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omega甜又野(厉橙萧以恒)

这个omega甜又野(厉橙萧以恒)

导读:《这个omega甜又野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莫里_所编写的,讲述了厉橙萧以恒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这个omega甜又野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莫里_所编写的,讲述了厉橙萧以恒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厉橙是个omega,但是他A到爆炸。
和老师们称兄道弟的人是他,在赛场上一骑绝尘的人是他,认80个beta当小弟的人还是他。
突然某一天,厉橙敲锣打鼓地宣布——他对学校公认的男神级alpha萧以恒势在必得,一定要把他纳入房中!
“萧以恒这个人,聪明,英俊,长得高!而且他腿长***翘,一看x能力就很强!!只有这样的alpha才配得上我!”

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阅读

萧以恒又在画画了。
他坐在窗边,橙色的颜料在调色板上与其他颜色缠绵地拥抱在一起,然后被一点点的添加到那副名为《放学后》的画上。
秋娴只要有空,都会在他身边看他创作。看萧以恒作弄色彩,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这幅画的创作已经接近尾声,今天应该就能完成了。
萧以恒停笔起身,他身上的白色围裙已经与颜料揉成一团。
秋娴主动说:“后续上光油我来吧。”
可萧以恒却摇摇头,拒绝道:“稍等,我还没有画完。”
“什么?”秋娴有些奇怪。
在她看来,这幅画的完成度已经非常高了,世界被落日余晖所笼罩,把一切事物都镀上了一层橙红色的光芒,带着一种慵懒的暖意。橙色的天空,橙色的树叶,橙色的操场……这幅画整体用深浅不一的橙色织造,不落窠臼,秋娴相信,这幅画送到画廊后,绝对会引起那些老客户的追捧。
她原以为,萧以恒所说的“没有画完”,是要再增补一些云朵,或者把背景再补上两笔。
哪想到,萧以恒却换了一支干净的画笔,在颜料盘中蘸上最饱满的金色,在画面正中添上了点睛一笔!
笔尖轻颤,一个身影渐渐被勾勒出来。“他”看上去很简单,人影小小的,看不清脸,线条构成了他修长的四肢;“他”看上去又很复杂,他像是在攀爬什么,动作被时间定格了。
在全部由橙色构成的画面正中央,那个金色的人影就像是要跳出画布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秋娴迟疑着:“他……在干什么?”
为什么校园操场上会出现这么一个人?“他”四肢并用地挂靠在操场旁的围墙边,夺取了每个欣赏者的注意力。
萧以恒放下画笔,平静地说:“他在***。”
“……啊?”
萧以恒重复了一遍:“他不想上自习,他在未经班主任许可的情况下,偷偷***去网吧打游戏。”
秋娴心下疑惑。一般来讲,除非是画人物肖像画,否则画家在画风景画中的背景人物时,不会刻意去想“这个人在做什么,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萧以恒能如此清楚地说出这个人物的行为动机,仿佛他在现实生活中认识这么一个人似得。
秋娴问:“你画的是你的朋友吗?”
哪想到萧以恒立刻否认:“当然不是。”
这下,到让秋娴更加好奇了。
但是萧以恒不愿多说,秋娴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会有些不愿意和成年人说的小秘密。
这幅画里那个亮晶晶的身影,就是独属于萧以恒的秘密了。
……
天色暗了下来,萧以恒把画作搬到了教室角落,收拾好画笔、围裙,和秋娴道别,然后就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华城一中占地面积很大,高一、高二、高三各有一栋教学楼,除此之外,学校另有宿舍区、体育馆、游泳馆、图书馆、综合楼等等场所,甚至校内还有一片小湖,环境比某些大学还要好。
十分凑巧的是,他在从教学楼走向校门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
“萧师兄!”那个男孩从高二的教学楼走出来,明明长得很高,但却因为驼背,看上去比实际要矮很多。他留着锅盖头、戴着厚厚的眼镜,形容腼腆。“萧师兄,你还记得我吗?”
