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月亮(温月月秦鲲)

吻月亮(温月月秦鲲)

导读:火爆小说《吻月亮》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温月月秦鲲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吻月亮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吻月亮》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温月月秦鲲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吻月亮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等等。”
杰顿的声音传来,温月月额上沁出细汗。
昨天打牌打到很晚,秦鲲困倦的抓了下头发,他停在温月月身后,身影完全笼罩着娇小的女孩。

吻月亮全文阅读

“等等。”
杰顿的声音传来,温月月额上沁出细汗。
昨天打牌打到很晚,秦鲲困倦的抓了下头发,他停在温月月身后,身影完全笼罩着娇小的女孩。
温月月像卡壳的机器,一点点转过来,微仰头看他。
其实杰顿长的很乖,皮肤是漂亮的牛奶色。
忽的,秦鲲矮下.身,整个人凑过来。
温月月不敢跑,身子向后倾,紧张害怕到极点。
秦鲲抬手动动她肩膀边的发,轻柔解下缠住的黑笔,而后修长的指尖灵活转动它,慢悠悠回座位,顺手拉上窗户,将气急败坏的邵蓝隔绝在教室外。
国庆放假前夕,各科老师轮流下发试卷,孩子们背着成山的作业兴冲冲回家。
大巴缓缓向前行驶,温月月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靠窗小憩。
外套里的手机振动,是祝橙发来消息。
【祝橙:月月,明天陪我出来玩呗,王阿南请客。】
温月月原本计划国庆复习为月考作准备,现在……
【月亮:王阿南是谁啊。。。】
【祝橙:咱班体委,就第二组最后一排从来不穿校裤的那个,他连霍离都请了,月月~好月月~我的终身大事就靠你了~】
【月亮:好吧。。。】
【祝橙:你答应了??那我拉你进群。】
温月月一行“等等啊喂什么群”没打完,微信群聊消息爆炸式增加。
页面上显示她加入群聊,紧随其后,“尼古拉斯·鲲”通过扫描紧“王阿南”分享的二维码***群聊。
【祝橙:月月,进群记得改备注呐。】
【温月月:已改。】
【王阿南:唉我去?老大你跟温月月情头啊?】
【秦鲲:脸伸过来。】
……
温月月尴尬到不能自已。
当初换头像时库存里没图就放了一张全白,没想秦鲲的头像是全黑。
那个脾气很差的宇宙恐龙杰顿……她连忙换一张新头像。
要是温月月知道,王阿南是请大家去KTV,她就不带这一沓试卷来了。
大理石桌上已经堆满开封好的酒,服务生还在敬业的开。
王阿南和班里另外几个面熟的男同学对瓶吹,祝橙跑去点情歌,对着霍离一通瞎唱。
包间很热,高昂的音乐和着大家破开嗓子的对话,吵的温月月头昏脑涨。
她一直不声不响的窝在角落,实在无聊了便偷偷蹲下,将试卷平摊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心无旁骛的解函数大题。
这着实将王阿南惊到了。
“KTV里写试卷?那么牛逼吗?”他递酒给秦鲲。
大家很识相避让,就算再挤也没人往秦鲲这边坐,连带他面前的大理石桌都干干净净。
秦鲲接过喝了一口,随手放下,“江彻怎么说?”
说起这事王阿南有些头痛,“他说没空。”
闻及此,秦鲲后倾,两手张开靠在沙发上。
“老大,我听程赟说他等人呢,守身如玉的,比虞姬还忠贞。”
王阿南话音才落,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插缝坐到二人中间,再也不挪地。
红色指甲油上镶嵌夸张闪片,邵蓝的手没规没矩的搭在秦鲲腿上,“鲲鲲,人家来迟了。”
这动作着实不小,旁边带蓝牙的霍离都将视线挪过来,遂撇过头笑。
秦鲲悄无声息把她手拎起来丢走,摸耳钉,“莫挨老子。”
邵蓝脸上浓艳的妆在晦暗包间里特别吓人,她表情僵硬足足十秒,眼珠一转朝角落里写题的温月月去。
温月月逻辑清晰,解题步骤完整,一步一步下来,满分答案。
忽的,邵蓝出现在身后,笑的虚伪粗暴,生拉硬拽把她弄去秦鲲那片,捧着她手,“月月,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我今天给你道歉,你别怪我了。”
这操作***的把王阿南都看呆了。
即使不适应,还是道:“没事,我不怪你。”
“真的?”
