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苏齐云顾培风)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苏齐云顾培风)

导读:主角是苏齐云顾培风的小说叫《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by蕉下醉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过弯前,视角被陡峭的山体遮挡了大半,过弯后,路上有异况,通常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就像当时顾培风过弯,即使发现了对象来车也躲闪不及,被它刮着大灯、拉擦而过一样。 紧紧追着顾培风的那辆车刚一拐过夹肘弯,赫然见着了路中间的铑银轿跑,活像个索魂的幽灵,直勾勾地盯着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齐云顾培风的小说叫《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by蕉下醉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过弯前,视角被陡峭的山体遮挡了大半,过弯后,路上有异况,通常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就像当时顾培风过弯,即使发现了对象来车也躲闪不及,被它刮着大灯、拉擦而过一样。 紧紧追着顾培风的那辆车刚一拐过夹肘弯,赫然见着了路中间的铑银轿跑,活像个索魂的幽灵,直勾勾地盯着人。

苏齐云顾培风内容介绍

望月山最后一段,几乎都是呈锐角的Z字形夹肘弯。
过弯前,视角被陡峭的山体遮挡了大半,过弯后,路上有异况,通常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就像当时顾培风过弯,即使发现了对象来车也躲闪不及,被它刮着大灯、拉擦而过一样。
紧紧追着顾培风的那辆车刚一拐过夹肘弯,赫然见着了路中间的铑银轿跑,活像个索魂的幽灵,直勾勾地盯着人。
那车躲闪不及,立即紧急一停,划出尖锐的刹车声音,副驾窗户旋即摇下,一个人钻出来大吼道:“你他妈不要命啊!!”
“这话,倒是有意思。”顾培风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苏齐云顾培风全文阅读

这辆车急停,第三辆车居然恰巧拐过肘子弯,接踵而至!
两辆车停在山道上,眼看就要避无可避,直撞上去,第三辆车的司机急得打开窗户大声指挥:“快他妈的闪开!!”
嘎吱几声转向锐响。
即使两辆车挣扎着扭了一番,还是惨烈地一声撞在了一起。
而此时,顾培风早在要陷入这场祸端的一刹那刹停,迅速换挡,扬长而去。整个动作干净流畅,利落地令人发指。
后视镜里,他看到两辆车上下来两三个人,追着他的车跑,一边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
顾培风挪回了目光,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自作孽,不可活。
漆黑的山道上,铑银轿跑瞎着一只眼,迅速攀登。
面上看,这车只是伤了一盏大灯,但这车之前跑120轻轻松松,抓地力强悍,一点风压都感受不到。现在刚跑上80,满车叮铃哐啷响,这说明,让顾培风丢眼镜的那一撞,这车伤得不轻,现在只是呜呼之前的返照回光。
顾培风只想在对方追上来以前,拉上足够的距离。
实在不行,等对方快上来的时候,他暂时弃车,躲进一旁的望月山里,也能凑合一晚上,等天亮,上山的车多了,他再打车回去。
隐秘的罪恶都是夜行动物,天亮了,一切都好说。
这么计划着,他像是稳了许多,只等再拉段距离,就弃车进山。
突然,砰一声巨响。
还没开出多远,闪跳了一路的右大灯忽然炸灭,整个视野猝不及防,一片漆黑。
在灯灭前的最后一眼,他似乎要向右拐过一个锐角弯,如果任由车子冲下去,极有可能直接开向深渊,但如果急打方向盘,车子在混乱中撞上山体,轻则脑震荡,重则……
苏齐云的车里整洁又干净,也没有放任何廉价的车内熏香,只残留着一点他身上的冷水香味。
几小时前,苏齐云就舒展地躺在副驾驶上,双手自然交叠,温和地睡着。
早在几天之前、几年之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不能死在这里。
电光火石之间,他迅速摸了摸左臂内侧的长疤。
如果有光,可以清晰地看见,这条疤自从手腕起,到手肘内弯止,沿着静脉蔓延,几乎有30厘米长。
这是恶龙留下的标记,现在却给了他无穷的勇气。
顾培风几乎是立即反应,当即死死踩住刹车,黑暗里他没法判断自己距离外弯道还有多远,只能尽全力朝右偏转方向盘——右边是山体,和冲下山崖死无全尸相比,还能拼一拼。
陶瓷刹车瞬间抱死车胎,铑银轿跑猛地甩尾,整个车子右侧面轰一声撞向内弯山边。几乎同时,顾培风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又被重重扔进车座里,安全气囊瞬间弹得满地都是。
右前额一股剧痛袭来,他的视野开始逐渐变黑,出现无数细小的黑点。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居然有些庆幸——坐在车上承受这一切的是他,而不是齐云。
顾培风的额上渗出了血,顺着利落的下颌线,一珠珠滴落。
他彻底昏了过去。
“这咋搞?”
哐哐连砸了好几声,才有一片玻璃碎裂的声音,顾培风的指尖轻轻抽了抽。
他还在车里,两手趴在个鼓鼓囊囊的东西上面,应该是安全气囊。
全身像被打断了一样的疼,脑袋也嗡嗡作响,他甚至能感觉到额头上的血不住在流。
旁边一直有人断断续续说话,听起来不止一两个,他孤身一人,这时候起正面冲突,显然不太明智。
顾培风暂时按兵不动,装作昏睡。
“妈的,豪车玻璃就是经砸,砸一扇,真是累死老子了。”
“大哥,这人……死了么?”
“不知道!”
一股汗臭味涌了进来,在顾培风鼻前停了停,又收了回去:“还有气儿,不过应该快了。”
“金主说了不要伤着人,拖住就行,杜乐丽天景那边才是大头。要不,咱打个120?”
杜乐丽天景!
这五个字活像石头砸了过来。
苏齐云住的小区,正是杜乐丽天景!
车内暗哑的光线中,顾培风捏紧了拳。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免费阅读

