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佬破产后(林初瑶霍寒川)

反派大佬破产后(林初瑶霍寒川)

导读:火爆小说《反派大佬破产后》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初瑶霍寒川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反派大佬破产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反派大佬破产后》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林初瑶霍寒川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反派大佬破产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林初瑶穿进一本总裁文里,书中女主有资本大鳄忠犬男主,还有个日天日地睚眦必报的黑化反派大佬竹马,两人联手保驾护航,女主一夜之间从十八线跃升一线,头条上到腿软红遍全球。
然而这些都和她没关系——她是导致反派大佬霍寒川黑化的白痴女配。
林初瑶穿过来时,霍家破产,霍寒川父母双亡无家可归背负巨额债务穷困潦倒,即将被她无情抛弃并狠狠羞辱。
看着这个三个月后会成为海外财团的唯一继承人,马上就要开启日天日地之旅的大魔头,林初瑶颤颤开口——破产没关系我可以养你啊。
霍寒川:呵呵
后来……
“喜欢小鲜肉,嗯?”霍寒川扯开领带,嗓音低哑的将她压在墙上,危险又撩人,“除了我,你谁都别想找。”

反派大佬破产后全文阅读

霍寒川抿紧薄唇,曲起指关节在桌子上敲了敲,没吭声。
他的小未婚妻说要养他。
江子骞笑笑,视线落到林初瑶身上,安静下去。
另一头,林初瑶抬了下眼皮,嘴角的笑容隐隐扩大,自信出声,“就是知道才选的。”
梁锦希:“……”
四个评委:“……”
“开始吧。”问话的评委有点恼火。
李斯特的《12首超技练习曲》是钢琴史上令人生畏的高难曲目,他自己都无法弹好。眼前的小丫头看起来也就17、18岁,他倒是要瞧瞧她说出口的大话怎么收回去。
学三个月就能弹李斯特的《12首超技练习曲》,那可是绝无仅有的天才。
林初瑶挪了下琴凳,抬起手放到钢琴上闭了闭眼,开始认真弹奏。
在现实世界里,她爸爸是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一生都在挑战这12首曲目,然而没有一次满意。
承载了爸爸全部希望的她,从四岁开始就站在凳子上练习,练了十四年,一直到她考上外地的音乐学院。
一次无意炫技,以天才钢琴少女的身份出道***娱乐圈。
然而她太天真了,入圈容易出名难。
经纪人告诉她,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会才艺的艺人,长得好看才是重点。
毕竟是看脸的世界。
她长的寡淡没什么辨识度,还摆清高的架子,入圈没多久就在比赛前被人打断手。天才钢琴少女的人设一夜崩塌,她不甘心,开始琢磨演戏当演员,希望自己有天能红,大大方方的炫技打脸。
可惜她还没等到自己走红就生死未卜,穿越到书里的世界。
琴声从平缓沉闷的曲调走向压抑,到了中段平静又忧伤,最后转入***。穿着白衬衫的漂亮少女眼眸低垂,漂亮的十指在黑白的琴键上翻飞,仿佛幽灵在跳舞。
旗舰店里再无任何杂音,所有人都吃惊的睁大眼。
霍寒川剑眉微蹙,搭在茶几上的手指无意识跟着节拍轻叩桌面,嘴角抿紧。
他的小未婚妻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演奏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评委激动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哪个学校念书?”
琴声戛然而止。
林初瑶抬起头,淡然撩开汗湿的发丝,脸上露出牲畜无害的笑,“刚考上海城音乐学院,9月份开学上大一。”
梁锦希从震惊中回魂,嘴巴张成O型,一瞬不瞬的看着林初瑶那张美的让人嫉妒的脸,半天发不出声音。
这牛逼的技术和过人的体力,不是她,这绝对不是自己认识的林白痴!
那个白痴连琴键都分不清,居然弹得下来《马捷帕》和《鬼火》,连《幻影》也弹了!
