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顾敬轩玉灵犀)

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顾敬轩玉灵犀)

导读:顾敬轩玉灵犀小说《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上一世,玉氏一家因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全家流放,而当了皇后的玉家二小姐,玉灵犀也被皇帝顾敬轩一杯毒酒赐死了。

小说介绍

顾敬轩玉灵犀小说《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上一世,玉氏一家因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全家流放,而当了皇后的玉家二小姐,玉灵犀也被皇帝顾敬轩一杯毒酒赐死了。重活一世,玉灵犀决定不再当***狗,也不去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她只想安安静静做条咸鱼。

小说简介

上一世,玉氏一家因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全家流放,而当了皇后的玉家二小姐,玉灵犀也被皇帝顾敬轩一杯毒酒赐死了。重活一世,玉灵犀决定不再当***狗,也不去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她只想安安静静做条咸鱼。可是这一辈子她好像发现这些人的画风跟上辈子完全不一样了。她的大哥对她的感情似乎有些变质。江湖上的大佬跟她竟然有亲戚关系。随便在街上救的人敌国的皇子。玉灵犀表示:别过来,我只想当条咸鱼!!而就在这时,她十六岁时捡到的那只小崽子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当年赐死她的顾敬轩!而且,他的画风好像也变得不同了

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全文阅读

秋日本寒凉,冷风将落叶都被大风吹起卷入了半坏的窗户中。此刻一名面色苍白的女子待在墙角处蜷缩成一团,她虽然发丝凌乱,只穿了一件素白的单衣。
外面的梧桐叶开始落了。
一丝阳光透进了玉灵犀待的房间里,这里不是冷宫,但却比冷宫那块地方更脏,更没有人愿意待下去。
记得第一次被送进这里的时候,刑官嬷嬷一字一句地将皇帝亲手写的“罪状”说与她听。整卷罪案都是他一个人写的,全篇三千四百八十二字,全都在细数着她的罪行。
“嘎吱——”沉重的木门突然响了一下。更多光照射进来,玉灵犀伸出手来遮挡住了那些刺眼的光线,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
一个拿着拂尘穿着紫衣的太监带着另一个小太监和两名侍卫走了进来。
那个小太监手里捧着的是一条白绫,一把匕首跟一杯毒酒……侍卫守在门外面,似乎是怕她跑了一般。这皇宫里,***厚壁,就算她此刻想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顾敬轩也太看得起她了。
玉灵犀恍惚之间明白了一切,她突然笑了起了。越笑越觉得悲凉,一个女人处心积虑为丈夫谋划一切坏事做尽,结果却等来了这些。
太可悲了。
这时,那名看起来有些老成的大太监指着他身后那人手里拿的那三样物件亮嗓道:“娘娘,陛下有令,要您自个儿选一个。”
玉灵犀此刻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起身温冷声问:“他不来见我一面?”
“陛下有令,您已是罪妇,那罪书上的三百四十件罪行,您可是亲口承认的。在我大翌王朝,任何一个犯人都没有犯过如此多的罪行,也未像您一般狠毒。陛下尊贵之躯,怎会踏足这种地方?”
