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章洄楚瑾)

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章洄楚瑾)

导读:热门小说——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章洄楚瑾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是以,偌大的承恩公府,只有正经四个主子,其余两个妾室都未生下一儿半女,仿若隐形人一般。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章洄楚瑾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是以,偌大的承恩公府,只有正经四个主子,其余两个妾室都未生下一儿半女,仿若隐形人一般。

小说介绍

是以,偌大的承恩公府,只有正经四个主子,其余两个妾室都未生下一儿半女,仿若隐形人一般。

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全文阅读

章洄在太子别院养伤的这段日子,可是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封建社会上层阶级的快乐。早上她一睁眼,就有数十位柔顺恭敬的婢女在床边候着,穿衣、梳发、洗漱,一套流程下来,居然也没有扯到她的伤口。
到了中午,承恩公夫人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太子别院又过来了,还带了章洄年仅五岁的弟弟章演。章演长得唇红齿白,小脸嘟嘟,活像一个小天使,章洄一看到眼睛就亮了。
章洄从原主的记忆里面得知,承恩公一家算是人口简单的。
承恩公章怀之是已逝元后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娶了延平候的嫡女陆氏为妻。陆氏性情刚烈,眼里揉不得沙子,一入府就打发了承恩公的几个通房,在生了章洄、章演一儿一女之后,才对承恩公看得松了些。
是以,偌大的承恩公府,只有正经四个主子,其余两个妾室都未生下一儿半女,仿若隐形人一般。
“姐姐,你受伤了?”小包子章演瞬间竖起了眉毛,脸也绷的紧紧的,“是谁敢伤你!弟弟我去灭了他。”
那语气那姿态,咳咳,跟嚣张跋扈的原主不愧是亲姐弟。章洄暗暗瞅了一眼脸色黑下来的承恩公夫人,连忙转移话题,“老弟,姐姐我渴了,去,给我剥个桔子,挑个大的。”
绿墨怎么敢让金尊玉贵的小少爷动手,抢先拿起一个蜜桔,嘴里还说道,“夫人,小姐。太子殿下想的可真周到,一大早宫里就往这里送了几波珍宝药材,还有贡上的水果。瞧这蜜桔,个头大汁水也多。”
承恩公夫人闻言,脸上神情放缓,笑道,“太子殿下是洄儿的嫡亲表哥,这也是关心表妹。既如此,洄儿在这里养伤我在府里也放心。”
章洄附和地点了点头,除了要喝苦死人的汤药,她的日子的确过的很爽,看来这条金大腿是个有情有义的,靠得住!
承恩公夫人又转头告诫章洄,“洄儿,养伤这段日子你最好安安分分的,不要给太子殿下惹出什么事来。”
章洄吃了一瓣桔子,嘟囔着说道,“娘,我动都动不了,上哪里惹事去啊。”
惹事,这个不急,等她伤好了,她绝对得替原主报报仇。
只说,女主宁秋秋,原主都和长宁候世子订婚了,她还不知道回避,跟长宁候世子谈天谈地谈风月,一口一个钟哥哥的叫着,被原主撞见了还对着原主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怜个屁哦,你可是作者的亲女儿,从小到大福运齐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压根就没受过委屈好吗。
只是不知道女主青梅竹马的郑哥哥被处死了,她有没有掉泪呢,一口一瓣桔子,章洄坏心眼的想。
承恩公夫人看着她的确乖巧了不少,才安心离开回了承恩公府。
太子的别院一连着几日都风平浪静,不敢有人打扰章洄,这位救了太子殿下的大功臣,养伤。
别院之外,可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太子殿下众目睽睽之下遇刺,刺客还是今科的探花郎宋致!太子殿下完好无损,但却动了雷霆之怒,当即下令处死了探花郎,又命金甲卫细查此事。
朝堂之上,太子遇刺的消息呈上,楚明帝也动了怒,责问了不少官员,又下令命大理寺彻查此事。随即,宋致的身份就被人揭露出来是七年前罪臣工部侍郎郑原之子,一时间朝野哗然。
罪臣之子考取了探花,当众刺杀太子,这事,水就深了。首先,宋致是如何在七年前逃脱的,再者,他又如何伪造了清白的身份参加科考的。细究下来,七年前负责抓人的官员,今届负责科考的官员都得问罪。
