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版豪门继女(云霄曲修明)

男频版豪门继女(云霄曲修明)

导读:热门小说——男频版豪门继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霄曲修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前世爆肝更新过劳死的男频大神,穿书变成了炮灰女配豪门继女。在研究了一遍原主的人生走向后,大神直接掀了桌子。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男频版豪门继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霄曲修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前世爆肝更新过劳死的男频大神,穿书变成了炮灰女配豪门继女。在研究了一遍原主的人生走向后,大神直接掀了桌子。

小说介绍

前世爆肝更新过劳死的男频大神,穿书变成了炮灰女配豪门继女。
在研究了一遍原主的人生走向后,大神直接掀了桌子。
大神:本大神写文从来都是爽文,想让我亲自来一遍虐文人生?送你两个字,做梦!
擦干净头上的鲜血,大神以一本本网文重登神座,再掀狂潮。
游戏、影视方:别说了,就问您多少钱才卖!版!权!

男频版豪门继女全文阅读

秦绮曼母女俩当晚就得从主楼搬离,管家带着佣人们上楼去帮她们整理东西,卓文觉得再和儿子待在一起有些尴尬,便也默默上了楼。
曲淼淼眼见卓文沉默的离开,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不由抿了抿唇,心中有些发闷。
但很快她就打起了精神,卓文忽视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打从妈妈去世后,她就是外公和哥哥在看顾,她这个爸爸一直沉浸在妈妈去世的打击里醉生梦死,要么就精神恍惚,一个月都难得见到他一面。
后来外公去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通了什么,忽然振奋起来,开始和以前一样照顾她和哥哥的起居,给他们做一日三餐和小甜点,打理花园和花房,时不时还会为他们作画,日子仿佛回到了以前的轻松快乐。
但好景不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渐渐的,卓文又不再照顾他们了,他常常自己坐在花园里发呆,一起吃饭时也不再总想和她与哥哥交流,而是默默听着他们聊天,魂不守舍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到最后,他甚至告诉他们,他要再婚!
曲淼淼那时候根本不同意,但哥哥告诉她,爸爸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于是她只好忍了,眼睁睁看着那对母女进了曲园。
一开始,曲淼淼也有想过好好跟她们相处,但几次三番后,她就发现,那对母女心机太深,动不动就会在她爸爸面前装柔弱、装可怜。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爸爸同时遇到她和那对母女,都好像她在欺负他们,让爸爸对着她直皱眉,父女亲情越来越少。
这让曲淼淼的大小姐脾气顿时爆发,从那以后再也不想搭理这两个人了。
后来秦绮曼明里暗里欺负她,曲淼淼也本想自己解决,但她手段太嫩,不但没解决问题,反而让秦绮曼奸计得逞更得意了,于是就出了老师直接汇报给哥哥的事。
曲淼淼看着秦念念泪眼婆娑,秦绮曼一脸屈辱地离开主楼,不由在心底耶了一声,一脸高兴。
等看到卓文只对哥哥点了点头,理都没理她就走了,她顿时又倔强地抿紧了唇。
曲修明正在查看手机邮件,他脸部线条分明到略带凌厉,显露出一种冷峻的俊美,一双眼睛在专注时显得格外深邃。
他拍了拍妹妹的脑袋,语气淡然地道:“不用在意,不管怎么样,他会记得自己是我们爸爸。”
曲淼淼哼哼了两声,她不再去想这个父亲,而是兴奋地抱住哥哥的手臂摇着撒娇:“哥,我发现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是个新题材,叫做末世,还有***、异能和随身庄园呢!我觉得很适合制作成游戏,也许还能改编电视剧?”
曲淼淼歪头想了想,她对拍电视剧不太了解,会知道小说能制作游戏,也是因为她以前无意间对哥哥讲起她看的小说,被哥哥注意到题材不错,于是让雷霆游戏公司去买了版权。
没想出个所以然,曲淼淼把改编电视剧扔到脑后,继续摇着哥哥的手臂道:“哥,你不是在让雷霆游戏公司的白大哥制作新游戏吗?我觉得这个就很合适啊!”
