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春 光(陆柠叶清伦)

偷吻春 光(陆柠叶清伦)

导读:《偷吻春 光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偷吻春 光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折枝伴酒 所编写的,讲述了陆柠叶清伦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偷吻春 光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偷吻春 光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折枝伴酒 所编写的,讲述了陆柠叶清伦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陆柠最近才得知,自己当年醉酒强吻叶清伦,还拍拍***一走了之。
医院重逢,被她亵渎过的校草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外科医生,依旧一张祸水神颜,是院里无人敢摘的高岭之花。
幸运的是,叶校草似乎不记得她。

偷吻春 光全文阅读

冤家路窄,陆柠晚上正要下班,在大门口就遇到了姚素云,被一群工作人员簇拥着,穿一套粉红色西装,妆发精致,应该是准备外出录像。
看见陆柠,她把手里的本子递给旁边助理,踩着高跟鞋扭腰摆臀地走过来。
“听说陆大记者要去拍纪录片了?这可是咱们台里独一份的美差,恭喜你啊。”
陆柠懒得跟她说话,言简意赅保持礼貌:“多谢。”
姚素云见她对自己的冷嘲热讽毫无反应,有点无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骂我的,装什么高贵大度?空降下来抢别人饭碗,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那该我恭喜姚大记者了。”陆柠笑了笑,“恭喜你成功守住了舒适区。不过,对你的舒适区,我还真不感兴趣。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等干到五十岁,还是咱们南城最红的外勤记者。”
姚素云鲜艳的红唇颤抖起来,说不出一个字。
要论最红,现在网上呼声高的是陆柠而不是她。
况且谁都不想一辈子原地踏步走,陆柠这话与其说是祝福,还不如说是诅咒。
陆柠吹了吹新做的裸粉色指甲,笑意粲然:“那你得小心了,不要年老色衰哦。”
姚素云脸色煞白,气得浑身发抖回不过神,直到陆柠的车子一个潇洒摆尾,才恨恨地望向那个方向。
高跟鞋***跺下去,崴到了脚腕,疼得龇牙咧嘴。
-
陆柠负责纪录片拍摄,许嫣然主动申请给她当助手,台里同意了。
开会确定方案之后,陆柠约了医院的公关部主任。
东仁是南城最大的私立医院,一直以来有口皆碑,比一些公立的还受欢迎。但出了这种事,又因为是私立医院,***处境更加艰难。
“无论专业性还是医德方面,我们的医护人员都是问心无愧的。这次纪录片,只希望你们可以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公众。不求他们理解我们有多不容易,但至少不要加深误会,甚至因为我们医院发生的事情,连累到整个医疗行业。”
陆柠笑着和主任握手,“您放心,我们会竭尽全力。”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陆柠让另外两个人去了解各科室情况,自己上微博查看***现状。
这两天热搜一直保持在前十,随便点一个大V的微博***,评论里大部分都是批判,淹没了寥寥无几的理智发言。
陆柠找到那名家属的卖惨微博,下面更是一整片不忍直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医院杀了人。
陆柠无语地关掉微博,下一秒,有电话打进来。
“喂?”
舒国良开门见山:“听说是你负责纪录片?”
陆柠走进安全通道,不疾不徐地下楼,“嗯。”
那边沉默了一会,语气低沉道:“那找个时间,我们单独谈谈吧。”
“不用了。”陆柠十分冷淡,“基本情况我已经问过您的公关代表,不需要舒院长出面。”
“柠柠,”舒国良叹了一声,“我就是想和你谈谈。”
“如果是工作的事,没必要。”陆柠扯了扯唇,“私事更没必要。”
“柠柠……”
“我很忙,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不等舒国良再开口,陆柠收了线,把手机放进包里。
走廊传来几个姑娘说话的声音。
“这台手术是叶老师主刀?”
“是啊~好想去,可惜跟他不熟。”
“听说叶老师脾气超好的,递错器械也不会被凶,上次被高主任训了一个小时,我都不敢再上台了……”
“太年轻了你们,别以为跟他上台是什么好事,很没趣的,乱讲话会被举报。”
“我怎么听说是肖医生开车太猛被新来的女学生举报了?”
“反正咱们叶老师是最正直的。”
“就是啊,过分,干嘛那么正直?设想一下他那么温润如玉的男人开黄腔的样子,我简直有点小兴奋。”
“或者哪次让我给他戴个套……我觉得我能当场晕过去。”
“你们太猥琐了!!!”
