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苏齐云顾培风)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苏齐云顾培风)

导读:苏齐云顾培风小说————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蕉下醉梦所著,讲述了金融科技尖端人物苏齐云,是他人眼里的高傲天才、Nebula员工眼中的少话冰山、金融圈里最耀目的星云。

小说介绍

苏齐云顾培风小说————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蕉下醉梦所著,讲述了金融科技尖端人物苏齐云,是他人眼里的高傲天才、Nebula员工眼中的少话冰山、金融圈里最耀目的星云。

苏齐云顾培风小说简介

和他的相遇,第一次太早,第二次太迟,希望这次,刚刚好。
——Y的来信
*
“别跟着我。”
十二岁的苏齐云关上门,一回身就发现了等着的小男孩。

苏齐云顾培风全文阅读

他拧着眉毛,径直绕开他,将手里的书包哐地一声砸进车篓,潇洒上车。
抬脚一蹬,车身一晃,差点摔在一边。
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一脸可怜地拉着他的自行车后座。
“松手!”
苏齐云沉着声,小男孩活跟被他的话抽了一鞭似的,但就是不撒手。
这小孩,其实苏齐云是认识的。他一直在这一片徘徊,没见过家人,也不怎么说话。
他不咸不淡地处过几次,有时顺手丢些糖果棒冰,就这么数面之缘,他硬是被这个小屁孩缠上了。
小孩的胳膊上都是泥土,衣服也大的不合身,只有一双眼睛,清亮亮的。
一笑,还会露出对浅浅的梨涡,跟小甜芝麻似的,格外惹人疼。
苏齐云看了他一会儿,不轻不重地扯开小孩的手,头也不回地蹬着车子离开了。
快要拐弯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小孩还站在原地,有些无措地低头,揪着衣角。
“真搞不懂。”苏齐云摇了摇头。
小孩抱着膝盖蜷在他家门口,宽大的旧T恤裹住他瘦小的身体,也不知在等谁。
嘎吱。
一辆自行车停在眼前,白色帆布鞋踏上地面。小孩刚懵懵抬头,什么东西直接砸了过来,接住的触感冰冰的。
“喏,盐水棒冰。”返回的苏齐云偏过了脸,没看他,“开心点。”
他没等小孩的反应,抬腿一蹬,又跟着海风一起离去。
五月的海边不算炎热,暖风呼呼钻进苏齐云的衬衣。
海天无际。
细微的动静震碎了苏齐云的梦境,他缓缓睁开眼睛。
这段记忆对他来说,远得像是上辈子的事情。出于某些原因,其实他是很抗拒梦到、或是回忆以前的事情。
手机震了震,锁屏上赫然显示:
黄咏(23个未接来电)
他有些心烦地把手机塞回去,转头看向窗外。
随着汽车的行进,阑珊夜色游过他的脸颊,倒映在深色车窗上。
他平时是个很冷淡的人,城市灯光给他镀了层暖意,影影绰绰的,格外好看。
“哥,你最近是有什么烦心事么?”顾培风冲他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梨涡。
梨涡。
苏齐云的目光像是透着雾,看到了梦境里的小男孩。
可能是因为他俩都有梨涡,所以才莫名其妙想起来了这一段。
