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

导读:主角是李鱼穆天池的小说叫做《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仇氏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二皇子遭殃,自以为聪明地想了个主意!“昭儿,来,别出声,咱们得……赶紧把这鱼藏起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鱼穆天池的小说叫做《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李鱼穆天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仇氏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二皇子遭殃,自以为聪明地想了个主意!“昭儿,来,别出声,咱们得……赶紧把这鱼藏起来。”

李鱼穆天池内容介绍

做了几年宠妃,仇氏还是清楚皇帝心里始终对景王留有一席之地,她更多是因此嫉恨景王,万一皇帝因此事发作她,连累了即将要当太子的二皇子怎么办!
仇氏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二皇子遭殃,自以为聪明地想了个主意!
“昭儿,来,别出声,咱们得……赶紧把这鱼藏起来。”
穆天昭:???
仇氏并不欲旁人经手,乾清宫不是她的地盘,皇帝就在不远处的龙椅上坐着,贸然唤心腹来处理,恐会引起皇帝注意,景王的鱼死了自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李鱼穆天池全文阅读

仇氏与二皇子齐齐将海碗挡住,低声商量。
仇氏的意思,先把死鱼藏起来,然后他们假装发现鱼不见,皇帝定会命人四处寻找,她就有时间悄悄备一条活的,在恰当的地点被恰当的人寻到,便能移花接木。
“会不会被看出来?”穆天昭有些犹豫,他快当太子了,可不想出什么纰漏。
“怕什么。”仇氏冷笑,“不就是炖汤的鱼,长得都一个样,景王自己怕也是认不出的。”
仇氏便是如此笃定,才敢行此计,如若不然,等着景王向她发难吗!
仇氏又看了一眼翻白肚漂在水面上的鱼,鱼要藏好,绝不能让人找出来,那就只有藏在她袖中最稳妥,没人敢搜堂堂贵妃的身!
仇氏强忍着恶心,用帕子包裹住手指去捞鱼,就在她将鱼抓到手时,原本一动不动的鱼尾巴尖晃了晃,拼命挣扎起来。
仇氏、二皇子:!!!
穆天昭惊呆了:“母妃,这鱼不是死了吗!”
鱼怎会死而复生,这也太奇怪了吧!
仇氏已顾不上去想了,她亦顾不上与二皇子说话,这条鱼虽裹在绸帕中,仍滑得很,如今又动得厉害,她若是一个失手将鱼摔在地上,这可是在乾清宫皇帝跟前……
既踏出了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了!
仇氏头上不住地冒着汗,她一个女子,长时间养尊处优,手上没什么力气,而李鱼对扑腾挺在行,这次更是怎么夸张怎么来,再加上一个强有力的尾巴,使得他非常容易就挣脱了掌控。
此时,正是小鲤鱼离仇氏最近之时!
李鱼甩过数次鱼尾巴,多少有些经验了,算好大致距离,一记利落地摆尾,他原是想飞过去跳到贵妃身上吓一吓贵妃,然后趁乱将夜明珠衔下来。当然万一不慎没能成功滚到了地上,那他就多甩尾巴多跳几次,争取跳回到海碗里去,海碗离他很近,就这一会儿的工夫,离开水问题不大,且他空间里也藏了足够的清水。
可是没料到他用力过猛,一个打挺竟破天荒挺出了新记录,一跃到了贵妃脸上。
李鱼:!!!
仇氏忽觉脸上一凉,景王的鱼朝她的脸扑过来了!
贵妃眼前一黑,惊恐大叫:“啊——”
她这一叫,李鱼也慌了,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以鱼身爬到另一个人身……脸上,尾巴下意识就一阵乱抽,恰抽了贵妃好几个嘴巴!