“他怎么说的,是让我自己选,没让你们非要把我吊死吧?”
“这……”那几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让我见他一面,见完让我怎么死都成。不然我不会从你们。”玉灵犀转过身去继续蜷缩在墙角旁看着外面的梧桐树。
那些人走了出去窃窃私语了许久,最终将木盘中的那三样东西放在这里,散去了。
“啊——啊——”
乌鸦站在破旧的房檐上一直叫个不停。
将近黄昏时,门又如□□一般嘎吱响了一声。此刻众人都散去了,男子站在门口间,夕阳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拉得斜长。
他背对着光,脸上露出阴鸷的神情。
玉灵犀知道是他来了,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小声道:“你来了。”
这座废弃的宫殿里只有他们二人,就算说得多小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男子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衫,他长得本来就很清俊,红色将他的脸映衬得更加白皙,像要成亲拜堂一般。只是他的脸上全无笑意,阴沉着脸,更无半点喜色。
男子就站在门口没有***,他开口道:“既然你都认了,好好上路吧!朕与你夫妻情深,你死后,朕会给你应得的尊位,将你以皇后之礼下葬。”
玉灵犀这时偏过头看看他的脸,男子站在光里,她竟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了,只是一身明艳的大红色衣袍格外刺眼。那金银交错的丝线绣得是凤求凰。她忽然语带嘲讽冷声道:“这身衣服……你这是急着跟谁去洞房啊?恐怕你早就巴不得我死了再另娶新欢吧?不对,你本来就是皇帝,你要娶谁,我也没办法……”
她说着说着低下头咬紧了下唇。
“我们成亲那天的婚服,你要是想穿,我即刻命人给你送过来。”
玉灵犀忽然嗤笑了一声:“顾敬轩……不用了。你流放了我全家,又说我是罪妇。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说什么情不情深呢?我想我是错了罢,这么多年竟也以为是真心的……”
她一边说着,男子便走上前去拿起了那杯放置已久的鸩酒:“喝吧,不会很痛。”
“你怕我痛?”玉灵犀抬起头来看着他。
男子的眸子闪过一丝光,攥紧了拳头上前凶狠道:“喝吧!不要逼我动手。”
“陛下脾气真好,竟然亲自来这种腌臜地方喂我鸩酒,臣妾真的是好感动。”玉灵犀阴阳怪气地笑道。
男子离她越来越近。
玉灵犀躲闪的眼神此刻落在了他的腰上,那绣着蟠龙的腰带里露出了一角藕粉色的帕子。玉灵犀蓦地瞪大了双眼:“好啊!今日我注定命丧黄泉,你我便也是夫妻情断,那帕子你也该还给我了。”
顾敬轩听到她说这话,往后退了几步,将酒又放回原处。然后将自己带在身上的那块帕子取出来。
帕子是江南上好的丝绢,只是上面绣的花样却极丑,仔细看看是梅花的形状。两朵梅花紧挨在一起,样子却又像虫子爬一样歪歪扭扭。
玉灵犀看着那块丝帕笑了一下:“真没想到啊。我以为你厌恶我至极,却没成想至今还随身带着。你要赐死我……我不后悔,我愿意为你背锅,只是你要告诉我,这些年来,你对我……”
“对我是不是真心的……”她哽咽地说道。
男子垂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将那块丝帕用双手***地从中间撕开,两朵花从中间分开了。
“嗤啦——”
这一声裂帛声,宛如刀刃一般刺在玉灵犀的心上。
顾敬轩原是最不得宠的皇子,亲贵朝臣家的小姐从不与他结交,更不会送他丝绢手帕之类。玉灵犀不会女红,却为了给他绣一块绢帕,将手都快扎烂了。可是到头来还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顾敬轩那时笑着对她说,他很喜欢,必会日日都带在身上……而此刻他却像扔垃圾一样,将那撕碎的布帕扔在玉灵犀面前。
