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白(裴即白冬青)

即白(裴即白冬青)

导读:《即白》是作者舒雀乘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裴即白冬青 ,小说讲述了退出林谙的聊天窗口,往下滑,掠过姑妈头像上那标记着12的红点,她指尖顿在裴即白的名字上。小编为你带来即白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介绍

《即白》是作者舒雀乘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裴即白冬青 ,小说讲述了退出林谙的聊天窗口,往下滑,掠过姑妈头像上那标记着12的红点,她指尖顿在裴即白的名字上。小编为你带来即白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冬青一夜无梦,难得睡了个好觉,早起刷牙时惯性点开手机,看到林谙发来的消息。
「晚上我来找你。」
大概是前几天被关怕了,这次知道提前打招呼了。
退出林谙的聊天窗口,往下滑,掠过姑妈头像上那标记着12的红点,她指尖顿在裴即白的名字上。

即白全文阅读

冬青一夜无梦,难得睡了个好觉,早起刷牙时惯性点开手机,看到林谙发来的消息。
「晚上我来找你。」
大概是前几天被关怕了,这次知道提前打招呼了。
退出林谙的聊天窗口,往下滑,掠过姑妈头像上那标记着12的红点,她指尖顿在裴即白的名字上。
点开,退出,又再次点开,找到右上角的三个小点,点***,手在加入黑名单这五个字上徘徊着,终还是没点下去。
二十多岁的人了,没必要跟小朋友似的,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冬青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手滑动几下,往上点开姑妈的信息,随意往上翻动。
无外乎老生常谈,说她没礼貌,说她年纪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挑,说她翅膀***,就不顾及家里人是怎么想的了。
来来回回就这么个意思,说得她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般。
冬青早两年听惯了风言恶语,来自亲人的,现如今完成能做到免疫。
毕竟姑妈是那个时候,为数不多还愿意帮助她和冬昌明的人,她得念这份情。
冬青出门时,在阳台多瞧了眼,外面淅淅沥沥还下着小雨,五月的州城三天两头是雨,这让冬青有些烦闷。
她将阳台的伞收好,拿着回到客厅,塞进包里,家里没伞了,没谁比她更清楚。
裴即白这把伞,无形中竟有种雪中送炭的味道。
就当他做了回好事,冬青这么想着,拎着包径直出门。
下雨堵车,冬青踩着点出门,到公司的时候,身上还残留湿润。
湿漉漉的伞,楼下物业给装进了塑料袋里,冬青拎着回到工位。
任绯眼尖,一眼扫到,眼神诧异:“你买了把伞,吊牌都不拆就直接打来?”
冬青视线往下,看到悬在半空轻晃着泛皱的吊牌,随口答:“嗯,到时候拿去退。”
任绯露出鄙夷与嫌弃:“求求你做个人吧,七天无理由退货也是在不影响二次销售的情况下好吗?”
“做人好难,我想成神。”冬青面无表情地开玩笑。