萧以恒记性很好,几乎立刻认出了他来:“你是那个‘薯片’?”
他回校报道的那一天,他在学校门口的小巷里,遇到了这个孱弱的高二学弟。当时这位学弟怀里抱着一包薯片,被一个红发的小混混借故霸凌,而那个红发小混混……是厉橙的“追求者”。
学弟见这位救命恩人记得自己,兴奋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是、是我!我是高二(1)班的严竞,上次真是谢谢你了!”
华城一中按照成绩分班,一年级十三个班,最好的(1)班又称火箭班,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削尖了脑袋想要考***。
萧以恒就读高三(1)班,严格来讲,严竞算是他的直系学弟。
两人结伴向校外走去。
萧以恒寡言,严竞也不算能言善道。
严竞问:“师兄,你不住校啊?”
萧以恒回答:“嗯。”
严竞又问:“高三不住校的学生多吗?我们班就我一个,我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回家喝药。”
萧以恒回答:“不多。”
萧以恒的回答永远只有寥寥几个字,可严竞还美滋滋的,觉得他和师兄聊得很不错。
唯一可惜的是,要是他早知道今天能遇到萧师兄,他就应该带着物理竞赛习题册,让师兄给他签个名了!
严竞推了推鼻梁上沉甸甸的黑框眼镜,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走出校门后,两人看了看左边那条阴暗的小巷,同时选择向右拐去。
严竞心惊胆战,不想再遇到霸凌他的红发小混混。
萧以恒心生警惕,不想再遇到从天而降的金发小混混。
结果……
两人刚走了两步,遇到了一个紫发小混混。
萧以恒:“……”
请问,难道在混混圈有什么神秘潜规则,不染头发就不能出道吗?
紫发小混混是个肌肉隆隆的alpha男,嘴巴里叼着烟,手里倒提着一根撬棍,站没站相,全身零件都在晃。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跟班,复制粘贴一样的紧身牛仔裤配白色t恤衫,这群精神小伙仿佛随时就要转起花手。
他们明显来者不善,严竞双腿打颤,背起书包就想溜走。
紫发小混混一把薅住他的书包提带儿:“书呆子,你跑什么跑?”
严竞慌张地说:“我、我跑步锻炼身体!”
紫发小混混被他的回答噎住了。
萧以恒打断了两人的瞪眼游戏,开门见山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紫色头发的小混混,而严竞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招惹麻烦的样子。
紫发小混混大声道:“听好了,我来寻仇的!”他把撬棍甩的虎虎生风,他手腕每转动一下,撬棍就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惊悚的啸音。
紫发小混混说:“昨天晚上,你们学校有人在网吧里打了我小弟。我要是不给他一个教训,我虎哥还怎么在道上混!”
萧以恒听完来龙去脉,几乎是转瞬间,厉橙的名字就蹦入了他的脑海中。
……跑去网吧上网都能和人家打一架,这种事情,也就只有那家伙能干出来了。
严竞结结巴巴道:“这位虎大哥,冤有头债有主,谁打的你小弟、你就去找谁报仇呀。”
虎哥:“废话,你们学校门禁这么严,我要是能***,还用埋伏在你们学校门口堵人吗!”
他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一人一句的控诉起华城一中的门禁有多么严格,保安大叔有多么火眼金睛,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他们不是学生了!
萧以恒望着这群精神小伙,说实话,如果保安大叔看不出来他们不是学生,才奇怪吧……
“好不容易逮到你们两个,快去,你们滚回去把他给我叫出来!”虎哥拎住严竞的校服领子,本想像电影里一样直接把他提离地面,哪想到严竞看起来矮,其实个子长(chang)得像猫,越提,他就越长(chang)。
虎哥:“……”
严竞:“……”
虎哥放弃,把严竞往地上一摔,吩咐道:“快给我把你们高三(1)班的萧以恒叫出来!!我今天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我就叫他爸爸!!”
严竞:“???”
萧以恒:“……”
萧以恒清清嗓子,问:“打扰一下,你刚才说找谁?”
