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裴允秦昼)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裴允秦昼)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裴允秦昼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溯流回川 ,讲述了 钟女士也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宽大的蓝色棉质睡裙,直挺挺站在人家病房门口。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裴允秦昼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溯流回川 ,讲述了 钟女士也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宽大的蓝色棉质睡裙,直挺挺站在人家病房门口,也说不清跟秦夫人哪个更吓人。

小说简介

这一片校区有两大传说。
一是附中校霸裴允,一挑十毫发无损的事迹流传甚广。
二是三中校草秦昼,家境贫寒,体弱多病,一学期有半学期请病假。
高二开学的时候,裴允转学了,两大传说成了同桌。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全文阅读

裴允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凌晨三点四十六分,裴允穿着背心大裤衩,站在市医院某vip病房门口。
钟女士也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宽大的蓝色棉质睡裙,直挺挺站在人家病房门口,也说不清跟秦夫人哪个更吓人。
裴允透过门上窗户望***,只能看见医生和护士忙碌的背影。
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裴允与秦昼只能说萍水相逢,微信好友都不是,比点赞之交还淡薄。
但在秦夫人的口中,他与秦昼的八字最为契合。
仿佛该是最亲密的人。
裴允心里骂了句操。
虽说不合时宜,但他在家门口,吹着凌晨的凉风,听秦夫人哽咽着说出实情的时候,他满脑子的《神级赘婿》。
冲喜。
白富美。
被强行按在民政局签字。
获得金手指。
装逼打脸。
……
——裴允,粥粥又住院了,医生说他各项指标都不太好,现在发着高烧,昏迷不醒。
——阿姨真的没有办法了,大师说这是他的劫,要找合适的人冲喜才能挺过去。听起来很荒谬对不对?但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争取一下。
——阿姨不求你答应,你能不能去看看他?说不定你去看看他,他会***一点,能跟我说几句话?阿姨求求你……
秦夫人哀求的话犹在耳边回响。
裴允深深吐了口气,虽然跟秦昼没有交情,但也不免有些受影响,心情沉重又担忧。
这个人下午还用平淡的口吻打趣他,晚上就躺在病房福祸难料。
他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用处,但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钟兰心带着他走了一趟。
出门出得急,两人甚至都没来得及换衣服。
一张脸凑了过来,压在他肩上。
钟兰心唏嘘:“作孽啊,这孩子受那么多苦。”
裴允:“你早知道?”
钟兰心撇嘴,“那老***自己女儿匹配不上,才想起有个儿子,不然他为什么会找过来?”
她忽然想起裴建丰那番话,瞥了眼裴允的侧脸,心里沉甸甸的。
在钟兰心的见识中,裴建丰已经算混得不错的人,秦家到底什么家底,她没有概念。
但裴建丰想尽办法要巴结的人家,必然是大富大贵。
秦家能给他的,钟兰心再奋斗几百年都给不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明白,裴允不是把钱财看特别重的性格,只是如果借此有更好的环境,他会心动吗?
他们没有等太久。
医生打开门出来,护士推着小推车跟在他身后。
秦夫人慌忙上前,急声问:“怎么样了?我儿子还好吗?”
医生安抚道:“秦夫人放心,令公子现在稳定了一些,已经清醒了。”
事实上医生压力也很大,秦昼一直是个烫手山芋,他自出生起,命就悬在钢丝上,大病小病不断,说不准哪日就断了线。
医生们都得罪不起秦家,治疗得也非常小心。
秦昼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秦夫人谢过医生,立刻进了病房。
裴允跟钟兰心跟在她身后。
钟兰心慢了一步,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她转过头,一个风度翩翩、西装革履的长发中年人冲她微笑。
裴允没等到钟兰心进来,回头去找。
结果只看见钟兰心往走廊深处离去的背影。
他没多想,只当钟兰心不愿意进来,便关上了门。
病床上,秦昼已经坐了起来。
不知是病人服太宽大,还是他过于清瘦,整个人像竹竿挂着一块布。
他黑发有些凌乱,嘴唇干裂,因为发烧的关系,苍白的脸上带了些***,像是霞光的尾巴扫在了云上,浅薄一层,平添了些人气。
秦夫人的眼圈有点红,但没哭,开心地说:“我刚问医生了,他说情况很稳定,我们很快就能出院啦。”
秦昼点了点头,又看向裴允。
裴允有点迟疑地往前几步,秦夫人侧身给他让了个位置。
裴允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秦昼,他没能从秦昼身上看到任何痛苦的痕迹,尽管在病床上,有客人来访,他依然坐了起来,背脊笔挺,神色淡漠。
一双乌沉沉的眼眸扫到他时,裴允忍不住也站直了些。
裴允清了清嗓子,寒暄道:“好点了吗?”