“真的。”
“那你就喝口酒给我看吧。”
温月月攥着丝巾角,看她艳红嘴唇张合。
“我……”我了半天,对上邵蓝万分陈恳的脸,温月月心软,她没喝过酒,也不知道情况,随手拿起大理石桌上一瓶,闭眼吞了两口。
霍离、王阿南及邵蓝同时“唉”一声,想阻止。
又苦又涩又辣,温月月呛的眼角带泪。
霍离托头轻笑。
王阿南张口欲言,欲言又止。
邵蓝气的尖叫,恶狠狠的剜温月月一眼。
“新同学,你……你那瓶……这算间接接吻吗哈哈哈哈……”王阿南你呀我呀许久,终是没忍住笑喷了。
周遭许多同学闻声望来。
温月月的脸刷一声红了,她急忙捂嘴,小鹿似的眼睛第一个瞄秦鲲。
他还保持着原先***,包间的霓虹灯偶尔投射到他侧脸,也可能是错觉,温月月见他嘴角浅浅勾了一下。
她懊恼的想找个地洞钻***,借口去卫生间。
两口酒在腹中烧,温月月有点反胃。
她用冷水冲脸,那坨红晕不知是源自酒还是别的,怎么也消不下。
温妈妈的电话打来,温月月一边向外走一边接电话。
“月月,什么时候回家呀?现在已经八点了哦,天黑了妈妈不放心。”
“知道了妈妈,马上就回去了。”
温月月心虚的捂着脸上红晕,安抚完妈妈,按下挂断后她惊立在原地。
一头卷毛的邹振浩浩荡荡领着大帮兄弟与温月月狭路相逢。
他穿着黑色短袖,光着两个膀子,火气冲冲,见到温月月神色一顿,“看来真在啊。”
温月月扶墙缓缓后退。
“老子懒的一间一间找,你知道吧?”邹振煞有其事的晃晃手里的棍子,步步紧逼,“识相点,矮冬瓜。”
温月月大气不敢出,偷偷打量邹振身后的一群凶神恶煞,高矮胖瘦都有,穿的吊儿郎当样,间或露出猥琐笑意,很是唬人。
“我……”她从小不擅长社交,一紧张就结巴。
“我什么我啊?快点儿!”
“我不知道。”
邹振眯眼,略带一丝讶异,接着便是狞笑,一个字节一个字节从嗓子眼蹦出:“你不知道?”
温月月像只惊惶的鹿,唇抿的紧紧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吧,本来真没想为难你。”邹振长长的叹气,大喇喇的叉腰踱步,温月月眸子跟着他转了两趟来回,倏忽,他驻足扬手,朝温月月侧脸狠扇。
温月月蜷缩墙角,睫毛轻颤,连惊呼都不敢发。
意料中的痛感没来,来的是一阵风,轻轻柔柔拂过颈上绿丝巾。
邹振的掌被攥着,尴尬的卡在半空。
温月月仰头,那头十分***气的粉色头发撞进视线,牛奶色肌肤在暖灯衬托下越发细腻唯美,他比邹振高出半张脸,威风凛凛的。
“找我啊。”语调慵懒,秦鲲上次打人前就是这个画风。
“你还敢送上门来?”邹振咬牙切齿,像要吃人似的,“你害老子丢人,还跟邵蓝一起绿老子,这笔账没完!”
说完,他提脚踹人。
秦鲲舌抵牙,眉宇间游窜乖戾之气:“真是……”
稍动指节撇过邹振手腕狠狠扭动,邹正惨叫一声,整个人匍匐下,手臂怪异伸张。
“太暴力了。”秦鲲耸拉眼帘,胸口银链轻轻晃动。
邹正右臂脱臼,疼的冷汗簌簌冒,他彻底恼羞成怒,他身后那帮兄弟各个不怕死,攥着棍子椅子冲锋陷阵。
“小同学,你该回家了。”秦鲲活动指节,侧头,笑的特别奶,“小孩子看太多暴力***的话,晚上会睡不着哦。”
瑟在角落的温月月吓懵了,秦鲲的声音在耳边响彻三遍,她终于回神,忍着恐惧三步一回头的跑。
那厢邹正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温月月!你等着!有本事你就让秦鲲护你一辈子!