顾培风单手把着方向盘,在等红灯的间隙转头问他。夜色掩了他的少年气,只闪着亮晶晶的眸子,看起来格外有神。
苏齐云随意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口应付:“没。”
他发现,顾培风帮他把座椅调成了一个相当舒适的角度,估计是怕他睡得难受。
“要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和我说。”
苏齐云闭上眼睛,轻轻哼了一声,就当听见了。
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他雪白的侧颈线条,半长的卷发垂在脸侧,隐约能看到左脸那颗傲冷的小痣。
红灯转绿,直到后车疯狂按着喇叭催促,顾培风才转开目光,再度发动车子。
苏齐云再度睁眼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会场外。他朝后瞥了一眼,确认安全后打开车门。
“哥,你等——”
车门砰地关上,砸断了他的话。
顾培风迅速开门,急急忙忙地绕过车尾,有车飞快擦过,苏齐云赶忙伸手,把追过来的冒失鬼按在车门上。
一串飞车扯着喇叭擦身而过,苏齐云这才松开他,轻皱着眉:“大马路上,你不要命了?”
“我就想让你等我一下。”顾培风有些心虚地笑了笑,“哥。”
“行了。”苏齐云抬起腕表,“给你两分钟,要干嘛?”
他话还没说完,顾培风居然一溜烟跑远了。
秒针刚开始走第二圈,顾培风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他撑着车门顺了顺气,这才抬脸一笑,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来:“盐、盐棒冰。开心点,哥。”
顾培风在他面前,总是一副小心翼翼又跃跃欲试的样子,昨天他强行搬进来,苏齐云不大高兴,小心翼翼的成分占比更大了不少。
苏齐云叹了口气。
最近的小商店少说也有几百米,一分多钟,往返跑,还要付钱购买,还真是生死时速。
他接过棒冰,表情舒缓了一些:“谢谢。”
顾培风:“我不喝酒。晚上一起回去。”
苏齐云的松弛只维持了一秒,转眼又是一脸冰冷:“不用。你今天必须搬出去,之前说好的。”
从那件事之后,他再也没和别人共居过,包括父母他都极力保持着距离。
不是不想接触,而是不敢。
他生怕那个见不得人的秘密,被人从深渊里翻找出来;更怕体内的恶龙,伤害到其他人。
顾培风抿紧唇。
大狗狗秧了下去。
“……我不是不高兴。”苏齐云轻瞟了一眼他,低下声音:“也不是你的问题。”
“棒冰,谢谢。我好多了。”
“……哥!”
绿灯跳起,苏齐云头也没回地穿过马路,削薄的身影立即淹没在夜色之中。
国内金融界的“G20”,一年一度的国际金融20人论坛,今年终于轮到了月城。金融口的领导极其重视,恨不得勒脖子瞪眼地督促这件事。
这种社交场合,苏齐云素来不擅长也不太习惯。
他还没走进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就看着黑漆漆的花园里蹲了个鬼鬼祟祟的人,扣着草帽,单手举着个馕,吃得一脸狰狞。
苏齐云随手甩了几个钢镚,惹得那人几乎是跳起来大骂:“劳资年薪八位数,哪里像是花子了!!”
“陶子!”苏齐云稍稍提高音调,眼底有点薄薄的笑意,“是我。”

