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

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

导读: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等到外面雨滴变成雨帘子,陆世和顾岑元才回来,两个人浑身湿透了,陆世没了平日的精气头,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萧冼被此情此景慑住了,指着两个人,“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不能挑个好点的日子出去散步吗?”

小说介绍

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当朝第一倒贴 陆世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等到外面雨滴变成雨帘子,陆世和顾岑元才回来,两个人浑身湿透了,陆世没了平日的精气头,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萧冼被此情此景慑住了,指着两个人,“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不能挑个好点的日子出去散步吗?”

陆世小说简介

回了客栈,萧冼正坐在大堂中央的一张桌子处,他冷静下来就认出了那道冒充他的声音属于陆世,他虎视眈眈的盯着大门,如果陆世不能给出一个合理解释,他今天就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等到外面雨滴变成雨帘子,陆世和顾岑元才回来,两个人浑身湿透了,陆世没了平日的精气头,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
萧冼被此情此景慑住了,指着两个人,“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不能挑个好点的日子出去散步吗?”
陆世看着萧冼,一把抱住他,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沉重道:“兄弟,你是我的好兄弟。”
萧冼张口结舌,被这一出搞的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朝第一倒贴 全文阅读

杜维走过来说已经让人备好了热水和姜汤。
陆世感谢不已,喝完姜汤泡了个热水澡,早早熄了灯,老老实实的窝被子睡着了。
顾岑元在屋内泡着热水,看着那只揽住陆世腰是手,慢慢收紧,回忆那一把就能包住的细软,眸中沉沉,原来腰细的不止书上的沈郎啊。
第二天,陆世还是病倒了,顾岑元和萧冼站在他的床前,萧冼摸着陆世的脑门,被烫的一缩。
陆世的脸泛着不正常的绯红,嘴中低声呢喃着什么。
顾岑元去桌边倒了一杯水,不着痕迹的别开萧冼,小口的喂给陆世,陆世却不配合,不肯咽下去,水慢慢洇湿了领口。
顾岑元皱眉,对萧冼说:“我让杜维去请了大夫,你去看看到了没有。”
萧冼心里焦急,没品出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头,应声下楼去了。
陆世还在喃喃,一会说着胡话,“不,我……是男…子…”,一会儿又喊水叫渴。
顾岑元低吟片刻,去门口看了看左右没有人,就关上门,走到陆世面前看着他嘴唇蠕动,嫣红的舌在里头若隐若现,鬼使神差的咽了口口水。
他端详着陆世,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含了一口水,映了上去,小心的渡给陆世。
陆世的梦里,他正在沙漠里走着,这里看不见尽头,只有漫天黄沙和亮的刺目的太阳,太阳快要把他晒干了,他几乎要放弃不想走下去了,天上却骤然下雨了,他张口去接,雨水顺着咽喉滑下,一下子驱散五脏六腑被晒出的血腥气。
很舒服,再多点就好了,他想要更多的雨水。
顾岑元蓦然顿住,嘴里有一条不安分的湿热在搅动。
他咕咚一声,自己吞了那半口还没来得及渡过去的茶水。
房外传来脚步声,顾岑元起身,擦干净自己和陆世嘴角的水,安静的站在床尾。
大夫诊脉,说是大惊之下又被寒气侵入,煎副药服下,再发身汗就好了。
顾岑元几不可察的松了口气,退了出去。
望江的城小小一座,望江的女儿柔顺婉约,望江的男儿除去近年涌入的江湖人,也大多带着浓厚的书卷气,望江不用多做自白,拎出来就是绵软的代名词。
此刻,望江的雨也透着一股缠绵悱恻的劲儿,似雾非雾,似烟非烟,无处不在又抓不到分毫,只有渐渐盈满湿气的衣服告诉你它的的确确存在。
顾岑元伫立在栏杆前,凝视着雨帘里一只的左右纷飞,不知道为什么没能及时避雨的菜粉蝶,它用力扑腾着,翅膀颤颤抖抖,竭力避开无处不在的雨滴,要飞往一旁的芭蕉叶下,顾岑元的心跟着揪起来。
一定要飞过去啊。
“阿嚏!”陆世的房间大门正对着客栈的后院,昨天的中年汉子对着同伴抱怨,“这雨天就是惹人厌,下一场冷一场。”
“嗐,谁说不是呢,等下还要冒雨赶路。”他的同伴附和着,端着洗脸的铜盆从屋里走出来,随手把洗完脸的水泼向空中。
!!!