任绯当然不信冬青真能干出这事,纯当她在玩笑,岔开话题,说到昨晚的饭局:“昨天晚上,菜还没上,裴即白就说还有事先走了...”任绯边说边观察冬青脸色,见她脸色无异,说完剩下半句,“结果就我跟他下属在那大眼瞪小眼。”
冬青打开电脑,不语,任绯伸手在她桌上敲了两下,“你就不说点啥?”
冬青盯着电脑屏幕中间转动的光圈:“谈成了?”
“谈成了!”任绯颇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真是有惊无险。”
“那不就结了。”冬青陈词总结。
任绯背抵在椅背上:“切,我还以为有什么八卦呢,裴即白前脚刚听我说完你去相亲,后脚起身就走,我还以为是去劫你,没意思。”
电脑屏幕上的文件全部显露,冬青右击鼠标,刷新桌面,问:“你是不是想吃烤鸭了?”
“啊?”冬青这话没头没尾的,任绯愣住,下意识地回,“想吃啊,昨天还念叨来着,说我和你想去吃港夏路那家烤鸭好久了,问这干吗?”
“没什么,我也想吃了。”
任绯:“那个抽个时间去吃呗,”说完意识到不对,问,“昨天你相亲去的京味啊?裴即白真去找你了?”
冬青点开桌面上的文件,截断她的话头:“没有,你想多了。”
任绯还想再问些什么,冬青起身,任绯问:“干嘛去?”
冬青手上拿着本子:“开会。”
任绯看了看桌面上的日历,了然:“去吧。”
今天是周五,电商部每周一次的例会,冬青提前在办公室等手下的人。
会议很简洁,汇报一周情况就好,今天冬青有些走神,或者说是一心二用,会开完,本子上记录了不少内容,却根本没从心里过,她什么也没记住。
从会议室出来,冬青将早上撑来的伞拎到楼道间撑开,打算晾干。
又躲到楼下抽了根烟,烟盒里的烟空了大半,她这段时间,烟瘾有些重。
上楼的时候,发现外面雨停了,地面上的水渍渐干,太阳开始冒头,今天应该会是个久违的晴天。
到了下班,外面地全干,太阳早在下午就高高的悬在空中,现在也迟迟没落下。
冬青收拾好桌面想走,被任绯喊住:“晚上去玩吗?”
冬青拒绝:“林谙要来,不去了。”
任绯见过几次林谙,也不客气:“叫上他一起呗,人多好玩?”
冬青迅速从她话语里提炼出关键词,问道:“还有哪些人?”
“昨天的几个客户。”任绯答。
冬青想要拒绝,任绯由她脸上表情猜到她的想法,继续说:“这么早回去,你跟林谙在家也是无聊,昨天那客户在州大读博,林谙刚好可以认识下。”
冬青沉吟不语,任绯再加一剂猛药,“就昨天他那俩下属,没其他人。”
冬青听出任绯的弦外之音,有些松动,又觉不对,故问道:“你这么积极干嘛?任绯,你要小心些,离客户赚点。”
她话里话外都有某种意味在里面,公司多的是人为了做销售不择手段,中伤别人更不在话下,更别提这种捕风捉影的男主关系了。
任绯满不在意:“走得近又怎么了,昨天那俩客户都单身,仪表堂堂的,就算以后真发展什么关系,我也身正不怕影子斜。”
冬青舒了口气,只要不是已婚就行,转念又想到那辆车里的女星用品,心思提起:“万一人家有女朋友了怎么办?”
任绯笑:“你今天怎么了?他有女朋友也不关我的事,我还能跟他干点啥是吗?我就指望着打点好关系,能给我多介绍点客户,重要的是他那个人吗?是那个圈层好吗!”
冬青懂任绯的意思,可依旧担心,还欲再说,任绯打断,“你见过我吃亏吗?”
冬青仔细想了想,还真没见过,心放下大半,嘴里却叮嘱着,“你自己注意分寸。”
她从包里摸出手机,说,“我问问林谙。”
任绯拿过她手机:“我来跟他说,最喜欢跟这种朝气蓬勃的弟弟聊天了。”
冬青笑,由她拿过手机,自己乐得轻松。
任绯挂断电话后笑嘻嘻把手机递给她:“搞定,我们先过去,他等会过来。”
冬青接过手机:“今天什么安排。”
