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消逝在眼前(叶春儿贺江)

彻底消逝在眼前(叶春儿贺江)

导读:火爆小说《彻底消逝在眼前》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叶春儿贺江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彻底消逝在眼前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彻底消逝在眼前》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叶春儿贺江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彻底消逝在眼前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在众人眼中,叶春儿是出身乡野的卑微孤儿,而安定侯贺江,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世家公子,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一场意外,而走到了一起,而贺江的出现,也彻底改变了叶春儿的命运轨迹,叶春儿心里清楚,在贺江的心里,只有孙若嫣一人,而她只不过就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在这段感情里,她爱的卑微,爱的懦弱,当她彻底消失在贺江的世界时,他才追悔莫及......

彻底消逝在眼前全文阅读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叶春儿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怒扇孙若嫣一记耳光,可孙若嫣哭得梨花带雨,像是受到天大的冤屈。
“侯爷,秀秀是您送给妾身的礼物,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妾身也不想活了!”
“有这个时间哭,不如尽快请个郎中来,替它上药。”贺江冷冷说着,把瑟瑟发抖的波斯猫递给身后的仆从,仆从马上抱着它离开。
孙若嫣脸色一僵。
贺江掏出手绢,慢条斯理地擦拭手上沾染的猫血:“身在安定侯府,就要守安定侯府的规矩,连个畜生都不能容忍,说明你不适合这儿,即日起搬去庄园吧!”
这话,是对叶春儿说的。
叶春儿瞪大眼睛,惶然地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我没有……。”若搬去庄园,就再也见不着他了,她不要去。
贺江却不听她解释,寒声说完,直接甩袖而去。
“听到了吗?”贺江一走,孙若嫣又恢复本性,面露得意,趾高气昂:“侯爷眼里心里,都没有你,立刻滚出侯府,再不要回来,否则有你好受!”
叶春儿愣愣看着贺江高大宽厚的背影,眼圈慢慢变红。
她已经足够退让,不争不抢亦不妒,只要能让她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守着他就行……可现在,连这点儿心愿都要被剥夺吗?
“来人呐!”见叶春儿站着不动,孙若嫣眸露暗光,高声吩咐道:“把这个女人送去东郊庄园!”
安定侯府的庄园不止一处,但东郊的庄园,最偏,亦最远。
叶春儿眼底的光一点点凝下来,若是不争不抢的下场是失去,那她只能豁出去了!缓缓扬起下巴,她环顾四周,掷地有声:“我看谁敢?我是侯爷用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来的嫡夫人,你一个姬妾,无权安排我!”
孙若嫣气得扭曲了脸,眼底幽光闪烁,藏着压不住的狠厉。
但叶春儿没再看她,拎起***就往前跑,直跑到气喘吁吁,才堪堪追上贺江。她伸出手,***捉住贺江的衣袖。
“侯爷,我不走。”
贺江垂眸,看到她鲜血淋漓的手,微微一愣,甚至忘记要斥责她。
叶春儿始终低着脑袋,不敢看他神情,只强撑勇气,说出自己的要求:“你今晚歇在我这儿,好吗?”
贺江眼里的同情霎时褪得干干净净,他缓缓抬眼,终于将视线落在她身上:“叶春儿,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我要做名正言顺的安定侯夫人,”叶春儿强忍羞涩,一字一句地道:“我要做你的夫人!”
“哈!”贺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语调变得讥诮刻薄:“你又想算计什么?”
“我,”叶春儿忍着眼泪,低声喃喃:“我只是喜欢你……。”
“够了!你骗得了祖母,骗不了我!”贺江忍无可忍地打断她,看向她的眼神充满鄙夷与厌憎:“像你这样势力的女人,定是看出祖母非富即贵,才出手救她。你够聪明,卖力地讨好她,为自己谋得侯夫人的位置,如今荣华在手,富贵已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彻底消逝在眼前免费阅读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是个精于谋算,爱慕虚荣的人?叶春儿鼻尖一酸,眼泪控制不住地溢出眼眶。
她想告诉他,她没花侯府一分钱,没用侯府一根纱,只是住在了这里而已……可他不会信吧?
毕竟她前些天还差点花一千两买回一匹布,可他怎么会相信那一千两巨款是她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的存款,并不是出自侯府呢?
“放心,哪怕搬去庄园,我也不会亏待你,别再烦我!”贺江失去耐心,冷漠地甩开她的手。
手背痛得厉害,更痛的是心……叶春儿咬唇,还是不肯放弃,便哑声说道:“我想要个孩子。”如果他们之间有个孩子,他应该多少会眷顾她一些吧?
可贺江眼中渐渐聚起乌云,甚至冷笑着为她鼓掌,“啪啪啪”三声,像一把刀子切割在她心上。
“你的心计之深,我甘拜下风!银子有了,身份有了,怎么能没有地位呢?你若生下我的儿子,他就是世子,我可不得替你请个诰命回来?一品诰命夫人,这才是你的目的?”
看来,不管她做什么,在他心里,都是阴谋!叶春儿咬紧牙关,拼命控制着悲观的情绪。
“叶春儿,只要我还活着,你永远别想染指贺家!祖母年事已高,没办法一直庇佑你,你若识相,就老老实实呆在侯府里,谨守本分不要外出更不要惹事,这样等将来劳燕分飞,我或许能好心赠你一笔程仪。”
他果然,在筹谋着离弃她!
可她不要跟他分开!
叶春儿抬手,悄悄擦去眼泪,声音逐渐坚定:“至少现在,祖母还能庇佑于我。今晚与我圆房,否则我明日便前往长公主府,请祖母……为我做主!”
若是只有恶女才能留在他身边,那她舍了良善又何妨?想着,她终于抬眼直视他:“别说我只是伤了一只猫儿,便是伤了孙若嫣,你又能奈我何?要赶我走,你还不够本事!”
若贺江此时足够冷静,就会发现她色厉内荏,不过是在故作凶狠。
可惜的是,他出身高门,乃是真正的天子骄子,还从来没有人敢当面奚落于他。于是对上她挑衅的眼神时,他的理智轰然消散,然后彻底被怒火取代。
“想做我的女人?没问题,我成全你!”
说着,贺江***揪住叶春儿的衣襟,随手拉入旁边的厢房,关上门,毫不留情地抬手撕裂她身上的衣裳。
他要惩罚她,要让她知难而退,要让她感到害怕,继而痛哭求饶……于是,没有任何前兆,他直接侵犯了她。
可是,她即便痛得痉挛,也不曾认输,他热血上头,铆足劲儿想征服她,却发现她的滋味比想象中好,他沉沦其中,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直到将她折腾得昏迷过去。
而路过门口的孙若嫣,站在门外听着里边不断传出的破碎呻吟,几乎咬碎满口银牙。
贺江从未碰过她。
不管她怎样地试探、勾引,他始终都如柳下惠般坐怀不乱,在她甚至忍不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身患暗疾时,便遇见了今日这一出。
贺江哪是不行,分明行得很,他只是,不愿碰她。
孙若嫣恨得眼里快要溢出血珠了。她绝不可能屈居在叶春儿之下,叶春儿既然不肯走,那就只能请她去死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