晚上十二点,温月月真的失眠了。
她没有熬夜的习惯,从前十点准时熄灯,今天闭着眼翻来覆去,也不知为什么……
数到第六百三十一只羊时,温月月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翻开群聊成员表,点进全黑头像。
总不能为了问候贸贸然加别人好友吧……
犹豫间,她退出页面。
如此反复,凌晨一点,温月月再次打开聚会群聊。
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问候一下状况,毕竟对方带了那么多人。
点开他头像,她却愣住了。
全黑变成一个男生背影,又高又瘦,身形极好。
杰顿好像表达了什么,温月月说不清楚。
国庆结束后,月考跌踵而至。
早自习时,后排的女同学拍拍温月月,小声问:“新同学新同学,能借下笔记吗?”
温月月解题思路被打断,还是好脾气的递去。
女同学叫董雨涵,眼眶红红,班里都喊她爱哭鬼。
“温月月。”她看到扉页上娟秀字迹,感激,“你以前成绩很好吧?这次月考你在第几考场?”
温月月报出一个考场。
董雨涵立刻睁大眼,“你跟秦鲲在一个考场哇!”
她挪眼张望门上的考生名单,自顾摇头:“唉,没事,反正大佬从不参加月考。”
温月月不知在想些什么,悄悄张望最后一排,秦鲲的座位果然空荡荡的。
默默趴在座位复习,阖上最后一门科目课本,她看墙上的钟,最终摸出手机,翻开群聊里秦鲲的头像。
真的不参加么……
还是出了什么事?
唉,怎么说也算救过她,真的坐视不管么……
纠结着,头顶忽然压下一个影子,质感冰凉的银链触碰鼻尖,慵懒的声线很近很近,“你关注我啊?”

吻月亮免费阅读

温月月猛地抬头,湿漉漉的眼撞上秦鲲的脸,他挂着耳机,今天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挂着粉色宽松外套进教室。
手忙脚乱将手机塞进抽屉。
那边睡了一个早自习的王阿南起哄:“鲲哥今天怎么从前门进啊?”
最后一排好几个活老鬼连声附和。
温月月脸皮薄,急的脸通红,“不是……我只是……你这个人呐。”
秦鲲本想继续逗她,兜里的手机震了两下,他径自回到座位。
邵蓝通过QQ给他传了一份文件,并且留言——数学月考答案。你要是下载接收就跟我谈对象。
他“啧”一声。
第一门考试午休后开始,连考两天。
同学们吃过午饭,在班长的带领下将课本搬到教室最后面的图书角,高三资料奇多,班里的女生都找男生帮忙,温月月谁也不认识,一言不发的抱垒过头的书。
来回几趟后,她搬最后一垒,微微踮脚,努力举起,忽的后背一痛,追逐打闹的董雨涵不小心撞到温月月。
温月月无法承受任何冲击,怀里沉重的课本尽数飞出,倒落时砸翻另一垒书。
这垒书很新,像没翻过几次,她很快便从凌乱中发现秦鲲的作业本。
动静不小,喧闹的午休刹时安静了。
董雨涵倒抽凉气,温月月懵了,怯怯看最后一排的人,他还趴在桌上睡觉,戴着耳机。
“哎呀呀呀——”王阿南又没穿校服裤子,紧身裤包裹着两条帅气长腿,他跟旁边的邱潮对望一眼,“歇的了歇的了。”
温月月听不懂“歇的了”是什么意思,她蹲下一点点整理。
“没用的,全班都看到了,鲲哥最讨厌别人动他东西。”邱潮虽然校服穿的人模人样,但脚上那双价格不菲的球鞋还是暴露了他纨绔子的本质。
