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伴生灵是个大佬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姑苏剪剪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之后殷星舒靠在床头开始闭目养神,指腹无意识抚摸过手腕上那形状独特的红色胎记,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胎记发烫了。因着这段记忆实在太模糊,殷星舒分不清是真的,还是错觉。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伴生灵是个大佬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姑苏剪剪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之后殷星舒靠在床头开始闭目养神,指腹无意识抚摸过手腕上那形状独特的红色胎记,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胎记发烫了。因着这段记忆实在太模糊,殷星舒分不清是真的,还是错觉。

殷星舒嬴峯内容介绍

殷星舒的目光扫过红裙女鬼,而后若无其事的收了回来,只要对方不来招惹他,他就当做没看见。
之后殷星舒靠在床头开始闭目养神,指腹无意识抚摸过手腕上那形状独特的红色胎记,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胎记发烫了。
因着这段记忆实在太模糊,殷星舒分不清是真的,还是错觉。
不过这次苏醒过后,殷星舒明显感觉到身体起了变化,余护士告诉他他是发烧了进了医院,可殷星舒碰到自己的皮肤,只觉得冰凉,完全不像是活人该有的温度。
这种变化会不会跟他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有关?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全文阅读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殷星舒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灰色西装,戴着金丝眼镜,一副精英打扮的男人站在门口,而那个红裙女鬼已经从走廊上消失了。
殷星舒认出了男人的身份,乃是他父亲殷高良身边的助理宋之平,属于他父亲的心腹,这个时候来医院,多半是为了他遇袭的事情。
“请进。”
殷星舒开口后,宋之平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两个打包盒,脸上挂着商业化的笑容。
“大少爷,殷总正好出差,实在走不开,特地托我来看看你。”
殷星舒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并未戳破宋之平这虚伪的借口。
自从他从家里搬了出去,他与父亲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比见继母都少,殷星舒根本没想过殷高良会来医院看他,对方能派宋之平来都超出他预料了。
“大少爷还没吃早餐吧,这是我从如意坊打包的海鲜粥,不知道合不合大少爷的口味。”
宋之平将病床上的桌子架好,把带来的早餐摆好,殷星舒本来不饿,闻到这鲜香的味道倒是动了食欲。
“麻烦宋特助了。”
“应该的,大少爷如果有其他事情,尽可吩咐我去做。”
“我要办出院手续,宋特助如果愿意代劳再好不过了。”
“可是大少爷不是刚住进来吗?”
“只是发烧而已,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想去陪陪她。”
“这……”
对上殷星舒玲珑剔透、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任谁也不忍心拒绝他,宋之平思考片刻后说到:“为了大少爷的身体着想,容我先去和医生沟通沟通,如果医生认为大少爷可以出院了,我就给你办出院手续。”
“好的,谢谢你了。”
殷星舒低下头开始喝粥,宋之平则是先离开了,出了病房门,宋之平并没有按照他说的那样去找医生,而是先走到一个僻静地方拨通了电话。
“殷总,大少爷要出院,说是要去给已逝的夫人上坟。”
对面沉默片刻后说到:“不用拦他,让他去,这段时间你就跟着他吧。”
“是。”
宋之平挂断电话,这才去了医生办公室,询问了殷星舒的身体状况后,就去给殷星舒办了出院手续。
当天下午,殷星舒就出院了,宋之平送他,两人坐电梯来到了负三层的停车场,宋之平先去开车了,殷星舒在出口等他。
等了一会儿,殷星舒突然觉得周围有点冷,停车场的温度一向比较低,但也没到这个地步。
殷星舒似有所感的转过身,猛然对上一张放大苍白的脸,隐隐还能看见对方扩散的瞳孔,红裙女鬼就站在殷星舒的面前,一人一鬼的鼻子几乎要贴在一起。
水从红裙女鬼的发丝滴落,落在殷星舒的手背上,寒冷刺骨,殷星舒退后一步,想要离开,却被红裙女鬼拽住了手。那苍白的手紧紧拽着他,大力的快要把他手腕捏断。
“你能看见我,一定能帮我的对吧?帮帮我,你帮帮我!”
女鬼凄厉的声音在殷星舒耳边响起,殷星舒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疼痛,抿紧了唇想要从女鬼的钳制中挣脱,这一举动激怒了女鬼,女鬼张开血盆大嘴,朝着殷星舒的面门咬来。
关键时候,殷星舒再次感觉到手腕上的胎记发烫,一朵只有拇指大小的灰白色火焰浮现在殷星舒面前,女鬼的面容撞上火焰,突然惨叫了一声,瞬间放开殷星舒的手,逃窜消失在了停车场。
周围只剩下殷星舒一个人,殷星舒的目光落到漂浮的火焰上,看到它摇晃的几下,逐渐熄灭了。
殷星舒看了看火焰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胎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快,宋之平开着车停在殷星舒旁边,殷星舒抬脚朝着车子走去,落脚发现触感不对。
殷星舒移开脚,低下头,看到平整的地面上落了一个铭牌,这地方正是先前红裙女鬼站立的地方,难道是她落下的?

