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超难搞(齐乐磊黎嘉)

我的竹马超难搞(齐乐磊黎嘉)

导读:《我的竹马超难搞》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我的竹马超难搞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漫无踪影所编写的,讲述了齐乐磊黎嘉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我的竹马超难搞》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我的竹马超难搞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漫无踪影所编写的,讲述了齐乐磊黎嘉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有个高冷禁欲学霸竹马是什么体验?
齐乐磊:谢邀。体验就是你找他麻烦,却被按着脑袋做黄冈试卷,你的小弟改口叫他大哥,就连比赛打游戏,你花钱找的高端陪练都向他抛去橄榄枝,问他有没有兴趣打职业。
最可气的是,一次洗澡时,齐乐磊发现自己连那里都比对方小一点。
黎嘉:不用在意,最后享受的还不是你。

我的竹马超难搞全文阅读,

齐家的庆祝之夜在齐乐磊的遗憾中结束,黎嘉回家前,还听到齐乐磊在嚷嚷明天他要吃茄子。
高月:“行行,明天让阿姨给你做。”
齐悦珊:“我给你的那个呢?”
“我让给黎嘉了。”齐乐磊挺了挺胸,骄傲得像胸前有红领巾在飘扬。
他那得瑟的模样,让已经走入自家花园的黎嘉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高月摸着齐乐磊的头,笑道:“哟,行啊,宝贝儿子知道谦让了。”
齐乐磊发现黎嘉在看自己,便背着高月朝黎嘉做了个鬼脸。
黎嘉:“……”幼稚。
**
晚上睡觉前,齐乐磊为了明早能赶在黎嘉前面出门,特意把手机闹铃调到六点二十。
调完第一个闹铃后,齐乐磊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他都不是很放心,就又默默增加了一个六点二十五和六点三十的闹铃。
可见他真的很了解自己赖床的本性。
以前他和黎嘉在一个初中读书,但那时他们读的是住宿制初中,他和黎嘉不在一个班,也不在一个宿舍楼,所以不存在和黎嘉比上课谁先到这事。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和黎嘉在高一都是走读,可以光明正***一把了。
调了三个闹铃后,齐乐磊安心地拍了拍被子,可闭上眼后,他满脑子都是黎嘉小腹,想着想着,他情不自禁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还是差了那么点,他要努努力才行。
伴随着窗外的星光,齐乐磊胡思乱想着,缓缓***梦乡。
另一边,黎嘉回了家,他连灯没有开,摸着黑上了楼,反正现在家里没人,连家里养的狗都被爷爷奶奶带去走亲戚了,所以就算开灯,迎接他的也只是无边的冷寂。
黎嘉很熟悉黑暗中家里的环境,一进屋就是玄关,走三步上一个台阶就进了客厅,摸着右边的墙再走三步就能到楼梯口……
这都是他用十年的时间摸索出来的。
黎嘉摸索着走路,回到自己房间,一头倒在床上,趴了一会儿,他发现床头的手机屏幕一直在闪烁,打开手机,微信里全是他家人发来的信息。
先是他爷爷奶奶发了一个视频消息,但他没有接到,后面他爷爷奶奶就发了一个小视频过来,这么潮的东西,他爷爷奶奶是不会弄的,肯定是他堂姐帮录的,视频里,他爷爷奶奶和他家狗都在,一起恭喜他开学,开始高中生涯。
再下一个信息是他妈妈的,他妈妈说话向来雷厉风行,言简意赅,除了恭喜就是让他有什么需要就直说。
黎嘉也很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谢谢和暂时不需要。
唯一的失踪人口就是他爸,估计现在又在哪个没信号的犄角旮旯呆着。
手机灯光有些刺眼,黎嘉用手臂捂了一会儿眼睛,才翻身睡去。
**
第二天一早,齐乐磊一口气掐掉三个闹铃,然后浑浑噩噩的继续睡。
睡着睡着,他忽然从梦中惊醒。
不对!
