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

导读:主角是绫辻的小说叫做《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他的余光中,似乎看到了一只三花猫从太宰治的脚边窜过,拖着尾巴的身影消失在草丛身处。他面无表情,微微眯起眼,扯了扯窗帘,遮住部分晃到眼睛的亮光:“你该庆幸现在是晚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绫辻的小说叫做《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他的余光中,似乎看到了一只三花猫从太宰治的脚边窜过,拖着尾巴的身影消失在草丛身处。他面无表情,微微眯起眼,扯了扯窗帘,遮住部分晃到眼睛的亮光:“你该庆幸现在是晚上。”

绫辻内容介绍

绫辻下意识想要伸手挡住自己的脸,但很快想到自己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在他的余光中,似乎看到了一只三花猫从太宰治的脚边窜过,拖着尾巴的身影消失在草丛身处。
他面无表情,微微眯起眼,扯了扯窗帘,遮住部分晃到眼睛的亮光:“你该庆幸现在是晚上。”
不然太宰治是在找死。
绫辻之前担心被人看见真实面目,是因为不确定异能特务科会不会公布他的资料,但是在白天的时候他用了【意外死亡】,就像抛出的诱饵,所以那边的人一定会想办法来找他,而不是选择鱼死网破。

绫辻全文阅读

他的资料是国家级保密项目,除非被主动公示,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看到详细的分析报告,就连魏尔伦和兰堂等人都是借助法国政府的协商才拿到的资料,因此,太宰治也不过是查无此人。
只是不想被人看到长相是出自他的个人意愿。
他厌烦来擅自打搅他的人。
而绫辻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一手,是因为他忘了现在人们基本都会携带手机之内的东西,他对现代科技完全不上心,所以难得的漏洞让太宰治这家伙钻了空子。
也许是困意影响了他的语气,绫辻威胁人的时候说话软绵绵的,仿佛一阵飘过的微凉夜风,太宰治借着灯光打量那露出的一半五官,眼神飘忽地说道:“我说的是实话,你长得很好看哦……”
是那种光是走在路上,擦肩而过,就会让路人浮想联翩的外貌。
金发本该有些温暖的意味,可这都被绫辻那种罕见的新雪的气质冲刷干净,他从未见过这样类型的同龄人,他猩红的眼眸中带着一点金色的光,在黑夜中令人头晕目眩,就连面无表情的样子都比人偶见崎鸣的长相还要漂亮好几倍。
鹿谷,这个名字不合时宜地涌上了太宰治的脑海,让他想起山间幽谷中的小鹿。
干净、清澈、神圣不可侵犯,这就是十五岁的绫辻的长相给人的感觉,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太宰治的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可是就像海潮一层层推动似的,仅仅在几秒钟后,他又产生了新的更为剧烈的疑惑,就像洪水一样将他淹没了。
鹿谷……好像不是很介意被他看到了?这是为什么?
是如此笃行太宰治查不到他的资料吗。
“看够了吗。”绫辻道,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你拍照了吗?”
“没有。”太宰治回答,绫辻分辨出在这种事情上他没撒谎。
再说,太宰治今天晚上本来就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疑惑而来的,这是他自己想要勘破的秘密,因此他不会藏在了手机里,他不信任这些虚拟数据,也不想为别人破解鹿谷提供帮助,尤其是森鸥外。
“奉劝你管好自己的好奇心,”绫辻冷冷地警告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别来招惹我。”