王阿南不知从哪变来一把粉色Hellokeiti的梳子,一本正经的说:“没办法了新同学,你要想躲过此劫,唯有替老大梳三千次头。”
梳齿拂过顺滑的粉色发丝,窗外阳光停留在发梢,露出一节白皙后颈,杰顿安静下来的时候很乖。
温月月梳一下默数一个数字。
午休快结束时,这伟大工程进行到两千八百,杰顿的声音猝不及防响起,“你干嘛呢。”
王阿南第一个笑喷,接着全班都朝着边看。
“……对不起同学,我把你书撞翻了。”温月月缩回手,憨憨的回答。
秦鲲睡眼惺忪,先瞟梳子上的Hellokeiti,接着瞟王阿南,整个流程一气呵成。
王阿南诡计败露,中二的咧嘴做狰狞状。
大家等着看新同学笑话,董雨涵又哭了,抽抽搭搭抱着后排女同学。
秦鲲眼瞳里首次映出一个完整的温月月,他正视她,复杂表情里藏着一抹笑,叫她继续。
他又趴下,睡的心安理得。
王阿南和邱潮打架打的兴致正浓,秦鲲的反应惊的他没防备好,一屁.股坐到秦鲲那垒命运多舛的课本上。
只听哗啦啦一声。
全班哄堂大笑。
王阿南抱头模拟尖叫,食指竖放,头从第一组流转到第六组,示意大家保密,回头两手抱拳,像招财猫似的拜温月月。
温月月舒气,点了点头。
“王阿南,你想死了是吧。”秦鲲的声音跟后头来,仿佛后背长眼睛。
“别啊老大,我给你梳头!”
“脸伸过来。”
秦鲲才起身,王阿南便抱头乱窜。
温月月早早来到考场,准备好考前事宜。
那四个摄像头也不知开了没有,她将那把Hellokiti的梳子收进抽屉,眸子不经意张望门外。
考生们陆陆续续来了,连坐后排的邵蓝都来了。
考前最后五分钟,责任老师清点试卷,交代考试时间。
那抹突兀的***粉神奇的出现在门口,迅速吸引许多女生注意。
秦鲲两手揣兜,悠哉悠哉的自后门***。
大家啧啧称奇。
温月月没抬头,安心等试卷下发。
考试开始时,门外窸窸窣窣传来脚步声,没多久,一个卷发女生抱着文件款款来,她生的纤瘦,气质出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漂亮。
考场的男生立刻***动起来。
“卧槽,一班的余瑶。”
“我们考场是学生会监考吗?这么幸福吗?”
“早知道我今早就弄个发型了,失算失算。”
监考老师拍桌示意大家安静,接着与那位女生交头接耳,二人不知说了什么,很快监考老师就捧着茶杯离开。
温月月两耳不闻窗外事,她专心做一件事时精神会高度集中,任谁也无法干扰。
——啪
摔笔的声音。
在偌大的考场里显的突兀又强悍。
大家齐齐回头,循着声源望向最后一排。
秦鲲起身,课倚发出刺耳哀鸣,他手下带风抓试卷,冷着脸路过温月月那排,蛮横往讲台拍,腕上皮筋震的晃了晃。
他交了白卷,走得无比干脆。
讲台上的余瑶淡定的收试卷,胸口篆刻“主席”的徽章熠熠生辉。
温月月终于感觉到什么,跟着大家回头,却撞破邵蓝桌上密密麻麻的小抄,她立刻转过身,看着第一项的十道选择题,眉头微微蹙起。
整整两天考试秦鲲没有再出现。
第三日成绩放榜,温月月的名字赫然响彻东都高三。
“月月,你数学竟然超了霍离一分?你年级第一啊!”祝橙星星眼看温月月。
温月月不好意思。
“霍离家里学历那么高,肯定看不上我咯。”祝橙揉着成绩单,伤春怀秋。
“金诚所至,金石为开。”
“你说霍离吗?”
