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凤衍沐唯白芯)

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凤衍沐唯白芯)

导读: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因紧挨竹苑而得名。通常从竹苑到听竹轩,只需要走个一刻钟,沐唯今儿却晃晃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

小说介绍

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因紧挨竹苑而得名。通常从竹苑到听竹轩,只需要走个一刻钟,沐唯今儿却晃晃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

小说介绍

因紧挨竹苑而得名。
通常从竹苑到听竹轩,只需要走个一刻钟,沐唯今儿却晃晃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

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全文阅读

听竹轩。
因紧挨竹苑而得名。
通常从竹苑到听竹轩,只需要走个一刻钟,沐唯今儿却晃晃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
听竹轩院门处,花楹已在那翘首张望了许久,远远瞧见沐唯的身影,她就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小姐,奴婢找你好半天了,你去哪儿了啊!”
前世,她入地牢就昏昏沉沉的了,听到花楹等人身死的消息时,已不知过了多少时日。
如今再见到花楹,她眼眶一下就红了,下一瞬毫无征兆的倒在花楹身上失去了意识。
在她醒来前,定受了一番折腾。
醒后又强撑着应对了孙氏沐云烟那么久,眼下已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花楹被她吓坏了,慌慌张张的喊了听竹轩的丫鬟出来把她抬回去,又忙前忙后的一通伺候。
在沐唯醒来时,一睁眼瞧见的就是伏在她床前哭的昏天暗地的花楹。
不待她说什么,花楹就哭着嚷嚷开了,“呜呜呜,小姐,你这是出去被谁给轻薄了啊!那一身的痕迹奴婢光是看着就觉得疼,这要是传出去了,可怎么办啊!小姐你可是再过不久就要嫁入东宫的人啊!”
“打住,别说了。”沐唯揉着眉心撑坐起身,见房内除了花楹再无旁人,就知看了她那一身狼藉的只有花楹一人,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后她隐隐想起一茬,忙问:“我身上那块玉佩呢?”
“在这儿呢!”
花楹从床边圆凳上拿起一块雕工精美,质量上乘的玉佩放到沐唯手心。
沐唯翻来覆去看了数遍,才看清那玉佩中间的图文,其实是一个繁复的‘衍’字。
而衍王名凤衍。
未多思量,她将玉佩递回给花楹,神色认真的嘱咐道:“让花芷立刻送到衍王府去。”
“衍王府?”花楹狐疑的眨眨眼,有心想细问一番,却在瞧见自家小姐面上神情少有的严肃后,点着头应道:“奴婢这就去找花芷。”
“……”
沐唯无声的目送她走出房间,然后闭上了眼。
刹那间,方才在竹苑的画面,还有前世她在那地牢里面的画面,如梦境一般,不停在她眼帘回放。
当涵儿被砍去手脚躺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浮现,她抑制不住满心的愤怒,攥紧双手,忍到全身发抖,才把那股想哭的冲动给逼回去。
为了涵儿。
为了那个连面都不曾见过的孩子……
她会让自己变成铁石心肠,将前世欺她们,辱她们,以及未来想欺辱她们的人,一个不留的除掉!
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沐唯深吸一口气,逼退眸中升起的恨意,语气平淡如常的询问:“何人?”
“奴婢玉兰,奉老夫人的命令,给大小姐送来汤药。”
“进来吧。”
“是。”
玉兰应声推门而入,瞧见沐唯端坐在床沿,立刻扬起笑脸上前,“老夫人说大小姐今日在竹苑着了凉,特意让奴婢给大小姐送来了驱寒汤。”
沐唯也未去看那冒着蒸蒸热气的汤药,只一瞬不瞬的盯着玉兰瞧。
玉兰今年二十有四了,却因生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乍看起来仿佛还只有十五六岁。
加之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侧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更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但是……
这般看起来俏皮可爱、毫无心机的玉兰,却在那地牢内,受沐云烟命令手执榔头把两枚铁钉打入了她琵琶骨!

凤衍沐唯白芯小说免费阅读

“大小姐?”
玉兰被沐唯看得心生忐忑,疑声唤罢又将手中药碗向前递出了几分,“药凉了是会影响药效的,大小姐快趁热喝了吧。”
沐唯闻声终于是看向了那碗中浓黑的药汁,看罢她懒懒往床上一躺,“我眼下什么都不想吃,你把药搁下吧,回头我让花楹她们温一温再喝。”
“可……可是老夫人担心大小姐的身子,特意嘱咐奴婢看着大小姐将药喝了再离开。”
“那你便再此候着吧,我什么时候喝了,你再什么时候回去复命。”
“这……”
玉兰迟疑了一瞬,到底还是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转身退至一旁。
稍许,花楹端了水果前来,瞧见候在房内的玉兰,立刻笑盈盈的问:“玉兰姐姐怎么来了?”
玉兰回以一笑,指向床边圆凳上的那碗药,道:“老夫人让我给大小姐送来汤药。”
汤药?
花楹下意识一皱眉。
莫不是小姐今儿的遭遇,老夫人已经知道了?
那么这碗汤药难道是避子汤一类的东西?
然后小姐没喝……
小姐不会还想生下轻薄了她的那个登徒子的孩子吧!
花楹被自己所想吓得不轻,脱口便唤道:“小姐……”
没等她说什么,沐唯目光淡淡的看了过去,“那药该是凉了,你端去厨房让花颜温一温。”
“是!”
花楹应罢,欢快的端起那药碗跑了出去。
只要小姐愿意喝药,就能除后患。
玉兰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花楹的背影,到底是没有追出去。
因此她不知道……
花楹跑出房门后就立刻愣住了。
小姐让她端去厨房给花颜温药?
可厨房里的大小事宜都是由花芸负责的啊!
而花颜擅长的是医术……
思及此,花楹低头探究的看向了碗中药汁。
未多思量,她快步端着药碗去了花颜的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称之为药房更为贴切。
因为花颜房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书与药材。
此时花颜正盘腿坐在一堆散乱的医书中看得相当入神。
不过没等花楹唤她,她就因闻到了药味儿而丢下手里的医书,闪身掠至花楹面前,厉声询问:“这是谁的药?”
“这是老夫人让玉兰姐姐给小姐送来的药,小姐让我端来让你温一温……”
“小姐的药?”
花颜两眼一瞪,声音瞬间拔高了好几度,“这可是安胎药啊!怎么会是我们小姐的药?”
花楹听得也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的反问:“真是安胎药?不是避子汤之类的?”
“你有事瞒着我们?”花颜问罢,见花楹欲言又止的低垂下了头,便知花楹这是为了小姐好才瞒着她们的,遂细细解释道:“准确说来,也不能说是安胎药,而是给新婚的妇人用来调理身子,以便更容易有孕的药……”
说到这儿,她因从药味儿中闻到了些些异样而夺过碗放到鼻端仿佛的闻了闻。
问罢,她转身一言不发的去一旁药架上配出了一帖药递给花楹,“你拿着这个去厨房,让花芸以最快的速度熬好送去小姐房中,以免玉兰起疑。”
花楹一头雾水的眨眨眼,还没来得及讯问就被花颜推出了房门,“赶紧去!”
此时衍王府。
凤衍泡在热气氤氲,洒满了药材的木桶中,忽听外面手下报,“王爷,定国侯府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带着您的贴身玉佩前来求见。”
凤衍听言缓缓睁开眼,狭长的风眸中深邃如潭。
今日替他解毒那人儿,是侯府大小姐身边的人?还是侯府大小姐本尊?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