苏齐云顾培风免费阅读

他打量了一圈晒成非洲人的陶子坚:“调个研,晒的跟逃难的一样。”
陶子摇头晃脑:“为人民服务!为首长撞墙!”
“臭贫!”
陶子坚是苏齐云的博士同学。
苏齐云上大学的时候,他博一。后来苏齐云拿了副博士学位,他还在念博士,直到苏齐云博士论文到碗里了,他堪堪混了个博士毕业。[1]
当然,这并不是陶子太菜。
苏齐云16岁上大学,21岁拿到博士学位,至今还是剑桥博士毕业记录保持者。
俩人一道毕业之后,又一起去了最顶尖的桥水基金工作,没多久苏齐云创立Nebula金融科技公司,连带着把陶子一起带了过来。陶子负责的正是Pulsar脉冲系统——业内最先进的金融动态对冲系统研发工作。
陶子坚朝他一笑,露出一道森白的牙:“云哥给赏,怎么就俩钢镚子,希望首长再接再厉,多多鼓励!”
“不如,就先从盐棒冰鼓励起——”
苏齐云拍掉了他的爪子:“想得美。”
今天是国际金融20人论坛的前奏晚宴。
金融业的社交晚宴,份量一直比正儿八经的论坛、宣讲重要。
宴会厅里可谓是熙熙攘攘,苏齐云找了个最安静的角落坐着,等他要找的人。
和苏齐云的安静相比,陶子就活跃的多。不住有人来和他打招呼、递名片,陶子也很上道的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把一众同业忽悠的满面红光。
没十分钟,陶子得空,在苏齐云面前啪地拍下词典那么厚的名片:“看到没有,这就是Nebula的份量——即使咱这两天和杜氏打架,底裤都快亏没得了。”
苏齐云垂眸瞥了一眼:“单策略亏20%,不算底裤都没了。而且,这是你人缘好,和Nebula没关系。”
“才不是。”陶子坚摇了摇手指,“这都是看在Nebula行业龙头的面子上。就是抬出个黑毛猪,只要贴上龙头老大Nebula的标签,来夸他美的人都一摞一摞的。”
苏齐云忍不住笑了:“哪儿这么骂自己的。”
“陶总!”
一位顶着金融业标准发型——地中海的人恰巧路过,他一回头,苏齐云一愣。
看脸,他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
金融使人头秃,实锤。
地中海很上道地凑过来:“陶总,今年还是你来?你们Nebula的那位暴君苏齐云,还是保持神秘?”
陶子立即看了苏齐云一眼,他安然坐着,一语未发。
“哎,问你呢。”地中海撞了撞他,“暴君苏齐云还是不来?诶你跟我挤眉弄眼做什么?”
陶子几乎是咬着牙说:“谁和你说我们云哥是暴君了……”
“得了吧,看看你这挖煤样,被他整挺狠吧。”
陶子皮笑肉不笑:“……我这是,健康。”
地中海鄙夷地打量了他一眼:“您这健康度,有点超标。”
苏齐云差点没绷住笑出来。
“这位是……”地中海注意到苏齐云,转头问陶子坚。
“他是……”
陶子的脸都要拧成苦瓜,他能怎么办,他能直说这位就是你刚提到的Nebula暴君苏齐云么!
“你好,我是Nebula的徐漂亮,负责智能决策树Helium原初系统。”
灯光下,苏齐云微微侧脸看向他,唇角流露出温柔的弧度,看起来真是漂亮极了。
地中海瞬间直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出神地说:“漂亮……是,很漂亮。好名字。”
苏齐云哭笑不得。
“咳咳。”陶子轻咳了两声,地中海这才回过神来,一转刚才不咸不淡的态度,殷勤地朝苏齐云递上名片:“鹏城集团梅万里,幸会幸会。”
苏齐云轻轻嗯了一声,接过名片。地中海还围着想问些什么,宴会厅的另一头忽然一阵骚动,簇拥的人群哄笑起来。
“那是FRCA的顾培风,看看,这马屁拍的。”
地中海酸溜溜地说:“听说这位顾首风爱射击,月城紧急赶工一个月,生生把花园里辟出一块空地搞成射击场——这是得亏是射击而已,要是这位顾首风喜欢什么星星月亮,还上赶着去天上摘么。”
闹哄哄的人群闪开点缝,站在正中央的确实是顾培风,刚刚开车送苏齐云来会场的人。
缭绕的烟雾散去,顾培风的深邃轮廓渐渐明晰起来。
他随意倚着石栏站着,微微低着头,由着他人恭敬地欠身点烟。
离了苏齐云,他身上的攻击性强了不少。
“这一届金融20人真是有幸,能请到年轻有为的顾首风。您从京城来到了月城,咱们晚宴的香槟塔,如果不是您来开,那可真是说不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顾培风低下头,轻轻地笑了笑。
人群簇拥着,顾培风来到宴会厅的正中央,十几层高的细脚香槟塔摞得整齐,璀璨得像水晶一样。
“您请。”宴会东道主杜明亲自递上香槟。
顾培风放松地站着,隔着绒布,单手斜斜把着瓶口,左手食指上的黑曜石戒指无比耀眼。
他极有风度地笑着:“我可开了,怕闹的女士,可以先堵上耳朵。”
“顾首风,等着您呢!”
砰一声亮响,随着一阵欢呼声,清爽的香槟香瞬间在宴会厅里绽开。
酒花欢快地跳跃,流金的水帘从最顶层倾倒下来,漂亮的灯芒在香槟塔上跃动,照得顾培风无比璀璨。
他忽然抬眼,越过大半个嘈杂的宴会场,隔着金灿灿浮动的气泡,沉沉地看了过来。
顾培风极轻地笑了笑,眼里都是醇香的光芒。
“顾小少爷是在看我么,诶嘛好帅,看的我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呢。”陶子坚贱兮兮地说。
苏齐云稍稍垂眸,瞥开了视线:“是,看你。看你还能再挖几年煤。”
“别管顾小少爷了。”地中海撞了撞陶子坚,神秘兮兮地说:“你们Nebula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
陶子坚:“什么秘密?”
地中海得意洋洋:“你们的暴君苏齐云从不见人,是因为怕别人知道——他其实是个女的!”
“噗——”
暴君苏齐云险些喷出一地香槟。

小编推荐理由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