秦昼平稳地答:“好点了,谢谢。”
“客气客气。”
只有秦昼知道,这不是客套话。
从下午起,他一直觉得身体不***,浑身的骨头都像被打碎了又重新粘起来,再被放到案板上揉搓,酸疼难忍,一度陷入昏睡中。
直到刚才,脑海中宛如清泉注入,驱散混沌,他从梦魇中醒了过来。
裴允站在他身边,秦昼觉得身体轻松了一些。
一次是巧合,第二次就可能是必然。
寒暄完之后,裴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倒是秦夫人有点急,用眼神催促秦昼多说两句。
秦昼缓缓开口,声音极度沙哑,“谢谢你半夜跑一趟,我妈妈给你们添麻烦了。”
裴允摆了下手,“没关系,人之常情,理解理解。”
这句话说完,病房里又陷入了沉默。
裴允有点想尿遁。
“咳咳……”秦昼低下头,咳嗽了几声,“妈,你去帮我买份粥。”
粥当然用不着秦夫人亲自去买,但她瞬间品出秦昼的言下之意,脸上带了笑:“我马上去。裴允要不要吃什么?”
“我不用了,谢谢阿姨。”
秦夫人像是怕秦昼反悔,她开门出去再关门的动作只用了一秒,“踏踏踏”踩着鞋子跑远了。
病房里仅剩了他们二人。
屋中大灯没有打开,只留了一盏床头灯。
灯光惨白地照亮方寸之地,秦昼看向昏暗处的少年,“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裴允转身去饮水机那接了杯水,“你说。”
秦昼斟酌了一下词句,最终选择直来直去,“我想你留在我身边。”
裴允:“???”
裴允手一抖,水龙头瞬间滑开,发出一声轻响。
一次性纸杯在手中晃了晃,险些被裴允一把捏扁。
“啊……”裴允脑海中乱哄哄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沉默着把水杯塞到秦昼手上,“喝点水吧,看你哑的,像个破锣。”
秦昼下意识接着,水杯温温的,是刚好入口的温度,“谢谢。”
“我是认真的。”秦昼抿了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嗓子,“条件由你开,三年为限,三年后无论我身体是否好转,你都可以离开,不需要承担后果。”
裴允的表情有一点微妙,完全没有被“求婚”的害羞跟讶异。
他心想:来了,经典情节,签合同。
好像不知不觉拿到了《神级赘婿》的剧本。
裴允一颗中二少年心无从安放,他看着“白富美”,诚恳地问:“你家人,除了秦阿姨,都好相处吗?”
这关系到是不是真的走被鄙视→隐忍→装逼→打脸的路线。
秦昼认真想了想,“家里还有爸爸和大哥,不用管他们。”
“……哦。”
所以是关系不好的意思。
秦昼又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裴允忽然反应过来他已经坐着很久了,“你要不要先躺下?”
“不用。”秦昼毫不犹豫拒绝了。
裴允:“偶像包袱还挺重。”
秦昼抬眼,“有些话你不用当我面说。”
“哦。”裴允往陪护凳子上一坐,配合地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秦昼:“……”
“你可以考虑一下。”秦昼再次提起了话题。
裴允好奇道:“万一我有对象呢?你也要棒打鸳鸯?”
秦昼没作声,只是看了他一眼。
裴允总觉得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鄙视。
说来也奇怪,胖猴总说他脑门上刻着“单身”两个字,跟魔咒似的摆脱不掉。
凭什么?