曲修明正看着邮件里的新款手机研发报告陷入思索,没注意听妹妹的叽叽喳喳,等他回过神,只隐约记得游戏和小说两个词,以为是妹妹又给他推荐小说改编,便道:“你直接发给老白,你有他号码,我还有工作。”
他拍拍妹妹脑袋,转身上了楼梯,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拐角。
曲淼淼摸着头鼓了鼓腮帮子,气哼哼地回了卧室,准备开电脑看看那个叫说书人的作者有没有加更。
她可打赏了三千块呢!
曲淼淼美滋滋地想,等她打开网站,肯定能看到好多章加更!
曲淼淼兴奋地点进网页,却发现,《末日降临》的目录居然还是只有三章。
曲淼淼不敢置信地又刷新了一次,三章,还是三章!
曲淼淼顿时急了,她下拉页面去看读者评论,想找找有没有作者留言,然后她就看到了一行作者回复——“加更是不可能加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加更。”
曲淼淼:……喵喵喵???
一脸懵逼。
打赏都不给加更,这是什么作者?!
这么有个性的吗?!
曲淼淼一脸好气哦的表情去看自己的留言,想找找这个作者有没有回复她一下,至少有个心理安慰。
然后她就看到一行字:“谢谢宝贝儿的打赏,爱你哟!飞吻。”
噫,这个作者真不矜持,曲淼淼有点脸红了,居然对着她叫宝贝儿,还给她飞吻。
曲淼淼美滋滋地截图了留言和回复,收藏进了电脑里。
曲淼淼:我喜欢的大大居然叫我宝贝儿,天哪,好开心!
她又看了看其他的读者留言,发现有个读者的评论被点赞得老高,上面写着:“凭啥不加更凭啥不加更,你好歹给个理由吧?!哪怕你说句冬天冻手呢?!居然一章都不加,你太过分了!作者我告诉你,我不是非你不可,你要不加更,是留不住我的!除非你加更五章,嗯,三章,算了,加更一章,我就原谅你!”
后面的其他读者回复里则是:“哥们,你这也太好哄了,一章就能满足你?”
“好歹来两章,你们说是吧?”
“+1,来两章加更。”
“+2……”
“+3……”
曲淼淼看得直乐,她狡黠地敲着键盘回道:“不求加更,但求不断更!”
她写完刷新了一下页面,就见下面已经有了一溜的回复:“***!”
“***!忘了还有断更!”
“我去,作者你行行好,不求你加更了,只求你别断更!!”
“好歹让我知道主角异能是什么,让我死个明白!”
曲淼淼看着评论哈哈笑得不行,感觉今晚所有的不愉快都飞走了,快乐得不得了。
书房。
曲修明忙完一阵,准备给雷霆游戏公司的负责人老白去电话时,才想起刚刚妹妹似乎提到有小说可以改编游戏。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没想起来她到底说得是什么书名,便把这件事先押后,拨通了老白的电话。
“手机游戏开发进度如何?嗯……好……当然可以,只要能赶上雷霆二代手机的发布,你们可以再研发新游戏……《一起来组队》?嗯,我会记得体验……”
最后想起妹妹的话,曲修明顺便说了一句:“淼淼可能会给你发邮件推荐小说,你可以看看,她的眼光还不错。”
挂了电话,曲修明又埋头忙碌起来。
·
云霄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她吃完云霞给她包的小笼包,熬得小米粥,哼着歌出了生活区。
没走多远,她就见一辆电动车旁,何慕诗正垫着脚往这边张望呢。
等看到云霄后,她又马上装作不在意的地放下脚跟,抬起下巴努力想装出她傲娇班花的样子。
然而等云霄笑眯眯地拖长音喊了一句:“慕诗,早上好,有没有想我啊?我好想你哟!”
何慕诗:……!
一记直球让何慕诗直接破功,立马露出欢喜的笑容:“嗯嗯嗯!我超想你!”
