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

导读: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我听说大少爷今天要去警局,特地来接你。”“听说?”

小说介绍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我听说大少爷今天要去警局,特地来接你。”“听说?”

殷星舒嬴峯小说简介

走廊上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殷星舒并不知晓,他下楼之后就上了宋之平停在楼下的轿车,坐上副驾驶座,殷星舒转头看向宋之平,问到:“你怎么会出现?”
“我听说大少爷今天要去警局,特地来接你。”
“听说?”
宋之平笑了笑,“我这段时间都会跟在大少身边,任凭大少差遣。”
“理由呢?”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全文阅读

“殷总知道大少遇到了麻烦,担忧大少安危,让我来照看一二。”
殷星舒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宋之平叹了一口气,俯下身替殷星舒把安全带系上,两人的距离靠近,宋之平低着头,似是无奈又似是担忧的说到:“大少爷,殷总毕竟是你的父亲,他还是关心你的。”
“宋特助是这样认为的?”
殷星舒微微抬起眼望向宋之平,他天生一双桃花眼,眼睛细长,眼尾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根根睫毛如同鸦羽一般排列在琥珀色的瞳仁上方。
本该是风流多情的眼型,却因为那玲珑剔透的浅色瞳仁,风情皆悉数掩入坦荡中,温文尔雅,雅中带妖。
而后那双眸子逐渐弯了起来,从中晕染出点点笑意,如同宝石落进平静的湖泊里,搅动一圈圈涟漪,又如同猫咪柔软的肉垫,不轻不重在人心里挠了一下。
“我知道了。”
殷星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尾音轻轻上勾,带着一股缱绻味道,仿佛他说出的不是短短四个字,而是一生一世的誓言。
宋之平从未这般靠近过殷星舒,近到能嗅到殷星舒身上薄荷一般的冷香,他看见殷星舒的眼睛里倒映的都是他,竟然生出一种自己被殷星舒深爱着的错觉。
宋之平被这样的眼神蛊惑了,他屏住呼吸,身体僵在原地,心脏像坏掉一般加速跳动着。
两人保持着这样靠近的姿势,持续了半分钟,直到殷星舒感觉到别扭,不得不开口提醒到:“宋特助,该出发了。”
宋之平猛然回过神来,他立起身,双手按在方向盘上,手指收紧,长长吐出一口气,嗓音略显嘶哑的说到:“大少爷……”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殷星舒奇怪的看了宋之平一眼,而后将目光转向窗外,留下一张清俊的侧脸,和着车窗外的景色,像画报一样好看。
没了殷星舒的注视,宋之平心里那种被蛊惑的感觉也消失了,可随之产生的却是深深的失落,想让这个人一直看着他,眼里只有他,想要把他变成自己一个人的……
当宋之平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他心底大骇,他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而且是对自己上司的儿子,一个比他小十岁的男学生?他疯了吗!
宋之平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心烦意乱的感觉,为了不再胡思乱想,他只能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到当下来,他发动车子,朝着小区外开去。
一路上风平浪静,除了鬼王大人冷哼了一声以及宋之平反常的安静外,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殷星舒掩住嘴唇小声问嬴峯:“鬼王大人,你哼什么?”他是刚刚才发现鬼王大人的声音只有他能听见。
“离那个人类远点。”
“为什么?”
“孤说的你听便是了。”
“好是好,可是我想知道理由,难道你看出了什么?”
“山根尖细,泪堂杂纹,克父克母克妻克子的命,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鬼王大人的声音淡淡的,但不难感觉出他对宋之平的嫌弃。
“……”
殷星舒偷偷瞥了专心开车宋之平一眼,本来他还好奇宋之平条件那么好,怎么一直单身,原来是命不好,殷星舒很没有诚意的同情了宋之平三秒。
“少爷,你在跟谁说话?”
“同学的秋秋消息。”
宋之平没有在问,殷星舒也没有再和嬴峯说话,二十分钟后,殷星舒被送到了南溪市清和区分局。
殷星舒刚走下车,陈朔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殷星舒说自己已经到了,陈朔让他等着,接着挂断了电话。
两分钟后,陈朔大步从警局里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殷星舒,他对着殷星舒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转向殷星舒身后的宋之平,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给他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像是某种警察对于罪犯的天生感应。
“这位是?”
“陈警官,这位是我父亲的助理宋之平,今天是他送我过来的。”
听到殷星舒的话,宋之平适时露出微笑,开口说到:“陈警官,你好。”
陈朔面无表情的对着宋之平点了点头。
“先进去吧。”
察觉出陈朔和宋之平之间某种诡异的不和谐感,殷星舒并没有说什么,跟着陈朔一起进了警局。
陈朔将殷星舒带到一个单独的休息间里,宋之平本想跟着进去,却被一名警员拦了下来。
“抱歉先生,案件保密,你不能进去。”
宋之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而后真的乖乖在走廊里站着等候。
某个新入职的女警员看宋之平一直站着,就给他倒了一杯水过去,宋之平十分真切的倒了谢,惹的小姑娘心里直夸宋之平有风度。
此时另一边,殷星舒正坐在房间里的长桌另一边,对面站着面容严肃的陈朔。
“开始吧,首先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去南郊?”
“每年母亲的忌日前夕,我会都会在那栋房子住一晚,这习惯从母亲死后一直保持着。”
“也就是说只要有心想查,都会知道你会在那一天出现在那个地方?”
“是的。”
……
陈朔问了很多问题,还让殷星舒把他到达洋房之后的经历翻来覆去叙述了几遍。