他这么问过胖猴。
胖猴说:“你看上去没什么安全感,帅得很渣男,不靠谱。”
对此裴允一直不服气。
想到胖猴的评价,他有点郁郁。
“行吧。”裴允伸了个懒腰,半夜被叫醒,他到现在实在是有些困了。
“你如果真信算命先生的,需要我帮忙,我可以帮忙。”
裴允不觉得钟兰心会同意,他答应了根本没用。
到时候钟兰心拒绝,他再表现出“虽然我真的很想帮你但是爱莫能助”就好了。
没有一口回绝,主要是不忍心***病人。
裴允转念一想,如果他答应,钟兰心拒绝,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更加***,便说:“其实得看我妈的意思,你别抱希望。”
秦昼静默片刻,“你想要什么?”
裴允含糊道,“问我妈吧,家里缺什么我也不清楚。”
秦昼:“……”
你以为是添置日用品吗?
秦昼还没问他原因,倒是裴允找到了借口:“我帮你也是出于对对手的惺惺相惜,哎,我真好。”
秦昼:“哪方面?”他怎么不知道莫名其妙对了个对手。
对方的眼神太正经,裴允的脸皮厚如城墙,毫无心理负担地给了一记直球,“脸。”
秦昼怀疑自己听错了:“……”
裴允疯狂吹自己的彩虹屁,顺便夸了夸秦昼的脸。
秦昼被迫听了一篇小作文,内容是分析他们的容貌。
裴允说了个爽,咂咂嘴,“好像没想到拉踩点,不够完美,不能升华主题。”
秦昼已经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裴允:“不知道我妈去哪了,这事还得找她商量一下。”
话音刚落。
钟兰心推门进来,直截了当地开口:“不用商量了。”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免费阅读

“不用商量”这声一出,裴允来了精神,心里已经准备好了剧本,以及层次丰富的表演。
他正等着钟兰心配合演出,谁知后者说:“我同意。”
裴允:“……”
裴允:“啊?”
钟兰心白了他一眼,“啊什么啊,管你答不答应,反正我答应了。”
钟兰心真的同意了。
就按秦昼所说,三年为期。
裴允满肚子问号。
这件事过于扯淡,他以为钟兰心肯定会拒绝。
脸疼。
恰好护士查房,对着秦昼东问西问。
裴允趁其他人不注意,偷偷问:“你收了多少好处?”
钟兰心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叹气:“收个屁,我这都为了谁啊。”
裴允起先不明白,但当大师衣冠楚楚地进门后,他蓦地明白了什么。
他扯了扯钟兰心的睡裙,“这个骗子跟你说了什么?”
钟兰心***掐了把他的腰,压低声音,怒道:“什么骗子,人何大师是有真材实料的高人。”
裴允疼得倒抽口气,“壮士,手下留情。”
他余光瞥见何大师对他挑挑眉,“……”
钟兰心继续感慨:“何大师真厉害,三言两语就说出我们家的情况。而且他说,你们两个单独的命都算不上好,结合在一起才算完美。”
裴允无语,小声提醒她,他是秦夫人找来的人。
其实钟兰心何尝不知道。
就像秦夫人最初并不相信,但只要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便会去争取。
钟兰心听到裴允的命算不上多好时,急了。
何大师:“他们能在一块儿,便是最好。我稍稍算了一卦,裴允如果这样下去,考不上大学,为了早点补贴家用,就直接出去打工。”
“搬砖,遇到包工头卷款逃跑吞了血汗钱;做房产销售,公司因为投资一个烂尾楼工程凉了,工资压了几个月都没钱发,最后老板跑了,你也没拿到钱;去报程序员培训班,遇到骗子中介……”钟兰心把何大师对她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裴允早就听傻了,“这你也信?我那么倒霉?”
钟兰心:“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到那时候就来不及了,好歹你也跟他一块儿待到高中毕业。”
裴允感到一阵窒息,“那骗……大师说了没,我跟秦昼一起能逆天改命到什么程度?”
钟兰心握拳,“顶尖学府不是梦!”