云霄笑眯眯地给她个拥抱,这就对了嘛,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干嘛非得给自己套个傲娇的铠甲,敞开心扉多棒。
何慕诗推着电动车,边快乐地给云霄讲昨天下午班上发生的趣事,边和云霄步行往学校走。
两人走到一处红绿灯路口等绿灯时,云霄听到一声轻佻的口哨声,她转头去看,一个坐在自行车上单脚点地,穿着同款校服,浓眉大眼颇为帅气的男生,正痞里痞气地看着她和何慕诗。
他见云霄回头,还又吹了一声口哨,一副拽拽的模样。
何诗曼嘀咕一句:“宋澄泽,又是他,真讨厌。”
云霄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想起了这是谁——晋江市一中最有名的校霸,号称打遍全校无敌手,连校外的混混都不敢惹的一号人物。
这校霸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经常欺负骆云朵。
走廊里碰到,他就带着一群小弟拦着骆云朵不让走,校园里碰到,他就一下下揪骆云朵的发辫,校园外碰到,他还会跟在埋头快走的骆云朵后面,一路嫌弃她这嫌弃她那的跟到生活区门口,眼看着骆云朵***,他这才肯走。
骆云朵曾亲眼见过他打架,非常凶狠,也许是因为骆云朵是个女生,校霸宋澄泽倒没对她动过手,就是喜欢对她没事找事。
在那时的骆云朵看来,宋澄泽就是她在学校最避之不及的人,她本来就因为骆明成的家暴对喜欢动手的男性有凝重的心理阴影,宋澄泽还动不动就对她围追堵截,一度让骆云朵对上学生出绝望。
而在云霄看来,呵呵,这特么不就是坏小子喜欢上乖巧的女学生,越喜欢就越欺负人家的桥段吗,这要是放在言情小说里,这俩人会在扯出几十章欢喜冤家剧情后,最后打出HE。
然而现实不是小说,骆云朵本来就对家暴有相当深的恐惧,宋澄泽的欺负式喜欢,并没有让骆云朵感觉到丝毫开心,相反,他给骆云朵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心理伤害。
想到那些记忆里,骆云朵一边默默哭着一边哆嗦着身子去上学的画面,云霄就对这小子非常没好感。
个小屁孩,作业做完了吗?考试及格了吗?成绩都差到全年纪倒数了,居然还学人家去欺负女生,简直欠揍!
云霄眯了眯眼,在心中快速构思出一个计划。
她揽住何慕诗的肩膀嘀咕了几句,何慕诗眼睛一亮,“嗯嗯”着猛点头,满脸都是期待。
云霄松开她,对着还在面朝这边摆pose的宋澄泽微微一笑,宋澄泽一怔,眼睛瞬间瞪大,仿佛是不敢置信他居然得到了一个微笑。
他刚要激动,就见“骆云朵”,哦不,该叫云霄,哪怕是剃了光头都好萌好可爱的云霄,对着他边好可爱的笑,边竖起了中指,语气一点也不可爱地道:“你以为你这样很帅,不,你真是丑极了!全校第一丑!”
沉浸在云霄的乖巧可爱笑容里的宋澄泽僵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就见云霄指了指他,然后慢慢倒竖大拇指,轻蔑一笑:“你,不行!”
宋澄泽顿时气炸了,谁不行,谁不行,他明明打架第一行!
宋澄泽气得浓眉倒竖,脸色涨红,云霄与何诗曼却不等他发火,上了电动车一加速就跑:“说你不行就不行!呸,全校第一丑!”
“有本事你追啊,你追啊!”
“啊啊啊!”宋澄泽气得在后面疯狂蹬自行车,一遍遍怒吼:“你们等着!等着!有本事你下来单挑!一对一单挑!”
“呸!有本事你追啊!”云霄坐在电动车后座,对着后面拼命追赶的宋澄泽鄙视地道:“还校霸呢,就你这个熊样!”
宋澄泽简直气坏了,他连挑衅他的是他偷偷暗恋的小女生都忘了,一心只记得校霸的荣誉不容侮辱,疯狂地蹬着自行车想要追上去单挑。
然而何诗曼价格昂贵的大牌电动车没给他这个机会,直到他气喘吁吁快虚脱地追到校门口,他也没追上云霄二人。
最后要进校门的时候,云霄抬着下巴对他放话:“放学后小树林单挑,谁不去谁是孙子!”
