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萌妻甜甜宠(夏离季修泽)

替嫁萌妻甜甜宠(夏离季修泽)

导读:热门甜宠类总裁小说《替嫁萌妻甜甜宠》的主角是夏离季修泽,此书是作家吃香喝辣所著;小编分享替嫁萌妻甜甜宠全文免费阅读:“阿离,想要好看的裙子吗?”夏鸿天一副慈父模样,手里拿着棒棒糖哄着小丫头。

小说介绍

热门甜宠类总裁小说《替嫁萌妻甜甜宠》的主角是夏离季修泽,此书是作家吃香喝辣所著;小编分享替嫁萌妻甜甜宠全文免费阅读:“阿离,想要好看的裙子吗?”夏鸿天一副慈父模样,手里拿着棒棒糖哄着小丫头。夏离看见他手里的糖,裂开嘴笑了起来,“糖糖,糖糖!”

小说简介

大家都说夏家是祖坟上冒青烟了,竟然能够攀上季家这样大的家族,可是让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离竟然逃婚了,不仅如此更是让一个小傻子冒名顶替,而季家的少爷季修泽是个恶名在外的花花公子,谁知道偏偏对这个小傻子十分顺眼,后来竟然还将她带回了家中,之后,大伙才知道那个小傻子就是夏家的小姐夏离。

替嫁萌妻甜甜宠免费阅读

夜晚,A市最豪华的希尔顿酒店宴会厅正在进行一场婚礼。
婚礼进行曲已经放到一半,早该出现的新娘却迟迟不见踪影,宾客们逐渐躁动起来,各种猜测纷纭而至。
角落里,一个头发乱糟糟,衣角脏兮兮的小丫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格格不入看着底下的议论。
“阿离,想要好看的裙子吗?”夏鸿天一副慈父模样,手里拿着棒棒糖哄着小丫头。
夏离看见他手里的糖,裂开嘴笑了起来,“糖糖,糖糖!”
夏鸿天身边的妻子范秀敏一脸不耐,“她一个傻子,你跟她说什么她能懂,赶紧套上衣服,让她顶上去!”
“来,阿离,穿上这个,爸爸给你糖吃。”夏鸿天脸上那点慈祥荡然无存,只剩下赤裸的利诱。
范秀敏脸色极差,要不是自己的女儿不争气的逃婚了,和季少结婚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轮到这个臭丫头。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她手上不由的***,推着夏离进了化妆间,粗暴的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换成了白色的小礼裙。
“夫人,小姐的发型要什么样的?”化妆师摸不准情况,怯怯的问。
“随便编个辫子就算了,不过是个临时替婚的,一个傻子还要多好看!”范秀明嘲讽的答。
夏离拿着棒棒糖,甜滋滋的被推到了人前的舞台上。
季修泽深邃的双眸眯了起来,犀利的目光直直钉在被推出的夏离身上。女孩儿看起来年纪不大,两条辫子落在胸前,纯美的像是不谙世事的精灵,突然之间被推到这个万众瞩目的位置还有些懵懂,正傻傻的看着自己。
“季少,这是小女夏离,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最近才接回来。她小时候生了场病,有些天真烂漫,还请季少多担待。”夏鸿天腿肚子颤了颤,鼓起勇气介绍道。
台下顿时“哄”地议论开了。
“季少要娶的不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夏可云吗,怎么来了一个傻子?”
“听说那位夏小姐逃婚了!”
“不是吧,能嫁给季少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怎么还逃婚?”
季修泽冷峻的目光只扫了一眼台下,众人便噤声了。
“怎么,一个女儿跑了就推另一个上来顶,夏总倒是好算计。我季修泽这么好打发,随便给个小傻子就敷衍了事了吗?”