裴允:“我看你是在做梦。”
钟兰心:“目标要往远了看,说不定见鬼了。”
这事发展到现在,已经从秦家单方面求人,变成了双方喜闻乐见的交易。
裴允没再说什么。
因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已经答应了秦昼。
他无意中一瞥,忽然看见钟兰心手腕上多了一串手珠,“这什么?”
“这个啊。”钟兰心笑嘻嘻地说,“何大师送我的,说能转运。”
“桃花运啊。”
“咦,你怎么知道?”
裴允:“……”
依稀记得,大师说他最擅长算姻缘。
为了正式一些,秦夫人找了集团的法务部拟合同。
大师有些不赞同,“我觉得这个不妥,有点不敬。”
他指了指上面。
秦夫人虚心请教,“那大师的意思?”
大师想了想,“不签的话,各自都不安心。尽量写得委婉点,不要把交易写得太直白。”
委婉点?
裴允插了句嘴,“阿姨,我有个办法。”
……
凌晨四点一刻。
合同需要时间,秦夫人派了司机先送裴允跟钟兰心回家。
事情谈完后,裴允有点眼皮打架。
临出门之前他扫了眼依然坐姿挺拔的秦昼,心想一个病号也难为他了,硬生生坐了半天。
到家之后,母子俩默契地没有谈医院里的事,各自回房倒头就睡。
再醒来,裴允是被胖猴的电话给吵醒的。
裴允睡得迷迷糊糊,闭着眼对着手机“喂”了两声,才发现没按接听键。
他抓了把头发,接通了电话。
一句“抱歉今天我不去了”还没说出口,就听胖猴哭丧道:“裴哥,裴哥救命。”
裴允一个激灵,清醒了。
裴允飞***衣洗漱,背着包出门。
动静惊动了钟女士,她打着哈欠出来看到他正在穿鞋,惊了一跳,“干嘛呢?你逃婚啊?”
裴允:“……”
“胖猴找我有事。”裴允绑好鞋带,站起身。
钟女士放下心,摆摆手,“行吧,早去早回,别打架,说不定下午还要去医院。”
“嗯,知道了,你去睡吧。”
裴允来到华新书店不远处的肯德基,在角落里找到了胖猴。
桌上堆着一叠暑假作业本,胖猴埋头奋笔疾书,那手字估计除了他没人看得明白。
“咳。”裴允敲敲桌子。
胖猴把手上这句话写完了才抬头,欣喜道:“裴哥你终于来了,你简直是我的天使。”
裴允:“多夸两句。”
胖猴:“你是附中最帅的superstar,超级型男,颜值吊打三中校草秦昼……“
“好,收。”裴允叫停了土味彩虹屁。
旁边一桌的两个妹子低头憋笑,又偷偷瞥他的脸。
裴允也不尴尬,大方一笑:“见笑。”
“不过……三中校草是秦昼?”裴允把书包里的书掏出来,一边问他。
胖猴眼巴巴看着他手里的作业,“你不知道?你都拉踩了那么多人的长相了,唯独没踩过秦昼。学校贴吧里早就有人议论过。”
三中和附中一墙之隔,宿舍楼紧挨着,停电的时候还进行过隔空喊话。
离得近了,自然有时会有一些摩擦。
裴允作为附中最出名的人,经常被三中的人莫名其妙找到头上怼一顿,让他约束好手底下的狗。
独行侠裴允:“……”
后来当然有不少不愉快,裴允对他们全方面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嘲讽。
自那以后,双方学校贴吧似乎打通了,时不时有人来串门。
裴允自己没下场,贴吧偶尔会看看,他委托过胖猴替他发了不少吹捧自己拉踩对手的文章。
把对方气得够呛,一度在帖子里撕逼。
可是裴允始终没拉踩过校草。
胖猴说:“明明好多人开贴,说你的颜值给秦昼提鞋都不配。”
裴允才知道还有这个事,他当时确实没看到过这类帖子。
胖猴作业也顾不上写了,八卦地挑挑眉,“采访一下呗,营销狂魔为什么放弃他?”
