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导读:《沈影帝的小甜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桉棉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映沈泽延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沈影帝的小甜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桉棉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映沈泽延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七月的夏天,苏映背着相机踏上旅途。 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直到三天后,苏映看到娱乐周刊的封面后,才发现她老公不仅和影帝撞名,还和人家长得一模一样……

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阅读

列车“轰隆隆”行驶着,穿过广袤的平原,一路向北。
玻璃窗外是盛夏的西欧小镇,像是加了滤镜的电影画面,每一帧都略显不真实——雨后初霁,碧空如洗,成群而过的牛羊,掩映在随风摆动的草木后。
苏映坐在位置上,墨色的眼睫低垂着,她抿着唇,有一下没一下地掰着手指,除了额头那块被撞到的地方,脸颊的位置也红成一片。
“苏映,你没事吧?”问话的是露西,她就是那位与苏映一同前来采风的混血友人。
“当然没事,”苏映压低声音继续道:“我的额头虽然还有些红肿,但冰袋的效果很好,已经消肿了好多。”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呢,”露西拉开易拉罐的铁环,插.入吸管,递给她:“我是说,对面的那位德国亚裔小哥,在前面十分钟内你已经偷看人家五次了。”
“你别乱说,我……我才没有呢。”
姑娘一愣,回过神时满脸羞赧。
大抵是面前的男人德语说得太标准,两姑娘凭着自印象先入为主,自动默认他为德国人。可除此之外,有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苏映的的确确看了人家五次。
露西下意识地看了眼对面的两人:“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反正你就算是认了,人家也听不懂你说的中文。”
“……你说得真有道理。”苏映垂下眼皮小声嘟囔。
露西挑眉:“这么说你承认了?”
“承认,就承认吧。”
姑娘轻轻哼着,话里颇带的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可说完后,又隐约有些不安,于是又再次红着脸一点点抬起眼,偷偷打量那人的表情
——嗯,毫无波澜。
那就放心,自己说的这些,他肯定一点也听不懂。
“那你下一步是和他要电话号码吗?”露西随口问着,一如既往的西方思维。
“我…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姑娘鼓着腮帮子,别过脸。
苏映性格内敛,之前也没有过感情经验,让她在这种事上主动率先往前迈一步,难于上青天。之所以敢在人家面前承认自己在偷看,还不是仗着他听不懂中文。
“那你就不可惜吗?”露西问。
“我……”苏映咬唇,不吭声了。
怎么可能不可惜,这趟从柏林出发的列车已经开了一大段路程,而她们在Hamburg换乘,这也意味着从现在算起剩余时间不到一小时。
沈泽延的德国友人抱着笔记本处理邮件,他听不懂中文,但却注意到对面的亚洲姑娘羞赧变扭得快要哭了,便有些于心不忍。
“泽延,我知道你一般不在私人时间接受粉丝合影签名的请求,但你看人家小姑娘,红着脸都要哭了,你给个签名,让她开心点,有那么难吗?”
沈泽延低低地笑了一声,用德语道:“不难,可问题是她似乎并不认识我,还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个德国人。”
友人楞住,随后恍然大悟,没再撮合。
虽然那姑娘看着似乎挺不错的,但以沈泽延的身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互相交换联系方式什么的还是不大适合。想到这,他不由为这两人感到遗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列车已临近换乘车站。可想到列车即将到站,苏映看起窗外的风景,也是索然无味。
“苏映,你看窗外有彩虹!还是double rainbow。”
“是吗……真的。”
双重彩虹,实在罕见。苏映喜出望外地拿起相机抓拍了几张,只可惜列车的速度太快,相机参数没调好,和露西分享图片时才发现拍出来的照片有些糊。
“能拍到就很好了,这样的事一辈子能有几次,再怎么说我也尝试过了。”苏映拍着胸口,自我安慰。
她随意翻看着相机中的照片,忽然有了偷拍对面男人的想法,不过想想便作罢,再怎么说那样也太不尊重人家了。
列车逐渐减速。耳畔响起列车乘务员的播报声。
苏映鼓足勇气,打算最后一次并光明正大地看他一眼,如果有机会冲他笑笑,那便是更好。
就在她正在心中捣鼓着,该怎样抬头,怎样抓到机会冲他微笑时,伴随着一声鸣笛,列车到站了!
