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少追妻套路多(钟千夏蒋濯)

蒋少追妻套路多(钟千夏蒋濯)

导读:火爆小说《蒋少追妻套路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钟千夏蒋濯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蒋少追妻套路多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蒋少追妻套路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钟千夏蒋濯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蒋少追妻套路多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蒋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狗血的剧情会落到自己身上,他爱上的一个女人,心中竟然又别的男人,那个男人还不是随便的一个路人甲,是一个对自己极具威胁的一个男人,不光是因为这个男人衣冠楚楚一看就是个伪君子,更是因为这个男人在钟千夏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而且他们也有自己不知道的回忆........

蒋少追妻套路多全文阅读

凌晨两点半,门外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动静。
蒋濯猛地睁开眼,一把拉开大门,酒香四溢的身体直直跌进了他怀里。
“嗯?我家怎么有人......”
钟千夏双手托起蒋濯的脸,左右看了看,笑道:“还...还挺好看的。”
蒋濯拍掉她的手,皱眉:“你到底喝了多少!”
“不多...一点点...”
钟千夏捧着他的脸傻笑,蒋濯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和醉鬼一般见识,俯身将她抱进门,又用热毛巾给人擦了脸,才翻身压了上去,捏着她的下巴审问:“去哪了?”
“别闹......”钟千夏半眯着眼,笑的***,突然伸手揽住了蒋濯的脖子,带着酒香的唇瓣落在他嘴角,“帅哥,你半夜三更,为什么在我家?......”
蒋濯眼皮一跳,颈间的肌肉因为她的动作绷紧。
钟千夏还在不依不饶:“说话啊...问你呢。”
这个女人,得寸进尺!
蒋濯忍无可忍,狠狠咬上了她的唇,直到钟千夏呼吸不畅开始推他,才拉开一点距离,沉声问:“你到底怎么了?”
钟千夏不回答,哼哼唧唧的笑了一会儿,闭上眼睡自顾自睡了过去。
她管杀不管埋,蒋濯晃了她几下晃不醒,只好去一旁自我冷静,等彻底平静下来,才睁着一双黑眸亮如寒星的眼,直勾勾盯着钟千夏瞧。
不寻常。
平时她也会为了应酬跑几个酒局,但总是很有分寸,绝不会喝成这个模样。
他翻身下床,体贴的给她盖好被子,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钟千夏窝在柔软的枕头里,睡得很沉。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言川的身形挺拔,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低醇,他贴在自己耳边低语,眼神冰冷彻骨:“千夏,我们结束了。”
她的心狠狠一揪,梦中的自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可言川看都不看她一眼,拎着行李箱径直走向了机场。
“雅云需要我照顾,千夏,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钟千夏猛然睁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逼的她抬起手挡了挡,蒋濯清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你可算醒了。”
一下被拉回现实的感觉很不好受,钟千夏闭了闭眼,哑声问:“几点了?”
“十点半。”蒋濯把保温壶放在床头,狭促的看她,“没想到你还挺不胜酒力。”
钟千夏白了他一眼,撑着床坐起来,接过他手里的粥******的喝,“你要出门?”
“下午有通告,”他怨气十足,“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说好早回来,结果半夜两点才到。”
钟千夏简直怕了他,举双手投降:“我的错,昨天路过酒吧喝了几杯,等你回来......”
话没说完,唇瓣上就落了一只纤长的手指,蒋濯冲她笑了笑,罕见的没再追究:“那件出问题的衣服,你们准备让言川上?”
钟千夏愣了一瞬,眨眨眼,问他怎么知道。
“本天王无所不知,”蒋濯不置可否,十分手欠的捏了捏她颊边软肉,“我有幸和庄老的孙女见过几次面,她口味特殊,最喜欢那种装模作样的款式,你选的没错,不用太过担心。”
他觉得自己昨天买醉,是因为担心这个?
钟千夏笑了笑,也没拒绝他的好意:“那可真是谢谢你,蒋小天王要是能帮我美言几句,那我更不用愁了。”
“想得美,”蒋濯将她吃完的碗拿过来,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我先走了,你没事儿再睡会儿。”
钟千夏点点头,目送他走出门,遥遥冲他经纪人点了个头,收回了目光。
她与蒋濯认识不过两年,那时候她刚和言川分开,正是颓废的时候,遇到了这位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这段***不类的关系。
不得不说蒋濯是个很好的***,他很有分寸,而且细心体贴,极富情调,也难怪总有人说蒋濯是一朵有毒的罂粟花,他确实有令人念念不忘的本事。
从前的钟千夏最讨厌这种四处留情的人,但现在的她,觉得蒋濯也没什么不好。
只要不是言川,都没什么不好。
“叮咚”一声,钟千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懒懒的划开锁屏,打开了微信。
消息是裴圆圆发来的,只有短短一句话——夏姐,言川答应了。