裴·营销狂魔·允沉默片刻,“没图说个几把。”
胖猴:“……”
好有道理哦。
裴允说这个话,有点心虚。
他不仅见过了真人,还在真人面前说他弱不禁风。
只是想到秦昼的身体状况,让裴允再笑他一次,他也说不出口。
胖猴没有深究,本来只是随口一提,便专心致志拿起裴允的作业抄。
裴允的作业写得很认真,就是正确率感人,偏偏他还很自信,有些题写了好几种写法。
胖猴很喜欢抄他作业,因为看起来像认真思考过了,但是没能做对。
他连草稿一起抄,问就是共同思考。
老师一直拿他没办法,只能翻几个白眼。
胖猴抄起作业来有点六亲不认。
裴允能理解,毕竟在最后一天疯狂补作业,没发疯撕作业本谎称遗失已经很好了。
胖猴塞给他一张五十块的纸币,让他自己去买点东西吃,算作感谢费。
裴允刚起床就被喊到这,有点饿了,便也没客气,买了一个汉堡和两杯可乐。
他把可乐和零钱放回到胖猴手边。
几口吃完汉堡,裴允擦了擦嘴,“我替你写点吧,可能我待会儿就要走。”
胖猴惊得差点打翻可乐。
裴允这人有时候有些奇葩的执着点。
他的作业永远自己写,从不抄作业,包括考试。
他的作业可以借给别人,但是从来不帮忙一起写。
胖猴受宠若惊道:“没事,裴哥,你回头有事可以先走,作业我明天给你带学校去。”
裴允顿了顿,沉默着拿了本他的英语作业。
“那什么,我可能要转学了。”
胖猴:“???”
这套暑假作业是A市高中通用,裴允得拿去三中。
为什么转学这事,裴允不好跟他说,只说:“因为一些原因,家里人让我转学去三中。”
他也没想过会转学。
但秦夫人拜托他能够看着秦昼一些,已经联系好了学校。
胖猴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哥,实话说,你是不是发财了?或者你其实是流落在外的富二代,现在被认回去了?”
三中和附中虽然离得近,但附中撑死了也就一普高,升学率感人。
三中完全不同,是全市排得上名号的重点高中,师资力量雄厚,而且有钱,学校环境好。
裴允问:“怎么就不可能是我过硬的素质感动了校领导?”
胖猴表情复杂,“这话你信吗?”
裴允真诚地说:“信,我就是那么牛逼。”
胖猴:“……”
胖猴剩的作业里边,字多的语文他自己昨天写完了,剩下的在裴允的帮助下很快就搞定了。
正巧,钟兰心让他赶紧回家,秦家司机马上来接人。
胖猴哭丧着脸帮他收拾东西。
裴允本来也有点不舍,看他委屈巴巴的表情倒是乐了,“干嘛啊,那么舍不得我去找我玩啊。”
胖猴“嘤”了一声,“本来你稳坐倒一,我再差也能有倒二,现在可咋办。”
裴允:“……你过来,让我打一顿。”
学校离得近,胖猴也只当不在同一个班级。
他们相约放学后一起吃烤串。
十字路口,车来人往。
胖猴拉着书包带,“那裴哥,回头见。”
裴允挥挥手,“明天见。”
胖猴笑了起来。
分别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但下一段缘分又在未来招手。
裴允回到家,傻了眼。
屋外放着一个行李箱,上面贴着一张纸条,随风摇摆。
——我去环球旅行了,这段时间你就住在秦家吧,勿念。你亲爱的钟大***留。
他一脸凌乱地拖着行李箱,在路边等司机。
钟兰心的手机已经关机,联系不上。
裴允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好,但是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去秦家是必然,可也放不下钟女士独自生活。
秦家倒是很贴心,问她有什么心愿,她说环球旅行。
结果现在就办好了……
要不要那么急切?
裴允等了没多久,等到了一辆奔驰风***地扭动着身躯,潇洒地停在他的面前。
司机开门下车,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裴少爷,我的车技怎么样?”
长那么大头一次被叫少爷,裴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竖起拇指,“***。”
司机美滋滋,“过奖过奖。”
裴允是被司机一路“***”回去的。
路上司机被人竖了好几个中指。
他坐在柔软的皮座上怀疑人生,秦昼这种身体强度是怎么受得了的?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