伴生灵是个大佬殷星舒嬴峯免费阅读

除了中间和鬼捉迷藏那一段被殷星舒剪切掉了,换成了他去花园吹风,不然没办法解释拖鞋上的泥土,其他都是事实,殷星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照实说了。
陈朔没听出问题,眉头却越皱越紧。
“陈警官,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不用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我想听我不知道的,殷星舒,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陈朔锐利的目光看向殷星舒,殷星舒毫不心虚和他对视,片刻之后,陈朔收回目光。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这句话,陈朔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殷星舒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突然开口说到:“陈警官,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陈朔脚步一顿,他回过身,“等我见到了就相信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不相信咯?”
“我只相信证据。”
“好吧,这也没错。”殷星舒跟着站起身来,“那么陈警官,我能见见彪哥的尸体吗?”
“可以。”
陈朔答应的比殷星舒想的爽快,他准备好的理由全部没了用武之地。
陈朔想的是现在调查陷入瓶颈,而殷星舒又似乎有所隐瞒,他不怕殷星舒提要求,怕的是殷星舒置身事外,只要殷星舒愿意继续参与进来,他或许能借此找到新的突破口。
陈朔办事效率很高,离开休息室之后直接安排警车朝着存放彪哥尸体的地方赶去,殷星舒则是坐的是宋之平的车,坐警车怪怪的,而且宋之平的车显然更舒服。
很快到达目的地,殷星舒下车才发现这地方他来过,正是他发烧住院待过的南溪市第三医院,他还在这里见到过那个跳楼女鬼关蔓蔓。
“陈警官,案件尸体怎么会放在医院里?”
“这个啊,三医院离清和分局近,尸体存放在这里可以节约资源,而且这个分局建的比较早,没有足够的空间给法医使用,干脆在医院里建了一间解剖室,查案的时候找到尸体直接送到这里来。”
殷星舒点了点头,和陈朔一起走进医院,乘坐坐电梯来到了地下负四层。之前他见到停车场在负三层,还以为这个医院地下就只有三层,没想到还有一层。
这一次殷星舒没有在医院里见到关蔓蔓,也不知道对方是离开了,还是消散了。
走出电梯,殷星舒见到一条照着雪白灯光的走廊,走廊两边是刷的惨白的墙壁,一个人都没看到,四周安静的落针可闻。
这样的环境本能的让人心生恐惧,但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陈朔带着殷星舒一行人直奔停尸房,过程中,宋之平始终安静的跟在殷星舒背后,没做什么多余的举动。
进入停尸房,陈朔找到存放彪哥尸体的序号,将冰柜拉了出来,彪哥的尸体就盖着白布躺在金属架上。
“我能看一下吗?”殷星舒询问到。
陈朔点了点头,示意手下的警员递给殷星舒一双手套,殷星舒带上手套,缓缓掀开白布,看到一张青白的中年男人面孔。
“死者姓名丁彪,男,37岁,昌江省东沙人士,死因缢吊导致的窒息死亡……”
警员念的都是一些基本信息,殷星舒神色平静的将丁彪的尸体从头打量到尾,有的地方还会凑近看,这让宋之平和陈朔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殷星舒,你真是第一次见尸体?”
“当然不是。”
陈朔连忙问到:“还在那里见过?”
“电影啊,我就喜欢看鬼片,天天看。”天天撞鬼,也相当于是在看鬼片了吧。
“……”
此时在场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一个想法,看起来这么温柔斯文的青年,怎么会喜欢看这么猎奇的东西?这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咦,这是什么?”
殷星舒突然传出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思绪,陈朔率先一步走上前,发现殷星舒正指着丁彪尸体脖子后面一个小黑点上。
陈朔记得之前法医检查的时候是没有黑点的,他立刻招呼两名警员上前:“把尸体翻转过来。”
尸体很快被翻了一个面,改成后背朝向上方,脖子上那个黑点更明显的暴露在众人眼前,黑点大概只有小指甲盖大小,从皮肤上鼓起来,就像长的一颗黑色肉痣。
陈朔带着手套的手指按压在肉痣上,很快感觉到手底下的皮肤鼓动了一下,他连忙收回手,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尸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还会动?
思索了片刻,陈朔沉声开口:“把刀给我。”
警员立刻递上一把手术刀,陈朔握着刀柄,朝着黑色肉痣上划去,殷星舒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鬼王大人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
“退后。”
殷星舒想也没想后退了两步,于此同时锋利的刀刃划破皮肤,下一秒黑色的液体从伤口里飙射出来,浓郁又粘稠,溅的到处都是,周围人全部遭殃了,连陈朔都不能幸免。
房间里瞬间弥漫出一股汽油和肉质腐烂后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腥臭的能让人把隔夜饭吐出来。
所有人连忙后退同时掩住口鼻,惊疑不定看着那流着黑色液体的尸体,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然而异变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那一刀像是打破了某种平衡,尸体青白的皮肤开始接二连三裂开,不断有黑色的液体从裂口内涌出来,流淌的到处都是,而与之对比的则是不断干瘪的尸体,仿佛先前就是这些液体撑起的尸体。
等到黑色液体流尽,金属架子上只剩下一张人皮,房间里臭味浓郁的快要窒息了。
“我的天,这是……什么鬼东西!”
年轻警员惊叫了一声,她刚入职遇到的第一起案件就刷新了她的认知,随后她快速跑出了停尸房,冲到厕所开始呕吐。
剩下的人也或多或少面色扭曲,陈朔和殷星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小编推荐理由

伴生灵是个大佬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