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殿(韩立阳云梦雪)

战神殿(韩立阳云梦雪)

导读:热门小说——战神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韩立阳云梦雪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祖龙军——龙将,狂龙报道!”“元凤军——凤将,火凤报道!”“麒麟军——麟将,司空报道!”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战神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韩立阳云梦雪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祖龙军——龙将,狂龙报道!”“元凤军——凤将,火凤报道!”“麒麟军——麟将,司空报道!”东海,一栋豪华别墅前,两男一女极其恭敬地跪在一名二十岁左右男子面前。

小说介绍

“祖龙军——龙将,狂龙报道!”
“元凤军——凤将,火凤报道!”
“麒麟军——麟将,司空报道!”
东海,一栋豪华别墅前,两男一女极其恭敬地跪在一名二十岁左右男子面前。

战神殿韩立阳全文阅读

“祖龙军——龙将,狂龙报道!”
“元凤军——凤将,火凤报道!”
“麒麟军——麟将,司空报道!”
东海,一栋豪华别墅前,两男一女极其恭敬地跪在一名二十岁左右男子面前。
“战神殿——三兽军龙将(凤将、麟将)拜见尊上!”
三人异口同声,目光炽热地看着眼前一副拒人于千里模样的韩立阳。
足足两年,他们终于等到战神殿尊上韩立阳的至尊令。
韩立阳负手而立,面对眼前态度极为恭敬地三人,有些不耐烦,“都起来吧,要是让我媳妇看到就麻烦了!”
韩立阳目光落在唯一的女性火凤身上,实在是她的身材太惹人注目,傲然之物呼之欲出,一身红色劲装将身材完美勾勒出来,像一团跳动的火,烧的的人口干舌燥。
在韩立阳的目光下,火凤感觉自己赤条条的被看了个透,心中骇然尊上实力如此可怕。
“近两年全球可有什么大动向?”韩立阳收回目光,声音冷静沉着。
“回尊上,去年米国七大财团联合起来想要搅动全球经济,祖龙军灭掉三个财团以示警告!”
“回尊上,今年初鹰国王室出资一千亿英镑寻求元凤军庇佑,小小鹰国,真是不自量力!”
“回尊上,上个月华夏首富马化云千方百计联系上麒麟军在华夏的一个都督,出一百亿想与您见一面,但他还不够资格!”
听着三人汇报,韩立阳更加不耐烦,“真是无聊,你们先退下吧!”
“尊上,您已经二年没回去,还不准备回去么?”火凤一副嚷求模样,眸子里流露着痴迷之色,“您可是至高无上的尊上,掌控全球,各国元首都奉您为至尊,亿万人之上,身份尊崇,怎能窝在这里当个上门女婿啊!”
“你懂什么!”韩立阳想起每天可以待在媳妇身边,脸上洋溢出出幸福之色,“我足足用了三千年才在轮回中找到梦雪……”
“韩立阳,你个废物不去干活在跟谁说话!”
韩立阳话还未说完,丈母娘许美萍便拿着鸡毛掸子冲出来,在他身上一顿猛抽!
随着许美萍出现,火凤三人身影淡去,似乎从未出现过。
这若是换作普通人,一顿鸡毛掸子下去不抽个半死也得抽的血肉模糊,可抽在韩立阳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啊啊啊!”
韩立阳发出阵阵惨叫声,没办法,他得配合许美萍。
他知道丈母娘打麻将肯定又输了,每次输钱,气都撒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得配合,戏演的足,她的气才能消。
听着不争气的废物女婿惨叫连连,许美萍顿觉心情舒畅不少。
“咔嚓!!”
许美萍手里的鸡毛掸子又断了,这已经是她抽断的第一百零三十七根鸡毛掸子。
平均五天抽断一根,一地鸡毛!
“妈,够了!”
云梦雪不知何时出现,看着抱头求饶的韩立阳,眼中情绪莫名复杂。
两年前,她参加完一场酒会,临别时喝了闺蜜递过来的半杯红酒便不省人事,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韩立阳身边。
两人坦诚相见。
韩立阳自称救了自己,云梦雪信了!
她16岁考入米国顶级商学院,何等冰雪聪明,闺蜜做局想让自己万劫不复,绝不会找韩立阳这种高颜值的年轻男人。
云梦雪一心扑在商场,家族更是三番五次提出联姻,她拒绝成为商业棋子,索性顺水推舟,招韩立阳为婿,签订三年契约。
她答应三年后给韩立阳一笔巨款,之后,劳燕分飞。
韩立阳同意。
一时间,整个东海市豪门贵族一片哗然,云梦雪成了贵胄眼中的笑柄,云家更是颜面扫地,不得已对外宣称断绝与云梦雪一脉关系。
“梦雪,若不是这个废物,云家岂会断了我们的资源,处处为难,我们日子又怎会过的如此清苦!”
许美萍咬牙切齿,四十岁出头的她保养极好,看上去三十出头,风韵十足。
“妈,不是他的错!”
云梦雪替韩立阳辩解。
她今天穿了件白色oversize衬衣,三千及腰青丝自然垂在身后,白皙精致的脸上带着些许疲容,秀眉微蹙,红唇微抿。
她本以为靠着自己的商业天赋,即便没有云家支持,也会有一番作为。
但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云家撤掉所有资源后,原本的合作伙伴对她避之不及,两年来纷纷停止合作。
若不是她苦苦经营手里的一家服装公司业绩尚可,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
这些事,她从未对韩立阳说过。
“清苦?”
韩立阳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有些发愣。
在他看来,云梦雪生活算不上奢靡,但尚且富足,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两年来没有太多关注云梦雪生活之外的事,对她的事业更是一无所知。
他以为照顾好她的生活起居便足以。
他想起云梦雪似乎近一年没买过新衣服,想起上次她跟***聊到一双喜欢的鞋子,却最终放弃,他想起……
他原本以为云梦雪是个念旧不喜欢购物的人。
可是,直到此时,他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哪个女人不喜欢穿新衣服,不喜欢购物,只是因为云梦雪商业上受到打压,导致不得不清苦!
想到这,韩立上身上散发出可怕的寒意,他不觉得这是云梦雪的错,错在自己。
若非他入赘,云家岂会断了云梦雪的资源,岂会在商业上对她一再打压,岂会让她过的如此清苦!
韩立阳十分自责,他花了三千年才找到云梦雪,他决不允许她受半点委屈,他要给她这世间最好。
“梦雪,只要你和韩立阳离婚,唐天耀立马就会上门提亲!”
许美萍见云梦雪替韩立阳辩解,越发生气,气急道:“唐天耀留学归来,未来是唐家的接班人,更是仪表堂堂,成为他的女人是何等的荣耀!”
“我韩立阳女人的荣耀,自然是我韩立阳给!”
韩立阳突然开口,看向云梦雪,声音铿锵有力,让人容不得有半点质疑。
云梦雪有些动容,两年来,韩立阳虽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从未有过半点肌肤之亲。
对韩立阳的过去,她也从未了解,他任劳任怨任打任骂,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哪怕是小猫小狗也会生出感情。
这是他第一次以“韩立阳的的女人”称自己,竟让她芳心生出一丝涟漪。
“其他男人,不配!”
韩立阳目光落在许美萍身上,字字如锋芒,刺得她耳膜生疼。