宋澄泽怒吼:“你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不揍死你!”
云霄:噫,这小子都看得什么电视剧。
旁边几个学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校霸被挑衅,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齐刷刷给云霄和何慕诗送上敬仰的目光。
勇士,佩服!

男频版豪门继女免费阅读

上午的课程有两节是班主任老贺的语文课,他讲课时,时不时就要关注一下云霄,生怕她没听懂。
每次见到她皱眉,老贺就会假装不经意地再把内容重复一遍,讲得更细一点,顺便还会扩展一下,复习复习其他相关内容。
三班的同学们就发现,从昨天上午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贺变得格外啰嗦起来。
不对,不止是老贺,其他任课老师也变得喜欢重复起来,让原本快节奏的课堂都速度放慢了一点。
这倒是让那些之前总是习惯走神,一回神就发现自己没跟上进度的同学们欢喜不已,上课也开始积极听课,努力不走神,一时间倒是让班级的学习氛围更浓了。
只是老贺今天却是误会了云霄皱眉的意思,昨天课堂上云霄会频频皱眉,确实是因为没听懂。
两个世界的历史走向不同,诗词歌赋更是不同,语文课本上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云霄从没见过的,她能听懂才怪了。
但今天云霄皱眉,还真不是因为没听懂,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得到了一个大惊喜!
在今天之前,云霄的记忆力只能说不好不坏,她当年上学的时候,对文科方面的记忆力还算可以,至少一整本历史习题册的选择题,她只用连着做一遍就能全部记住。
但碰到了她不擅长的科目,比如说数学和外语,那真是灾难!
数学公式费好大劲儿才能记住,外语单词早上背下,中午就忘了怎么写,晚上连读音都能忘光,云霄对此已经绝望了。
但现在,云霄发现,她记忆力莫名其妙变好了!
她刚刚在老贺讲课时把前后几篇文章翻了一遍,发觉不过是匆匆一扫而已,她却已经把所有内容都记下了,就像印在了脑子里一样,想忘记都很困难。
再回忆她这几天啃的初一、初二课本,甚至是小学语文和数学课本,云霄发现,之前还得死记硬背的内容,现在非常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就好像她直接把课本装进了脑袋。
云霄试着去回忆前世的事情,比如说她曾写过、看过的小说,百科资料,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等等,所有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就好似她的灵魂和大脑终于洗尽铅华,恢复了原本的清透纯粹,状态从未有过的好。
云霄在心中哇哦了一声,琢磨自己这是怎么突然开了挂,然后她满心兴奋地抽出数学习题册,翻到之前不会做的题目,发现自己……还是不会做。
云霄:……行吧,看来是没提高智商。
至少是没提高她在数学方面的天赋和智商。
云霄唉声叹气地把数学习题册放回去,正好从她身边溜达过去的老贺斜了她一眼,也没吭声,任由她在课堂上搞小动作。
等到下课铃打响,老贺咳了咳嗓子道:“明年就是中考了,我知道,咱们班有些同学因为各种原因,对中考没太有信心。”
“但是老师想说,只要你们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晚,只要你愿意学,想要追上进度,各科老师的办公室,随时都向你们敞开!”
老贺的目光扫过全班学生,特地在云霄那里停顿了一下才移开,然后他认真道:“不要怕习题不会,更不要气馁成绩不好,你们现在所有的辛苦,都是为了更加光明的未来,老师相信,你们的未来会更好!”
老贺难得这样语重心长地讲大道理灌鸡汤,同学们都认真地听着。
他又鼓励了几句,等到他讲完,宣布下课,刘青松率先鼓掌喊道:“谢谢老班!三班必胜!”
同学们回过神来,立刻跟上鼓掌,齐声喊道:“谢谢老班!三班必胜!”
“三班中考必胜!”