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来,言说郑原之子不惜冒死刺杀太子殿下,会不会也因为太子殿下当年办案处置不当冤枉了人,探花郎宋致心有冤屈故而怀恨在心呢。
此言一出,立刻被憋了一肚子气的承恩公喷个半死,太子一派的官员也加大了火力,甚至指桑骂槐冷言嘲讽了顺王几句,谁不知道那官员是顺王母族的人啊。
朝堂之上,太子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神色冰冷,显然是怒火还未平息,不少心里有鬼的人看到白了脸色。即使是恩宠有加的顺王面对嘲讽,咬紧了牙齿也不敢辩驳。
大理寺少卿也在心中暗暗叫苦,金甲卫哪是好相与的,怕是此事轮不到他们插手,陛下这令下的不合适啊。
果然,金甲卫直接无视大理寺的存在,连日抓走了不少人,听说那监牢之中日日都有血迹斑斑的人被拖出去,一时间楚京风声鹤唳。
是夜,整个皇宫陷入一种诡异的平静,就连一向纷争不断的后宫都暗中收敛了不少,生怕卷入到太子遇刺一案。
皇帝所居的崇明殿,却是一片烛火通明,烛光之下两道身影在对弈。
“瑾儿的棋艺是越发精湛了,父皇也不及你。”身着明黄寝衣的楚明帝手中落下一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语气复杂。
“父皇说笑了,儿臣只是把该舍的棋子都废掉了而已。”着了一身黑色衣袍的青年男子面容清隽,只是话中却暗有所指。
楚明帝闻言神情一厉,良久之后才说了一句话,“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动你。”
“望父皇早做决断。”楚瑾眼帘微垂,棱角分明的脸庞在烛光之下多了几分冷意。
楚明帝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清茶,语气晦涩,“宋致一案,朕交与你全盘处理,大理寺在一旁协助。”片刻之后又加了一句,“承恩公府那丫头救了你,就封她一个安和县主吧。”
楚瑾抬头,声音清淡,神色未变,“儿臣谨遵父皇命令。”
“瑾儿,朕也是多有顾虑,让他们伤筋动骨也就罢了。世家盘根错节根基深厚,还是要徐徐图之啊。行了,天色暗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楚明帝放下茶盏,神色不明的道。
楚瑾颔首,转身便不疾不徐出了大殿,他的身影在烛光之下拉的很长,然后渐渐地染上夜的深沉。
“瑾儿比朕多了几分魄力啊。”等到太子离开了崇明殿,楚明帝状若无意的对着身边的内侍总管桂全感叹道。
桂全赔上笑脸,十分恭敬地道,“太子殿下是陛下您的儿子,您一手教导出的储君,殿下的魄力也是继承了陛下您啊。”
楚明帝闻言站起身来,目光悠远,“他是朕与皇后的长子,朕对他寄予厚望。只是,年轻人还是多了些冲动,还需朕的教导。”
“陛下说的是。太子殿下年纪还轻呢,皇后娘娘去的早,可不得陛下您多费心。”桂全拍了一下脑袋,又说了一句,“说起来殿下还未成婚呢。”
“瑾儿心高气傲,一般的女子入不了他的眼,朕选的太子妃都被拒了。算了,由他去吧。”楚明帝摆了摆手,意兴阑珊,不欲多提此事。
翌日清晨,章洄在绿墨的帮助下一点一点地出了房门。老天爷啊,她在床上躺了几日,整个人都快成僵尸了。
闻到清新的空气,看到院中争相绽放的花木,章洄微眯着眼十分享受。她摆摆手让别院的下人给她搬了一个躺椅过来,又支上一个硕大的油伞,整个人缩在躺椅上,优哉游哉的别提多爽了。
她阖上了眼睛,旁边还有婢女们候着,不时为她递上精致可口的糕点,甜爽怡人的果子。一阵阵微风袭来,想到自己前世累死累活的工作生涯,章洄心中喟叹,这等快活日子可是神仙也不换啊。
只是一直躺尸的感觉真不好,老天爷,保佑她快点好起来,之后才能琢磨着退掉与狗男主长宁候世子的婚约。第一步救了太子,计划已达成,她的小命保住了。只要第二步与男主退了婚,她就和那傻逼小说的剧情没有关联了。
她是承恩公府的贵女,又有太子这个强大的靠山。啧啧啧,要什么美男子没有,温柔体贴的书生,刚毅英勇的武将,潇洒豁达的游侠……***嘿,伤还没好,章洄就畅想起自己和众位美男相处的美好场景。
突然眼前一暗,章洄还以为是伺候的下人,翘了翘嘴角,闲闲地开口说道,“还不快给本小姐奉上果子。”
福寿脸上抽搐不已,表小姐这是在使唤太子殿下?别说,别院的人日夜汇报她的情况,这养伤的日子她过的还挺悠闲,瞧那油伞,都立起来了。
“想吃什么果子?”一个淡漠清冷的男声传来,章洄闻言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人身着月白色衣衫淡淡的看着她,眉目隽永,高鼻薄唇,如清风朗月又似那枝头白雪,清冷高贵。这便是原主的太子表哥了,章洄这还是第一眼正正经经的看到人。
她立刻呆住了,两双眼睛就像被黏住了一般。
福寿轻轻咳了一声,下人纷纷跪在地上向太子行礼。
章洄瞬间回过神来,这可是太子,她想要起身结果动作过急,居然从椅子上翻了下来。
即将落地之时,章洄龇牙咧嘴地哀叹自己倒霉,却不料,一双有力的臂膀搂住了她的细腰。

