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

导读:绫辻小说————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橘子球所著,讲述了港黑先代首领失踪后,凭空冒出了年仅十五岁的新继承人。不知道长相,不清楚来历,唯一明显在做的事情是——

小说介绍

绫辻小说————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橘子球所著,讲述了港黑先代首领失踪后,凭空冒出了年仅十五岁的新继承人。不知道长相,不清楚来历,唯一明显在做的事情是——

绫辻小说简介

“太宰先生,您说的部署已经全都安排好了。”
太宰治点了点头,他的表情有一丝漫不经心,视线不由飘向了天空。
天空中有一丝血色,黯淡猩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尸臭味。
由于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失踪,如今横滨这片土地乱成一团,各种势力肆意纷争,谁也无法确定谁未来将是这片土地上的主宰,在半个月内死掉的人甚至比过去半年的人还多。
森鸥外原本对港黑首领位置虎视眈眈,此刻却格外捉襟见肘,因为他本来有个正大光明的方式杀掉首领伪造遗言上位,但没想到的是首领却突然失踪了,导致一切篡位计划被打乱了。

绫辻全文阅读

如果森鸥外假惺惺地掉几滴眼泪,说不定还能当个代理首领,可更加戏剧的是,真正的港黑少主出现了。
太宰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看到森鸥外吃瘪是他毕生乐趣。
而这位少主有个奇怪的名字——
鹿谷门实。
他没有身份证明,就像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人,却掌握着失踪的港黑首领托付的信物,首领的亲部已经完全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少主倒戈了,迫于港黑内部压力,森鸥外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森鸥外又成了下属,好可怜的篡位者,太宰治都要为他掉几滴同情的鳄鱼眼泪了。
现在太宰治就是来接传说中的少主回港黑的。
“鹿谷门实……”太宰治嘀咕道,拿起手里的书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这个名字太奇怪了,根本就是假名吧。”
他吐了吐舌头,刻意露出讪然的表情,像是在做鬼脸。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少主呢?”他心想,“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他们连那个少主的异能力是什么都不知道。
太宰治不知道的是,他随口一句话居然说对了,鹿谷门实的身份的确不是那么简单。
……
绫辻行人注视着水滩里的自己。
金发,猩红瞳孔,就像两滴浓烈的血暴露在灿烂的阳光下。
他的身形单薄,手腕细瘦,光从外表来看,这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孱弱少年。
但是他的目光却很冷,就像一块坚冰一样,让他漂亮过分的五官都变得锐利起来,令人完全无法轻视。
在他身边有一层浮在空中,普通人看不到的黑泥,它就像一只巨蟒盘旋在树根上一样环绕着绫辻行人,桀桀笑着说道:【绫辻,你可以发表一下获奖感言了。】
“横滨乱到谁都能分一杯羹。”绫辻面无表情,“而且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
他一挥手,黑泥散开了一点。
“笑一下。”黑泥攀在他的肩膀上诱劝道,“别摆出死人脸。”
绫辻:“……”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敷衍的营业笑容。
如果有政府特工在场的话,光是看到绫辻行人的脸庞就会恐惧到发抖吧。
绫辻行人,档案写着标红的【特A级异能者】,因为特殊的异能力被政府掌控人身自由,二十四小时监控,过着笼中鸟一样的生活。
但在前段时间,他的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些不属于他的知识。
比如说他以后会成为“杀人侦探”,成为政府的走狗,而且体内隐藏着邪恶的兽,最终会破体而出,以至于导致世界毁灭……这后面的太离谱了,比他可以召唤出过去的英灵还要扯淡。
但一个声音告诉绫辻,这是真的。
黑泥是在当日凭空出现的,绫辻不知道它是什么来历,它偶尔能在空气中现身,但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绫辻行人能够看到,而他之所以不排斥黑泥跟在身边,是因为它给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
只要绫辻完全摆脱原本的剧情线,它就能让绫辻的异能力彻底消失。
他就终于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一只咸鱼了,他实在是很厌烦现在的人生。
想一想,如果没有这样引人瞩目的异能力,他就不会被异能特务科缠上失去自由,简直省下无数麻烦。
“剧情线到底是什么意思?”过去的绫辻问道。
【就是原本故事的走向。举个例子,有个因为太聪明而被排挤的小男孩,他会在长大后成为侦探社的主要力量,这对世界很重要,但如果你让他没有加入侦探社,而成为黑手党,这就是改变剧情线了。】
绫辻问:“改变自己的命运也算吗。”
【你也算。】黑泥意味深长道,【而且你比你想的还要重要。】
最终,黑泥在几个月前颁布了第一个任务。
【限时任务:逃离异能特务科的监管
奖励:剧情偏离度5%】
于是,绫辻本人逃离了政府重重的监控,在陪伴他的黑雾的煽动下来到了势力混乱的横滨,在这片疯狂的土地,就连政府都无法轻易插手搜查他的踪迹,十分方便他隐藏身份。
结果刚踏上这座城市的时候,他就遇到了一个自称魏尔伦的男人。
这个法国人照顾了绫辻一段时间,帮助他办了一个新的身份,绫辻给自己改名为鹿谷门实,为了更加低调的混入横滨,他在魏尔伦离开后加入了当地港口黑手党的收尸队,每天乐于收尸咸鱼。
一个月过去,通过顺手做做任务,绫辻很满意自己看到的【剧情已偏离10%】
没想到的是,偏偏有人不长眼来惹他。
那天绫辻本来还很好奇为什么有人带他这样一个小角色去见首领的,没想到刚走到膻香味浓厚的房间里,所有人就退了出去,然后首领用奇怪的语调诱骗他,让他脱掉衣服然后躺到床上去。
哦。绫辻冷静地想。你完了,老东西。
绫辻行人的异能力全名为【意外死亡】,非常简洁明了,只要被他找出犯罪决定性证据的犯人就会立刻死于非命,异能特务科在他身上做过实验,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无法避开。
他至今记得一个案例,有个犯人的资料摆在他的面前,照着他们的要求读了一遍,为犯人选择了溺毙的惩罚方式。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免费阅读

