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当首富太太(林娇娇乐承峻)

不想当首富太太(林娇娇乐承峻)

导读:火爆小说《不想当首富太太》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娇娇乐承峻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不想当首富太太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不想当首富太太》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娇娇乐承峻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不想当首富太太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一觉醒来,林娇娇穿成宁城首富乐承峻的炮灰妻子。
从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千金小姐落到被全网群嘲、逐出家门、穷困潦倒、抑郁而终的下场
林娇娇不得不感慨,原主真是将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

不想当首富太太全文阅读

乐承峻发完神经后两个礼拜没再出现过,虽然在财经新闻版块他依旧占据头条,但林娇娇依旧没法联系上他。
说好负责两人离婚事宜的律师连鬼影都没见过,这人也真有意思,提离婚的是他,半路上跑没影的人还是他,真是有毛病。
像乐承峻这种有钱有势的人要是铁了心不想见谁,那你就算挖地三尺也不见得能找到人,林娇娇一早就明白这点,随便他怎么拖,这与她享受豪门生活一点都不冲突。
从普通工薪阶层成为豪门之女加阔太太,简直比中了彩票大奖还要***,激动欣喜之后回到现实开始发愁,豪门生活应该怎么过才不会显小家子气,更没有那种违和感。
其实刚开始她还挺享受躺着有钱花的感觉,谁知道连一个礼拜都没过去,浑身都不得劲,总觉得自己应该找点事情做。山珍海味吃多了还是有点惦念街头美味,起初她在厨房里做了两顿,家里阿姨意外又嫌弃的目光让她不好再继续。
现在她只要耐心等待办理离婚程序,和乐承峻桥归桥路归路,拿到属于她的那份财产,这边顺便照顾她生活的阿姨也要回到乐家老宅,到时候她就把这栋别墅卖掉,一大笔钱放在银行赚利息也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在豪华别墅待久了,心里就像住了只渴求自由的鸟儿,哪怕外面能冻死个人也想出去放松下。
小说中原主虽然作得要死惹众人嫌弃,难得有徐佳这么个真心朋友,不过也变相印证了什么叫臭味相投。两人一样的狗脾气,一前一后离婚成了豪门弃妇。不过好友没原主胆子大,在家被家人当狗一样的嫌弃,好歹吃穿不愁,不像原主闹了一通逼得林总一气之下把她赶出了家门。
父女俩都是死活不低头的执拗性子,就这么僵持了许久,到最后只留下遗憾。林总后来将所有的过错都归罪在前女婿头上,为此施展了一番报复手段,可惜失败而终。
林娇娇倒不是要乐承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歹和原主也曾夫妻一场,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前岳父岳母,瞧瞧那根对上死敌一样的阵仗,这个男人估计只有对乐家人和女主才会心软,其他人一律被划为无关紧要之列。
这种男人是林娇娇这等段位招惹不起的,早离早逍遥。
别墅里的衣帽间比林娇娇整个家都大,衣架上挂着的都是各奢侈品牌当季新品,对于才二十三岁的年纪来说略显成熟。
人上了年纪总会反思过往,遗憾年轻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活得青春一点,为什么要穿得沉闷装成熟?女人的年轻太过宝贵,等肆无忌惮的挥霍过去才知道后悔。
哪怕衣架上的衣服鞋子包包再怎么值钱也不是她想要的。
正好闷的发霉,她当即给徐佳打了电话约好时间去逛街,顺便商量下做为同病相怜的好姐妹之后的人生路应该怎么走。
出门前林娇娇画了个淡妆,那些夸张又怪异的彩妆自此被打入冷宫怕是很难再有出头的机会了。
上次顶着寒风打车的经历犹在,这一次她从车库选了看起来最低调的车子开出去。开豪车的滋味那是相当不错,等到了市区这种美感就消失殆尽,前面早已经排起了长龙,好不容易红灯转绿,赶在变灯前成功过去。
宁城是一座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城市,吸引无数人来找发展机会,据说现在宁城的外来人口数排全国第一。
哪怕是工作日商场里的人也不少,她径直走到忙着摆弄手机的人旁边拍了下那人的肩膀。
徐佳笑起来:“你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好好的怎么想到来这里买衣服?”
