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严凛萧语霁)

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严凛萧语霁)

导读:主角是严凛萧语霁的小说叫做《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严凛萧语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希望破灭的胖子抬起手,恶狠狠地指着女孩的鼻子,气得声音都有些抖:“你定的规矩?”女孩上前几步,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指,双手叉腰道:“这是昨日三位宗主为了三宗大会刚定下的规矩。你若是不信,就去找你们张宗主问问。”

小说介绍

主角是严凛萧语霁的小说叫做《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严凛萧语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希望破灭的胖子抬起手,恶狠狠地指着女孩的鼻子,气得声音都有些抖:“你定的规矩?”女孩上前几步,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指,双手叉腰道:“这是昨日三位宗主为了三宗大会刚定下的规矩。你若是不信,就去找你们张宗主问问。”

严凛萧语霁内容介绍

女孩提起青色罗裙小跑两步,到萧语霁身旁唤了声萧师叔,又冲被罚的两人眨眨眼睛,笑着说道:“七日之后你们需要把誊写的一百遍门规亲自交到萧师叔手中,并向萧师叔道歉。若是萧师叔不原谅你们,那就再来一次。”
希望破灭的胖子抬起手,恶狠狠地指着女孩的鼻子,气得声音都有些抖:“你定的规矩?”
女孩上前几步,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指,双手叉腰道:“这是昨日三位宗主为了三宗大会刚定下的规矩。你若是不信,就去找你们张宗主问问。”
胖子依旧不服气,愤然地看着她,目光又突然扫到另一侧身材高挑,面容帅气的严凛身上,心里滋生出一丝嫉妒,十分猥琐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妮子这么护着他们,不会是和这个新来的有一腿吧?”
他不敢再造谣萧语霁这位门内师长,干脆把恶言对准这个多事的小妞和狗仗人势的新人。

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全文阅读

“你!”女孩果然气红了眼眶,粉拳紧握,抿着唇几乎说不出话来。
严凛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肥得像头猪的大男人,居然欺软怕硬地去恶语中伤一个瘦弱的女孩子。
更何况,这头死肥猪还在师尊面前诋毁他的清白,万一师尊真的误会他什么,这猪头就是万死也难抵他心头之恨。
思及此,严凛向前跨了一步,皮笑肉不笑地吐出四个字:“淫者见淫。”
胖子瞄了他一眼,似乎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严凛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心道:没文化真可怕,进凌苍派都不需要经过文化课考核的吗?
他轻咳一声,好心为胖子解释道:“我怀疑你脑子没长在脖子上,而是长在了……”
他的目光飘忽到胖子腰下,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你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废物。
不等胖子作出反应,严凛又补充道:“你修的到底是剑道还是淫邪之道,才会觉得一男一女站在一起就是有一腿?”
胖子被他这一番话怼得不知该如何反驳,又见先前围着自己的那几个小弟也捂着嘴在偷笑,脸涨成了猪肝色,跨上前一步竟想对严凛动手。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萧语霁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抵了回去。
“在这里动手,你是准备在思过堂里安家吗?”
他的小弟们听到这句话,再也憋不住,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胖子把目光转向这几个吃里扒外的小弟,瞪圆双眼,手腕颤抖着慢慢抬起,正想要说什么,却被那个和他一起受罚的器宗弟子把手按了下去。
“你自己想作死麻烦下次挑个没人的时候,别再连累我了行吗?”
这弟子显然是气急,暗道自己实在是太倒霉才认识了这个猪脑子,又怕他再说下去真的导致处罚加重,到时候被牵连的还是自己。不等胖子回答,便强行把他拖走了。
女孩感激地看向替自己解围的严凛,小脸上晕起一抹红霞,低着头呐呐道自己叫乔青,是颜凤音的弟子,又抬起明亮的双眸道谢。
严凛的心思却全挂在自己师尊身上,根本没注意到乔青娇羞的神情。他眼见师尊抬腿要走的样子,赶紧就想跟上去,却被乔青一把抓住了衣角。
他不明所以地看向乔青,女孩笑了一下,道:“你跟我走吧,我带你领衣服。”
严凛看了眼萧语霁超尘脱俗的白色背影,摸了摸下巴,跟着乔青走了。
等周围的人稍微少了一些,严凛止住脚步,蹙眉问道:“蓝色的?”
乔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他问的是衣服的颜色。
严凛是萧语霁的徒弟,自然算是剑宗的弟子,领到的衣服当然是蓝色。
她点了点头。
严凛却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没有师尊那种白色吗?”
乔青微微一怔,朱唇翕合,犹豫很久,最后憋出一句:“萧师叔穿白色,是迫不得已。剑宗那些人……昨日你也见识过了。”
严凛看她这副语焉不详的为难样子,大概也猜到了萧语霁穿白衣的理由。
曾经他以为是因为师尊喜欢白色,每次看到师尊白衣飘然的样子,他都觉得哪怕是神祇也比不上萧语霁。
而现在,他才知道,是剑宗的人剥夺了师尊穿蓝衣的资格。
整个凌苍派,只有萧语霁像只流离失所的鸟儿,永远找不到家的颜色。
严凛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一阵酸痛。
乔青见严凛不语,以为他还在困惑剑宗的人为何对萧语霁这种态度,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又招手让他弯腰,凑到他耳边,以手覆耳道:“听说萧师叔的父亲百年前背叛了师门,导致我们凌苍派,特别是剑宗,损失惨重。剑宗的人觉得萧师叔应该父债子偿,所以一直怠慢他。”
严凛皱起眉头,心道:那叫怠慢吗?我看剑宗那群禽兽是想把师尊生吞活剥了。
乔青轻叹一声,又道:“这事你可千万别在萧师叔面前提。每次有人拿这个说事,萧师叔嘴上不说什么,其实心里都难过得紧。”