踹掉男主后女配上位了免费阅读

“不必行礼了。”楚瑾的手在女子的腰间停留了几瞬,缓缓地抽离。
淡淡的龙涎香涌入章洄的鼻息,章洄眼睛只看到传说中金大腿凸起的喉结,细细的回了一句,“知道了,太子……哥哥。”
一旁的绿墨惊得咋舌,小姐什么时候和太子殿下如此亲近了,太子哥哥,这称呼可是破天荒了。
她颇有眼力见的扶住自家小姐,安置在椅子上。下人也动作麻利的给太子搬了椅子过来,太子轻撩衣摆,端坐在上。
“孤今日来,是有一事要告知表妹。”楚瑾神色不变,淡淡看了她一眼,语气清淡的开口。
“太子哥哥,您请说。”章洄正襟危坐,像个刚上学的小学生似的,微微垂着头,看上去乖巧可爱。
楚瑾扫了一眼她今日挽的松松的发髻,上面还插着一只红宝石的步摇,晶莹剔透的宝石随着她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受伤后倒是乖巧了几分。
“因着你替孤挡了一箭,父皇已下旨封你为安和县主。”收回视线,楚瑾唇角微勾,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安和县主,有品级诶。在大楚,这是只有郡王亲王的女儿才得以享有的殊荣,章洄一家是外戚,她能封了县主算是皇上破例了。
章洄笑意难掩,回答太子的声音都带了几分雀跃,“多谢陛下隆恩,多谢太子哥哥。”
桃花眼本就招人,她一笑眼角都带了一抹媚色,映着红扑扑的小脸,落到太子殿下的眼里,他眼眸微深,手指摩挲了一下佩戴的玉扳指。
“你救了孤,这是表妹应得的。今后表妹若有事困扰,也可来找孤。”
章洄心中狂喜,这算是金大腿给自己许下了承诺,以后自己做了什么都会保她平安吗?她看着光风霁月的太子殿下眼神愈发谄媚了,甜甜地点了点头,“洄儿一定记住的。”
“太子哥哥,洄儿在别院也待了些时日了,伤也好的七八分了。”章洄期期艾艾地继续说下去,“洄儿想回家了。”说完,飞快地瞅了一眼太子殿下。
楚瑾漆黑的眼珠闪过一丝笑意,别院冷清,是少了些乐趣。
“明日,孤会命人送你回府。”说完瞥了福寿一眼,福寿会意,立刻下去安排。
“表妹好生修养,孤还有公务处理,晚上孤会过来同表妹一起用膳。”太子起身,不急不缓地离开。
“恭送太子哥哥,洄儿晚上等你呦~”
欢快的声音传到楚瑾的耳里,他身形一顿,挑了挑眉毛,径直离开了。
等到太子殿下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绿墨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小声地询问自家小姐,“小姐,您不是最怕太子殿下的吗?”
章洄还沉浸在自己被封为安和县主的喜悦中,县主诶,她也算是有爵位在身了。更何况,只要抱好了金大腿,县主已经来了,未来郡主、公主还会远吗?
听到绿墨问她,章洄斜了她一眼,端正了神色开口道,“绿墨,此刻的你请尊称本县主一句安和县主,我已经不是昨日的承恩公府小姐了。”
绿墨沉默了一瞬,这是重点吗?不过还是顺着小姐的意,喊了一句,“县主,您之前不是最怕太子殿下吗?”
“你也说是之前,此刻的我最喜欢太子表哥了,因为他啊,能保命。”章洄晃悠了一下小脑袋,“本县主经历了一场刺杀清醒了不少,什么人该亲近,什么人该冷落心里有数。”
就比如那个狗男主,原主可是费尽了心思讨好他,每逢生辰更是绞尽脑汁为他奉上珍宝,连带着对男主的母亲长宁候夫人都比自己娘亲还亲近。
可惜了,***狗***到最后总是一无所有,原身下场多凄惨。章洄重新躺了下来,她可不是喜欢做***狗的人。
到了傍晚的晚膳时间,许是别院的下人知晓太子殿下会同安和县主一同用膳,端上的饭菜格外的丰盛。
饭菜刚摆好,太子殿下如约而至。
章洄和太子二人净了手,相对而坐,便动起筷来。只不过章洄轻轻地咦了一声,引得太子看了她一眼。
“表妹可有疑惑?”楚瑾手指修长,执了一双银筷,声音淡淡。
“太子哥哥,您不是应该先找人试下毒吗?”章洄手指灵动的夹了一颗丸子到自己的碗里,发出了疑问。电视剧里这情节可是小孩子都知道的。
这问题问的立在身后的福寿眼皮一跳,表小姐难道还以为在别院里还敢有人给殿下下毒吗?那他这总管也别做了,剖腹自尽吧。