殷星舒嬴峯免费阅读

殷星舒把铭牌捡起来,铭牌上还沾着冰凉的水,这让殷星舒越发确认这是红裙女鬼落下的。
铭牌是长方形的,很小巧,就是殷星舒之前在余护士胸口看到过的那种写有名字的牌子,正中写着“关蔓蔓”三个字,上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南溪市第三医院”。
难道红裙女鬼以前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如此就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所医院里了。
殷星舒想了想,还是把铭牌收进了口袋。
之后殷星舒上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系安全带的时候露出一截手腕,宋之平看到他雪白手腕上青色的指痕,大吃一惊的问到:“大少,你手怎么受伤了?”
“昨晚上不小心留下的,没事,开车吧。”
宋之平的目光在殷星舒冷淡的眉眼间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发动车子离开了停车场,中途车子在花店门口停了会,殷星舒下车买了一束白菊,然后由宋之平载着直奔赤霞公墓。
柳眉微的墓在赤霞公墓中央,宋之平在外面等着,殷星舒一个人抱着花走到柳眉微墓前。
四周空无一人,殷星舒将花放在石台上,注视着面前灰色的墓碑,关于柳眉微零碎的记忆浮上心头,最终全部被一张怨毒的面孔代替。
昨晚上鬼魂跟他说的话还历历在目,真的是他占据了原本殷家大少爷的身体,又杀了柳眉微吗?
苏醒过后,殷星舒一直刻意的避开了这个问题,可事实就是连他自己也不能确认这一点,他并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
在人类的成长过程中,六岁之前的记忆都处在一个模糊或者空白的状态中,殷星舒不确定自己是不记得了,还是他根本就没有这段记忆。
……
站立了许久,天上开始起风了,殷星舒出来的时候穿的单薄,风吹的他身体发寒,一件宽大的西装外套恰逢时候从背后落在殷星舒的肩膀上。
殷星舒转过身,看到面露担忧之色的宋之平。
“大少,小心着凉。”
殷星舒低垂下眼眸,琥珀色的眸子半合着,声音轻柔的说到:“多谢宋特助。”
“殷总特地让我来照顾你,希望大少能保重身体。”
照顾……恐怕是监视吧,殷星舒虽然没跟这位宋特助打过交道,但也听过一些传闻,这位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不信对方会没事跑来讨好一个没权没势的少爷。
宋之平的目光转向墓碑,继续说到:“而且夫人也不希望看到大少你这样。”
“我明白的,回去吧。”
殷星舒明显情绪不高,他从宋之平的身边走过,朝着轿车走去,宋之平看着他清瘦的背影,金丝眼镜下的眼眸划过一丝莫名意味。
从赤霞公墓离开后,殷星舒拜托宋之平送自己回清和公寓,宋之平说自己定了东西,要绕点路去拿,殷星舒当然没什么意见。
到了公寓下面,殷星舒从车上下来,正准备向宋之平道别,却见宋之平从后座上提下来一个方形的蛋糕盒,还有一个装着药品的购物袋。
“宋特助这是……”
“大少今天生日,蛋糕是殷总特地给大少定的,这药是活血化瘀的,大少可以涂抹在手腕上,如果不方便的话……”宋之平微微一笑,“我乐意代劳。”
殷星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宋之平,直把宋之平脸上的笑都看的僵住了才收回目光,不咸不淡的说到:“不麻烦宋特助了,另外,替我向父亲问好。”
殷星舒把蛋糕和药接了过来,转身进了公寓,宋之平靠在车门上,摸了摸自己下巴,怀疑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有点魅力下降,怎么连不谙世事的学生都不买自己帐了?
不过大少爷这样的容貌和气质确实招人疼,尤其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忧郁的眼神,苍白的脸色,脆弱的好似一碰就碎的手腕……啧啧,难怪会被谭家的那位公子哥盯上。
等到殷星舒的身影彻底消失,宋之平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他坐进车里,用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大少一切如常”,点击发送。
很快收到了回复:“去把尾巴处理干净。”
“是。”
而后宋之平开着车离开,经过街角的时候,孟溪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可惜没人看见。

小编推荐理由

伴生灵是个大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