二皇子看得懵了,在一连串清脆的巴掌声中回过神来,仓皇大叫,“母妃、母妃,快来人啊,快救我母妃。”
“快,昭儿,快帮我拿下来,它在我脸上,它在我脸上!!”仇氏眼睛被挡住,又惊又怕,尖叫连连。
穆天昭想帮忙,可是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他怕这鱼飞到他身上,他也说不清!
兵荒马乱,李鱼趁机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朝着皎皎明珠再甩了一次尾巴,这次他极小心地控制力道,击打金步摇,珠子如他所愿,从金步摇上滚落。
仇贵妃原是为了夜里也能吸引皇帝注意,才在步摇上花了心思,用了这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只不过这会儿,贵妃吓得肝胆俱裂,哪有空去管头上的发饰。
李鱼努力划拉了几下鱼鳍,没能够得着掉落的夜明珠,眼看珠子就要落到金砖上。
有了珠子就能有恢复人形的药,他豁出去了!
李鱼也跟着扑过去衔珠子。
皇帝这厢正饮着茶等景王,忽然听见贵妃和二皇子大吼大叫,不知发生了何事,皇帝带了罗总管着急忙慌过来,入眼就是这一幕,贵妃云鬓蓬乱,脸色煞白,一双手四下乱抓,二皇子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皇帝没看见李鱼,小鲤鱼正在地上追珠子,且这种情形,皇帝先注意到的,肯定也是贵妃母子。
“这是怎么回事!”皇帝大怒。
李鱼没能够到夜明珠,眼看珠子落地后骨碌碌滚动,他还想去够,可是——够不着了,他的上方出现了一只手。
这只手,在他原本就要够到珠子时,将他按住,却令他因此错过了夜明珠。
是谁打扰他做任务?
李鱼愤愤然抬头,正对上景王愠怒的脸。
完、完蛋了,正浪得飞起却被换完衣裳的暴君逮了个正着。
李鱼呆滞地吐了个泡泡,想赶紧藏起来死不承认,可他就在景王手掌里,还能藏去哪儿?
方才他抽打仇氏、抢夺夜明珠,不知景王有没有看见,他——在景王眼里,应是闯祸了吧,但他不是无脑贪玩,仇氏定会向皇帝告状,只要他赶在皇帝发现他之前返回碗里,皇帝就不会相信仇氏之言,毕竟一条鱼怎么可能从碗里跳出来,捉弄了仇氏,再跳回去?
对,必须得回去,没有水好难受,还得想想如何从景王手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返回碗里,可这比算计仇氏还难,景王不好糊弄,必须得慎而又慎……
李鱼还在狂动鱼脑,不好糊弄的景王已托着他,轻轻放入水中。
突然就被挪回海碗,被水包围的李鱼:!!!
呀,暴君竟把他放回去了!
李鱼连忙讨好地扭一扭,景王又瞪鱼一眼,心惊胆战的小鲤鱼愣是从暴君眼神中读到了如下危险的意思:
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李鱼:“……”
不要啊,难道之前没发作他也是为了秋后算总账?
他不想做鱼汤,更不想死,还不如就给暴君捏几下,李鱼特别狗腿地拿脊背去拱景王的手,主动给捏几下抵账可还行?
景王:“……”
“皇上,求您给臣妾做主,景王养的鱼,不知为何就跳到了臣妾脸上……”
仇氏惊魂未定,哭哭啼啼在皇帝面前跪下了,心里恨景王恨得要死,她是不是中了景王的计,鱼死而复生说不定就是为了让她上当,令她在皇帝面前丢脸!
经历了方才一通恐慌,仇氏已彻底失了冷静,看什么都像是陷害。
皇帝揉了揉额角,不明所以看向景王,景王一声冷笑,下巴遥遥一点不远处的海碗。
他将小鲤鱼放回去时,也是看准没人注意,仇氏既收买人污蔑他,他也很该让仇氏尝一尝百口莫辩的滋味。
景王瞥了小鲤鱼一眼,倒是这小鱼有意思得很,竟能给他闯出这个局来,天赐良机。
皇帝令罗瑞生过去查看,只见景王的鱼还在碗里游得欢。
皇帝这下子真生气了:“贵妃睁着眼睛说瞎话,景王的鱼分明还在碗里!”
仇氏一头热血涌上来,又气又急:“皇上,是真的,这鱼方才飞出来了!”
皇帝蹙眉:“你的意思是,它,一条鱼,会飞,飞出来欺负你,然后又飞了回去?”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免费阅读