……
那一瞬间,苏映的所有心理建设都开始动摇。
然后,“轰”地塌下。
“那个……”苏映不大利索地说起英文,“你能不能在、在这个本子上随便写些东西,什么都可以,这本留言册是我用来……”
“好,没事。”沈泽延指了指周围,语气软了几分:“ICE已经到站了,停留时间不长,先下列车,我再给你写留言。”
苏映乖乖地“嗯”了声,丝毫没注意到,这位前边一直说着德语的亚裔男人,此刻改说了中文。
下了列车,四人站在站台处。
苏映这本留言册,这一路上让许多友人写过。
她翻开崭新的一页,想了想,最后又翻到扉页,再次开口时说的还是磕磕巴巴的英语:“你在着上面随便写些留言吧。”
说完,她便自个儿站在一旁做起深呼吸。
沈泽延哑然失笑,接过笔和本子,在上边留下一行字—— “一路顺风,旅途愉快”。
苏映道谢后,笑着接过。
低头的瞬间,整个人都魔怔了。
不是英文,也是德文,而是一行极其好看的简体字。
霎时间,姑娘泛着绯红的面颊又加了个色号,更红了。她抬起头,欲哭无泪地看着那人:“你……会中文啊。”
“嗯,”沈泽延颔首,“我和你一样都来自中国,祝你们旅途愉快。”
列车经过短暂停留后,碾过铁轨,在逆光中一路向北,直至消失在视线尽头。可那呼啸而过的轰鸣声,却在苏映脑海回荡了许久。
“轰隆轰隆”,无止无休。
……
此刻,南城市中心某个顶楼,苏映正踏着拖鞋,背着相机往客厅落地窗的方向跑去,一连拍了好几张,嘴角挂着笑。
“你要看看吗?”她转身,放下相机。
男人从善如流:“好。”
沈泽延对苏映的相机不算熟悉,他压着食指一张张翻着图片,一不留神,往前快进了好多,弹出来的那张图正是苏映在ICE上抓拍的双重彩虹,但这照片还真有些糊。

沈影帝的小甜妻免费阅读

苏映有一些莫名,不太明白沈泽延怎么突然说这些了,连话都没充分理解完,便下意识的“嗯”了声。
姑娘垂下眼,用竹签从棉花糖挑下一小朵。想了想,觉得棉花糖太甜腻,沈泽延应该不会喜欢,于是伸手将口袋中的那包可乐味软糖,递过去。
“你要尝尝吗?”她问。
不大的空间内,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味道:“我只想尝尝棉花糖的味道。”
苏映耷拉下脑袋,看着木棒上千疮百孔的大棉花糖,以及竹签上已经沾着自己口水的那小团,有些小尴尬。
“我挖的没剩多少了,你不介意吧?”她把木棒递给他,而后用将竹签上的那一小团放入嘴里。
沈泽延低笑:“不介意。”
苏映以为他握住自己递过去的那只小木棒。
而事实是,沈泽延反手关门后也的确这么做了。只不过,那人在握住小木棒的同时还握住了她的手
——将她的拳头包裹于掌中,定在原处,悬在半空。
他往前一步,苏映被抵到墙上。
入秋的季节,衣物不厚,靠到墙的下一秒,瓷砖的冰凉感便透过腰间,一下全身紧绷,一种全然陌生的感受席卷至全身。
“放松点。”沈泽延偏着头盯着她看,些许昏暗的环境下,低哑而磁性的声音蛊惑。
苏映张口,正打算说些什么,那人身上清冽的木质气息越来越清晰浓郁,而后扑面而来。
在口中开始融化的棉花糖,就这么被那人的舌头卷走……初初之时,姑娘下意识地轻轻抵抗,可当唇被轻肯了一下后,便闭上眼,乖了很多。
良久后,沈泽延将人轻轻松开。
苏映靠在安全通道的墙上重重地喘着气,闭着眼依旧是没勇气睁开。
“我和糖比,谁甜?”