同学们气势如虹地喊着,一张张脸上的表情都是自信与坚定,眼中带着斗志。
老贺欣慰地对同学们点点头,夹着课本步伐轻快地出了教室。
云霄面上自信满满地跟着喊,心里实则虚得一批。
就算记忆力增加了,她数学题该不会还是不会:)。
接下来的一天课程,云霄努力记忆语文、历史、地理等好背诵的内容,数学什么的先放一边,这个世界叫做托斯曼语的外语,更是被她直接扔在了最后。
实在不行就让云霞帮她补习外语吧,云霞当年大学可是学得外语专业!
一个对于云霄来说,颇为高山仰止的专业。
不过想到云霞的外语,云霄倒是忽然心念一动,心中浮现出一个计划。
她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下可行性,然后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觉得可以回家后找云霞商议一下。
以云霞的性子,肯定不会接受让女儿赚钱养家的事,既然如此,不如给云霞安排上,让她慢慢***状态,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事业目标。
下午放学,何慕诗一脸兴奋,眼睛亮晶晶地跑来找云霄。
云霄忍不住一笑,捏捏她的脸蛋。
何慕诗的相貌非常明艳大方,她皮肤白皙,嘴唇不点而红,身材高挑,秀发乌黑,自带骄傲气场,比起班里的其他同龄女生,何慕诗看着就完全不一样,漂亮得出奇。
就是太漂亮了,让她美得略带攻击性,这也是女生们不喜欢何慕诗的一个原因。
跟何慕诗在一起,女生们总会感觉到压力,总觉得哪句话说错就会被她怼得怀疑人生。
但在云霄面前,那个骄傲到不行的班花,却总会脸红红的暴露出真性情,瞬间从一个傲娇班花,变成撒娇黏人精。
班里的同学们就见,他们一贯骄傲的班花,挽着云霄的手臂,拖长音撒着娇,一脸欢快地走出了教室。
从背后看,云霄的小光头帅气又潇洒,她又是被挽住的那个,越发像是班花和她男盆友离开教室走远了。
班里怎么都追不到班花的男生们:……
心情一言难尽。
小树林。
宋澄泽等最后一节课铃声一响,立马就冲出了教室,直奔学校后面的小树林。
班里的同学已经听说了三班的光头云霄,和班花何慕诗挑衅他的事。
一直跟着宋澄泽的几个同班兄弟还上蹿下跳地想帮他报仇,但都被宋澄泽压下了。
就连这几个兄弟想和他一起去小树林,宋澄泽都没答应。
在宋澄泽看来,他一只手就能把云霄打趴下,何慕诗压根没被他看在眼里。
但是……不管怎么说,哪怕云霄变成了小光头还改了名字,毕竟都是宋澄泽暗恋的女生,他打心底不想让其他男生参与进来,影响他和云霄的“感情”。
他要证明给自己喜欢的女生看,他就是晋江市一中最强的!
宋澄泽带着属于校霸的骄傲,朝着小树林一去不回头。
他以为,这是一段梦幻般青春少年恋爱的开端。
然而……
事实教做人。
宋澄泽在小树林等啊等,等啊等,等得学校的学生都***了,等得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脸颊冻得通红,又是蹦跳又是跺脚取暖,也没见云霄来赴约。
眼见夕阳西下,宋澄泽顿时觉得自己被耍了。
他抄起地上的书包和为了帅气脱下来的防寒服,怒气冲冲地往小树林外面跑,准备追到云霄生活区去堵人。
他要让她知道,惹了他,是逃不掉的!
然而他刚冲出小树林不到一米,旁边的一堵围墙后面,何慕诗就高举着大扫帚冲了过来!
宋澄泽吓了一跳,没等他往后倒退,躲开当头一扫帚,背后就一阵风声传来。
紧接着“啪”一声响,他瞬间感觉到……屁\\股疼!QAQ
宋澄泽气得大叫:“偷袭!你们这是偷袭!”
云霄呵呵:“少年,你太天真了,能埋伏谁刚正面啊。”
宋澄泽被何慕诗的大扫帚当头扫下,抽得他嗷嗷叫:“停停停!别打脸!啊,你们背信弃义,说好的单挑呢?!”