这不是玩笑话。
闻言,太宰治却依旧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双手合拢道:“可我正渴望死神的降临呢,原来鹿谷是个好心人吗?”
他用手把头发别在耳后,神情自若,眼神期待地抬头望着窗户上沿的绫辻,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你这幼稚的家伙,还说什么渴望死亡,那我也不用给你留所谓的脸面了。”
“……”
绫辻嗤笑一声:“很想听我对你的分析吧,自杀犯。你从一年前开始尝试自杀,却只局限于入水、上吊、服药,你这家伙很怕痛,当然,你也并不是真的渴望死亡,一个想要死掉的人不会挑三拣四,还想听吗?还要我说吗?”
太宰治没说话,他只是在原地怔住了。
“说出来,会被我缠上的哦……”片刻后,他低声道。
但这声音太轻了,所以绫辻没有听到,于是他只是说道:“我知道像我们这种人,每天都被迫接收不想得知的痛苦。在一个人喜悦的时候,就已经提前预料到了他悲伤的结局,这感觉虽然很厌烦,但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死亡吧。”
自杀可不是什么好词,但悲伤抑郁的人总把它和枯萎的花瓣联系在一起,构成了绝美的意象。
但对绫辻这种拥有【意外死亡】的人来说,他知道生命到底是多么脆弱,有多少种可能的意外会导致一个人的死亡,所以虽然觉得生命毫无价值,但也不喜欢自杀这种轻率的行为。
人活着是为了得到救赎,而价值亦是通过活着的人来实现的。
至于太宰治……
就像绫辻之前说的那样,他扫一眼就知道随便哪个人遭遇了什么,而且大多数是不好的遭遇,因为只有悲痛才在一个人身上留下深刻的痕迹,太宰治比他敏感许多,因此他体会的应该会更加深刻。
他自杀的原因……简单来说,就用游戏来类比吧。
人生就像一场不能暂停的游戏,对太宰治来说,自杀就像游戏画面终于卡住一样,只有画面静止,死机重启,他才能在那个时候清空大脑,短暂地休息片刻,这种感觉就像香烟一样,会引诱人上瘾的。
所以绫辻才会说他幼稚,因为他不是为死而死,而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而寻死。
“你怎么会知道?”太宰治慢吞吞地问道,“……你也自杀过吗?”
那种窒息,空白,又诡异的感觉。
“总之别来烦我。”绫辻对此避而不谈,冷淡道,“我给别人带来的死亡你也看到了,你想那么痛苦就请便。”
说罢,绫辻真的要关上窗户了,他实在是很困,不想在该休息的时候聊这样不健康的话题,也没兴趣在还没解决自己的麻烦之前就花费时间探讨别人的人生,在他的计划里从来没有哲学家这一选项。
但在他阖上窗户的前一刻,太宰治突然提高声音问道:“鹿谷……你会成为首领吗?”
那只原本消失的三花猫在这时蓦地窜出来,立在了灯柱的一旁,引得绫辻多看了几眼才收回视线。
“废话。”两个字落下,他关上了窗户,身影彻底消失了。
“这样吗……”
灯柱旁的太宰治的脸被夜风吹的发痛,但他的心情却奇怪地轻松起来,他拢了拢自己的外套,目光落在了三花猫身上,眉眼弯弯地凑过去对它道:“……猫老师,我好开心啊。”
为什么会开心,他自己也不太明白。
但是似乎……终于找到了比自杀更加能够分走注意力的事情。太宰治在心底做出了一个虽然是临时起意,却让他愿意投注时间的重大决定——
他要成为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
……
白天的时候,绫辻起得很早,但没想到的是兰堂起的比他更加早。
而且,他居然为他准备了早餐,这还真的有些令绫辻感到意外了,在他迟疑的时候,兰堂推着他坐在了长长的餐桌的另一端,然后自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手撑着脸眼神期待地看着绫辻。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绫辻免费阅读