“不是我说的是手套。”
“叶医生那双手,啧啧……”
“外形和尺寸都是极品。”
陆柠:“……”
她实在听不下这些虎狼之词,正打算继续下楼,忽然听见有个人语气正经道:“不过话说回来,叶医生这两个月都没怎么进手术室呢,好像整天也没什么事做,他以前可是工作狂来着,高主任那么器重,但凡手术都带着他。”
另一个女孩神秘兮兮道:“你没听说?”
“听说什么?”
“他得罪高主任了。”
“啊?”
“这么明显的被穿小鞋,只有实在忙不过来的一级手术才会排给他,还有那些没用的讲座啊跑腿什么的,完全就是打杂。”
“天呐,男神好惨。”
“到底因为什么事儿啊?主任以前那么宠他。”
“天知道哦。”
“不过现在非常时期,你们可千万别往外传,对医院形象很不好的。”
门那侧的姑娘们纷纷表示惋惜,陆柠心里却好一番不是滋味。
想起她不止一次的讽刺那个人游手好闲,那么义正辞严地鄙视,还自以为是洋洋得意。其实他或许跟自己一样,是个深陷在潜规则泥淖里的可怜人。
-
为了不影响医院的正常运行,电视台在急诊大厅和各个诊室安装了摄像头,采集影像后剪辑。
工作原因,陆柠最近经常和许嫣然在急诊楼打转,也经常看见叶清伦。
他总是很忙碌,和急诊科争分夺秒的混乱融为一体,却又仿佛跟所有人都不一样,能轻易从人群中辨认出来。
分明是同样的白大褂,叶清伦看上去偏偏比谁都更挺拔俊俏一些。
只是两个人从没说过话,似乎是太忙,也似乎是对那次的不欢而散心照不宣。
傍晚,陆柠在办公室里看监控视频,盯着那抹出挑的白色,时而双手托腮微微发笑,时而全身紧绷咬手指,比亲临现场还要***。
她把截出的片段整合之后发给许嫣然过目。
许嫣然看了会儿,从对面的电脑屏幕后探出个脑袋,认真地问:“柠姐,为什么每个镜头里都有叶医生?”
陆柠被她问得一愣,随口答道:“网友都是视觉动物,这样效果比较加分。”
许嫣然恍然大悟:“对哦,让叶医生出卖色相,还是柠姐聪明。”
“……嗯,呵呵。”陆柠讪笑。
“那你把何医生也剪***嘛,加分乘以二。”许嫣然提议道。
陆柠抬眸,正色问:“你是说卖腐吗?”
许嫣然:“……”
-
陆柠万万没想到,何叙会请她吃饭。
当然了,何叙请的是许嫣然,陆柠只是被拉去作陪。
不过何叙请许嫣然吃饭这事本来就挺魔幻的,两人关系发展得未免太快了些。
叶清伦也来了,两男两女对坐,有种更加魔幻的气氛弥漫在中间。
她和许嫣然,可是清清白白的社会主义姐妹情。
点完单,许嫣然疑惑道:“为什么要吃烤肉啊?”
何叙温和地笑了笑:“不喜欢吃烤肉么?早说啊,也不是一定吃这个。”
“不是啦,就有点意外。”不知道是不是店里太热,许嫣然脸红了红,“印象中男生都比较喜欢吃中餐,或者中式烧烤来着。”
“这个人想吃烤肉。”何叙指了指旁边的叶清伦,“我觉得你们女孩儿应该也会喜欢,就定了这家。”
许嫣然点点头:“叶医生喜欢吃烤肉啊?”
“他那是喜欢吃烤肉?”何叙扯唇,满脸戏谑,“他是变态。”
被叫做变态的当事人和看戏的局外人都默默地没有说话。
陆柠莫名有种无论站哪对CP,自己都是个千瓦大灯泡的错觉,眼观鼻鼻观心地喝着大麦茶。
许嫣然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他嘛,用完电刀就想吃烤肉。”何叙给自己倒了杯大麦茶。
许嫣然:“啊?叶医生也玩LOL吗?”
何叙刚入口的茶险些呛住,清了清嗓子,哭笑不得地解释道:“手术室的电刀。”
“哦,我还以为是游戏里的电刀呢。”许嫣然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那个电刀是干嘛用的?为什么会想吃烤肉?”
何叙意味深长地睨了眼身旁的男人,慢悠悠放下茶杯,轻笑道:“开刀用的呗。你想想啊,那一刀下去,整个手术室弥漫着焦肉的香味。”何叙讲得声情并茂,神色夸张,“啧啧……这谁扛得住啊?”
许嫣然:“啊,叶医生好可怜。”
何叙:“?”