虎哥:“高三(1)班萧以恒!”
萧以恒:“你为什么找他?”
虎哥不耐烦地说:“你耳朵有问题?他昨天在网吧打了我的小弟,我来寻仇!”
萧以恒:“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你他妈……”
萧以恒平静地说:“因为我就是萧以恒。”
虎哥:“……”
虎小弟们:“……”
虎哥迟疑了,虎小弟们也迟疑了。
他们围在一起叽叽呱呱的商量起来。
“不对啊,阳仔在电话里和我说,昨天把他们打进医院的人是个金色头发的omega啊。”
“难道他昨晚染头了?”
“染头可以从金色染成黑色,但是不可能从omega变成alpha啊。”
“可能他是个长得像alpha的omega?”
虎哥越想越是想不通,他眉头紧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萧以恒好几眼:“你昨天去网吧了?”
萧以恒摇头:“从来没去过。”
虎哥又问:“那你们学校有几个叫萧以恒的?”
萧以恒回答:“只有我一个。”
虎哥啧了一声,挠了挠头,以他贫瘠的想象能力,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萧以恒”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萧以恒懒得追究为什么厉橙会故意报他的名字,他直接说:“实际上,那个金色头发的omega……”
不等他说完,一位虎小弟突然高声喊道:“我明白了!”
萧以恒:“?你明白什么了?”
虎小弟:“我们兄弟说,昨天那个omega身上有一股alpha的味道,既然omega报了你的名字,那你俩一定有不可见人的py关系!!”
萧以恒被他缜密的推理能力所震惊:“等……”
“等什么等!”虎哥瞬间被小弟说服,他怒上心头,气势汹汹地举起了手里的撬棍,“——揍他!”
……
每到饭点,华城一中食堂总是挤满了人。
厉橙懒洋洋地坐在桌旁,小弟们去帮他排队买饭了,他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今天厉橙运气不太好,在游戏里接连遇到硬茬子,别说最后吃鸡了,好几次连第一个圈都没跑出去就死在半路上了。
他嘴里嚼着草莓味的泡泡糖,偶尔吹出一个粉色的泡泡,然后啪一声爆开。
突然,嘈杂的食堂里闯进来一道仓皇的身影。
那是一个戴着厚厚眼镜,顶着一个愚蠢锅盖头的男孩,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食堂里,上气不接下气。
“诶?他不是高二(1)班的学委严竞吗?”
“就是他,‘回家社’的固定成员,据说身体不好,体育课从来不上。”
“他怎么跑食堂来了?”
厉橙耳边充斥着这些无聊八卦,他难得从游戏里拔出注意力,懒懒地抬眸望去。
下一秒,这位戴着眼镜的大学霸已经叫出了声:“谁、谁去帮帮忙!萧以恒在学校门口被几个小混混堵住了!!”

这个omega甜又野免费阅读

暗巷里,萧以恒后退一步,侧身躲过迎面袭来的拳头,那人猝不及防,一头撞向了后面的墙壁。
萧以恒利落地绕开他,抬腿在他后腰补上了一脚。
别看虎哥和那群虎小弟寻仇的架势很足,但实际上,这群混混不过是乌合之众而已。
他们一窝蜂涌上来,你打一拳、我踢一脚,毫无章法,偶尔还会误伤友军。
萧以恒面对他们的围攻,游刃有余,但苍蝇嗡嗡多了也让人心烦。
他向来讨厌麻烦,更讨厌和自己无关的麻烦,他不明白厉橙出于什么原因把自己拖下水。
想到这里,他下手的动作更加狠戾。
在华城一中,所有学生都把萧以恒当作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他们把他捧上神坛,把他当作是一尊用冰雕成的神像。
可他们却不知道,所谓的神仙……也是会打架的。
而且……神仙打架,打得特别好看。
别人打架,不仅胳臂拳头使力,就连眼睛、鼻子也要一起使力,额头青筋跳啊跳的,整张脸涨得通红;但萧以恒却相反,他下手越狠,脸上的表情越云淡风轻,即使敌人身上见血,他也没有丝毫动容。
萧以恒处于层层包围之中,却不显得狼狈,一拳一脚从容不迫,应付裕如。
有人被他一脚踹中胃部,抑制不住地干呕起来,喷溅而出的秽物落在地上,萧以恒有些洁癖,见到这一幕,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虎哥立刻抓住了他这一瞬间的精神松懈,举起手中的撬棍从他身后扑了过来!