耳畔已然传来那人的喑哑声音,像是电流缓缓流过耳垂。
这个漫长的吻一点一点摩挲苏映的全身神经,也几乎是要尽了她胸腔中所有的空气。其实,在以前他们是亲过的。不过和此次相比,真的只能算是蜻蜓点水般很浅的触碰。
苏映靠在沈泽延的怀里,依旧还在喘气,在她逐渐平复气息时,沈泽延垂头,与她鼻尖相抵着。
又顺道把那个问题再重复了一遍。
苏映浅哼了声,不大想,也没什么脸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侧过头,轻轻地提醒:“这里是商场,外边还有人呢,要是被碰见……”
“嗯,”沈泽延也同意这个说法,“但没关系,我已经把门锁起来了。”
“……说不定会有人从上边下来的。”苏映不安。
沈泽延:“除了我们不会有人闲着去走楼梯。”
“有摄像头,保安没准正看着。”说完,苏映怂了。
男人低笑了声,开口道:“我们站的位置本来就是死角,而低头看看你右脚边的东西。”
苏映垂眸,看了看他所说的那个位置。
这……掉在地上的那玩意,居然是摄像头?
“那东西报废了,我才敢这么做,不然你以为呢? ”沈泽延侧过头,在姑娘耳边耐心地解释,他顿了顿,语气极其认真:“你口袋里不是放着几包软糖吗?我不介意,和你一颗一颗挨个尝尝。”
怎么可以、他这人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苏映羞恼的手握成拳,随后又松开,将手抵在他胸膛上,一个劲地往外推。
几乎是本能地顺着沈泽延的展开联想,脸“唰”地一下涨成苹果色,各式各样旖旎暧昧的景象迫使大脑的思路瞬间断线。
她真怕沈泽延还想继续,可再次开口时舌头都有些笨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吐出一个“你”字。
男人哑然,改口又问:“那再问个问题,最后一个。”
“你说的,最后一个,不能再反悔。”苏映沉闷的尾音中是俨然的不满。
“嗯,最后一个说到做到。”男人顿了几秒,沉吟着开口“……我和林莫安比谁更好看?”
苏映回答地不假思索,她眨巴着眼,表情懵懵然:“你啊,林莫安是谁?我都不认识呢。”
沈泽延意外地一滞,很快语气平淡地开口,就仿佛那个人而此前发生的事毫无关系:“林莫安就是前边海报上……你一直盯着的那位,前后加起来大概有十秒。”
姑娘有些缺氧,这会儿大脑运转的速度还有些慢。她抿着唇,半是沉默地将前后发生的事进行联系。
苏映:“你……”
敢情他锁上门,不过分说地把她抵在安全通道的墙上,就是因为自己多看了林莫安一眼。
可问题是,她压根就不认识,甚至连他叫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能盯着看这么久,还不是因为前九秒都在发呆。念及至此,苏映也有些不高兴。憋了两秒后,她可换角度看事情,心情又忽然好了许多。
“我怎么了?”沈泽延的语调微微上扬。
“没什么,”休息了这么久,前边过分透支的体力总算恢复了大半,苏映轻轻扯开沈泽延紧握着的手,一侧身,曲着腰,钻了出去,格外机灵。
姑娘跨着大步,走到前头,开始爬楼梯。
两人就这么互不作声地走了一层楼后,苏映开口了:“沈泽延,你前面是吃醋了,对吧?”
身后的男人默不作声,他转身将前边锁上的门解锁,并半敞开,苏映注意到身后的光线倏然见,由昏暗越向明亮,就仿佛突然是来到了一个过度曝光的新世界。
楼道***就没有其他人上下楼,除了两人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再无它声。
苏映学着沈泽延先前的模样,哼了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前面是吃醋了,对吧?”
男人从善如流的“嗯”了声,很快便与她并列而行。
商场安全通道的楼梯很宽,即便两个人并排走着也不算挤。
下一秒,一顶宽大的鸭舌帽遮住,她的脸。
苏映一下顿住脚步,原地驻足——和上次一样,沈泽延的鸭舌帽,再次敛住她的视线,虽然不是完全遮住,但视线也足足少了2/3。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沈影帝的小甜妻完整版免费完结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