当朝第一倒贴 免费阅读

泼出去的热水带起一阵水汽,混着似雾似烟的雨,周遭的潮湿度一下子升高,蝴蝶被激的不稳,往上急飞了几寸,最终还是越来越低,坠到地上,混浊的泥水急不可耐的吸附上去,直至将那抹白完全染上污色。
顾岑元注视着那道白色一点点扑动不能,面上晦暗不明,待雨势慢慢变大,汇集起的积水彻底冲走它,脚下才迈开步子,走向大堂。
刚下楼梯,就见萧冼在往外放飞一只信鸽,下雨天也要送信,顾岑元了然十有八九是为了陆世的风寒给陆盟主报信。
陆世病成这个样子萧冼不敢托大,把大夫送上楼后就偷偷摸摸的去通风报信,放完信鸽忧心忡忡的准备回去继续守着陆世,转身就发现顾岑元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萧冼:“……”
顾岑元当没看见,寻了一处靠窗的桌子坐下,杜维神出鬼没的闪出来给他倒上茶。
萧冼迟疑观望,不放心的走过去要去解释却更欲盖弥彰,“我离开长槐山太久了,给,给我爹报个平安。”
顾岑元顺着淡淡说:“萧少主有心。”
萧冼松了口气,松完一愣,自己又没干什么缺德事儿,这个郢公子看见了又怎么样,自己没必要这么慌张啊。
萧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顾岑元也没有和他交谈的意思,顶着一头对自己的怀疑上楼了。
楼上陆世还在烧着,大夫开的药熬好送服了两次,却只喂进去一小半,祥子急的一头汗,这会儿萧冼走进来,差点要给他跪下来,祥子表示自己真的喂不了这位少侠的药,这位少侠不仅不肯喝还会倒吐喂药的人满头满脸。
萧冼眼瞅祥子捧着衣襟都要哭出来了,也没脸硬把人摁下,就让他走了。
人是放走了,萧冼看着烧的人事不醒的陆世犯了难,他刚刚已经传来信给陆盟主,不出意外三天之内必定有人来押陆世回去,自己到时候也能功成身退。
可他犯愁的是,陆世现在这个样子能撑到三天后吗?
陆世的嘴巴一直就没停下来过,比没病时话还多,但叽里咕噜的没人能听懂,现在倒是清楚了点,不住的喊渴,可水喂到嘴巴又咬紧牙关不肯喝,喂药更是直接就喷的喂药的人生无可恋。
萧冼踌躇不定,电光火石之间醍醐灌顶,郢公子在大夫来之前喂了陆世喝水,他一定有什么法子!
想到做到,萧冼立马又往楼下跑去。
顾岑元放下茶杯,食指敲打着桌面,看着萧冼诚挚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问是怎么喂进陆世喝水的。
萧冼真的挺急的,从小玩到大的好友现在烧的不省人事,唯一有法子的人却闭口不言,他几乎要疯了。
杜维之前被派去请大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萧冼平时一个也算有傲气的人,现在低声下气的求助殿下,殿下居然无动于衷,面露不忍道:“殿,公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路少侠他之前帮……唔唔……”
顾岑元略用力盖上杯盖,磕碰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杜维身边的护卫识趣的捂住他的嘴把他拖出去了。
萧冼心灰意冷,垂头丧气的上楼接受陆世的已臻化境的“天女散花”攻击。
顾岑元用扇子按住他站起的动作,脸不红心不跳道:“我确实有法子,不过这是祖传的秘方,若要实施起来只能让我和病人在场。”
萧冼喜出望外,只觉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竟能逃出生天,连连应道:“好好好。”

小编推荐理由

当朝第一倒贴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