如今,即便自己无心皇位,但是,自己仍旧会助七哥,坐上那个位置。
苏珞知道,苏暮向来是个有主意的,见他如此说,眉间的紧张舒展开来。苏珞垂头笑了笑,道:“你这小子,最近神神叨叨的,吓坏七哥了。”说着,轻轻的捶了苏暮一拳,转眸道,“不过,我们可是在守着将军家的那位大小姐?”
苏暮见苏珞总算回过神了,便勾唇笑道:“正是。她最近总是躲着我,所以,有劳七哥了。”
苏珞瞪圆了眼睛,“你这小子,是拿我壮胆啊?”
苏暮眸中全是狡黠,他抬起手,食指在苏珞眼前晃了晃,道:“非也,非也。七哥陪我一同偶遇她,更自然些。”
苏珞笑了,“你啊,九弟,果真是动了心啊。”说着,抬起白玉骨扇指着苏暮点了点。
是啊,早已动了心。我对昭儿,早就动了心。苏暮转头继续盯着将军府那威武的大门,轻轻的舒了口气。
燕昭带着知秋出了门。宸国的帝都繁华无比,九重宫殿画栋飞梁,丝竹声不绝于耳,香车宝辇络绎不绝,车如流水马如龙。燕昭感受着这些,眼眶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前世,自己入宫后,便很少会出门,像这般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重来一世,再次行走在这帝都的路上,心中竟激动不已。
街道两旁的小摊上,小贩们在高声的叫卖着,一旁的首饰摊,吸引住了燕昭的目光。蓝色梅花云脚玉簪,安静的躺在那里。燕昭伸出手,轻轻的执起那发簪,细细的打量着。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和田蓝玉雕刻而成的,和田蓝玉甚是少见,瞧瞧这成色,这雕工,都是上品。”小贩见燕昭的衣着气度,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殷勤的介绍着。
“和田蓝玉吗?”燕昭捏着玉簪的素手微微***。近日,她总是梦到玄冥令浑身是血的倒在她面前那一幕,令她心悸不已。和田蓝玉的凤凰玉佩,是曾经玄冥令的求亲信物,如今看到这蓝玉,又让她不禁想起那个张扬不羁的人。
知秋见燕昭面露哀戚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道:“小姐,您怎么了?”
燕昭回过神,抱歉的冲小贩笑笑,道:“多谢,我只是看看。”说着,轻轻的放下玉簪,带知秋离去。
燕昭她们离开没多久,苏暮和苏珞便来到摊前,苏暮沉声问道:“方才那位姑娘,可有买什么?”
小贩脸上堆满了笑,今日是什么日子,一个接一个的贵人来自己的摊上,想着,拿起那蓝玉簪子,递给苏暮道:“那位姑娘并未买什么,只是看了看这簪子。公子可要买了送给那姑娘?”
苏暮拿起簪子,仔细的打量着。和田蓝玉,昭儿喜欢这个吗?可是这种玉,为何会这么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苏珞见苏暮紧皱眉头的样子,轻笑,“九弟,要买就买啊,你若是再耽搁,佳人都走远了。”
苏暮回神,不知为何,这蓝玉让他心中郁结,他放下簪子,便追随着燕昭的背影而去。苏珞笑笑,跟在他的后面。
小贩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二人,小声嘟囔着,“如今这些贵人可真是难捉摸,明明就看上了我这玉簪,为何就是不买啊。。。”
燕昭突然转身问知秋,“知秋,想不想去醉仙楼?”
醉仙楼是这帝都最大的酒楼,做的菜堪比御厨,宸国的先帝曾亲笔提名:天下第一楼。
知秋双眼放光,不住的点头道:“想!”
此时还未到午时,醉仙楼并未有多少食客。店小二见有客人来了,忙满脸堆笑,热情的招待着,“客官,里面请。”
燕昭点点头,道:“二楼可有靠窗雅座?”
“有的,有的。您来得巧,请随我来。”说着,店小二将她们引入二楼靠窗的位置。落座后,店小二拿来了食单。
燕昭同知秋互视一眼,抿唇一笑,便道:“珍珠佛手酥、酒醋蹄酥片生豆腐、罐煨山鸡丝燕窝、麻酥油卷儿、荔枝圆眼汤。”
店小二一一记下,赞叹道:“行家啊客官,这菜点的讲究。”
知秋昂起头,骄傲的道:“那是,我家小姐可是你们的常客,你们这些招牌菜,我们小姐是如数家珍。”
“是是是,小的这就下去备菜,客官稍候片刻。”
燕昭笑着看着窗外,手指交替这叩着桌面,这是她时常会做的小动作。上一世入宫前,她性子洒脱,好吃好玩,时常同好友来这里,点上几个招牌菜,闲聊着京城的八卦,顺便同户部尚书的小公子郑云清打探着近日九殿下苏暮的行程,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
想着,便抬头问知秋,“近几日可有郑云清的消息?”