齐乐磊一看手机,已经六点四十五了。
他飞速爬起来,只花了十分钟,就穿好衣服并洗漱完,然后拎起书包飞快冲下楼。
“今天这么早?”高月讶异道,“来吃早饭,今天阿姨做了南瓜饼和南瓜粥哦。”
齐乐磊冲到餐桌旁,拿了一瓶牛奶:“黎嘉出门了吗?”
高月想了想,说:“应该还没有吧。”
“我拿两个饼就行了。”齐乐磊抓起两个南瓜饼就往屋外冲,差点撞上家里做事的阿姨。
高月提醒道:“你慢点。”
齐关山叹气:“这孩子真是毛毛躁躁的,啥时候能学会黎嘉的稳重就好了。”
齐悦珊道:“弟弟是弟弟,黎嘉是黎嘉,本来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人,你们也别老拿他俩比。”
“还是姐姐最爱我了!”冲到屋门口的齐乐磊回过身,一边后退开门,一边朝坐在餐厅的齐悦珊抛了几个飞吻。
“你小心……”齐悦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齐乐磊后脑勺重重撞在门背的声音,她不忍直视的捂住眼。
齐乐磊杀猪般的惨叫声极有穿透力,直接传到了隔壁,正在穿鞋的黎嘉顿了顿,然后他听到隔壁响起‘砰’的关门声,虽然他看不到,但已经能想象齐乐磊风风火火冲出家门的样子。
黎嘉放慢了动作,也不知道他是不想遇上齐乐磊,还是贴心地给齐乐磊有个喘气的时间。
等黎嘉出门时,齐乐磊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并特别装模作样地说:“你好慢哦。”
齐乐磊双颊***,鼻尖渗着薄薄一层汗,头发乱糟糟得像个鸟窝,校服皱巴巴挂在身上,可见他刚才出门有多急,跑得有多努力。
黎嘉的目光在齐乐磊身上巡睃,最后缓缓落向下面,他顿了顿,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糟糕!齐乐磊吓得一激灵,马上背过身去,面朝花园,检查自己的裤子,但等他低头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的裤门关得好好的,不过他衣服的扣子倒是因为急着出门所以扣错了。
齐乐磊满头黑线,那刚才黎嘉那眼神是几个意思?
他整理衣服时,听到身后响起黎嘉上自行车的声音,他忙重新扣好扣子,再骑着代步车追了上去。
齐乐磊:“黎嘉,你个骗子。”
黎嘉:“我什么都没说。”
“你什么都没说,但表情说明了一切。”齐乐磊挥了一下拳头,连带着他的代步车晃了晃。
黎嘉无奈:“你看路。”
**
仗着代步车的优势,齐乐磊比黎嘉先进校门,他过了校门后,特意停下来,回头朝着黎嘉扬了扬下巴,得意洋洋的眉毛快要飞到天上。
黎嘉没理他,径自走进门卫室,等出来时,他胳膊上已经带了风纪检查员的袖章了。
齐乐磊见状,凑上去啧啧几声,嘲讽道:“真可怜,第一名就是打工的哦。”
黎嘉抬手挥了挥,示意他别挡着自己,然后打开记录本。
齐乐磊不依不饶,还在那蹦跶:“我就好啦,值班的事怎么都轮不到我。”
一年级一共有四百多个学生,四人为一组,一组轮值一周,齐乐磊身为倒数第一名,等快排到他时,新一届高一生就要进来了。
“高一七班,齐乐磊。”黎嘉在记录本上写字。
“嗯?”
