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宠着上天入地(颜左左浙溟渊)

有你宠着上天入地(颜左左浙溟渊)

导读:热门小说——有你宠着上天入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颜左左浙溟渊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她从出生起,就有一个男孩子在身边疼着护着,从小到大,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有你宠着上天入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颜左左浙溟渊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她从出生起,就有一个男孩子在身边疼着护着,从小到大,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小说介绍

这是一个从小被一群人娇养大的女孩子的成长故事。
她从出生起,就有一个男孩子在身边疼着护着,从小到大,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他给她的是一生无忧的盛世荣宠,而她给他的,是一个完整真实的人生。
他们的世界,相离却又没有半分隔阂感,谁是谁的福气,又有谁能分辨得清晰。

有你宠着上天入地全文阅读

左左在浙家是有自己的房间的,不过她一直都是跟浙溟渊睡,几年下来浙溟渊的房间已经因为左左被折腾得面目全非,完全变成了小女孩的房间模样了。
原本蓝色的墙被刷成了粉色,墙上贴着各式各样她喜欢的小猫图案,沙发上,床上,书桌上,到处都是她的玩具。唯一好一些的就是浴室,不过依旧很多她的东西。
对于左左喜欢的,只要对她身体没有坏处,浙溟渊是从来不反对的。所以对于浙溟渊房间的改造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抱着小丫头换了睡衣去浴室帮她洗好脸和脚。抱到床上让她玩着玩具,浙溟渊这才去洗漱。
左左在玩具里折腾了一会,不想玩了。用手肘撑在床上支着小脑袋,身子趴着,两条小短腿一搭一搭的晃。
“哥哥。”
“嗯,小猫怎么了?”
“哥哥,你出来。”
“嗯。”声音才传出,浙溟渊已经手上拿着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走出来了。
朝着那笑得甜甜的小丫头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浙溟渊眼眸里的温柔疼宠连左左这还不懂人情世故的小丫头都知道面前这人会任由她胡闹耍赖。
浙溟渊凑过头来亲了亲她的小鼻尖,“小猫困了吗?”
左左摇头,小脸上是狡猾的笑,“没有,就想叫你出来。”
浙溟渊是不会恼她的,她小狐狸的模型更是可爱,他乐意宠着,笑着骂她,“小坏猫。”顾着手上还拿着毛巾,他哄着商量,“小猫再等哥哥一会,好吗?”
她摇头,“不要。”小嘴已经撅起来了。