云霄拿着长竹条“啪啪”抽他屁\\股,理直气壮地道:“这不就是单挑吗?我们俩单挑你一个!”
“什……”宋澄泽懵了一下,还没等他问完,何慕诗兴奋地***笑着,大扫帚呼一下又扇了过来,抽得他脸颊生疼。
宋澄泽顿时慌了:“别打脸!别打脸!我的脸——啊啊啊……”
宋澄泽心里都快哭了,呜呜呜,他帅气的脸!
云霄冷笑一身,拿着长竹条“啪啪”抽起来:“我让你欺负小女生!我让你天天没事找事打架!”
“数学题会做了吗?外语考试及格了吗?语文课文背过了吗?就知道惹是生非,欠打!”
宋澄泽左手忙着挡脸不让大扫帚抽,右手忙着捂屁\\股不让竹条抽,急得汗都出来了:“住手住手!你们再打我还手了!”
“我真的要还手了,啊!疼!嗷!住手住手,疼疼疼!姑奶奶我错了,饶了我吧!”
宋澄泽几次想要还手,但他刚转向云霄准备出拳,何慕诗就一扫帚扇得他头晕眼花。
等他准备冲向何慕诗,云霄又拿着长竹条追着他“啪啪”抽他,疼得他没等冲到何慕诗前面,就只顾着护屁\\股了。
然后何慕诗的大扫帚就又扫下来了,两相夹击,让他狼狈不堪。
几次之后,宋澄泽,晋江市一中校霸,屈辱地被两个同龄姑娘抽得泪眼汪汪,都快哭了。
云霄插着腰冷笑:“说,谁是孙子?”
宋澄泽半趴在地上捂着屁\\股,又气又疼,还满心委屈:“我、我是孙子。”
宋澄泽:QAQ
云霄举着长竹条点点他:“还欺不欺负女生了?”
宋澄泽更委屈了,他哪欺负女生了,从小到大,他就没欺负过女生!
他就是、就是想跟骆云朵待在一块,和她说说话而已,哪怕只傻乎乎看着她,他也乐意。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骆云朵改名云霄以后,以前的乖巧都不见了,全剩下彪悍了!QAQ
宋澄泽:还我喜欢的小云朵,呜呜呜!
云霄还在拿着长竹条指着他,宋澄泽只能郁闷地道:“不欺负了。”
云霄继续道:“还逃不逃课了?”
宋澄泽顿时瞪大眼,什么?管他欺负人也就算了,居然连他逃课也管?!
这管得也太宽了吧!
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云霄那张板起来只显得可爱,一点显不出凶悍的脸,他反而说不出什么狠话。
挣扎一会,宋澄泽垂头丧气地道:“不、不逃课了。”
这话他说得有些没底气,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云霄道:“还打不打架了?”
宋澄泽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他郁闷地道:“不打了不打了,都听你的,姑奶奶。”
说完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云霄,见她满意地点点头,露出一点微笑,白嫩嫩的脸蛋上小酒窝若隐若现,再加上她的小光头又萌又可爱,顿时让宋澄泽觉得心痒痒起来,连屁\\股疼都不记得了。
要是、要是她愿意天天这么对他笑,那他为她改邪归正,也不是不可以嘛,宋澄泽扭扭捏捏地想。
然后,他们就可以每天一起上学,中午一起去食堂,下午一起放学,遇上晚自习的时候,他还可以送她回家……
宋澄泽鼻青脸肿的脸上露出傻乎乎的笑,他刚幻想了一下以后的纯纯恋情,就见云霄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捆麻绳。
麻绳?!
云霄对着宋澄泽一笑,笑容又甜又萌,然后她拉着麻绳,向着宋澄泽走来。
宋澄泽:!!!
“等等等,啊!别捆我!不——”
宋澄泽的挣扎被云霄制住,他眼睁睁地看着云霄和何慕诗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不由欲哭无泪。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他经历这些?!
宋澄泽:想哭。QAQ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