蒋少追妻套路多免费阅读

凌晨两点半,门外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动静。
蒋濯猛地睁开眼,一把拉开大门,酒香四溢的身体直直跌进了他怀里。
“嗯?我家怎么有人......”
钟千夏双手托起蒋濯的脸,左右看了看,笑道:“还...还挺好看的。”
蒋濯拍掉她的手,皱眉:“你到底喝了多少!”
“不多...一点点...”
钟千夏捧着他的脸傻笑,蒋濯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和醉鬼一般见识,俯身将她抱进门,又用热毛巾给人擦了脸,才翻身压了上去,捏着她的下巴审问:“去哪了?”
“别闹......”钟千夏半眯着眼,笑的***,突然伸手揽住了蒋濯的脖子,带着酒香的唇瓣落在他嘴角,“帅哥,你半夜三更,为什么在我家?......”
蒋濯眼皮一跳,颈间的肌肉因为她的动作绷紧。
钟千夏还在不依不饶:“说话啊...问你呢。”
这个女人,得寸进尺!
蒋濯忍无可忍,狠狠咬上了她的唇,直到钟千夏呼吸不畅开始推他,才拉开一点距离,沉声问:“你到底怎么了?”
钟千夏不回答,哼哼唧唧的笑了一会儿,闭上眼睡自顾自睡了过去。
她管杀不管埋,蒋濯晃了她几下晃不醒,只好去一旁自我冷静,等彻底平静下来,才睁着一双黑眸亮如寒星的眼,直勾勾盯着钟千夏瞧。
不寻常。
平时她也会为了应酬跑几个酒局,但总是很有分寸,绝不会喝成这个模样。
他翻身下床,体贴的给她盖好被子,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钟千夏窝在柔软的枕头里,睡得很沉。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言川的身形挺拔,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低醇,他贴在自己耳边低语,眼神冰冷彻骨:“千夏,我们结束了。”
她的心狠狠一揪,梦中的自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可言川看都不看她一眼,拎着行李箱径直走向了机场。
“雅云需要我照顾,千夏,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钟千夏猛然睁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逼的她抬起手挡了挡,蒋濯清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你可算醒了。”
一下被拉回现实的感觉很不好受,钟千夏闭了闭眼,哑声问:“几点了?”
“十点半。”蒋濯把保温壶放在床头,狭促的看她,“没想到你还挺不胜酒力。”
钟千夏白了他一眼,撑着床坐起来,接过他手里的粥******的喝,“你要出门?”
“下午有通告,”他怨气十足,“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说好早回来,结果半夜两点才到。”
钟千夏简直怕了他,举双手投降:“我的错,昨天路过酒吧喝了几杯,等你回来......”
话没说完,唇瓣上就落了一只纤长的手指,蒋濯冲她笑了笑,罕见的没再追究:“那件出问题的衣服,你们准备让言川上?”
钟千夏愣了一瞬,眨眨眼,问他怎么知道。
“本天王无所不知,”蒋濯不置可否,十分手欠的捏了捏她颊边软肉,“我有幸和庄老的孙女见过几次面,她口味特殊,最喜欢那种装模作样的款式,你选的没错,不用太过担心。”
他觉得自己昨天买醉,是因为担心这个?
钟千夏笑了笑,也没拒绝他的好意:“那可真是谢谢你,蒋小天王要是能帮我美言几句,那我更不用愁了。”
“想得美,”蒋濯将她吃完的碗拿过来,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我先走了,你没事儿再睡会儿。”
钟千夏点点头,目送他走出门,遥遥冲他经纪人点了个头,收回了目光。
她与蒋濯认识不过两年,那时候她刚和言川分开,正是颓废的时候,遇到了这位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这段***不类的关系。
不得不说蒋濯是个很好的***,他很有分寸,而且细心体贴,极富情调,也难怪总有人说蒋濯是一朵有毒的罂粟花,他确实有令人念念不忘的本事。
从前的钟千夏最讨厌这种四处留情的人,但现在的她,觉得蒋濯也没什么不好。
只要不是言川,都没什么不好。
“叮咚”一声,钟千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懒懒的划开锁屏,打开了微信。
消息是裴圆圆发来的,只有短短一句话——夏姐,言川答应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