“仪容仪表不达标,扣一分,没带校牌,扣……”
齐乐磊大惊失色,抢过黎嘉的笔记本,准备把自己名字划掉,每个学生在入学时都有操行分,扣到一定分数,就要负责学校公共区域的卫生或者是罚跑。
结果他抢过笔记本,发现笔记本上只写着时间和值日人员的名字,压根没有扣他分。
齐乐磊瞪了黎嘉一眼,把笔记本拍进他怀里,嘀咕道:“想不到你这家伙眉清目秀的,心眼那么坏。”
齐乐磊吐槽完,生怕黎嘉真扣分,马上开着代步车跑了。
这时,旁边一起值日的女同学忙从书包里找出校牌戴上,然后小心翼翼地问:“班长,没戴校牌,真的扣分吗?”
女同学和黎嘉一个班,见黎嘉侧过头,抬起眼帘看着自己,她脸红了红,班长真好看啊。
“不扣。”黎嘉合上笔记本,目光越过女同学,落在不远处齐乐磊的背影上,想起刚才齐乐磊被吓到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仔细看开学须知。
“哦哦,吓我一跳。”女同学拍打胸口,她总觉得刚刚有一瞬,班长像是笑了,又似乎没笑。
另一边,齐乐磊风风火火进了教学楼,刚走到教室门口,一个女生叫住了他。
“齐同学,能说句话吗?”
齐乐磊回过头,是个小个子扎着马尾辫的女生,他看着那女生面红耳赤的样子,就已经猜出大概,于是冷脸道:“我不帮递情书。”
女生茫然的啊了一声?
“你不是想拜托我帮忙,给黎嘉递情书吗?”初中的时候,齐乐磊和黎嘉是竹马的事被同学们知道了,大家就想当然的认为他俩关系好,很多女生都拜托齐乐磊帮递情书送礼物,齐乐磊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作天作地,终于让大家相信他和黎嘉不和。
没想到进了高中,历史又重演。
“不、不是的。”女生羞红了脸,声音低了下去,“我是想来跟你说一声谢谢。”
齐乐磊一脸茫然,感谢他?
“军训的时候,你帮我做了俯卧撑。”
在女生的提醒下,齐乐磊终于想起有这么回事,军训第三天时,所有军训学生分成八个圈,玩击鼓传花,传到谁就谁出来比试,齐乐磊和这个女生在一个队,当时传到这个女生,这个女生不想做俯卧撑,齐乐磊就自告奋勇,替她上了,他因为这事还博得了不少女生的掌声。
不过那次他出头,不是为了帮女生解围,而是因为另一组被抽出来的人是黎嘉,他只是想跟黎嘉比试。
“呃……”动机不纯的齐乐磊挠挠头。
女生低着头,羞答答地将一封粉红色的信和一瓶牛奶递给齐乐磊:“这个给你,牛奶是谢礼。”
这一幕立即引起教室里的连锁反应,七班的同学们起哄道。
“齐乐磊,你牛逼啊,才开学就收到情书了。”
“卧槽,早知道我也在军训的时候秀一把了。”
女生***道:“不是情书,是感谢信啦。”
其他同学都发出嘘声,明显不信。
齐乐磊接过信,属于女生的香气扑了一鼻子,他有点想打喷嚏,可为了面子,他硬生生忍住了。
有男生上来凑热闹,想看看情书长啥样,女生忙道:“你收好了,等下没人的时候看。”
“喔!”齐乐磊忽然想到,在五中,他是不是比黎嘉更先收到情书?想到这,他忽然膨胀,所以面对女生的提醒时,他笑得格外灿烂,“好的好的。”
女生被他笑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齐乐磊为了表示郑重,就脱下书包,准备把信放进书包里,谁知,他一拉开拉链,数不清的尖叫鸡从书包里跳了出来,齐声尖叫的场面蔚为壮观。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齐乐磊本人。
终于有个男生最先反应过来,哈哈哈大笑:“齐乐磊,你还带着玩具上学啊。”
女生脸色一变,犹豫道:“齐、齐同学,那个……再次谢谢你,再见。”
女生说完,扭头就走,刚才还在看热闹的同学们也都作鸟兽群散,并且看齐乐磊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变态!