战神殿韩立阳免费阅读

“你,你,你!”

许美萍万万没想到韩立阳敢用这种口吻对她说话,更没想到自己会被他的气势镇住。

等回过神,许美萍抡起手里的半截鸡毛掸子再次朝韩立阳身上抽去。

“你吃我的住我的,拿什么给梦雪荣耀?”

“你要真有那个本事,今晚就把‘炽焰之心’从万盛豪庭拍回来!”

云梦雪看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韩立阳,觉得自己想多了,心中那丝涟漪也恢复平静。

“梦雪,今晚带我去万盛豪庭。”

韩立阳入赘云家两年来,第一次对云梦雪提出要求。

而两年来,云梦雪也从未带韩立阳出入过任何场合。

“好!”

云梦雪秀眉微蹙,看着与平日有些不一样的韩立阳,答应下来。

……

晚上七点,万盛豪庭。

作为东海市最豪华的酒店,出入之人非富即贵。

今天,这里将在16层举办一场拍卖会,共有12件拍卖品,其中最著名的一件是出自世界顶级设计师Jolin·J之手的‘炽焰之心’,据说全球仅有六件,每一件都拍出天价。

‘炽焰之心’原名:Forever Fire。

因设计成心形,所以在华夏被称作‘炽焰之心’,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希望有一天,心仪的男人亲手为自己戴上。

云梦雪为韩立阳挑选了一身灰色方格西装,搭配一双铮亮的黑色皮鞋,一米八五的身高居然让她有种浓烈的压迫感。

韩立阳算不上俊朗,但五官立体,宛如刀削,有种其他男人少有的硬朗刚烈之姿!