她今天一定是见鬼了。
另外三个评委也十分激动,纷纷问林初瑶打算选什么专业,艺考选的钢琴还是别的什么乐器。
林初瑶难为情挠头,脸上露出一丝娇羞的神色,“梁锦希刚才说了,我选的唢呐。”
几个评委老师的脸都绿了,片刻后又主动给她留电话。
林初瑶眨了眨眼,甜笑发问,“我现在算入选了吗?”
“入选了。”最开始问话评委仿佛没看到梁锦希难看的脸色,激动送上自己的名片,“开学前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林初瑶笑盈盈收下,顺便把另外三个评委的名片也收了,礼貌退出去。好累,书里的她太弱鸡了,弹个琴差点虚脱。
梁锦希气歪了脸。
“不止有两把刷子。”江子骞低笑,“梁晋野眼光不错。”
霍寒川给了他一记眼刀,抿着嘴角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跟出去。
“霍寒川?!”同样追出去的梁锦希被他撞到,惊呼一声,脸上旋即露出讽刺的笑,“你该不会是来找工作的吧?正好我家缺个司机,可以给你开高薪哦。”
真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曾经眼高于顶的霍家三少,居然沦落到跑来琴行应聘,啧~
已经走到门外林初瑶回头看了眼霍寒川,倏地转身折回去,亲昵挽住他的胳膊,“他陪我来的不找工作。”
狗男人现在心理脆弱的很,万一被梁锦希***了也把账记到自己头上,她找谁哭去。
这种时候她必须得罩着他。
梁锦希在霍家还没出事之前追过霍寒川,她19岁生日当天买下全城的大屏幕向霍寒川告白,不料霍寒川当着小青梅的面拒绝了她,理由是太丑。
这件事一度成为圈子里的笑话。
梁晋野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没想到过了一年,终于有机会给梁锦希找回场子。知道霍家出事后他故意接近书里的林初瑶,天天给她***画豪门少夫人的巨饼。
同时还在暗中使绊子堵死了霍寒川所有的退路,逼着他只能去林家求助。
梁晋野的目的是想让霍寒川亲眼看到,就连唯一一个可以求助的人,也背叛了他。
林初瑶有点想骂娘。
霍寒川被梁晋野羞辱的剧情没发生,没想到居然避不开跟梁锦希的恩怨。梁锦希都往外追了,不知道霍寒川怎么想的,居然把脸送上去让她打。
“他陪你来?”梁锦希目瞪口呆。
开什么国际玩笑,霍寒川早就知道自己头上绿油油,怎么可能会陪她来参加这种不值一提的海选。
除非他天真的以为林家会帮忙!
“林初瑶,林家早上刚刚发公告说你们已经解除婚约,还是你主动提出的,你不会不知道吧。”梁锦希脸上露出看戏的表情,抱着双臂窥她,“五个亿的债务哟,你可要考虑清楚,我哥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也不知道哥哥吃错了什么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昨晚去找她还挨了一顿打,结果消息出来全都在说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放眼如今的整个海城,就没一个能跟她哥打的,林初瑶这个假千金就更不是对手了。
捏死她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知道那又怎样。”林初瑶踮起脚尖亲了下霍寒川的脸,轻描淡写的怼回去,“五个亿的债务而已又不是还不起,我只喜欢他。”
柔软的触感擦过脸颊,一闪而逝。霍寒川垂下眼眸,少女脸上的汗水还没消,湿透的发丝贴着脸颊垂下,衬得原就雪白的肌肤像是会发光一般,微张的红唇宛如熟透的樱桃,诱人采撷。
他勾了下嘴角很快收敛回去,带着她转头往外走。
喜欢他?他倒是要看看她在玩什么把戏。
“林初瑶,你一定会后悔的!”梁锦希的吼声硬邦邦砸过来。
林初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没有梁晋野罩着梁锦希不敢翻什么风浪,自己光脚不怕穿鞋的。熬过三个月就海阔天空了,只要不被霍寒川针对,每个人的剧情她都清清楚楚。
外边又下起雨,林初瑶松开霍寒川的胳膊,从包里拿出雨伞打开,微微仰起头看着他,“谈工作?”