齐乐磊拿起一只尖叫鸡看了看,发现这尖叫鸡是被改装过的,在书包里不会因为他的晃动尖叫,只有被掏出来的时候才会叫,用脚想都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了。
整个楼层都回荡着齐乐磊的咆哮声。
“黎嘉!我杀了你!”
说实话,这十年来,从表面看,好像都是齐乐磊跟黎嘉过不去,老在惹是生非,但其实黎嘉也没少招惹齐乐磊,偶尔兴风作浪。

我的竹马超难搞免费阅读

黎嘉负责值日,所以在快上课时才能回教室,远远的,他就看到一班门口悬挂着一排尖叫鸡,和他同行的女生显然也看到了那一排鸡,奇怪道:“诶,那是什么?”
罪魁祸首黎嘉面不改色地说:“不知道。”
他和女同学走过去时,上课的老师刚好也来了,看到那一排玩具,老师好笑道:“哟,你们班这个开光挺别开生面的啊,寓意闻鸡起舞?”
现在的学生都喜欢整点新花样,有些高一新生会在开学第一天在黑板上画满画,写上欢迎老师;也有新生会在讲台上摆一束花;最离谱的曾经有一届新生要老师答题闯关才能进教室。
五中的校风还算开放自由,只要学生玩得不过火,老师们也会陪着玩,有时遇到有趣的,老师们自己还会讨论起来。
黎嘉轻咳一声:“等下下课的时候,我把它拆下来。”
老师见惯不怪,他拍了拍黎嘉的肩,安慰道:“没事的,快***坐着吧,要上课了,按照惯例,这光要开半天呢。”
黎嘉:“……”这意味着尖叫鸡要在一班门口挂一早上。
黎嘉坐下时,刚好一阵风吹过,他看到那一排尖叫鸡随风晃动,嘲讽的样子像极了齐乐磊。
意识到自己又在想齐乐磊时,黎嘉怔了怔,怎么这小傻子还能有魔力,在人脑海里挥之不去?
黎嘉正这么想着,坐在他前面的女同学回过头,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班长……你的书……”
黎嘉:“怎么?”
一班一共有四十九个人,黎嘉是那个单出来一个人坐的人。
他没有同桌,不是因为他不受欢迎,恰恰是他太受欢迎,女同学为了能和他同桌争执不下,就干脆都不坐,把位置就空了出来,这就便宜了男生,男生那边的竞争倒是不***,可谁也不敢扛着女同学们的瞪视,和黎嘉做同桌啊。
所以最后,黎嘉成了快乐的单座贵族。
如果这时齐乐磊在这儿的话,大概下巴都要惊掉了,再来一句“我信了你的邪”。
黎嘉前座的女生道:“刚才齐乐磊来了……”
黎嘉了然,看来齐乐磊应该不是挂鸡那么简单,他打开化学书,果然看到内页里被齐乐磊画了大大的鬼脸。
女生内疚道:“我拦不住他。”
“没事。”黎嘉轻笑,“上课吧。”
女生小声说:“齐乐磊太欺负人了,要不要告诉老师啊?”