萧以恒根本没有注意到临近的危险,眼看那根撬棍就要落在他身上,若是砸实了,他绝对要流血骨折不可!
然而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阵破空声袭来。
——突然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一块板砖,准而又准的直接砸中了虎哥拿棍的右手!
虎哥“啊”的痛呼一声,手里的撬棍再也拿不住,失手落在了地上。
听到身后的动静,萧以恒瞬间警醒。
他回头一看,只见虎哥捂着手腕倒吸冷气,在他脚下,碎砖头落了一地。
再看远处,一个男孩逆着光,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恍惚间,萧以恒还以为自己的画成真了——
夕阳垂落在地平线处,太阳余晖从巷口斜斜的洒下,把一砖一木全部渲染成了橙红色;而在橙红色的世界里,一个披着金色光彩的男孩慢慢走近,成为了这幅画面里唯一的异色。
——那是厉橙。
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厉橙。
男孩的额头满是汗水,胸口起伏间,呼出灼热的气。
他是从学校里一路跑来的。
“你……”萧以恒刚想开口,厉橙突然一声爆喝,打断了他。
“萧以恒,你是不是傻!!那么多人围攻你一个人,你不知道跑啊?!”厉橙又急又气,天知道,他听到萧以恒被人围攻时,心慌得要命,完全不像他了。他像是只发怒边缘的小狮子,咆哮道,“小眼镜儿那种弱鸡宅男都跑得掉,你跑不掉?!”
他不懂得要怎么表达心中那不知从何而起的关心,只会用这种笨拙的指责来掩盖。
可惜,注定会起反效果。
萧以恒之前和那群小混混打了许久,都没有动真火,但厉橙这一句话,瞬间把他的火拱起来了。
萧以恒脸色冰冷,反问:“厉橙,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这些麻烦都是你惹出来的!”他手指向那群残兵败将,“你问问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在校门口堵我?”
厉橙的表情瞬间垮下来。
他……来龙去脉他都听小眼镜说过了,他当然知道这群人是为何而来。
厉橙难掩心虚:昨天,他一时恼怒就报了萧以恒的名字,没想到他们今天真的就找上门来了!虽然他做的不对,但是……但是他有努力补救啊,他一听说萧以恒被人围了,立刻饿着肚子跑出来帮他,连小弟都没来得及叫!
不过,厉橙骄傲惯了,让他承认错误,还不如鲨了他来得快。
他一张漂亮的脸蛋又红又白,指控道:“这件事你也要负责任!昨天谁让你把信息素留在我身上的?!!”
“什么信息素?”萧以恒一愣,不知道话题怎么转到信息素的事情上去。
厉橙见他不承认,瞬间气不打一处来:“看来有人敢做不敢当啊?昨天你抱过我之后,我没再接触过别人,到了网吧,我才发现身上一股alpha信息素的‘臭味’,那群小混混借故***扰我,我受不了才给他们一个教训的!”
萧以恒恍然。
在分化后,每个alpha、omega的身上都会出现各自信息素的味道。beta能闻到这个味道,但是自身无法产生信息素。分化后,每个A和O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把信息素的味道收回体内,在公共场合肆意散发信息素,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但是,在运动过后、受到惊吓、情绪起伏时,信息素都会有不受控制的外泄情况。
萧以恒想,应该是昨天厉橙突然跳进他怀里,他一时不慎,心情激荡,才会导致信息素外泄。
他咳嗽一声:“昨天我一时没控制住,信息素留在了你身上。可如果不是你主动跳进我怀里,我也不会……”
“呔!你别推卸责任了!”