“得养活自己。”霍寒川的视线在她握紧伞柄的小手上定格,很自然的覆手上去握住,“去拿车陪我去买衣服。”
“我现在没钱。”林初瑶不假思索地甩开他的手。
“我破产了。”霍寒川嗓音凉凉,“这套衣服穿了三天。”
林初瑶想到他的处境,嗓音一下子软了下去,“我去给你买,不过现在还有别的事你先回家等着。”
曾经一天换三套衣服的人,居然只剩下一套衣服可穿,难为他了。
把伞塞进他手里,林初瑶举起自己的包顶在头上,迈开脚步往地铁站的方向小跑过去。
她得去探望梁晋野,免得林孝海丧心病狂停了妈妈的药。她不是书里的林初瑶,但也不想有人因为她而丢命。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活生生的,不是印在纸上冷冰冰的名字。
霍寒川眯起眼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打伞***雨中,嘴角不自觉上扬。
他的小未婚妻傻的有点……可爱。
8月的雨反反复复,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眼变大。
林初瑶走出地铁站,盯着厚厚的雨幕磨了磨牙,一头扎***,大步往康华医院跑。
康华医院是梁家的产业,也是海城最高端的私人医院,修的比五星级酒店还要豪华。
梁晋野的病房在住院部32层。林初瑶走到病房附近,梁锦希的声音清晰传出来,“我不管,林初瑶那个假货今天欺负我了,你必须帮我找回场子。”
“不生气了,之前不是说看上了一套衣服,想买下来去参加后天的试镜吗,拿我的卡去刷。”梁晋野含着笑,嗓音低低的哄着梁锦希,“买多少都行。”
“哥,我爱死你了!”梁锦希大声欢呼。
林初瑶抖了下身上的鸡皮疙瘩,平静抬手敲门***。
“瑶瑶,你怎么来了。”梁晋野眼底的诧异来不及掩饰,脸上的笑容也有点冷,“我刚想给你打电话。”
昨晚,他在她公寓门外拍了很长时间的门,下楼去拿车的时候被人套上麻袋一顿暴揍,等他醒来报警查监控,整个小区的监控都坏了,简直邪门 。
“我爸看到新闻让我过来看看你。”林初瑶低头往他身上瞄了瞄,一脸天真的走***坐到病床上,状似不经意的拍了下他露在外边的腿,“他们说你断子绝孙了,是真的吗?”
梁晋野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林初瑶:“……”
“林初瑶你干了什么!”梁锦希咬牙切齿,“我哥怎么昏了?!”
“我什么都没做,你赶紧叫医生过来吼我没用。”林初瑶暼了眼昏过去的梁晋野,憋着笑起身往外走。
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她走太急一头撞了上去。
“嘶……”林初瑶捂着撞疼的鼻子难受抬头,一下子撞进霍寒川那双冷冰冰的眼里,舌头瞬间打结,“你……来看他?”

反派大佬破产后免费阅读

霍寒川漠然摇头。
他路过楼下恰好看到她冒雨往里跑,本能跟进来。如他所料,他的小未婚妻果然放不下梁晋野,脑子似乎也变得灵光了。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林初瑶拍了下胸口,拉他走远几步嗓音压低,“梁晋野昏过去了,梁锦希发疯起来我们谁都走不了,快点离开这。”
“担心我?”霍寒川低下头,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讽刺的勾了勾唇,暧昧亲吻她纤细的脖子,“还是怕我伤了他。”
话音刚落,走廊另一头冲过来几个医生护士,速度快的像是被鬼撵一般。
“梁少突然昏迷,通知专家组做好准备预防可能出现的意外。”跑在前面医生神色凝重。
“怕你被人揍,快走。”林初瑶得意洋洋的勾起嘴角,拉着霍寒川的手让开路,飞快往电梯厅那边跑。
康华是梁家的医院,她一来梁晋野就昏了过去,等梁锦希反应过来医院的保安绝对会拦着他们不让走。
霍寒川看着扣住自己手腕的小手,眼中风起云涌。
***电梯,霍寒川瞥见她脸上的坏笑,压着眉峰深深看她。“你干了什么?”
他误会她了?