“你以为朕会稀罕你这块破玩意吗?朕早就不想要了!”
玉灵犀看着那两块碎布落在地上,眼睛里仅存的一点光都暗了下去,她忽然瘫坐在地上喃喃道:“这么说,你没有爱过我,都是在利用我了?”
“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要不是你是权臣之女,我又怎会接近你?让你顺利帮我登上皇位呢?”
“啪——”
玉灵犀猝不及防起身,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打了下去。顾敬轩立刻脸颊浮红,嘴角还渗出了血丝。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最不受宠的皇子,轻易就能被送出去的货物!要不是我跟玉家,你要怎么坐稳皇位!”她此刻气急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顾敬轩就像被戳到痛处一般将玉灵犀狠狠地抓过来摔在床上,玉灵犀被摔得头昏眼花,眼前黑了好一阵才明亮起来。此刻天已经黑了,宫门口似乎站着掌灯的宫人,就是没一个人敢进来的。
他死死得按住了玉灵犀的双肩:“是!我是下贱,可是那又怎样,现在我是皇帝了,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你就不怕遭报应吗?!”玉灵犀眦目欲裂瞪着他。
“要报应就尽管来啊!死人还要怎么报复我?这天下除了我自己,没人敢动我!”红色的衣袍遮住了她的眼睛,也遮住了男子脸上此刻隐忍的神情。
玉灵犀眼角溢出一丝泪水:“是啊,你只爱你自己。你不是想让我死吗?放开我,我遂了你的愿就是了。”
顾敬轩听到这话时怔了一下,然后缓缓起身背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顾敬轩松开她的时候,手在发抖。
“你还记得以前我对你说过的……和离吗?”
顾敬轩又呆住了,他站在原地很久,两个人的戾气似乎都消散了,外面的灯光照进屋里来,将他的身影映在灰白的墙壁上。
玉灵犀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不相爱不相惜也便是没有夫妻情分了,然后两个人就该散了。”此刻,她忽然抓住了顾敬轩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顾敬轩却没有躲闪,任她咬得血流如注。一股浓浓的***味涌入她的鼻腔中,她此刻对眼前这个男人恨意,咬死他都不够。
玉灵犀咬完后抬起头来将桌上的那条白绫拿过来,用他鲜血写道:负心薄郎,如何偕老,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我玉灵犀,以血为状,在此休夫。
玉灵犀写完后将那写着血字的白绫扔给顾敬轩:“你记住,是老娘休的你!是你负我,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才是过错方,我们再也不见!”说完,她便拿起顾敬轩身后的毒酒一饮而尽。
滴答滴答——
血不停地从他的手臂上滴落下来,那红色在夜色中格外刺眼。顾敬轩不管手臂上的伤,他呆呆地看着已经喝完毒酒后平静站在那里的玉灵犀。
玉灵犀毒发的时候缓缓佝下了身子,她的眼前可是模糊不清了,五脏六腑像被烈火灼烧一般。这时她觉得有那么一双冰冷的双手在后面抱住了她,两滴还带着温度的水落在她的脸上。
“你怎么还在演……”玉灵犀虚弱道:“奥斯卡小金人不分你一个,我……我都觉得对不起你的演技……”
“够……够了吧?别在我死前……安慰我了……”她说着就吐了一口毒血出来,接着笑道,“我心里承受能力好,别哭了……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你这个狗东西一哭,我也想哭了。给我留……留点尊严……”
说着,她的眼前一黑,意识飘忽起来,什么都看不见了。她的知觉慢慢消失,只觉得那人将她抱得更紧了。