夏父冷汗直流,几乎要退却了,但季家的财富和势力遍布全球,季修泽又是季老爷子指定的唯一继承人,想到和季家结亲的好处,他坚强地顶住了***的压力,开口狡辩道:“当初我们老爷子救了季老爷子一命,定下了两家的婚约,并未指明是可云还是阿离。季家一向信义重诺,夏离也是我夏家女儿,季少现在是要弃昔日恩情与约定不顾,当场悔婚吗?”
气氛一时冷凝下来,观礼的众人半点声音不敢发出,生怕此时出声惹恼了脸色黑如锅底的季修泽。
“小、小哥哥?”夏离忽的脆生生的喊。
季修泽看着这小丫头,眼睛亮的惑人。她长得不似夏鸿天,一张小脸分明还带着点婴儿肥,可已然是个美人坯子了。
他朝着夏离走了两步,就在所有人以为夏家这么糊弄季少,一定完蛋了的时候。他忽的屈膝,半蹲在了夏离面前,“知道我是谁吗?”
夏离咬着棒棒糖摇头。
“那就叫哥哥吧。”他抬手,揉了揉小丫头的发。
“哥哥,你是糖做的吗?我可不可以吃一***?”夏离看着他,眼里全是天真的好奇,还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季修泽眯了眯眼,将修长的手指伸到夏离面前,似笑非笑地说道:“可以,吃吧。”
对面的小人儿微不可察地僵了一下,竟真的伸出白嫩的小手握住他的,“啊呜”一口啃了下来。
她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柔软到不可思议,两排贝齿毫不客气地咬住他的手指,小小的虎牙还上下磨了几下,不疼,但一股奇特的电流从指尖直窜到心脏。
季修泽猛地将手抽回来,嘲讽勾起嘴角,看样子还真是个小傻子。
“婚礼照旧,夏离小姐从今天起就是我季家少夫人。”说完他接过助理递上来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然后就走了。
众人嫉妒的目光直直扫向夏离,她偏偏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急得夏父差点儿犯心脏病。
“赶紧跟上季少!要是弄砸了这桩婚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明镜湖别墅区。
季修泽拖着夏离进了门,早就等在家里的佣人们已经得到过老宅那边的吩咐,一个个都目不斜视地照常伺候。
“少爷,我们把给少夫人准备的东西都放在新房,老爷子那边吩咐您成家了就好好过日子,不要慢待了少夫人。”
为首的张妈是照顾了季修泽二十多年的老人,季修泽就是再不高兴也会给她面子。
手心下娇小的女人却耍赖一般粘在原地,抽了抽鼻子,可怜巴巴地拽住季修泽的衣袖,甚至非常过分地用他的袖子擦眼泪。
“小哥哥,这里是你家吗?我要睡觉,我要回家,好孩子不能在外面过夜的。”
季修泽皱起了眉头,他可以忍受和夏家联姻娶的是个小傻子,但他实在忍受不了身上被弄脏,“我去洗个澡,张妈,好好照顾少夫人。”
说完他面色冰冷地上楼,张妈叹了口气,把她领进房间。
夏家什么情况,季修泽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夏家大小姐生性高傲,追求者多的可以绕夏家大宅三圈了,可偏偏她谁也不答应,却对酒吧的一个驻场小歌手一见钟情。而他也根本不乐意娶什么夏家小姐,才在知道夏可云有意逃婚的情况下推波助澜了一把。
可事到临头,居然又冒出个根本没听过的小傻子。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季修泽眯了眯眼,窝在浴缸里接通了电话,“张皓你把那女人的资料查一份给我。”
一进房夏离的哭泣声就停止了,她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气恼地小小踢了一下床脚:“可恶,夏鸿天这个***,夏可云跟她的小***跑了,居然临时把我推上去!谁要嫁人啊,要不是为了妈妈……”