两个人你眼瞪我眼,谁都不肯退让一步,势要让对方低头、承认错误不可。
就在这关键时刻,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幽幽的嗓音——
“我管你们昨天是投怀送抱,还是情难自禁!”刚才被打趴下的虎哥再次站了起来,高举起手中的撬棍发起了第二次冲锋,“给老子严肃点儿,你们是来打架的,不是来调-情的!!!”
下一秒,两只拳头同时出现,一个打他右眼、一个击他左颧,直把虎哥打得眼冒金星,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同时出拳的厉橙和萧以恒并肩站立,低头望着躺在地上的虎哥,表情是如出一辙的严肃。
厉橙怒斥他:“老子说话,你这龟孙插什么嘴?!”
萧以恒讽刺他:“现在做混混的门槛这么低吗?你不如把染头发的时间拿去练练打架。”
虎哥捂着一头紫毛,觉得委屈极了。
厉橙看向萧以恒:“我怀疑你指桑骂槐,而且我掌握了证据!”
萧以恒挑眉:“我骂人还需要指桑骂槐?你自己对号入座,怪得到谁?”
“你……你!”厉橙急得抓耳挠腮,偏偏说不过他。
厉橙这个学渣,论嘴皮子,哪里比得过年级第一的萧以恒?
能动手就绝不***,厉橙嘴里哇哇哇地喊着冲了上去,结果刚迈了两步,就迎面撞进了一片冷肃的信息素之中。
“——你讲不讲道理!”厉橙赶快刹住步子,捂住口鼻,只留一双冒着火的眸子:“姓萧的,你打不过我,你就放信息素?”
A和O的信息素有一定的互相吸引的作用,若是处理不慎,很容易引发结合热。这也是为什么要求A和O在公共场合下不要让自己的信息素随意发散的原因。
厉橙没想到萧以恒看着冷冰冰,其实私底下这么不要脸,连这种手段都拿出来了。
萧以恒不为所动:“和你这种讲不通道理的人,那就不需要讲道理了。”
你说一言、我说一语,两人针锋相对,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就在两人沉迷口舌官司之时,虎哥悄没声息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根本没去管那些趴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小弟,自己一个人猫着腰,偷偷打算溜走。
可他那么大一坨人,哪里走得掉?
萧以恒冷冷道:“你给我站住。”
虎哥瞬间站得笔直,这个可怜的alpha顶着两个硕大的“乌眼青”,全身都如筛糠,满脸仓皇,完全成了一只落魄的丧家之犬,哪还有刚刚的嚣张?
萧以恒看向他:“看来你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虎哥:“……啊?”
萧以恒冷笑一声,提醒道:“你之前说,如果你打不赢我,你就要叫我——”
“——爸爸!!”虎哥双膝一软,干脆利落地跪下,“爸爸,儿子不能尽孝了,让儿子走吧!!!!”
萧以恒:“……”
现在的混混头子都这么没原则的吗?
他原本只是想羞辱虎哥一番,并不是真想认个便宜儿子。
没想到虎哥滑不留手,说跪就跪,说叫爸爸就叫爸爸,根本不把尊严这两个字放在心里。
萧以恒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一时失语,只能摆摆手,打算放虎哥走。
偏偏这个时候,厉橙又跳出来给萧以恒挑毛病了。
这只作天作地的小狮子,仿佛生下来就是来克他的。
厉橙哼道:“呵,大名鼎鼎的校园男神原来心眼这么小?穷寇莫追的道理我这种吊车尾的人都懂,你打赢了人家还要人家叫你爸爸,羞不羞?”
然而意外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只见跪在地上的虎哥突然调转了方向,面向厉橙,毫不犹豫地磕了个响头,声泪俱下地开口——
“——妈,千错万错都是孩儿的错!是孩儿不孝,您就别和爸吵架了!!!”
厉橙:“……”
萧以恒:“……”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这个omega甜又野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