黎嘉垂着眼帘,有些好笑地戳了戳那个鬼脸:“是我捉弄他。”
“啊?”女生不信,“怎么可能。”虽然她搞不明白为什么黎嘉要帮齐乐磊说话,但她觉得黎嘉低头说话时的表情特别温柔特别帅,迷得她能再多做两道化学题。
另一边,齐乐磊的早恋机会就这么无疾而终,以至于他一整节课都有些郁郁寡欢。
当然他不高兴不是因为女生放弃告白,而是刚才的事太丢脸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带尖叫鸡上学的传闻在后来越传越离谱,甚至变成他带充#气#娃娃上学。
听到这个传闻时,齐乐磊差点气晕过去,谁特么把尖叫鸡当充#气#娃娃用啊!变态吗?那东西一叫,不阳#痿才怪。
不过那些传闻都是之后的事,现在把时间线拉回到现在进行时,在传闻还没有变的奇奇怪怪之前。
齐乐磊正趴在课桌上生闷气,最后他实在气不过,就打开支付宝,把黎嘉蚂蚁森林的能量全部偷了,顺便去黎嘉的蚂蚁庄园偷偷看了一眼,可惜黎嘉的鸡崽在庄园里呆得好好的,没有揍它的机会。
齐乐磊叹了一口气,放下手机,百无聊赖地趴回课桌。
他们班一共有五十一个人,谁和谁坐由学生自由组合,这也是五中为了锻炼学生的个人能力,昨天排座位选同桌的时候,齐乐磊不在,所以他获得了至尊VIP单人座,在靠窗最后一排的位置,这也是传说中的男主座。
齐乐磊对这个安排还是挺满意的。
“嗨,齐乐磊。”课间休息时间,有个男生找到齐乐磊。
齐乐磊听见有人叫自己,没精打采地抬起头,来的是一个剃着寸头的男生,脑袋圆圆的,像个卤蛋。
“我是巩立平,是咱们七班的代班长,你昨天晚到了,没赶上我们班选班干部。”巩立平热情地套近乎道。
昨天齐乐磊不仅错过了选座位,也错过了班干部选举,不过其他班干部已经选好,唯有班长和副班长位置还没定下来。
因为班长选举出现了罕见的平票,25:25,而且刚好是25个女生和25个男生,现在就差齐乐磊这1票,所以其中一位班长候选人来齐乐磊这里拉票。
“哦。”齐乐磊兴趣缺缺地问,“有什么事?”
“班主任选了两位代理班长,一个是范思婕,一个是我,这周周五开班会,会再举行一次投票。”巩立平说话的速度慢了下来,“话说,你有兴趣参加评选吗?”
齐乐磊明白过来,原来是拉票的。
“没兴趣。”齐乐磊觉得傻子才当班长呢,吃力不讨好,还要当老师狗腿子。
巩立平松了一口气,他看齐乐磊懒洋洋的样子,也不像有威胁的样子:“那你能投我一票吗?”
“另一个代理班长是那个女生吗?”齐乐磊往第二排看了一眼,那边有三个女生正围在一起讨论,眼神不住往他这儿看。
中间那个马尾辫女生就是范思捷,她看到巩立平找上齐乐磊后,就放弃地叹了一口气,显然是觉得齐乐磊是男生,那肯定会把票投给巩立平。
“对啊,就是她。”巩立平忙挡住齐乐磊的视线,大概是怕齐乐磊看范思捷长得不错,就不愿意投票给他了,“不过我觉得班长当然是让男生来当比较好啊,女生哪能当好班长,你说是吧?”
齐乐磊对巩立平的想法不敢苟同,在他看来,男生女生都一样。
巩立平道:“我和我们班的男生都已经商量好了,周五班会的时候全部投我。”
“到时你会投我吧?”巩立平挤眉弄眼,抛出诱饵,“周末我生日,到时请你去新开业的富银唱K,然后我会建个咱们班的男生群,我会在群里发寿星大红包。”
齐乐磊瞬间瞪大了眼睛,妈耶,太新鲜了,长那么大,第一次有人试图用金钱来诱#惑他!
巩立平看齐乐磊眼睛睁那么大,以为他心动了,便得意道:“好兄弟,谢了啊,周末不见不散。”
并没有答应的齐乐磊一脸懵逼,谢他什么?
因为刚开学,加上七班没有以前齐乐磊的初中同学,所以同学们并不知道齐乐磊的家庭情况,这也就造成了有人企图用小恩小惠诱#惑矿总的神奇现象。
“你周五准备投谁?”
黎嘉的声音忽然在齐乐磊身后响起,齐乐磊吓了一跳,就像一只从课桌上弹起来的鱼。
“你吓我一跳。”齐乐磊拍了拍胸口,“你怎么在我们七班?”
