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

导读:主角是李鱼穆天池的小说叫《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by雪山肥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穆天池:“……”王喜跟随景王多年,最清楚如何不动声色顺应主子的心思,笑眯眯恳切地道:“殿下,老奴还有事,可是鱼没喂完呢,殿下能帮老奴喂一下鱼吗?”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鱼穆天池的小说叫《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by雪山肥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穆天池:“……”王喜跟随景王多年,最清楚如何不动声色顺应主子的心思,笑眯眯恳切地道:“殿下,老奴还有事,可是鱼没喂完呢,殿下能帮老奴喂一下鱼吗?”

李鱼穆天池小说简介

景王还在专注看鱼,王喜把两只匣子都递过来,双眼饱含期待,望向景王。
穆天池:“……”
王喜跟随景王多年,最清楚如何不动声色顺应主子的心思,笑眯眯恳切地道:“殿下,老奴还有事,可是鱼没喂完呢,殿下能帮老奴喂一下鱼吗?”
穆天池微微一怔。
王喜已把匣子推了过来,煞有介事地继续:“鱼食拢共备了两种,殿下请看,红色是鱼香肉丝味的,绿色是香菇青菜味的,老奴冷眼瞧着,这小鲤鱼似更喜欢红色呢。”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全文阅读

穆天池:“……”
穆天池不由得跟着回想,好像小鲤鱼是叼着红色鱼食时游起来更起劲。
穆天池默默接过来盛红色鱼食的匣子,王喜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又嘱景王不可喂太多,寻了个借口就把自己支出去了。
穆天池拿着鱼食,有些犹豫,毕竟从没做过这种事。李鱼处等了又等,没能等到王喜再度投喂,肚子仍是有些饿的小鲤鱼忍不住游到水面上,翘首以待。
然后,他就与景王一鱼一人,很诡异地四目相对。
李鱼:“……”
李鱼没什么心理准备,冷不丁吃了一惊,随即想起来,自己不过是一条鱼,无论他看景王看多久,景王应当都不会发觉。
这景王……是打算做什么呢?
李鱼猜不透,高高大大的青年口不能言,总把情绪隐藏在幽沉的黑眸里。
穆天池在鱼缸前立了一盏茶的工夫,这才从匣子里抓出一小把红色鱼食,用力洒入水中。
李鱼差一点被从天而降的诸多鱼食砸到,直愣愣望着景王,有些不敢相信。
回过神来,鱼身已不由自主扑向景王投喂过来的鱼食。
一个旋转,在水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小鲤鱼小心地把鱼食衔在嘴里,胸口的位置怦怦直跳。
暴君景王不止救了他,竟然还亲自给他喂食了!!
就在他吞下鱼食的这一刻,沉寂了许久的系统音果断响起。
“恭喜宿主,主线任务‘暴君的百万鱼宠’第二步——‘与暴君的互动’已完成,恭喜您获得相应奖励!”
李鱼:“……”
李鱼泪流满面,原来闹半天这特么才是互动!
他一口气把景王投喂的鱼食全都吃光,躺在雪白的石子床上,这下肚子彻底不饿了,反而鼓鼓胀胀。
不论是鱼还是人,都是吃饱就想睡,反正第二步任务已有惊无险地完成,李鱼就想着,睡会儿觉再去找系统收奖励也不迟。
做人不能随时随地入睡,做鱼就没这个顾虑了,直着睡躺着睡都没问题,李鱼头一歪,很快就要进入梦乡。
景王想起王喜之言,看了小鲤鱼一眼,曲起两根手指,敲了敲鱼缸。
正要睡过去却被震得晃荡起来的李鱼:???
干吗呀,好想睡,人家还有伤要养……
若是没有任务,李鱼才不想和暴君打交道。
景王见鱼恹恹地,仍是躺在石头上一动不动,便直接伸了手。
想睡觉的李鱼,猛地感受到了鱼缸里急流涌动。
怎么回事??
李鱼瞌睡都被吓没了,睁眼就看见,景王一只手已伸进了鱼缸,朝他摸过来。
李鱼:!!!
李鱼强忍住要甩尾巴的冲动,一来他身上受了伤,动一动尾巴会疼,二来他若敢甩景王一脸,铁定马上就会变成一条死鱼!
李鱼一颗心七上八下,景王的手却未直接将他捕捉,而是手指一并轻轻一推,将他从雪白的石子床上赶下来。
李鱼:???
景王的意思,难道是不准他睡觉吗?
李鱼整条鱼都是懵圈的,被景王用手指推着游走。
他仍是不知景王要做什么,景王的手指带着他,都快把青花瓷鱼缸逛遍了,开始他有些害怕,可是时间久了之后,发现景王除了推他,也没别的举动,李鱼渐渐放下心来,偶尔还配合着懒洋洋地划拉两下鱼鳍。
柔柔软软的鳍,不可避免地触到了景王的手指。
穆天池动作一顿,深邃的目光看向胆大妄为却不自知的鱼。
若是有人胆敢如此,景王定会让其碎尸万段。
可这是一条鱼,并不是人,没必要如此严苛。
卸下防备的景王突然坏心眼地勾了勾唇。
李鱼正用鱼鳍拨弄水花,忽觉尾巴尖一热,紧接着传来一阵一阵叫鱼发毛的诡异触感。
李鱼回头,暴君依旧面无表情,可是杀千刀不停顿的手在干吗!
嗷,别、别用手指卷他尾巴呀,鱼那个就在附近,好痒,不可以乱.碰,噫!!
小鲤鱼的尾巴在景王指缝间哆嗦得厉害,救命啊,他怎么不知道,暴君竟会手鲁鱼!
李鱼被景王的手指推着游走了好几圈,显得越来越精神了,景王才停下来,松来了手。
李鱼自己灵活地游了一会儿,赫然发现原本有些鼓胀的肚皮也不胀了。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免费阅读