商城整一层只有徐佳穿得一点都不低调,就差往脑门上写‘我很有钱’四个字了。
“突然觉得以前的那些衣服看不顺眼,换个风格。你离婚我也离婚,咱们心情一样,放松下,顺便谈谈以后的人生规划。”
徐家一脸不可置信地问:“什么人生规划?不就离个婚吗?踹了前夫继续吃喝玩乐潇洒过日子,单凭你这张迷死人的小脸蛋,很快就能迎来第二春。不过也是,尝过人间极品,一般货色肯定看不上眼。”
林娇娇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还记得自己刚穿过来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徐佳打来的,哭得撕心裂肺,活像家被拆了一样,后来家确实被拆了。她的老公爱上一个出生一般,长相一般却很温柔懂事的女人,为了给真爱名分,把徐佳批的一无是处,骂她是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富贵猪,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男人其实都一样,没了耐心后眼睛里的嫌弃和厌恶都懒得遮掩,乐承峻没这么骂,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谈话中徐佳见林娇娇走进一家生意不错的平价店铺,本来想骂一顿狗男人的,转念想这个姐妹受的伤不比自己少,哭够了闹够了连人都变不正常了,以前的林娇娇哪儿能看得上这个牌子。继续答应了,那就舍命陪君子。
只是谁能想到老天专爱和人开玩笑,心口的伤还没好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出来撒盐。前面手挽手,亲热跟母女的人正是乐夫人和乐承峻的真爱,婚还没离呢,这些人已经连表面太平都不愿维持了。
林娇娇也看到了,都是明白人,也没什么退路,还不如大方点过去打个招呼。宁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以后不是一家人碰到的几率也高,真要老死不相往来也不好看,做个样子日后好相见。
乐夫人逛街的乐趣被打扰心里有点不快,她就是不喜欢林家的丫头,现在有了几分人样子,这种凌厉逼人的美貌让人看着很不***。
“妈和白小姐一起来逛街啊?”
白露见乐夫人没开口的意思,笑容温柔和善:“我觉得阿姨一直待在家里也怪闷的,正好我打算买两件冬装所以就一起来了。要不我们一起?这样逛着才有意思。”
林娇娇将婆婆的不耐烦看在眼里,笑着说:“不了,我们还有点别事要办。妈,我和朋友先去那边。”
乐夫人这才点了点头,优雅地迈步离开。
徐佳快步追上林娇娇,气愤不已:“你婆婆怎么能这样?太不会来事了,你现在还是他们乐家的儿媳妇,明目张胆带着那个小贱人来打你的脸,要是传出去外面那些人不知道又要怎么笑话你。那个小贱人真是不要脸,上赶着讨好你婆婆,就怕人不知道她急着给乐承峻当二婚老婆,这么有心眼的女人,乐家居然没看出来,瞎眼了吧?还有你,到底怎么回事?她在你跟前你都不收拾她?”
林娇娇任由她在耳边吵个不停,手里已经拿了搭配好的衣服,边往试衣间走边说:“我要真和她吵,吃亏的肯定是我。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落到这个处境?就是因为我们没人家聪明,坏要坏的神不知鬼不觉,多修炼修炼。我先去试衣服。”
徐佳很少来这种地方,加上旁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她,更让她不自在,好半天才等到人出来,她走过去捧着林娇娇的脸,心痛不已:“我的宝贝,你受***过度吗?怎么把自己打扮得这么软糯可爱?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你还是学校里的嫩娃娃,难道你要去吃嫩草了吗?”
林娇娇翻了个白眼,她就是喜欢年轻可爱,取悦别人哪儿有取悦自己重要?
越看越喜欢,林娇娇让人直接结账,将自己穿出来的衣服打包好。
林娇娇去刷卡的时候再次碰上白露,看到乐承峻三个字,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实在想不明白这场婚姻的意义何在?城里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而站在门外准备进来的那个人拥有乐太太该有的一切,所以乐承峻只是为了恶心她吗?
可惜她不是原主,对此没任何感觉。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林娇娇正在输密码,也没看谁直接接通:“在哪儿?”
林娇娇听到乐承峻的声音先是愣了下,随即想到他是要谈离婚事宜,声音也热情了几分:“在外面逛街,我可以马上就回家。”
那边传来男人低沉悦耳地笑声:“地址告诉我,我来接你。”
对给自己送钱的前夫,林娇娇是没法拒绝的,只能答应。
徐佳看了白露一眼,故意问:“乐承峻?”
林娇娇接过小票放进包里,笑着点头:“他说就在附近,应该很快就到,说离婚的事儿。我们在这里坐会儿,晚点让他送你回家,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坐乐首富的爱车。”
徐佳听她在情敌面前这么拆自己的老底,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再瞧那个小贱人,眼睛里是挡不住的欣喜和得意,林娇娇真是个傻子。
乐承峻找到和林娇娇约好的地方,看到乐夫人和白露意外地挑了挑眉,没和她们打招呼,而是看向坐在那里懒懒刷手机的女人,径直走过去,抬手揉乱那头长发,声音里含着笑:“怎么穿的这么幼稚?”