“先去吃我们心心念念的烤鸭,然后去玩剧本杀,完了刚好可以赶个晚晚场。”
冬青听着任绯的安排,直觉头痛:“安排得这么满?”
任绯拎过包:“明天放假,大家又都是年轻人,怕什么。”
冬青满脸戏谑:“两个奔三的年轻人,剧本杀都是林谙这种小年轻玩的好不好!”
任绯满不在乎,随口道:“只要心态够年轻,保养足够好,我男朋友还在幼儿园。”
冬青笑她没个正行,跟着任绯下楼,昨天那顿烤鸭确实没吃出个味,今天去重温也不错。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人刚进京张,她就看见了靠窗边坐着的裴即白,紧接着,他身边的人冲她身边的任绯招手。
任绯抬手示意她看到了,然后别过头,在冬青耳边耳语:“我说我是无辜的你信吗?”
冬青挤出一丝笑:“你觉得呢?”
“真的,我没约他。”任绯垂死挣扎。
人都到这里,冬青思量了下掉头就走的场面,选择了放弃。
做人总是要有些气度的,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两个人落座,她靠里坐在裴即白对面,人没抬头,先招手叫来服务员:“你好,可以给我们换个桌子吗?等会还有人要来。”
服务员环视了一圈,冬青跟着看过去,扫过满满的大堂,猜到了服务员接下来要说的话。
“您好,要不等会给您加个凳子吧,实在没位置。”
“还有谁要来啊。”裴即白身旁的男性好奇心重,脱口问道。
任绯将面前的茶具洗净,换到冬青面前:“还有个小弟弟要来,你未来的学弟。”
“啊,男的啊。”他语气拖的老长,飞速地看了眼裴即白。
裴即白没接话梗,给冬青和任绯二人面前的茶杯里添了杯茶水。
在场四个人,任绯都认识,她担起做介绍的职责,指着冬青说:“这我同事冬青,”语毕,又介绍桌对面的人,“这我客户,李俊,剩下你们都自己认识了。”
冬青对李俊笑笑:“你好。”
李俊伸手,想要跟冬青握手:“***好。”
冬青刚想抬手,对面的裴即白忽地开口:“要上菜了。”
服务员站在他五步开外,李俊忙缩回手,结果看到服务员仅仅走了两步,站在他三步开外停下片鸭。
手已经收回,也不好意思再重新递出去。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两眼裴即白,裴即白垂眸喝着面前的茶水。
他看看裴即白,又瞧瞧冬青,觉得自家领导今天不对劲极了,平时这种场合他都能挤出两个笑,今天连敷衍都懒得,整个人沉在那里。
心底虽是疑惑,但他选择闭嘴,不吭声。
领导的心思,永远别瞎猜,职场保命第一准则。
任绯大概是忙着工作上的事,眼睛盯着手机,没留意场上的气氛。
冬青也不说话,双手捧着茶水,******往嘴里送。
直到桌边站了个人,声音爽朗:“嘿,你们这桌干嘛呢?气氛这么沉闷!”
冬青听到熟悉的声音,倏地起身,看向桌边人:“林谙,你坐我这吧,我叫服务员加个凳子。”
林谙扫了圈宾客满满的大厅,抬手唤服务员拿了张椅子过来,直接坐在桌边:“没事,我做外头,方便。”
冬青见林谙自己在外头寻了座处,跟着坐下,林谙坐下后扫了眼桌边的人,挑眉:“不介绍下?”
任绯手机突响,她示意抱歉,做了个口型“我出去一下”,起身接电话离开,剩下冬青只得接起这个重任:“刚走那个任绯,你认识,这位是她朋友李俊,这位是裴即白。”
她按顺序挨个介绍,到林谙时,犹豫了会,她在琢磨如何介绍他的身份。
无奈林谙自来熟,自报家门:“你们好,我是林谙。”
“你好。”李俊笑着说。
林谙视线盯着窗边沉默不语的裴即白,突然发问:“你就是裴即白?”
裴即白抬眸望向他,林谙坦荡回视。