这是他第一次照顾别人,兰堂觉得自己能比魏尔伦做的好一万倍。
但绫辻盯着自己的早饭看。
一杯牛奶,一杯维生素饮料,然后是切成几块的半个苹果……
绫辻:“……”
他似乎知道为什么兰堂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轻飘飘,而且显得忧郁又瘦削了。
“昨天你听到我和太宰治说话了吧。”他道。
兰堂正在喝自己的那份牛奶,闻言立刻被呛到,他咳嗽了好几声,连忙放下杯子,眼神飘忽地认错道:“对不起,其实我没听到到多少……”
也就是全都听完了而已。
他当时没有睡觉,因为兰堂正在和魏尔伦通话,他们要聊关于荒神的事情,因此机缘巧合,后者隔着电话筒都听到了太宰治和绫辻的对话,兰堂记得魏尔伦在听到太宰治说绫辻“很好看”的时候,还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
兰堂很想挂断电话,然后拉开窗户看看太宰治大半夜在他家干什么。
可是魏尔伦阻止了他,他们两个以一种诡异的家长的心态听完了两人的所有对话,最后还是魏尔伦问“走了吗”,兰堂回答说走了,魏尔伦特地嘱咐他记得加强庄园的安保之后,电话才挂断的。
两人关于荒神的话题都没聊多少。
“别想太多。”绫辻道,趁机不留痕迹地把牛奶推远了一点,“说说而已。”
在他身后,黑泥嘀咕道:【你就是不想喝牛奶吧……】
“哦……”兰堂对他的小动作一无所知。
“不过我的意见是尽快找到其他下属,因为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也是森鸥外的帮手。”
“我知道,我在考虑。”绫辻道。
兰堂对绫辻很放心,所以就不再问这个了。
“今天我要出门,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会打给你。我留的是你的电话号码。”
绫辻没有手机,也不想让别人能够随便就联系到他,兰堂是个很好的中间人。
“……出门?”
“只是去买点东西。”
他身上有魏尔伦留给他的黑卡,但即便如此兰堂也给他塞了一些现金,最后目送着绫辻离开了庄园。绫辻本来打算坐地铁的,但是他脸上带着面具,综合考虑了一下,他选择了最便捷的出租车。
没花多少时间,当绫辻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还早,也不过是中午而已。
但今天的气候比较反常,日光很充足,带来一股热气,绫辻解开了带子脱下了兜帽,朝店铺走去,自动门打开,他走了进去。
绫辻本来将视线放在了货架上,却被路边坐着的一个闷闷不乐地望着商铺柜台的身影给吸引了注意力。
而隔着玻璃,身影的主人也毫不遮掩地朝他投来了目光。
太阳晒得人眼睛发晕,那个少年鼻尖发红,脸颊一边微微肿起,眼里含着一股委屈至极的怒意,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好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猫,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绫辻的身上,从他下了出租车开始就没有移开过视线。
绫辻:“……”
他放下了手里选购的波子汽水,重新走到了门外,俯视着他。
见他出现,对方拿手背使劲地擦了擦脸,别开了脸:“有什么好看的。”
“这也是我想说的。”他道,“那你别看我。”
“就不。”
绫辻顿了顿,问道:“你怎么了?”
闻言,黑泥在他的身边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绫辻,我没听错吧,你是本人吗?】
对绫辻行人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主动询问陌生人的情况实在是太难得了,一定是因为他注意到了这个少年身上的某种特质,才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而且“怎么了”,这句话不像是他能问出口的。
但原因其实很简单——绫辻看不穿这个少年身上的任何信息。
这只说明了两点:一,这个人很棘手。二,这个人和他一样是位名侦探。
“没什么。”对方撅嘴道,脸颊红肿的很明显,明显是被人打过,“乱步大人没有带钱,但是想喝汽水。”
“我没有理由给你买呢。”
黑泥能够感觉到绫辻说这话是带着一点玩笑的意味,它再次震惊了。
乱步的视线在绫辻的身上划过,最后落到了他怀里的人偶上,慢吞吞地说道:“艾琳,我可以用东西和你换汽水。”
他不知道绫辻的名字,但是却自顾自地称呼他为“艾琳”,那是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第一位让侦探看不透的人物,而乱步之所以之前一直盯着绫辻看,正是因为他也无法从绫辻身上找到有用的讯息,所以绫辻是他的“艾琳”。
真好奇。
好奇到以至于乱步都忘了自己之前以身犯险追捕犯人却被福泽谕吉打了耳光有多难过,也忘了自己正在忙着生气和离家出走,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的身影看。
“是什么。”绫辻道。
乱步埋下头,从自己的衣服小口袋里翻翻找找,最后面露不舍地将它握在手里,抬起头,朝着绫辻摊开手:“这个。”
——那赫然是一枚猩红色的玻璃弹珠。
“我还有更多漂亮的弹珠哦。”乱步收回手,谨慎地开出了自己的条件,“我没有地方去。所以,在买完波子汽水之后,我可不可以和你回家?”

小编推荐理由

想要咸鱼的我成了首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