他好脾气的笑,已经习惯左左在只有他们两人时就特别爱闹。干脆把毛巾放到床边的柜子上,起身坐到床上,把她拢到怀里来,“好啦,哥哥不去了。别撅着了。”
得逞后的小丫头***的笑,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他的脸,“哥哥快去洗,然后睡觉觉。
“嗯,小猫真乖。”
等浙溟渊出来,李姨之前热好的牛奶温度刚刚好,她的粉色小猫小杯子,他的蓝色小猫大杯子。
小丫头很乖的跟他一起喝了牛奶,然后他去洗杯子,她很乖的把床上的玩具推到了床边的箱子里。
浙溟渊放好杯子,开了台灯,关了房间里的灯,搂着小丫头进了被窝。
两人乱七八糟的说了一会话,小丫头困了,一个哈欠出来,浙溟渊心头一跳。赶紧把小丫头楼进怀里心肝宝贝的哄,一只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拍。
没一会小丫头就靠着他的胸膛睡得甜甜了,浙溟渊小心翼翼的关了台灯,亲了亲她的额头,心房甜腻腻的睡去了。
现在有专门司机的只有浙溟渊和齐容,其他几个还太小。而且几个人都在军部的学校,又时常在一起,倒也没什么不方便。
两人的司机听了吩咐,早早就开着车来浙家院子里了,却发现几位小少爷已经在屋里了。看见旁边放着的东西,挽着袖子就要往车上放,被浙溟渊阻止了。
浙溟渊虽然还没有接触家族内部事物,可是说话的分量却已经很重了,又是浙家的嫡长子。两人跟着他和齐容多年,听见他的话没有一丝犹豫就进了浙家去吃早餐了。
浙溟渊渡步进屋,看了看钟,距离他们吃好早餐已经十分钟,“出来装东西。”
几个小子对于自己动手已经非常习惯了,大一些的点点头往外走,小一点出声应了声也出去帮忙了。坐在窗边看时报的这老爷子侧头隔着落地窗看外面忙活的几个小子,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眼底却是骄傲与欣慰。这是他们的接班人呀。
装好东西的慕钰航一边往屋里跑一边就要喊累,可是还没出声,就被前面走着的浙溟渊转回头一个眼神飘过来把声音噎在脖子里了。
慕钰航委屈的瘪瘪嘴,他哪里惹到大哥了,这样吓唬他干嘛。
倒是宋轻扬轻轻的笑了笑,“小五别闹,左左还没醒呢。”
慕钰航这才赶紧收了委屈的表情,庆幸自己那一嗓子没吼出来。
几个小子对浙家也是熟悉的,很自觉的在屋子里找了东西鼓捣,不过都默契的没有弄出太大的响声,说话的声音也压了压。
左左一觉睡醒,还有点迷迷糊糊的,看了一圈房间里没人,爬下床就往外走。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开始找人了,“哥哥,爷爷。”
下面的人听见声音抬头,小丫头顶着个小鸟巢,身上穿着小猫套装,一双白玉般的小脚没有穿拖鞋,踩在淡蓝色的地毯上。因为才睡醒,眼睛还在半眯着,嫩嫩的小脸上带了可爱的粉。
“嗯。”
“宝贝儿睡醒了?”
“左左。”
下面各式各样的回应同时传出,整个客厅瞬间一改刚才安静的氛围,变得热闹起来。
声音太嘈杂,左左一愣,然后清醒了一些,乖乖的一一叫人,“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
几个小子笑眯眯的答应,然后不用谁说,已经起身分别忙活起来了。浙溟渊上楼带她梳洗,宋轻扬去让李姨准备左左的早餐,剩下的由齐容带着收拾东西。