替嫁萌妻甜甜宠全文阅读

夏离环顾一下四周,这房间明显布置过,带着完全不符合那个冷漠男人的喜庆风格,看来季家是认真愿意娶她的。
若算起来,她也的确是夏家的二小姐,不过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要不是她自己意外查到生父是夏鸿天,估计一辈子不会和夏家有交集。
同时她也查到,自己的母亲在她两岁时离奇失踪,紧接着夏鸿天就娶了母亲的好闺蜜范秀敏,两人的女儿竟比她还大一岁,她就知道夏家不会接纳自己。
但她忍辱负重,宁可装疯卖傻也要回到夏家,是想找到有关母亲下落的线索。如果真的被嫁给这个男人,不能留在夏家,她这番心血不就白费了?
“这人到底是谁啊,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就成了他老婆,傻子没人权吗?不过看起来他也不大乐意娶我,只要让他对我忍不下去,一定会退婚的!”
等季修泽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原本整洁的房间一片狼藉,那该死的小东西把房间弄得一团乱,不知从哪儿翻出了墨水,抹得自己一头一脸,连衣柜里他昂贵的西服上斑斑点点都是墨汁。
“小哥哥你来了,你家好好玩啊。”
顶着惊悚的一张脸,夏离整个人又往季修泽怀里扑,季修泽一个侧身闪开,这痴痴傻傻的女孩却仿佛预判了他的走位一般半路变道,硬是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墨水糊了他一身。
……很好,澡又白洗了。
“你又在干什么?”
怀里的男人散发一瞬间散发出足以将人冻毙的冷气,即使夏离自诩见过许多大场面,也一瞬间有些被他震住。
但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目的,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在他身上蹭啊蹭,季修泽只觉得一股邪火自小腹窜起,脸色顿时更差了。
不过一个邋里邋遢的傻子,居然能让自己有这么大反应,不过……季修泽低头看去,牢牢抱着自己的小姑娘即使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也挡不住她丝毫不逊超级巨星的俏丽容颜,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狡诘。
呵,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小哥哥,楼下的奶奶说我们结婚了,是要睡在一起生宝宝的,我们快点生宝宝好不好,我最喜欢小宝宝了!”
还想娶自己?看她不恶心死他!
看着怀里小女人撒娇的样子,季修泽嘴角扯起一个讥讽的笑:“好啊。”
说完他一把将人抱起来,转身回到浴室,打开花洒对她一顿冲。
“啊!咳咳咳……”
夏离几乎炸了,不断扑腾着却被他一手摁在洗脸台上,冷不防他这个举动,夏离被呛了一大口水,很快就被冲得浑身湿透。
白色的礼服并不厚,这会儿吃了水牢牢贴在身上,更是透出旖旎的肉色,修饰出她诱人的身段。
洗去那些墨水后,一张小脸俏如清水芙蓉,颤巍巍地瞪着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不是要生宝宝吗?乖,自己把衣服脱了,脱了宝宝就会到你肚子里去。”
面前的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夏离几乎不能分辨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心跳如擂鼓,奶声奶气地拒绝道:“不、不生了,我其实也不喜欢宝宝。”
“不喜欢?”季修泽扯了扯嘴角,笑意却未达眼底,“喜不喜欢,由我季修泽说了算!”
说完他就伸手解开自己的浴巾,夏离吓得大叫一声捂住双眼:“变态!你滚远一点,不许碰我!”
等等,这男人……
她顾不得害羞,惊诧地抬眼看向他,只见浴巾下还穿着裤子,他根本就是吓她。
“你就是季修泽?”
如果是他,那她的装疯卖傻根本没有意义,连那个她深深忌惮的人都对季修泽讳莫如深,她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还没有那个本事能在季修泽眼皮子底下做手脚。
“不装了?”季修泽嗤笑一声关掉喷头,双手强势地撑在她身边,逼近盘问道,“你装疯卖傻嫁给我,想做什么?”
“你怎么发现的?”自认为自己伪装还算到位,夏离不甘心地咬了咬唇,没发现季修泽眼中划过一抹深色,声音也有些喑哑了。
“你一直在嚷嚷着要吃糖,可是刚刚房间被翻得那么乱,张妈特地给你准备的糖果却一口都没动。而且……”他又逼近几分,呼出的热气几乎喷在夏离脸上,放大的俊脸让她控制不住脸红心跳,“砸我车窗的,是你吧。”
砸车窗?
天哪!这辈子她只砸过一次车窗。
不会那么巧吧?
季修泽嘴角缓缓勾出一个冷笑,几个星期前,这个丫头化着浓妆,自己一时还真没认出来。
现在素颜的样子,不着粉黛,怎么和当初那个在夏家后院口砸他车窗的小屁孩长的一毛一样呢?
夏离心虚得不敢说话。
那是她还在夏家的时候,范秀敏除了上学,平日里都不允许她出门,可是她哪呆得住,更何况她还要找妈妈的线索。
于是后院一处不起眼的大榕树成为了她偷溜的门。
那天她刚从榕树下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就听见身后传开了“滴滴”的车声。
一回头,一辆豪车就停在她身后,冲她按着喇叭。
夏离吓得魂飞魄散,以为夏家哪位长辈发现了自己。
随手就捡起一块石头大力往前扔去。
前窗玻璃没有应声而碎,却也裂开了几条细碎的***子。
夏离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感叹,
这车质量真好,自己那么大力气,居然都没碎。
夏离没有看见车里的人是谁,但坐在车里的季修泽确实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夏离的样子。
他本是受了夏可云之约,来这里两人偷偷商量一下如何劝说家中长辈废了婚约。
却没想到没等到夏可云,却遇见了夏离。
意识到自己真的砸的就是面前这位,没人敢惹的大人物的车,夏离真是后怕不已。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装傻到底。
“季少,你在说什么呀,你捏的我好疼啊。”
夏离努力挤出两滴眼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双眼睛太机灵了,转呀转的,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不是个傻子能有的。”季修泽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能看到她心里去一样。

夏离季修泽小说

小说替嫁萌妻甜甜宠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