许嫣然同情地望向叶清伦:“一定忍得好辛苦吧,等会儿多吃点呀。”
何叙指了指他自己:“喂,我昨晚值夜班,连轴转二十个小时了,我也很辛苦。”
“那你自己请自己咯。”许嫣然笑盈盈道。
何叙:“……”委屈巴巴。
何叙一直在和许嫣然说话,叶清伦瞧上去脸色不佳。陆柠赶紧在下面拽了拽许嫣然的袖子:“咱俩去拿蘸料吧。”
要不这妞还得在这儿缠着别人男朋友不可。
许嫣然直接拿走店家准备好的蘸料,陆柠看见里面有她讨厌的葱花,只好找了个空碗自己盛。
正要去拿辣椒粉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的一只手先她一步,握住了勺子。
那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手背和腕上凸出的蓝色脉络,有种露骨的***。
陆柠心跳仿佛漏了一拍,转头,对上男人狭长而慵懒的眸子。浅棕色瞳仁在射灯下显得无比温暖,留白的地方隐隐泛着蓝,格外明亮。

偷吻春 光免费阅读

陆柠匆忙地撇开目光,在调料台上看了一圈,又不知道还能弄点什么,只好干等着。男人的动作慢条斯理,总像是在故意拖延。若隐若现的松木香分明很淡,却仿佛盖过了空气里的调料味,也带着点点辛辣。
直到他放下勺子。
勺柄对着她的方向,末端小小的弯钩像是一种无声的引诱。
陆柠拿起勺子,注意力无法控制地胶着在男人身上,感觉他从自己身后经过,走远,再也闻不见那抹淡淡的松木香味,空气里残留的些许也散尽了。
心情终于平缓下来。
许嫣然一看就是烤肉的老手,剪刀夹子用起来利落干脆,对面何叙连连咋舌:“我们小许将来肯定是个贤惠媳妇儿。”
许嫣然不好意思地垂眸抿唇,倒是陆柠支着脑袋调侃道:“就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福气了。”
何叙淡淡地笑着搭腔:“想想还有点儿羡慕。”
陆柠戏谑点头:“是啊,可惜何医生没这福气了。”
“为什么?”何叙挑起眉头望着她,“我看起来很没福气?”
“不是啊。”陆柠一本正经地望了眼他旁边的叶清伦,“何医生已经够有福气了,做人可不能太贪心。”
何叙笑了笑,不置可否,给她们倒饮料。
许嫣然控制着火候,刚变色的牛肉鲜香嫩滑,她亲自给每个人夹到碗里。
陆柠看见何叙眼睛里都冒着光。
正要给叶清伦的时候,只见男人微微蹙了下眉,一旁的何叙连忙接到自己碗里,瞥了眼叶清伦:“这家伙作得很,你最好给他烤得黑糊糊冒烟的那种。”
许嫣然张了张口,微愣:“啊?”
“我不像某些人,茹毛饮血。”叶清伦把烤盘上剩下的肉翻了个面,淡淡道,“我只吃熟的。”
何叙扯扯唇:“你就是作,当医生的没个个都像你这么毛病。”
叶清伦轻笑,片刻之后,夹了两片肉到自己碗里,“正常人也不都跟你似的。”
两人目光一对视,空气里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气息。
陆柠默默地嚼着牛肉味狗粮。
不得不承认,两个长得帅的男人打情骂俏真的好磕。
叶清伦解决完碗里的肉,烤盘新放上的还没熟透。
他抬了抬手,清而沉的嗓音飘向旁边的何叙:“纸巾。”
何叙看了眼距离某人仅十公分的纸巾盒,眼皮抖了抖,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抽了一张***塞他手里。过了几秒钟才含着七分熟的牛肉嘀咕:“请你吃饭,还他妈要给你使唤。我看以后哪有女人愿意伺候你。”
“何医生。”许嫣然捧着茶杯道,“你俩这样,就别祸害女人了好不好?其实现在社会这么进步了,大家思想都很开放的。”
“是啊。”陆柠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我本科毕业论文抽到的就是这个专题,当时调查走访了不少同性恋……”
“等等。”对面的男人打断她,眸色变得有点深,像一对勾子攫住她心神。
陆柠住了嘴,傻愣愣望着他。
“同性恋?”叶清伦扯了扯唇,挟着凉意的弧度,“什么意思?”
陆柠望了望他,眼神又在何叙身上晃了一遭,讷讷地张口:“你俩不是一对儿吗?”