“我说你成绩。”
祝橙心有不甘的托腮。
这时,班主任马莉莉突然从门外进来,往她们这边看一眼,祝橙赶紧回到自己座位。
马莉莉表情严肃,重重将课本掼在讲台。
同学们见情况不妙,收了嬉皮笑脸,教室里落针可闻。
“班里这么多孩子我没精力一个一个管,全靠你们自觉。考不好可以学,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不晚。作弊就是品行问题!”马莉莉视线再次停留在温月月脸上,满是震惊失望,她对门外说;“邵蓝,你进来。”
温月月抿唇,攥紧手里黑笔。
邵蓝红着眼睛走到马莉莉旁边,指甲油艳丽的颜色跟淡雅的东都校服格格不入。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和温月月的答案一模一样?”马莉莉转而喊温月月站起来,“温月月,你也给我解释一下,你们俩的答案为什么跟标准答案一个字都不差?”
高三理科班数学满分本就可疑,偏偏跟标准答案一个字都不差,偏偏这两个满分考试时是前后桌,摄像头里还调出温月月回头看邵蓝试卷的一幕。
温月月全科高分就算了,怎么成绩平平的邵蓝也拿个满分?
邵蓝抽泣,“我,我抄了温月月的,她偷了数学月考答案,被我发现就说带我抄……”
祝橙从座位上弹起来,“你血口喷人!”
马莉莉命令祝橙坐下,她问温月月:“你怎么说?”
温月月直视老师,眼里闪烁倔强光芒,“我没有答案,也没作弊。”
偷试卷和作弊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作弊年年有,逮到了记大过,取消一切评优资格。
偷试卷的话别说档案里消不了,甚至可能要蹲班。
祝橙愤愤插嘴:“不如这样,让月月当着全班的面再考一次,谁说谎马上就知道了。”
邵蓝嘤嘤哭的一顿,愤懑的盯祝橙。
可能是太过委屈紧张,温月月用了第一次两倍的时间才停笔交卷,下讲台的时候浑身冰冷,手心汗的拿不住笔。
马莉莉的红笔哗哗扫过每题,温月月屏住呼吸,她根本来不及验算。
一张试卷题答的漂漂亮亮,连马莉莉也开始偏心温月月,红勾却在最后一道函数大题卡壳。
最后一道大题四个问,温月月从第二问开始算错答案,接连后面全错。
总分142。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温月月?”马莉莉痛心,四班的数学就是她自己带的,竟然出了这样的学生。
祝橙不顾同学们阻拦,又一次忤逆班主任,“这题复习卷里有,当时这题我错了还借温月月同学的试卷订正过,她后来还在KTV里又演算过一遍,大家都看到了!”
马莉莉问:“是这样吗?温月月?”
“是。”温月月很平静,“但那份试卷我弄丢了,丢在KTV里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百口莫辩。
就像一个魔咒,你越是脆弱,别人越是要摧毁你。
“温月月,你跟我来办公室,我要联系你家长。”马莉莉揉太阳***,转身向外走。
温月月默默揩去眼泪,顺从的跟上。
邵蓝走时偷偷比个嚣张的“耶”,气的祝橙两颊泛红,两眼冒星。
三人才出教室门,迎面撞上随心飞扬的秦鲲。
马莉莉不敢管他,睇一眼便走,秦鲲却破天荒的叫住她,“马老师,你在找这个吗?”
他抓头发,右手小指勾着红色塑料袋。
塑料袋又土又非,里面装着温月月丢失已久的复习卷。
邵蓝的哭声突然大起来,凄凄惨惨。
“艹。”秦鲲食指抵住耳蜗,校服袖子跑上去一节,腕骨上露出堕天使纹身,他斜靠门,手机往课桌上摔,“大清早哭哭哭,吵死了。”
手机上是三天前邵蓝发给秦鲲答案的聊天记录。
秦鲲没接收。
马莉莉被这帮学生搞的一个头五个大,她带走了邵蓝,并且罚温月月和秦鲲站班级门口,好好反思。
第一节课上课,温月月试图听老师讲课,她不敢动,隔着墙便什么也听不见。
秦鲲站她旁边,期间来了好几拨纹身烫头的男孩子和他打招呼。
温月月怕怕的,悄悄挪远一点,“谢谢。”
那边没回答。
温月月偏头,阳光为秦鲲侧脸轮廓镀金。
“事不过三,我救你三次,你怎么报答我?”
他一开口,所有乖顺美好皆灰飞烟灭。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