“小姐病着时,郑公子来探望过几次。可听闻近几日跟着太子去关外狩猎了。”知秋没有多想,回答道。
也是,郑云清是皇子伴读,想来,是并没有多少自由的。
“那左相家的谢婉灵呢?”谢婉灵是燕昭的手帕交,自己有些许记不得前世此时的一些事情,所以想要了解下。
“听闻谢小姐跟随祖母去西山礼佛,约摸着再过几日就能回来了。”知秋为燕昭边添茶边说道。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清冷如玉,燕昭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转头望去,便见两位男子朝这边走来,那绛红衣衫的,正是苏暮。
苏暮唇边噙着笑意,望着燕昭道:“燕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燕昭起身下拜,垂着头盯着地面,回道,“拜见七殿下、九殿下。”
苏暮抬手便要去扶,却被燕昭不着痕迹的避开,苏暮的手停在半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眸色一暗,抿唇收回手,背于身后,紧紧的握成拳。
苏珞忙打着圆场,对着燕昭微笑着说:“燕小姐,我们拼个桌如何,我瞧着你们这位置甚好。”
燕昭看了看周围,果然,不知何时,周围的桌上已经坐满了人。她心中无奈,但还是含笑回道:“殿下请便。”
苏暮撩起衣袍,坐在了燕昭对面,苏珞坐于中间,正对着窗户。他们来了,知秋自然不能同坐,便立于燕昭身后。
苏暮招来店小二,道:“珍珠佛手酥、麻酥油卷儿、荔枝圆眼汤。”燕昭素来最喜甜食,这几道,是她最喜欢的菜式。前世在宫中,燕昭偶尔会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偷偷的来这醉仙楼买这几道菜,自己也是偶然知晓的。
店小二弯着腰恭敬的回着,“这位公子,这几道菜,方才这位姑娘已经点过了。”苏暮抬眸望向燕昭,燕昭赶忙对苏珞道:“我点了许多,一同用便是。”
苏珞两眼微弯,笑的是如沐春风,“如此,就多谢燕小姐款待了。”
这一餐,燕昭顶着那道凌冽炽热的目光,味如嚼蜡。
在苏暮偷偷踹苏珞第四脚的时候,苏珞终于忍不住了。他起身,对燕昭抱歉的道:“燕小姐,我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先回宫,你们慢用。”
说着,转头在燕昭看不到的地方无奈的瞪了苏暮一眼,便离开了。自己这个九弟,真的是过河拆桥,卸磨杀。。。兄。
苏珞走了,燕昭更是如坐针毡。她含笑望着对面眉目舒朗的人,“那个,九殿下,我吃好了,便先行一步了。”
说着,便要起身。却见苏暮微微探身,抬手握住了燕昭的皓腕,冷冽的声音响起,“昭儿,前些时日还暮哥哥、暮哥哥的叫着,为何如今如此冷漠,可是我,哪里得罪你了?”说着,目光灼灼的望着燕昭,眼尾处有些微红。
知秋满眼惊讶,但还是垂着头,不敢言语。
燕昭疑惑的望着苏暮,此时的苏暮是她从未见到的,白玉般的面上稍染绯红,眸中是她看不透的深邃,他的唇微微抿着,喉结微动。
“殿下,请自重。”说着,匆匆抽回自己的手腕。被他攥住的地方,发麻发烫,仿佛被烫着了般。
苏暮摩挲着手心,感受着方才如丝绸般滑嫩的触感,心中轻颤不已。原来感情这东西,一旦开了闸,便如泄了洪的水,收不住。
苏暮离开座位,来到燕昭的面前,垂头望着堪堪到自己胸口的人儿,此时,他的昭儿面上还有着未长开少女的青涩,可他知道,这张脸,将来会是何种的绝代风华。如此想着,声音便哑了一分,“先前对你,的确是冷淡了些,是我的不是。日后不会如此了。”
苏暮说着环顾四周,然后低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过几日便是七夕,七夕那日酉时,我在未央湖旁等你,你一定要来,我有话对你说。”

小编点评

皇兄是个大反派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