“谁他妈跟他是一对儿?”何叙边咳嗽边嚷嚷,嫌弃地看着叶清伦,“我他妈跟他——恶心死我算了。”
“别说了。”叶清伦同样恶心地望着他,“因为你,我对男人彻底失望了。”
“我他妈就算是弯的也被你掰直了好吗?”何叙毫不示弱,“涮个鸭肠要十分钟,嚼都嚼不烂,牛排要全熟,女人都没你这么娘炮。以前搭讪个学妹,你他妈说人家头盖骨长得好,活生生把我的初恋给吓没了!还有,知道你他妈天天在手术室有小护士递器械,别把老子当你小护士,胳膊伸直了自己拿个东西能死啊?”
叶清伦全程冷漠脸,听完,下巴稍往他那边扬了扬:“手机。”
就在何叙猛虎咆哮的时候,手机已经响了一会儿了。
他慌忙拿起来接听。
“喂?……好我知道了,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何叙神情变得十分严肃,边说边站起来:“急诊有事,我得去一趟,你们接着吃。那个老叶,你结一下账,我忙完转给你。”
叶清伦淡淡点头:“嗯。”
何叙走后,席上变得很安静。
陆柠一抬眸就能看见叶清伦,碎碎的刘海半遮住浅褐色的狭长眸子,清瘦俊逸的脸庞,连耳朵的形状都长得十分完美。他的头盖骨……陆柠想起刚刚何叙的话,不自觉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很圆。
叶清伦正好从碗里抬头,对上她打量的目光,原本淡漠的眼底漫起隐约的笑意,唇角稍稍一勾。
陆柠觉得魂魄飘了飘,匆忙垂下眸子。
吃得差不多了,许嫣然去洗手间,剩下陆柠和叶清伦面对面坐着。
陆柠用大拇指指腹摩挲着黑色杯子外壁的螺纹,缓缓地,有一下没一下。
她这个人一向是非分明,所有事情在她这儿一码归一码,无论对方如何,自己错了就是错了。
所以尽管心里尴尬得不行,还是抿抿唇,解释道:“对不起啊,我是偶然听到别人说的,不是故意八卦,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
“嗯。”叶清伦笑了一声,“八卦而已,不是真的。”
陆柠紧跟着点头:“哦。”
沉默一阵,她又说:“之前我……那么说你,确实有点过分。”
叶清伦抬眸,目光轻轻浅浅地望着她,唇边若有似无地挂着笑。
陆柠表情真诚地对上他的眸子:“对不起。”
“真觉得抱歉的话,”他顿了顿,唇角的笑意扩大,“给我个机会送你回家?”
陆柠小心脏抖了一下,连忙道:“还有嫣然……”
“我也没说要单独送你。”男人眼角弯得恣意而勾人。
陆柠:“……”
叶清伦把许嫣然送到之后,再送陆柠去外婆家。
南城十月末的晚风夹了初冬的气息,陆柠不想闻身上的烤肉味,把车窗开着,被刮得脸颊发疼。
叶清伦从储物盒里拿了一个新口罩递给她。
陆柠戴上口罩,指了条近路。
叶清伦听她的话,在十字路口拐了弯,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托着腮的女人,“陆小姐是本地人?”
陆柠迟疑点头:“嗯。”
“外地人一般不知道这条路。”叶清伦望着路两旁门户紧闭的小店,和挂在屋檐下的少许几个红灯笼,轻笑道,“左边那个小巷子穿过去,能到南城一中。”
陆柠的心脏***颤抖了一下。
“其实我不是南城人,小时候在北方,高一才过来。”叶清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懒懒地搭在车门上,“刚来的时候不熟悉这里的方言,连课都听不懂。”
陆柠从后视镜看路边倒退的樟树,淡淡道:“现在大家都不怎么讲方言了。”
“是啊。”男人语气里夹着轻叹,“记得我转学过来的时候,老师要班里每个同学都送一样礼物,大部分送的都是零食和文具。不过有个同学,很特别。”
陆柠好奇地转头望向他:“什么?”
“她啊。”叶清伦笑了笑,目光邈远而温柔,“送了我一本方言手册。”
“……”
她当时真的只是随手一送。
看这个长相清秀帅气的小伙子只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跟同学们交流都有点困难,于是在外公的书房里找了一本方言手册,想着应该能帮到他。
后来得知是外公珍藏的孤本,吓得几宿都没睡好。直到外公去世,也没胆子坦白这件事。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了。”叶清伦在红绿灯前停下车,转头望着她的眼睛,浅褐色的眸子里依稀泛着星光,“不过还记得她的名字。”
陆柠紧张地把手藏进两边膝盖中间,背脊不自觉挺直。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偷吻春 光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