太子却是心中一暖,脸色也意外多了几分柔和,开口说道,“表妹安心,这是孤的别院,下人也都是排查了几番的。”
“哦。”章洄嘴里塞了几颗丸子,脸颊鼓鼓的如同一只小松鼠,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太子瞥见,手下一转,银筷夹了颗鱼丸放到她的碗里,“表妹慢些用。”随后也夹了一颗到自己的碗里,咬了一口,眉毛轻扬,味道不错。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自带一番优雅,落到福寿和绿墨的眼里可不得了。这可是向来冷漠尊贵的太子殿下,以前哪会给人夹菜?/太子殿下可从来都是对小姐不予理会的!
章洄嘴里嗯嗯个不停,手中筷子也不停,前几日因为养伤,厨房做的食物都是偏向清淡的,她嘴巴都快淡出鸟了。今日这餐如此丰盛,红烧鹿肉、铁板牛蹄筋、麻辣兔头、糖醋鱼、蜜汁烤鸡,艹,太好吃了。
等到一餐完毕,她成功吃撑了,太子居然也用了不少,轻轻地用帕子擦拭嘴角。
只待了一会儿,太子有公务处理便离去了。等到他一走,章洄立刻瘫了下来,打了一个饱嗝,大喊,“绿墨,把消食汤给本县主端上来。”
到了第二天,居然是福寿这位东宫总管亲自送章洄回家,煊赫的车队连绵不绝。一路上,看得不少人红了眼睛,可真是富贵啊。
到了承恩公府,一箱一箱的赏赐搬下来,足足堆成了一座小山。承恩公夫人受宠若惊,又听福寿说女儿被破格封了安和县主,嘴角疯狂往上扬。
“夫人不必送了,咱家送县主回来便要回去复命了。”福寿做了个辑,转身离去。
“公公慢走。”
回了原身的如意苑,章洄看到原身记忆中的院落,恍若隔世,今后这里就是她的了,不知道原身对她的别墅满不满意。
“绿墨,把太子表哥给本县主的赏赐的单子拿上来。”章洄摆了摆手,显得阔气无比。
“这个冰纹长颈玉瓶摆那个架子上,屏风换成那个双面绣的,还有这些头面朱钗都放梳妆台……”
“是,县主。”如意苑的一干丫鬟看到拿出来的一件一件的珍宝,脸上笑颜如花,小姐得了殿下的看重,她们走出去脸上也带了光。
如此折腾了闺房几日,如意苑简直大变样,承恩公夫人进来之后都被闪了几分,这么贵重的东西居然大咧咧的放在这里,丫鬟不小心打碎了怎么是好。
“娘,您来啦。”章洄着了一身轻罗衫,飘逸又***,连忙迎出来,挽住承恩公夫人的手臂。说到底她穿到这里还多了一对疼爱她的父母,也是她的幸运。
“洄儿,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明日是你外祖母的寿辰,你跟娘一起去。”承恩公夫人觉得女儿憋了这些时日,也是时候出去放放风露露脸了。
“娘得嘱托你一句,明日可不许再与那宁秋秋起争执。”承恩公夫人脸色严肃,女儿的性子跋扈,与人争执无论是对是错,在旁人的眼里可落不下好名声。
“娘,你放心,我不会扰了外祖母的寿辰的。”章洄淡淡撇了撇嘴,她现在是安和县主,凭着身份就能轻松地压住她们。
承恩公夫人一怔,女儿经历了这次刺杀成长了许多,气质也没有之前那么浮躁了。
“如此便好。”
翌日,延平侯府大开府门,迎候宾客,门口车马如流。
因是侯府老夫人的寿辰,这次寿宴来的人多是女客,各府的夫人也都带了自家的女儿来赴宴,这也是女儿家露面相看人家的一个好机会。
众人坐在松鹤堂中,言笑晏晏,老夫人坐在上首,下面的宾客也都是有品级的世家贵妇,自然知道规矩,只相互夸夸衣服首饰,贺贺老夫人福寿绵长,至于其他的都闭口不谈。
直到廊下的一个婆子脸上带笑,上前向老夫人禀报说是姑奶奶和表小姐过来了。
一时间松鹤堂中的众人的目光都好奇的看向了门口,延平侯府的姑奶奶可不就是承恩公夫人。
承恩公府的大小姐章洄替太子殿下挡了一箭的事情可是在楚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前几日还被陛下封了安和县主,令不少人吃了一惊。
“快快,让婉儿她们进来。”老夫人心里高兴,脸上的皱纹里都带了几分喜意。
“外祖母,洄儿来了。”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门口出现了承恩公夫人陆婉和安和县主的身影。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