即白免费阅读

“我是,”裴即白眼里有疑惑,“你认得我?”
烤鸭被切成薄片,掠过林谙端上桌,林谙侧身避过,嘴角上翘:“认得啊,久仰大名。”
“是吗?”裴即白左手端着茶水,神情自若。
李俊不解地往往冬青,冬青的眼神落在林谙身上,眼里有担忧,他又看看林谙,再看看裴即白,不知应该如何开口,他总觉着这俩人的气氛不对,听言语却又是第一次见面。
“是,”林谙单手搁在桌边,食指轻扣桌面,“我曾经在家看到过你的名字,又无数次听过你的名字,你想不想知道?”
他顿了下,望向冬青。
冬青心悬住,开口:“林谙。”这声调与她平时说话略高,又很突兀。
林俊被她的声音吓到,肩小浮动上抽了下,她望向冬青。
裴即白不为所动,漆黑的眼望着林谙,神色自然:“你说便是。”
林谙却收起脸上严肃的神情,换上吊儿郎当的笑:“我妈是林清,裴阿婆没事就来我家坐,两个女人坐在唠着,念的我耳都快起茧了。”
冬青端着的肩膀松懈下来,暗自松了口气。
裴即白举起茶杯:“原来你是清姨的儿子。”
林谙回敬:“是啊,我妈成天念叨,要我多学学你,”他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话里没有恭维,甚至说得上是没有礼貌,像极了被邻家大哥压迫长大的孩子,如今见了真人,大发怨气。
在场只有李俊不知内情,不解地问:“你们是认识?”
听聊天,是认识,可见到两个人,就觉得是没见过面的人。
冬青本想开口解释,林谙却提前开口:“不算认识,我妈二婚,搬来的时候,即白哥家除了阿婆,也就是他奶奶,全搬走了。”
李俊点头,又问:“那你和冬青?”他话没说全,手在冬青和林谙间轻晃,疑惑不解。
林谙拨了下额前挡住眼睛的头发:“这个关系就比较复杂了,反正就认识吧。”
冬昌明几年前曾因某种缘故,卖过一次房,带着冬青搬离了胡同,再之后大概是资金流转回来了,想要买回这套房。
但是此时户主已经是林清的名字,林清不愿卖,冬昌明几次上门。
也不知因何原因,两个人在你来我往的交谈中,竟慢慢有了感情。
一个丧偶,一个离异,两人也没聊过再婚,有的知识搭伙过日子的打算。
那个时候,冬青和林谙都已成年,对于父母的决定没有过多干涉。
两人同自己的儿女讲述过后,就这样一拍即合。
林谙没有就这件事过多解释,他觉得没什么必要,说冬青是他姐姐,他不愿承认,说他们是朋友,却也奇怪。
他手一直在摆动额前长了不少的头发,视线随着头发晃动。
冬青瞧见,接话:“你头发该剪了。”
林谙顺口答:“嗯,明天去你楼下剪,你卡还在抽屉吗?”
“在,你自己拿。”
两人的聊天过于自然,有种亲昵在里头,李俊视线在他们中间来回晃着,不再说话。
窗边的裴即白眼神晦暗不明,别过头看向窗外,窗外川流不息的车从不远处的公路穿过。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来,摸不透又抓不着。
“林谙,你坐这边上会不会不方便?”回来的任绯看到手长脚长的林谙所在窄窄的桌边,问道。
林谙手一挥:“没事,就这么凑合吧。”
任绯落座,一拍脑门:“我来介绍下吧。”
裴即白将刚上的京酱肉丝换到离冬青更近的地方:“刚介绍过了。”
任绯留意到他的动作,挑眉:“嘿,冬青就爱吃这个。”
刚提起公筷的冬青手顿住,仅仅也只是停顿了那么一秒,夹了一筷子搁在任绯碗里:“你不也爱吃,多吃点。”
吃都堵不上她的嘴。
受到特别关心的任绯,傻乐:“谢谢老板,你们都吃啊,大家都是同龄人,不用这么客气。”
李俊侧目多瞧了两眼裴即白,见他神色自若,面上与平时看不出什么反应,跟着吃起来。
烤鸭味道不错,除开吃多了有点油腻之外,冬青裹了几个面卷后,停下了筷子,她有些腻,端起面前的菊花茶,发现只剩个杯底,茶水在离她偏远的地方,准确一点说,在裴即白的左手边不远处。
她估量了下,起身拿茶水的位置,选择了放弃,离他太近了,她不想。
她多看了两眼斜对面的白茶壶,垂眸,提起筷子,打算夹两根青瓜解腻。
筷子提起不到三秒,裴即白提起左边的茶壶给冬青近空的茶杯填满,又开口:“任绯,你要茶吗?”
吃得正欢的任绯手都没撒,视线网茶杯里瞥了眼:“我不要。”
裴即白将茶壶放下,夹了块糕点。
冬青心思不在饭上,又碍于礼貌不好放下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面前的京酱肉丝,觉得腻了,就抿一口茶水,反正面前的茶水断过一次之后,就没再断过。
不知不觉中,半盘都空了,再想夹,裴即白喊住了她:“冬青...”
她抬眼,不知他唤她的缘由。
裴即白将她面前的京酱肉丝挪开,换了盆素菜:“你再吃就会积食了。”
冬青愣住,他突如其来当着众人的关心,像是不怀好意在对别人诉说着什么。
她耳垂爬上一抹粉色,强撑着镇定开口:“谢谢。”
礼貌的一句话,瞬间把两人之间拉开距离。
林谙起身,弯腰将京酱肉丝放到自己面前:“正好,我吃,不过冬青,你是得少吃点,上次吃到急性肠胃炎,半夜住院不就是因为积食。”
他嘴里的时间点很巧妙,用的是半夜这个暧昧的时段,似乎也在宣誓着什么。
裴即白不动,也不接话,权当没听到这话,剩下任绯和李俊也跟着放下筷子。
任绯瞧气氛不对,圆场:“都少吃点啊,晚上我请宵夜。”
冬青跟着接话:“不是说去晚晚场,又变宵夜了?你这变得可真够快的。”
“都去,都去,看你们想去哪,”她揽住冬青的肩,“都吃完没,准备赶下一场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即白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