这鱼对于仇氏来说就是道阴影,仇氏不觉连连点头:“真是如此,昭儿都看见了。”
“贵妃,你是不是魔怔了?”
皇帝叹了口气,一脸不相信,仇氏本来好端端的,突然就闹将起来,还信口雌黄,鱼会飞,这怎么可能?
要不是魔怔,怎会胡言乱语,还把头发都扯乱了?
“你自己说胡话就算了,难道还要拉着天昭与你一起说胡话?”
穆天昭本打算帮着仇氏,闻言噎住,仇氏使劲向他递眼色,穆天昭思忖着皇帝眼下根本不信,硬帮仇氏恐会惹得皇帝不快,何必逞一时之勇?
穆天昭为了太子位什么都能舍,立刻懂事道:“父皇教训得是,儿臣……并没有看清楚。”
仇氏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儿子,穆天昭心虚地移开双目,他是要做太子的人,想自保有何错?
皇帝不悦地道:“贵妃,连天昭都如此,你还有何好说。”
“皇上,是……是臣妾魔怔了,臣妾失言,请皇上宽恕。”
仇氏含恨咬了咬樱唇,亲儿子都不帮她,她还能说什么?是她一时糊涂了,皇帝不相信她,她再纠结诉苦没什么用,为今之计是暂时低头,先让皇帝气消,犯不着在这时候和一条鱼死磕。
就在仇氏委屈认错时,景王的登云靴踩到了一方绣帕,一直跟在景王左右的王喜忙冲上前,俯身将帕子捡起。
因不知这帕子是谁的,王喜特意将帕子抖开瞅了一眼,惊得“哎哟”一声。
“王喜,你又怎么了?”皇帝被这一出又一出搅得脑仁疼。
王喜道:“启禀陛下,奴才仿佛捡到了……贵妃娘娘的帕子,上头怎么还有鱼鳞呢。”
王喜边说边将帕子举起,以求让众人都看见。
绣了海棠的帕子,就连皇帝都想起来,这正是贵妃所用,帕子上果真如王喜所言,沾有几片鱼鳞。
贵妃的帕子上怎会有鱼鳞,而乾清宫此时偏偏只有一条鱼!
景王凌厉的眼刀戳向贵妃,王喜打蛇随棍上,替景王道:“鱼鳞可是长在鱼身上的,不会轻易掉下来,莫非贵妃娘娘趁着殿下不在,对我家鱼主子做了什么?”
噗!王公公不愧是景王代言人,战斗力十足。李鱼大乐,只是他一条鱼,怎么也成主子了?
什么主子?皇帝听得一愣一愣的。
王喜笑容可掬解释道:“皇上,奴才原是听小林子说,贵妃娘娘养的猫叫猫主子,那奴才想,殿下养的鱼自然也是鱼主子了。”
皇帝乃天下之主,是所有人名正言顺的主子,而贵妃竟让人管她养的一只猫叫主子,这是把猫与皇帝摆在一起?
“胡闹,今后不许再乱叫。”皇帝不满地瞪一眼仇氏:“仇氏,你对景王的鱼做了什么,鱼鳞为何出现在你帕子上?”
仇贵妃当然知道,因她就是拿着帕子去捉鱼的,可这万万不能承认。
自从过来赏鱼,本来对她极为有利的情势,不知不觉已扭转了,这鱼一定与她有仇,她哪来得及对鱼做什么,分明是这鱼虐了她!
仇氏呜咽着道:“皇上,您为何不问问景王,是景王虐待臣妾的飘雪在先……”
“皇上!”
王喜不顾一切跪下,大声道:“我家殿下口不能言,却要平白被人诬陷,您知道,殿下打小身上的伤印就不容易消,整个太医院都清楚。方才换衣时,奴才瞥见殿下腿处有淤青,位置竟与猫的体型吻合,那日原是贵妃娘娘的猫先撞的殿下,殿下才教训一二,奴才求皇上也为殿下做主!”
被猫撞的淤青?
仇氏瞳孔剧烈地缩了缩,为何她没想到,景王身上居然还有这处破绽?
皇帝得知景王“受伤”,心里很是懊恼,当即传太医为景王“治伤”,从太医口中得知果真有淤青,皇帝怒不可遏:“不过是只猫,竟还敢撞朕的皇子,被教训真的是‘活该’了。”
既是猫主动撞的景王,说明小林子没说实话,后头又查出来小林子是为贵妃收买,乾清宫一片血雨腥风。
皇帝一把邪火都烧起来了,这还没立太子呢,仇氏就敢陷害景王,往后做了太后,景王还有没有活路?
皇帝罚仇氏在钟粹宫禁足,无诏不得出来,原打算要在仇氏生辰后不久就晋她为皇贵妃,如今也没心情了。皇帝连带未来太子二皇子都看不大顺眼了。
仇氏不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精心谋划一场,到头来却被一条鱼搅得如斯结局。
李鱼这次出了大力,外头吵吵嚷嚷,他听了有些困,想起碗底还留了两颗鱼食,李鱼振作起来,游过去吧唧吧唧把鱼食吃了,刚想眯一会儿,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等等,皎皎明珠,差点忘了!
李鱼赶紧蹿到水面上来,四下张望。
找到了,珠子正孤零零停在宫殿的一处角落,目前还没人注意到贵妃头上的夜明珠没了。
李鱼跃跃欲试,想再偷偷跳出去,把珠子顺走,就算顺不走,哪怕沾到一点也好呀,说不定任务就算完成了。
王喜这时过来,笑嘻嘻抱起他所在的海碗,就往殿外走。
李鱼:???
原来皇帝仍在训斥仇氏,景王不耐再听下去,起身告退。跟着景王一起面君的小鲤鱼,自然也要一并带回去。
李鱼:“喂,有没有搞错,珠子还没拿……”
王喜抱着碗要出殿,就见小鲤鱼扒在碗沿上,似乎挺恋恋不舍地盯着某个方向。
王喜差点笑出声,摇摇头,又觉得自己想太多。
李鱼眼看珠子离他越来越远,这个任务怕是完不成了,李鱼难过得有点蔫。
景王就在一旁,也瞧见小鲤鱼没精打采,景王朝那方向思索片刻,指了一名随从过去查看,随从很快就拿过来了一颗珠子。
景王认出这是仇贵妃头上戴的夜明珠,他很确定小鲤鱼看的就是这颗珠子,因他更完衣出了偏殿,就见到小鲤鱼在追着珠子跑。
原来这么想要这珠子?
“主人、主人,求把珠子给我!”
李鱼立马来了精神,讨好地过来摇摇摇,围着景王的手打圈圈,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景王:“……”
还有账没算呢,想要珠子扭两下就完了?没这么容易。
景王唇一勾,把夜明珠收入了袖中。

小编推荐理由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