“什么都没干啊,我拍了下梁晋野的腿他就昏过去了。”林初瑶一脸天真。
霍寒川:“……”
梁晋野的双腿都被他的人打断,目前还无法手术,拍一下别说昏迷要命都有可能。
林初瑶心情很好,一路上嘴角都保持着上扬的弧度。
她才不会留下来照顾梁晋野,七个现女友,他这是打算凑齐了七仙女召唤神龙呢。傻子才会送人头等着被人撕。
霍寒川扶着方向盘专注开车,余光有意无意看她,轻描淡写的语气,“得罪了野男人,你就不怕他针对林家的生意?”
她一直很想嫁入梁家,忽然改变态度莫不是在玩***故纵的把戏?
“怕死了,可我已经得罪了怎么办呢?”林初瑶似笑非笑。
跟丢命比起来,得罪梁晋野最多会遇到点小麻烦,小意思。
霍寒川:“……”他就没看出来她在害怕。
回到小区附近,林初瑶想起霍寒川昨晚说买衣服的事,偏过头,脸上露出牲畜无害的笑,“带你去买衣服。”
霍寒川看了眼超市的招牌,一口气噎在胸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后只能漠然点头。
超市在搞大促销,夏季的T恤大裤衩全场五折。
林初瑶给自己挑了两套,跟着开始给他选。
公寓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是大牌,可惜不是林孝海妻子穿过不要的就是高仿的A货,没一件适合她穿出门。
唯二两套清爽的衬衫牛仔裤,还是按照学校的要求去买的。
梁晋野很大方,然而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高级餐厅天天去会所的卡随便给,就是不给她买东西不给钱。就这样,书里的她还天天做梦幻想嫁入梁家,每天过着买买买的生活。
殊不知,她在梁晋野眼里就是个可以利用的玩物。
“我不穿。”霍寒川嫌弃的看着她手里的T恤大裤衩,直觉她是故意的。
林孝海虽然抠门对她还是很大方的,吃穿用度没比女儿差多少,她的衣服全是国际大牌,就是审美有点畸形。
“那你继续穿身上这套好了。”林初瑶一脸的无所谓。
霍寒川干脆不看,拿着手机掉头就走。林初瑶默默翻了个白眼,心说大少爷的架子摆得倒是挺足,可惜这三个月里他只能先适应穷困潦倒的生活。
结账出去,霍寒川那个狗男人竟然已经开车走了!
林初瑶深深的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总算把火气压下去,拎着大袋的东西慢慢往回走。
到家开门***,霍寒川围着条浴巾趴在地毯上不知道找什么,***翘的很高,***有点不可描述。林初瑶清了清嗓子,随手把给他买的衣服丢过去,“去试一下,尺寸不合适就去换。”
霍寒川抓住落到沙发底下的U盘,慢条斯理的直起身坐回沙发,拿起她买的衣服打开。
“你就给我穿这个?”霍寒川看着标签上不超过三位数的标价,头顶乌云密布。
早知道跟她一块选,这审美简直不能再土。
“爱穿不穿,养你不是包养你,别误会。”林初瑶噎他一句,放下手里的袋子转身去厨房。
她是穷得买不起好的,8月才开始没几天,买完东西卡上就只剩可怜兮兮的3000块。
林孝海的信用卡副卡从来不给她刷,每个月五千的零花钱还常常忘记给,虚伪贪心又抠门的人渣。
霍寒川捏着T恤和老头穿的大裤衩沉默几秒,站起来丢开浴巾穿上。
穿好翻了翻她新买的***,发现全是白色的心情刚好一点转瞬又黑下脸。
这么***?!