李鱼好笑地想,总不会他吃太多,景王是在迫他游动消食吧!
并不觉得景王会是一个能主动替小动物设想的人。
正如他依旧不知重伤昏迷的自己为何会被景王救下,景王突然推他游来游去,也是一个未解之谜。
景王的衣袖因此沾染了水渍,眉峰微挑。
李鱼觉得,景王肯定很快就要去更衣了,毕竟一个养尊处优的王,不会允许身上穿着脏污的衣衫,哪怕只是袖子湿了也不行。
如他所料,景王果然没多久转身暂离,没在鱼缸上方露脸。
但是李鱼也没听见景王开门的声响,一般主子哪会自己更衣,都会令下人伺候,景王虽口不能言,也不妨碍开个门,去找门外候着的人。
李鱼等了又等,始终没别的动静,鱼的愈合能力似乎比人快,又或许是他有系统的缘故,打了个瞌睡休息了一会儿,身上已好了许多,尾巴处不太痛了,李鱼决定再启用他的尾巴。
光待在青花瓷鱼缸里是看不见景王的,除非景王自己过来,李鱼想确定景王不在屋子里,再进入萌宠系统拿奖励,免得景王忽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却发现他成了一条没有知觉的鱼。
李鱼左右甩过几次尾巴,真的都不痛了,最后聚力一甩,这次鱼尾的力气令他高高跃起,李鱼已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居高临下还有闲情瞄一眼鱼缸外的世界,果然就与他设想的一样,精致堂皇,不愧是一个王能待的地方。
……发现景王了,景王还在屋子里!
就在跃起这一刹那,李鱼捕捉到了景王的身影,穆天池就在一丈远处面朝着他,身上一袭玄衣尚未来及系好,流畅的线条一览无余,黑眸望向在空中扑腾的小鲤鱼,吃惊又愕然。
李鱼:“……”
景王:“……”
糟了,怎会撞见景王衣衫不整,他、他以为肯定都换完了啊……
可能,是他迷迷糊糊,低估了古代衣裳的繁杂程度,也高估了景王换衣的速度。
这情形,好似他是个变.态,在偷窥美男。
李鱼迅速把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鱼脸一热身子一歪,重新掉回到鱼缸里,溅起一朵小水花。
这个景王,怎么换衣服也不晓得避一避?
……好吧,屋子里就一条鱼,根本没必要。
李鱼急急躲进水草被子里,景王那边又有了动静,李鱼听见了景王越来越近的脚步。
虽说景王未必会觉察到他在看他,可是一条鱼突然就从鱼缸里腾空蹦起来,这……只要眼不瞎,都会发现吧?
景王肯定是注意到他了!
李鱼心惊胆战,想努力装成一条没事鱼,景王已来到了鱼缸边,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令他不安的锐利目光。
李鱼如芒在背,悄悄转了个身,尾巴对着景王,企图蒙混过关。
“殿下,殿下!”
不待他等来景王的反应,屋外传来王喜焦急的呼唤,李鱼可算松了口气。
景王系好玉扣,深深看了这可疑的小鲤鱼一眼,踱到门边,拉开了门。
王喜恭敬地行了个礼道:“殿下,皇上那儿来人了。”
皇帝正是景王之父。景王神色一凛,跟着王喜出去接旨了。
景王终于走了!
李鱼大喜,但仍是假装什么都没听懂安静如鸡地呆着,待脚步声再也听不见,他赶紧游到鱼缸一个偏远角落,快速进入了系统。
“百万鱼宠”任务第二步完成,奖励可是随身空间,他还得顺便看看第三步是什么,按这速度,变回人指日可待,李鱼美滋滋。
才进系统,迎面便有一个提示弹出来,问他要不要查看随身空间。
李鱼心想这便来了,喜不自禁点了是,随身空间立刻便打开了,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李鱼瞄了一眼,刚要脱口而出的一大通赞美生生噎住,他以为至少应当有库房那么大的空间,其实——居然——也就成人巴掌这么大。
李鱼:“……”
不会吧,这么一点还不如不给呢,这也太小气了吧!
系统:“宿主嫌小,可要放弃奖励?”
李鱼差点忘了系统和他心灵相通,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赶紧摇头:算了算了,聊胜于无。
系统:“随身空间目前容量为1,往后还有支线任务可以扩充。”
李鱼:能加就好、能加就好……这还差不多。
只是拢共就这么丁点大地方,该放些什么好呢?
不论放什么,估计放一两样就差不多了。
李鱼做了几个时辰的鱼,本来对这个空间有着很多暗搓搓的幻想,比如放大一堆能填肚子的鱼食,放大一堆鱼能用的伤药,再比如放一大缸子救急用的清水,他就可以做一条无忧无虑的土豪鱼,可是一来他还没能把这些都弄到手,二来是,突然发现空间缩水只能放一丁点东西,他一时半刻也不知该如何分配,且景王出去外头接旨,不知何时就回来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只得暂且先收了空间再说。
随身空间折射出一道亮光,落在李鱼左侧鱼鳍附近,李鱼等亮光完全消失了再看,只见他的鱼鳍下方,有一片鳞片变成了玉色。

小编推荐理由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