据其他特工的只言片语他得知,那个犯人避开了所有水边,但依旧诡异地溺死在了自己洗脸的水槽里。
好恶心,他的异能力成为了特工们的怪谈,绫辻厌烦这种被利用的感觉。
但现在的他,凭借着异能力轻松干掉了残暴的现任港黑首领。
结果却成了新任港黑少主。
这是魏尔伦想要的。
这个本来已经离开的男人在他身后突然鬼魅般出现,在港黑大厦替他迅速扫尾,在此之后拍了拍绫辻的头,温声安慰道:“没关系,不要担心这种小事,你做的很好。”
“……”
“有些事要处理,”魏尔伦道,“等我解决完了就来接你。”
他摸绫辻头发的动作十分轻柔,而目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幼弟,让绫辻行人感觉非常奇怪,但是对方这种善意却根本无法伪装,所以他在稍微怔住后就坦然接受了。
而且绫辻行人得承认,他对魏尔伦有一种天然亲近的情绪,功利点来说,他越和他亲密,剧情偏离度就越高。
“接我去哪里?”他问。
“去欧洲,我们的基地。”魏尔伦笑意温柔,语气淡淡,“你在港黑等我,耐心一点。”
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轻蔑的光,好像在日本横滨赫赫有名的港口黑手党不过是个小组织,根本不值得一提。
绫辻点头,魏尔伦亲了亲他的脸颊。
“我爱你。”法国人说话一向都很直白,所以绫辻对他的态度并不觉得诧异,“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不在的时候可以找兰堂,他是我的搭档,现在也在港黑内部,他会为你做事的。”
他的话音落下,黑泥道:【如果你答应,剧情偏离度就会累计到20%哦。】
居然直接跳了10%……
想都不用想,绫辻同意了。
因此,魏尔伦走之前给他留了一枚戒指,意味深长地告诉他会有用处。
绫辻试了试戒指,最后让它套在了食指上,大小刚刚契合,简直就像量身定制,也正是这枚戒指让那群人把他认作了现任港黑少主。
魏尔伦肯定知道这是从哪里抢来的,因为绫辻发现上面还有未擦干净的鲜血,总之戒指来历不明,而他也来历不明,却一同被失去现任首领的港口黑手党接受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
他是一个假的港黑少主,目前被异能特务科追捕,而魏尔伦说了会来接他,并且告知一个叫做兰堂的人的暗线。
绫辻冷静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境地,觉得还好,并没到让他感到烦躁的地步。
黑泥再次怂恿道:【让我们做些恶作剧吧绫辻,你为什么要做咸鱼?那多无趣啊。】
“少来钓鱼执法,我只想做普通人而已。”
比如做做任务,刷刷剧情偏移度,好彻底摆脱【意外死亡】之类的。
……
观察了一下天空,察觉时机差不多了,绫辻戴上了面具,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张面孔。
暂时不能暴露,他也不知道政府的异能特务科那边有没有将他的面孔和资料放上通缉令,绫辻不能冒着被重新带回去监管的风险,在这之后,他又进一步戴上了猩红的兜帽,把轮廓隐藏在黑暗中。
绫辻的怀里抱着一个遮住单眼的少女人偶,让他的画风显得很诡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等的有点烦了,百无聊赖地伸出靴子踩了一下水滩,水花溅起来,泥点刚好落在了走来的一双鞋子上。
绫辻慢吞吞地抬起头,正好和鞋子主人的鸢色双眼对上了。
——港黑的人来了。
“我到了,森先生。”太宰治挂断电话。
他的身后站着一整队港黑的部下,而他目光打量他,双眼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
“所以……少主?”
这位素未谋面的港黑少主没有用真面目示人,唯一可以看清楚的就是那双少见的红色眼眸,以及垂落的一点金发,但从眉眼轮廓来看,这无疑是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少年。
不过为什么不让人看到他的面孔?太宰治试图分辨出原因。
所有身着西服的黑手党们都半跪了下来,低着头行礼,以示对这位找回的港黑少主的尊敬。
只有太宰治站在原地,绫辻凝视他几秒后,说道:“你的名字是?”
他的话音落下,太宰治睁大了眼睛,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很高兴见到你,”他的嗓音是青春期的柔和,歪头道,“我叫太宰治,那么,我可以叫你鹿谷吗?”
他清楚自己很容易就能获得别人的好感。
但绫辻冷冷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很自来熟?”
太宰治:“…………”
一向靠脸无往不利的太宰治,终于踢到了人生的第一块铁板。

小编推荐理由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