有你宠着上天入地免费阅读

到了K区浙溟渊就让两个司机回去了,他和齐容带着宋轻扬,付阁和慕钰航开始搭帐篷、架烤架、准备食材等等,最小的郑痕负责护着左左在旁边逛逛玩玩。
小丫头很兴奋,东跑跑西晃晃的,愣是让郑痕也追得够呛。
左左转身朝着郑痕吐舌头,“六哥,你好慢哦,小乌龟~~”说着还扭了扭小身子,学了个乌龟的动作。
看见这样乐逗的场面,估计再生气的人也会被逗乐,何况郑痕不会恼她。已经有些棱角分明的脸上漫出灿烂的笑容,郑痕走过去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你呀。”
左左也乐呵呵的笑,拉着郑痕准备去采路边的小花。结果脚还没提起来,就听见慕钰航的爆呵。
“给小爷死开!”
慕钰航虽然还是有些急躁的性子,可是这两年已经改变了许多,极少像这样怒气冲冲了。
左左以为是他们哥几个怎么了,瞬时吓了一呆,拉着郑痕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
郑痕赶紧拍拍她的背,“左左,别担心,大哥二哥在,没事。”
想起浙溟渊和齐容,扑通扑通的小心脏又平稳下来,“嗯,我们快回去吧。”
“好。”
左左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八个人,她还不会推断年龄,只能看出都是些孩子,不过身高不一样,最高的两个比浙溟渊还高,最矮的和她差不多。大概也是和他们几个一样经常在一起的。
八个人满脸愤怒的在对面叫嚷,大概家就在附近,说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地盘,让浙溟渊他们离开。
反观浙溟渊他们这边,左左好奇的打量,慕钰航暴躁的捏了捏拳头,看了看其他依旧自顾自忙活,好像这几个人不存在的几个哥哥,又呲呲牙继续做事。
那边的几个人因为浙溟渊几人的不理睬越来越愤怒,特别是还有个小丫头一脸好奇的望呀望。
带头的那个大概是十几岁了,觉得自己丢面子了,恶狠狠的看着左左威胁,“死丫头,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睛打瞎。”说完还挥了挥拳头。
嗯,恭喜他,浙溟渊他们这边终于有反应了。
这句话一说完,周围一瞬都安静了,因为浙溟渊他们几人全部停了手里的动作,六个人的视线全部看向了说话那人。
浙溟渊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一步一步的朝那人走过去。慕钰航早就像小豹子一样冲出去了,逮着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就开揍。齐容几个虽然没有像慕钰航那样激动,却也动作不慢,迅速就打做一团了。
浙溟渊这些个人都是真正军部学校教育的,什么散打这些就跟学语文数学一样,更何况他们还是里面的翘楚。这几个孩子就是比他们年长一些也被打得哭天喊地。
带头的那个明显被吓到了,等浙溟渊走到他面前还没反应过来。
“好了。”浙溟渊声音不大,却让每个人都听见了,慕钰航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也龇着牙放开了手。
等人一散开,那几个人的样子那叫一个精彩,脸上红印子颇多,有两个特别小的已经站都站不稳的坐在地上哭起来了了。
领头的那个显然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又是害怕又是愤怒,看了看站在面前比他矮半个头的浙溟渊,声音大大的吼了一句,“我要和你单挑。”
浙溟渊不语,就这样看着他,瞳孔里仿佛带了利刃,让他想跑,想回家。
可是又不甘心,到底还是半大孩子,还没试过什么叫恐惧,咬咬牙捏着拳头就朝浙溟渊挥来了。
浙溟渊微微的偏了偏头,一个黑影就突然窜出来了,等众人看清,对面那人已经被浙溟渊捏住脖子了。
浙溟渊很少动手打架,即使在军区大院里,也是几个小的动手,所有人都以为他不太会,可是却不知道几个小的全是他练出来的。他动手,绝对是速度最快最狠的。
那个领头的一张脸已经全部瘪红了,眼泪吧嗒吧嗒的落,这才知道害怕,想说话,却愣是吐不出一个字。
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那边的孩子连哭都忘记了,不自觉的退成一小团,满脸惊恐的看着浙溟渊。
浙溟渊一张脸还是如刚才一样平静,却没有人敢上前,孩子的感知更为灵敏,现在的浙溟渊,让他们害怕。
可是,也有例外的,而浙溟渊的例外,永远都是左左。
在后面观望的小丫头兴冲冲的跑过来就抱住了浙溟渊另一只手,“哥哥,好厉害。”那语气里没有半点害怕,全是好奇与激动。
以浙溟渊为中心的压迫气息瞬间消失,浙溟渊手一松,任由那人滑坐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呜咽。侧身抱起他的小猫,整个人都散发着温暖和煦的气息。
“猫猫,哥哥让你委屈了,给你道歉好不好。”语气虔诚。
左左现在还不太理解委屈这词的具体意思,现在更关心的是哥哥们都好厉害这个问题。压根就没有回答浙溟渊,搂着他的脖子,整张小脸上满是热爱与期待,“哥哥,以后我也要学打架好不好?”
“左左为什么想学打架?”这话是齐容问的。浙溟渊抱着她也没管那几个人就转身走,齐容和宋轻扬提步跟了上来,那三个小的还在那里耀武扬威的让他们快滚。
“唔。”小丫头歪着头想了一会,好像不知道要干嘛,索性耍赖。
“不知道,就是要学,哥哥,二哥,三哥,你们都要教我,以后打架我也要去。”
齐容和宋轻扬耸耸肩,估计有麻烦的是小五,最爱打架的是他,要是带着这小公主去,让她少了根头发估计都要被大哥打死。
浙溟渊同学当然不会辜负了左左的期望,点点头,一句话决定了慕钰航今后十几年的悲惨生活。
“让你五哥以后打架叫上你。”
学点武对她的身体好,又不指望她要到什么程度,自然不会对她要求太严格,打架什么的让小五再加强些练习护着她就行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