不想当首富太太免费阅读

林娇娇长相本就甜美可爱,加上又是特意扮嫩,走在校园里说她是大一小学妹都有人信,还没得意够被乐承峻这个老男人揉乱了头发,好心情瞬间降低大半,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等离了婚,这个男人就滚到天涯海角去。
乐承峻在宁城是大红人,有钱有颜有身材是女人最想嫁的男人,自从传出两人要离婚的消息,应该有不少人再度生出成为下一任乐太太的美梦。
商城里人多混杂,乐承峻不喜欢被人当猴子一样观赏,拧起眉头表达不悦。
乐夫人也有几天没见儿子了,瞧他眼底发青,心疼地说:“你也别太拼,总是要休息的,赚再多有什么用?小露煲汤手艺不错,今天回去尝尝?咱们母子俩好久没坐一块聊聊天了。”
“哪儿有那么好,阿姨只会夸我,承峻哥,你尝尝给我打个分?”
林娇娇眨巴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含笑看着马上要成为一家人的三人,乐夫人和蔼慈祥,乐承峻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而白露不比原主长相漂亮,穿着普通规矩,一看就是个懂事温柔体贴的女人,年纪大一点也是有好处的,知道疼人,知冷热,像乐承峻这个在外面忙着勾心斗角,指点江山的老男人确实需要这么个贴心人。
原主呢?被家人宠得和公主一样娇滴滴,能说出来的好几乎没有,哪样不得人伺候。显然婆婆最不喜欢的就是原主这种人,忍了一年没撕破脸那是碍于豪门贵妇的修养。
腰上被徐佳给戳了下,转头见好友龇牙咧嘴地瞪她,林娇娇回过神,站起来讨人嫌地开口:“乐承峻,难得有时间,我们先办正事?”
白露正眼巴巴地等回复,被林娇娇一搅和,男人的视线转开,期待落空,心里不可谓不失落。
乐承峻的黑眸漂亮深邃,让人看不懂,他笑了下,和脸色微僵地乐夫人说:“我和娇娇约好了,妈,下次再陪您。”
乐夫人不乐意儿子和林家女儿多待,温和地说:“上年纪了容易累,我想回去歇着了。让小露和你们一块去逛,孩子,别拘谨。”
徐佳真是要被林娇娇这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给气死了,要不是她得罪不起乐家,她一定要跳出来和这个狗男人理论理论。
“乐总,您和娇娇有正事要谈,我待着也不方便就先走了。”
徐佳看向白露,哪知道这女人装死,死乞白赖地要跟着看热闹。
林娇娇神色平静地看着乐承峻:“佳佳是我的好朋友,咱们俩那事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去哪儿?”
乐承峻好笑不已,他不相信前阵子还闹着死活不离婚的人真会答应离婚,这么热切只说明她肚子里藏着坏水,这个丫头别看年纪小,心思活络的很,在她眼里从来没什么道德制约,想什么做什么,是个真正被宠坏的孩子。
“今天有的是时间,不急,去逛逛。”
林娇娇只觉得莫名其妙,乐大首富向来把时间看的比命还重要,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会把时间浪费在逛街上。
他想讨好谁那不是自己该关心的事情,林娇娇不傻,马上要离婚了,她即将从乐家得到一笔丰厚的分手费,看在钱的份上她愿意对乐承峻客气一点,但这并不是乐承峻能嘲讽侮辱自己的理由。
乐承峻走出几米远察觉到人没跟上来,要是换成以前这丫头早扑上来挽着他的胳膊,笑得跟个傻子一样,看来这次下了不小的决心,真以为做做样子就能让他改变主意?
不过不得不说,这样的林娇娇站在那里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真挺招人疼的。
两人僵持了一阵,到底还是乐承峻本着不欺负年纪小的转身走回去。
商场里暖风足,林娇娇抬手整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脸上带着几分认真:“我们最好还是把正事办了,不上不下谁也难受,你说是不是?白璐姐姐温婉大方,默默站在你身后多深情多委屈?你忍心我都看不下去了,提前腾位置不挺好的?我拿出十分诚意来处理这件事,希望你也认真一些。”
白露、乐承峻、她,三个人站在一条线上,这都什么破关系,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她很不乐意在很久以后被人认出再把她拉出来鞭尸。
乐承峻眯着眼看她,一如那天晚上般高深莫测,好一会儿才说:“结婚这么久,我们两口子从来没有一起逛过街,就当弥补我的遗憾。每过一个小时,离婚财产给你加这个数怎么样?”