齐乐磊刚说完,就感觉周围似乎瞬间安静下来,许多目光都投向他这边,不过……是汇聚在黎嘉身上。
齐乐磊嘁了一声,真是个大灯泡,走到哪儿,亮到哪儿。
“班主任让我帮他改试卷,晚上你和悦珊姐不用等我了。”
齐家夫妻今天一个中午的飞机去欧洲,一个下午的飞机去南非,明天齐悦珊也要返校了,所以她约黎嘉来家里一起吃饭。
齐乐磊:“你干嘛不直接告诉她?”
黎嘉晃了晃黑屏手机,道:“刚好没电了。 ”
“知道了。”齐乐磊想到黎嘉刚才的问题,便道,“我当然是投那个范……范……”
“范思捷。”
“对对。”
“为什么?”黎嘉有些好奇,反正投谁都是投,怎么齐乐磊会想到投范思捷?以他对齐乐磊的了解,他不会像那个巩立平一样,误会齐乐磊对范思捷有意思,才会想投她。
齐乐磊直起背,自豪道:“为了证明我是一个不会被金钱腐蚀的人。”
黎嘉:“…………”
“如果巩立平不找你呢?他俩你选谁?”
齐乐磊皱眉想了一会儿,很快就释然了,说:“哪有那么多如果,不存在的事就不是事。”
天生乐观派,一点不纠结。
听到齐乐磊的回答,讶异在黎嘉脸上一闪而过,很快,他又转入一种更为深入的思考,老实说,像齐乐磊这种人生观念,挺值得学习的。
齐乐磊摆摆手,嫌弃地说,“没事你就快走,别在我这儿晃,影响我呼吸的空气,待会儿大家又以为我们关系好,我可不想帮你递情书。”
齐乐磊说完,瘫回课桌上,仿佛与桌子融为一体,窗外的阳光斜斜照进来,洒在他身上,本就是深栗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泛着金光,他的头发微卷,蓬松柔软,看上去手感很好,让黎嘉有一种想戳一戳的冲动。
齐乐磊趴在桌子上,透过手肘和桌面的缝隙,瞥到黎嘉还没走,像是在定定看着什么,他很奇怪,他们班应该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大***能吸引黎嘉,让他流连忘返啊。
此时上课铃响了,齐乐磊视野里的黎嘉终于离开了,看着对方离开的脚步,齐乐磊本齐的他又暗搓搓的,估摸着比了一下两人鞋码的大小。
第三节课是化学课,齐乐磊打开课本,熟悉的鬼脸映入眼帘,他怔了怔,这不就是他画在黎嘉课本上的那个鬼脸吗?
齐乐磊满脸震惊,这家伙什么时候换的课本,速度也太快了。
**
齐乐磊晚上到家时已经是六点半了,他吃完饭,上楼随随便便写了一会儿作业,就听到楼下传来动静。他走到阳台,看到刚回来的黎嘉和齐悦珊有说有笑,他站在三楼都能感受到空气里快活的气息。
齐乐磊眼睁睁看着这两人边说边笑,各自回了屋,甚至还在进屋前依依不舍,他就觉得不太对劲。
他俩房间的阳台是并排的,而且中间相隔的距离不远。
黎嘉回来后,洗了个澡,顺手洗了衣裤,准备晾晒到阳台上,他刚拉开落地窗的玻璃门,就看到齐乐磊趴在隔壁阳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黎嘉:“你在这喂蚊子吗?”
“你和我姐聊得很开心喔。”
“嗯。”黎嘉拉开晾衣架。
齐乐磊狐疑地打量着黎嘉,半晌后,他用天塌了的表情死死盯着黎嘉:“你、你该不会想当我姐夫吧?!”
“…………”黎嘉手一抖,***差点掉楼下,他有时真想剖开齐乐磊的脑袋,看看里面装得都是什么。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我的竹马超难搞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