“你他妈圣父啊!尼玛120来了,你说得清么?万一这家伙活下来了,说了些有的没的,后面麻烦无穷无尽。”
“那金主那咋办?人特意交代了一根毫毛都不许伤的,你说带刀,我就不同意。”
“我那是想吓吓他,省点事,谁知道这家伙这么疯!逼得我们报废两台车,操!”
火机啪啪响了两声,接着是一声拍西瓜般的闷响:“傻逼!万一这车漏油了,火星子燃了怎么办!”
“我愁啊!你说这……这咋向金主交代。”
“大哥”重重叹了口气,忽然,车门被重重踹了一脚,整个车厢随之一游。
“妈的老子被这个疯子整的那么惨,杀杀不得砍砍不得,真他妈憋屈!”
几秒的沉默后,提议打120的开口说:“金主要全乎人,不让伤着,这……这还不知道扣不扣钱呢。要不咱还是打个120吧,好歹有个活口。”
另一人冷笑了一声。
“不打,死了算他自己倒霉。走!”
“那我们回去了咋说?”
“就说人抓住了,又跑了。撞车是他自己撞的,和咱们无关……他逼咱们撞车的事情,如实报,要赔偿!”
等这群人讨论着走远之后,顾培风冷冷睁开眼睛。
他按开安全带,抓起手机,打开车门,扶了一把安全气囊,留下了一个血手印。
他身上虽疼,万幸没有什么致命伤。帕纳梅拉的防撞和安全做的还算过硬,身上除了些刮擦划伤,真正致命的穿刺伤,一个都没有。
顾培风回头看了一眼,整个铑银车辆,前半截被冲力压成了个瘪罐子,零件碎了一地,左前轮也不知滚到哪里去了,看这副样子,这辆轿跑怕是要报废。
他站在山道上,寒冷的疾风吹得他头疼。血沿着他的前额漫溢下来,远远地,他看到四道昏黄的卤素车灯拐过山坳,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离望月山。
顾培风抱着胳膊,沿着山道一步一步往下走。
没出多远,他听到有车迫近的声音,侧身藏进了茂密的树丛里。
晚上夜黑,山路上没灯,他还有些轻微的散光,导致他看很多东西都是浓重的色块。他刚刚躲好,两道刺目的大灯照亮前路,撞得皱皱巴巴的轿跑清晰可见。
警车嘎吱一声刹住,从上面跳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位干练的民警大略扫了一眼:“今晚上事故怎么这么多,来,你来看看,这是你要找的车么?”
一个扎小辫的下车就伸了个懒腰,插着兜仔细观察了一番:“帕纳梅拉猎装版,铑银定制漆,钛合金轮毂,车主挺会玩啊,这一套,得小三百万吧。撞了可惜,真可惜。”
警察拿笔敲了敲板子:“行了,别扯别的,问你是不是找这个。”
小辫子哂笑一声:“我估摸不是。我那哥们儿闷骚,这么个明骚的银轿跑,不是他那风格。”
“行吧。那你先站一下,我当普通交通事故报送。”那位警察站到一边,开始拨电话通知兄弟单位。
小辫子绕着被撞得稀烂的轿跑,揩着车屁股的油,啧啧可惜。
正在此时,他的肩膀被人一拍,回头就是张血肉模糊的脸,吓得他险些奔树上去:“警察叔叔,救我,救我!”
那边警察头都没回:“等会再救!”
顾培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炸弹!”
小辫子一看,大喊一声:“靠!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卧槽,你、这是炸碉堡了么!”
见着了易燃,像是所有的重担都在一刹那卸下,原本的疲惫、痛楚如潮水般席卷而来,他看到易燃上下检查他身上的伤口,身体却飘轻,易燃说什么他都听不清楚。
顾培风一把攥住了易燃的胳膊,声音有些沉:“炸弹,拉我把。”
最后一眼,他看到易燃一脸惊诧,然后眼前一黑。
*
山道上,一辆纯黑劳斯莱斯停了下来。
车里下来个高瘦的男人,看见撞成压缩易拉罐一样的帕纳梅拉,回头瞪了对方一眼:“混账!”
他身后跟着的人,没一个敢吭声。
男人迅速上前,拉开了驾驶室门,出乎意料的是,门里没人,血迹也算不上多,他仔细查看了一番,忽然注意到门侧安全气囊上,赫然一个血手印。
他心里先是一沉,然后察觉出些异样。
这手印不对。
齐云的手修长,骨节细瘦,是一双弹钢琴的手,不长这样。
男人伸出自己的左手,和这只血手印比了比。
这个手印比齐云的手显著宽大上许多,甚至比他自己的手掌都要大上一点。
男人皱起眉头,回头问:“你们再说说,开车那个人,长什么样?”

小编推荐理由

偏执风控官总想撩我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