严凛萧语霁免费阅读

说罢,她便继续向前走去。
严凛握紧双拳,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
恍恍惚惚走了一会儿,乔青停住脚步,回头却看见严凛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
她喂喂两声,终于把严凛的魂儿叫了回来。
严凛从负责分发制服的弟子手中接过一套崭新的弟子装束,手却不自觉地抓紧了放在最下方的蓝袍。
既然萧语霁在这里没有家,那他就给师尊一个家!
乔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怀疑他是不是领到制服太过激动,推推他的手臂,道:“你冷静一点。”
严凛手微微一松,心事重重地回到大堂。
萧语霁已经等在三曜堂的大门口,见他们回来,对乔青稍稍一颔首,道:“多谢。”
乔青把手背在身后,俏皮地转了个圈,回道:“等萧师叔下次再收徒弟,就有严凛帮忙了。嗯……不行,下次师叔也得叫上我。”
她用指尖缠着头发,撒娇似的冲萧语霁笑笑。
萧语霁却眼神一暗,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会有下次了。”
严凛想到今晨他立下的要帮父亲平反的誓言,大概也猜到师尊是怕自己平反不成,反而深陷泥潭拖累其他人,不禁庆幸自己在师尊做出这个决定前就强行和他绑定了。
乔青的笑容略微一僵,低着头道:“那我先走了。”
-
乔青离开后,萧语霁又招手让严凛跟着自己。
两人走到三曜广场,终于拐进了严凛还未走过的那条路——通往器宗的道路。
器宗的弟子不像剑宗那样仇视萧语霁,但也对他无甚好感,大都选择直接无视。为了不给师尊找麻烦,严凛自然不会主动惹事,干脆也把他们当空气。
一直到了一个名为“聚器堂”的地方,萧语霁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严凛,手慢慢抬起。
严凛这才注意到,他手上一直拿着什么东西。
萧语霁另一只手拉过严凛的手腕,把那东西郑重其事地放在了他的手心。
大约是被拿在手里太久,晶莹剔透的玉牌并不冰冷,反而有些温热。严凛透过这巴掌大的玉牌,甚至能感受到萧语霁的体温。
玉牌上刻着严凛的名字,字体隽秀,笔锋又透露出一丝遒劲。正如现在的萧语霁,温和清雅的外表下终于觉醒了灵魂里的不屈与倔强。
严凛握着玉牌,指尖顺着那两个字的刻痕划过。这刻痕和其他玉牌上那种用灵力刻出来的痕迹不太一样,反而更和小荷峰那扇木门上的划痕更接近。
玉牌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小瑕疵,譬如某处的力道重了半分,另一边又轻了些许。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玉牌是师尊亲手用刻刀一点一点刻出来,和其他人用灵力草草敷衍的完全不一样!严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让嘴角的弧度上扬得没那么夸张。
萧语霁却误会了严凛那抽搐的嘴角,道:“你若是不喜欢,我用灵力帮你重新刻一遍。”
他伸手便想拿走玉牌,却被严凛一把按住。
严凛双手一上一下,紧紧握住萧语霁的手。玉牌被夹在中间,略微有些硌手,可严凛却舍不得放开。
“不,我很喜欢。”严凛垂着头,满眼皆是那清瘦的瓷白手腕,又猛然抬首,目光灼灼地看着萧语霁清俊的脸,“师尊。”
他多想把这句话连起来说——我很喜欢师尊。可又怕把人直接给吓跑,只能借着玉牌玩玩文字游戏满足自己的小小私心。
萧语霁神色如常地抽出手,只当他那眼神是因为拿到代表正式入门的玉牌而慷慨激昂,淡然道:“你喜欢便好。”
他的声线极其平稳,完全没有听出来严凛话里藏着的意思。

小编推荐理由

穿书后师尊崩人设了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