要不是超市小票上有记录,他险些以为她是故意去情趣店买的。是他常穿的三角款,不过只有中间遮挡的部分是棉质,剩下的布料是透明冰丝。
霍寒川拧眉看了片刻,起身去厨房。
林初瑶听到他的脚步声头都没回一下,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冷淡出声,“等会才能吃饭,今天开始我做饭你洗碗。”
林家居然真的通过公司公关部发出公告——小女儿年幼,虽然不是亲生但林孝海作为父亲,愿意尊重女儿跟霍家解除婚约的选择。
***!解除婚约明明是他知道霍家会破产就有的计划,这么着急发出公告,不过是以为昨晚她已经被梁晋野拿下。
“我不吃辣。”霍寒川抱起手臂,懒懒倚着吧台看她,“不吃香菜不吃蒜。”
“给你什么就吃什么,你现在没资格矫情。”林初瑶心里不爽,怼完回头见他已经换上新买的衣服,眨了眨眼旋即正回脑袋,努力憋住不笑。
全身上下总价不超过300块的T恤大裤衩穿在他身上,有种诡异的憨厚感。
超市里其实有适合他这个年纪的,稍微潮一点的T恤大裤衩,她买的老头款。没想到穿在他身上,竟然也挺好看还特别的居家接地气,那张脸也少了些阴郁,干净的让人想要狠狠调戏。
“我下午要去找工作。”霍寒川将她嘴角上翘的样子收进眼底,抬脚过去从背后圈住她,低头贴着她的耳朵呢喃,“新买的***我很喜欢。”
他活这么大就没穿过那么***的***!
“特价买一送一,我只看价格。”林初瑶绷紧神经,不悦的用肩膀顶开他,“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她的心理年龄虽然不是18岁,可也没跟哪个男人这么亲密过。
每次他靠近过来,她都忍不住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唔”霍寒川发出一声鼻音,留意到她似乎红了脸,眼底骤然多了几分玩味,“真的要养我?”
“屁话,你现在穿我的吃我的住我的,不是养是什么。”林初瑶挣脱他的怀抱,尽量不让他发现自己失态,“出去等着,马上就能吃饭。”
霍寒川:“……”
两个人吃饭,林初瑶懒得搞太复杂经济也不支持,就煮了西红柿鸡蛋汤,炒了个西芹牛肉加清炒菜心。
霍寒川坐在餐厅里,单手托着下巴看她忙碌,目光暗暗沉沉。
林孝海对她这么不好?记得林家千金烧水都不会,她这么熟练平时怕是没少下厨。
“你刚才说要去找工作?”林初瑶把碗筷递给他自顾坐下,“有公司请你吗?”
上午在皇冠旗舰店,他应该是被拒绝了。
“没有,早上的没谈拢。”霍寒川自己动手盛饭,脸上平静的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对方看到我的简历就放弃了。”
“噗……”林初瑶笑了下安慰的语气,“霍寒川三个字意味着要求的薪水不会低,还意味着讨债的人随时会上门,换我也不请你,慢慢来吧。”
霍寒川:“……”
她倒是诚实,也不怕他扎心。
“我下午要用车,公交卡一会给你。”林初瑶嗓音含糊,狼吞虎咽的吃完碗筷一放,立即起身往客厅跑。
她得算好账给他多少钱傍身,待会还得去找人借钱给他买墓地,俗话说入土为安,他爸妈的遗体一直保存在殡仪馆终究不妥。
霍寒川偏头,视线追逐着她窈窕的背影,目光不自知的柔和下来。
吃完洗了碗去客厅,林初瑶拿着笔在超市小票上列了一堆的数字,手机开着计算器不知道在干嘛。
霍寒川在她身边坐下,淡然掀唇,“身上没钱。”
“等会。”林初瑶应了声继续算账。
霍寒川抬了抬眼皮,放松后靠微微歪着身子侧对着她。少女神色专注,披肩长发扎了起来,露出漂亮的天鹅颈,落下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轻晃,像是柳枝拂过湖面,温柔又美好。
认真的样子透着跟年龄不符的恬静,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珍藏。
她的皮肤极白,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一身骨肉生的恰到好处,多一分粗壮少一分娇小。
如今刚成年就已露出倾城姿态,不怪林孝海把她当宝,在霍家出事后就放出消息价高者得。
“加个微信吧,我给你转账。”林初瑶放下笔扭头看着他,“一人一半,你省着点花,我爸一周后回国等我要到钱再给你,买墓地的钱我另外想办法。”
霍寒川心中一动,拿走她的手机看到卡上余额,嘴角狠狠抽了下,“一半才1500?”
她这么穷怎么敢放话要养他?!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