云梦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换了身衣服的韩立阳仿佛换了个人,他不经意的一个眼神,竟让自己芳心乱撞。

韩立阳与云梦雪并肩走出16层电梯,两人并无亲昵之感,反而更像陌生人。

刚走出电梯,云梦雪说去趟化妆间,让韩立阳等她一会儿。

韩立阳靠在墙边,半眯着眼睛养神。

这时,从电梯走出一名打扮时尚,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看到韩立阳时露出惊讶之色,然后朝他走去。

“韩立阳,没想到你这个废物居然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女人走进韩立阳,打量了他几眼,开口讥讽,“让我猜猜,你该不会在这里做门童吧?”

说着,她咯咯咯笑了起来。

韩立阳睁开眼,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声音平静道:“闭上你的臭嘴!”

“你,你说什么!”女孩儿脸色大变,没想到韩立阳敢对她这般说话。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云娇娇,云梦雪那个贱女人的表姐!”

云娇娇语气极为嚣张,说话更是肆无忌惮,丝毫不把韩立阳看在眼里。

韩立阳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抬手便给了云娇娇一巴掌。

“啪!”

声音清脆,掷地有声,顿时吸引无数人注意。

“啪!啪!”

不等云娇娇反应过来,韩立阳反手又是两巴掌。

“侮辱梦雪,欠打!”韩立阳声音森寒。

云娇娇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儿,双手捧着被打肿的脸,惊叫起来,“啊!混蛋,你敢打我,云梦雪那个贱……”

“啪!”

云娇娇话还未说完,便被韩立阳一巴掌给打回了肚子。

“再敢侮辱梦雪,我,不介意让你从16楼直接跳下去。”

韩立阳居高临下,俯视着被自己打肿脸,狼狈不堪的云娇娇,开口警告。

两年来,云家打压云梦雪,让她才华无处施展,事业上一再受挫,日子更是清苦,这笔账他早晚会从云家讨回来。

“娇娇!”

电梯打开,一名圆滚滚的胖子急匆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名保镖,看到云娇娇时,他露出喜色,“娇娇,让你等,等我,你怎么走这么快!”

“宋浩!”云娇娇捂着脸扑进他怀里,浑身颤抖,“呜呜呜,杀了他,你帮我杀了他,呜呜呜!”

美人在怀,宋浩一阵激动,他追云娇娇三个多月,连手都没碰过,没想到刚出电梯她就扑到自己身上。

宋浩不禁开始幻想今晚与云娇娇在万盛豪庭顶级总统套房里做着那不可描述的事情。

“杀了他,我就是你的女人!”云娇娇咬着银牙,声音充满恨意。

宋浩这才感觉不对劲,云娇娇显然不会无缘无故跟自己亲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脸颊红肿。

“小子,你打了娇娇?”宋浩脸色阴沉可怕,脸上肥肉跟着左斗右抖,一脸凶恶。

“怎么,你有意见?”韩立阳目光望向化妆间,直接忽略宋浩这个人。

“给我打!打残打死算我的!”

韩立阳目中无人的样子彻底激怒宋浩,他身后四名保镖闻言而动,迅速朝韩立阳攻去。

韩立阳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却不见他如何出手,四名保镖便“轰”的一声飞出去,撞到墙上,面露痛苦。

宋浩惊呆了!

四名保镖是他花了天价从国外顶级部队请来,他曾见过其中一人与两头雄狮搏斗,硬生生将两头雄狮撕了个稀巴烂,场面相当惨烈。

可眼前,四人竟不敌一人,甚至连对方是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宋浩颤抖着,他有些怕了!

“梦雪!”

韩立阳看见云梦雪走出化妆间,脸上露出笑意,空气中弥漫着的肃杀之气瞬息而散。

云梦雪瞪了他一眼,有些疑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四人,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韩立阳平静地回道,刚才的事情他不打算让云梦雪知道。

说着,他主动拉起云梦雪的手。

云梦雪脸颊微红,想要挣脱,却发现韩立阳攥的紧,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宋浩看到云梦雪出现时便猜到了韩立阳的身份,再看看怀里抽泣的云娇娇,瞬间就把事情想通了。

整个东海市豪门贵胄都认为云梦雪招了个废物上门,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可宋浩哪里敢认为韩立阳是个窝囊废?

哪个窝囊废能悄无声息让四个拥有徒手撕裂雄狮的顶级高手瞬间无还手之力?

到底谁是窝囊废?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吧!”

韩立阳看了眼云梦雪亲自帮他挑选的手表说道。

云梦雪点点头,韩立阳牵着她的手朝十六楼的拍卖厅走去,自始至终,他都未正眼瞧一下宋浩。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