林娇娇笑起来:“一千万?一个亿?离婚之前乐总都还要侮辱我一次,原来我这么值钱,看在钱的份上乐意为您效劳。”
乐承峻那张带笑的俊脸僵了下,居高临下看着林娇娇,眼底闪过一抹幽光,随即点头。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宁肯把自己变成一个贪财的人,当初林娇娇那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怎么舍得让自己沾染上铜臭味。
倒是没想到离个婚居然比结婚还有趣。
徐佳将乐承峻的表情收入眼底,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冲好友竖起大拇指,就算闹到离婚过不下去了,也没有谁会愿意拿金钱来维持联系。
仇人就是你恶心我我恶心你。
不过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林娇娇更吃亏,看着自己的老公给情敌买东西,就算给一个亿也治不好心口上捅刀子吧?
看那姓白的小贱人一脸得意快要忍不住笑出来声的样子,徐佳的心情又不美了。
自己在旁边跟太监似的急,瞧瞧人家正主,一片云淡风轻,好像真的当前面的男女只是迈着四条腿的狗,目视前方,连眼睛都不眨。
在不缺钱的乐承峻眼里奢侈品就和不要钱的大白菜一样,林娇娇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柜姐看她年纪最小,以为是陪着家里亲人来的,给她送来饮品还夸了句:“小妹妹真漂亮,我们这里也有适合你的衣服要不要挑选一下?”
林娇娇被柜姐这句小妹妹叫得浑身舒畅,但是今天不是购物的好时间,她还是很有职业精神的,只能改天再来,之后礼貌的笑了笑。
乐承峻转了一遍胳膊上挂了不少衣服,转身差点撞到身后跟着的白露,虽没发脾气,眉头却皱起来,白露顿觉狼狈和尴尬,往后站了站,脸红一阵白一阵。
徐佳跟着进来一直留意狗男女的举动,撞到小贱人难堪心里爽,乐首富没去安慰反而径直走到好友身边那滋味更加妙不可言。
“既然喜欢这种风格,拿去试试,不合心思再去别的店挑。”
林娇娇抬头惊讶地看着乐承峻,她猜不透这个本该无比厌恶自己的前夫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难道是良心发现,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给的离别礼物?
乐承峻并不觉得自己微微弯腰询问妻子喜好的***有什么不对,更加不知自己的眼睛里透着几分热切和好奇。
柜姐在旁边好意劝:“乐总真疼妹妹。”
乐承峻黑瞳缩了下,定定地盯着打扮幼稚的女人,笑起来:“她是我太太,她长得很显小。乖,快去试衣服。”
气氛一瞬间沉默,林娇娇不客气地接过衣服,笑着问:“乐总,这些衣服到最后不会要从我应得的钱里扣除吧?”
乐承峻摸着下巴轻笑一声,这丫头装财迷还装的挺像:“不会,看上的随便挑,天经地义不是吗?徐小姐也不用客气,今天我买单。”
林娇娇亲自帮徐佳选了几套优雅漂亮的衣服,两人一起进了试衣间,默契地将衣服放在一边,坐下来聊天。
“娇娇,乐总他发什么神经?你有没有看到小贱人刚才的表情?都快哭了,真是要笑死我了。这种时候乐总不应该帮着相好来狠狠羞辱你这个马上滚蛋的正妻?他倒好,这么抬举你,要不是知道你们马上要离婚,我会忍不住相信他是多爱你。”
林娇娇可不在意这些,只要几个小时她就可以多拿一笔钱,这么划算的买卖傻子才不做。
她不紧不慢地换衣服,嘴角噙着笑,低声道:“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当真正的富婆了,这感觉真不赖,刚才柜姐还喊我小妹妹,我这心里更加舒坦。别和他客气,宰他的机会千年难遇,这次要买够本。”
徐佳看着她将那条过分可爱的裙子穿在身上,更衬得她像个娇滴滴可人的小女娃娃,再加上林娇娇的声音本来就是那种甜美的娃娃音,某个念头浮上心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颇有些为难地说:“娇娇,你老公是不是有某种癖好?你这打扮得跟未成年似的……他要是发现你还能满足他那啥,不愿意和你离婚了怎么办?”
林娇娇翻了个白眼,骂了她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美滋滋地将几件衣服试完,觉得那个狗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最后她换回自己的衣服走出来让柜姐全部打包好送到家里,冲乐承峻笑了笑:“感谢乐总慷慨,我都很喜欢。买完衣服……”
乐承峻竖起手指放在唇上虚了一声:“我还以为太太要穿出来让我帮忙拿主意,看来是我白期待了。”
林娇娇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被推上了一条被坑的路。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