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免费阅读

玉灵犀呼吸越来越困难,身子也渐渐凉了下来。
她这辈子就挺可笑的,明明是社会主义青年,却一朝绝症死在了大好年华里。一觉醒来成了大翌朝权臣之女。而这个朝代并没有在□□的版图上出现过。顶多算个异世界,但仍沿用着某些□□的地名官制什么的,而且这里的人说话她都听得懂,所以她很快适应了这个世界。
玉灵犀见到顾敬轩的第一面,就脸红心跳,浑身酥透了,也就是小说里常写的“一眼万年”。她以为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绝美爱情,不算白活一回,为了顾敬轩她就像条***狗一样什么都愿意做,成为他手里的刀,为他清除一切阻碍。
没想到他成为皇帝之后与自己越来越疏远,最终夫妻离心。顾敬轩见玉氏一族没有利用价值了,又忌惮权臣专权,于是也跟那些君王一般:狡兔死走狗烹。玉氏就这样被扣上了“谋反”这样的锅,全家流放西疆。而玉灵犀也替顾敬轩背下了所有的黑锅,饮下毒酒自尽了。
玉灵犀死前还在感叹:顾敬轩是位合格的影帝。相处了这么多年,她竟一点也没看出来,直到顾敬轩把她废掉的前一天起她仍然相信着这个男人。
什么***爱情!真是倒霉透了,这种烂命在世上多活一天就是痛苦,更别说她活了多活了十几年。还不如早死早超生,也比被渣男骗得身骗感情来得好。
渐渐的,玉灵犀觉得自己仿佛脱离了身体浮在了空中。她看到一座山,想着自己是孤魂野鬼,穿过去就行了。她在一本书上看过,人死后穿过这座山就能到黄泉路上了。
可是当她一碰到那座山的时候,自己像被什么东西吸***一样。玉灵犀觉得自己就好像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里,一阵眩晕感使她快要吐出来了。
玉灵犀:什么鬼,投个胎还要先走个流程?地府好像没这种业务啊!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玉灵犀……你尘缘未了,阳寿未尽,回去吧!”
啊?
喂!回去你妹啊,我死得透透的了,别让我回去面对那个渣男啊!我就想重新投个胎啊!
玉灵犀很想这么怼这个人,但她都快被这甩干机式的旋转弄吐了。连活都说不出来,只觉得一阵窒息感包围着她。
过了很久,她觉得自己身上很冷,那股强烈的眩晕感也消失了。
“二小姐,二小姐!”
她现在是死了吗?二小姐……这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不对!!
“二小姐!”这时她觉得有一个人在剧烈地摇晃着她。
玉灵犀蓦地睁开了双眼,那种失重感消失了……不过她的头还是跟炸开了一样痛,那股晕劲还没过去。
“呕——”她又忍不住吐了出来。
“二小姐,您没事吧?大夫说,您不小心呛到腹中的水太多了,吐些东西出来才好,您还想吐吗?”说话的人轻轻捶着她的背,让她觉得好受许多了。
就当玉灵犀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呼吸又突然凝滞住了……
等一等!这里是哪里?!!
雕花的床柱,青色的帷帐,还有盖在身上的锦被……这是什么鬼?她的目光转移到刚才说话的那个人身上。
她绾着双髻,穿着藕粉色的衣裳。一双眼睛睁大了看着玉灵犀:“二小姐……还要不要凤儿给您再叫一次大夫?”
果然,那个声音说的果然没错,她特么的又回来了!?
又不对,凤儿原本是她的贴身侍女,顾敬轩把玉家人都流放了啊!玉家的家仆也全部被变卖充为官奴,若她重新回到大翌朝,凤儿此刻又怎会在她身边呢?
“凤儿,现在是什么世道?”玉灵犀缓过来连忙问。
凤儿疑惑的神情看向她,随后答道:“回二小姐,今年是顺昌九年,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啊!”
顺昌九年!
她竟然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没有遇到顾敬轩,玉家仍然是整个京城里最大的名门望族。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她第一次遇到顾敬轩的时候是在十八岁,她也不知道那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那时候玉丞相总是想要把她嫁出去,她那时不过是在三皇子的庆功宴上多看了一眼顾敬轩,然后就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臭弟弟。
后来她们两个一来二去就这么熟了,玉灵犀总这么拖着不肯嫁人。在她二十二岁的时候,十八岁的顾敬轩说要娶她为妻,于是她就下定决心扶持顾敬轩登上皇位。却没想到后面会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这辈子她可不会上当了。
玉灵犀最初穿过来的时候也就八九岁,她只知道原来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年幼丧母,而后父亲玉若雉的小妾尚茹云不知道用了什么高明的手段,竟然一举成为了这相府的女主人。
这小妾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当了主母后又是冷落玉灵犀,还默许她的两个女儿欺负玉灵犀。相府的人也是怕这续弦的小妾,故也没声张出去。这尚茹云平时在玉若雉面前倒是对玉灵犀极好,等到那玉若雉走后,又对这继女不冷不淡的了。
故此,原主从小性格孤僻,不爱与人交谈,素日里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整个人就一闷葫芦,也怪不得别人欺负她,她也不吱声。幸好玉灵犀可不是个任人宰割的茬,上辈子要不是她穿到这里来,还不知道原本的玉灵犀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呢。
玉灵犀睡了一觉醒了后又问凤儿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提到这里时,凤儿吓得都快哭了,她红着眼睛说道:“您跟大小姐和三小姐去公仪家赏花去了,不知怎么的落了水,被捞上来的时候只有一口气了,当时可吓死凤儿了!”她说着竟这样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玉灵犀隐隐记得,自己上辈子也是这样穿过来的。原主莫名其妙地落水,那时候就已经死了吧,然后她穿过来就成为了玉家的二小姐。
啧……
跟上辈子的轨迹一样。
“好啦好啦,别哭了。你看我现在也不是没事嘛。”
凤儿又道:“小姐万不能再跟着大小姐出去了,您跟着她出去总是出事。”
连你都看出来了,恐怕这落水一事就跟她那大姐脱不了干系。玉灵犀到底也没伤到,追究起来也没用。
“嗯,知道了。”玉灵犀冲她笑道。
凤儿见她心情好了些,又问道:“二小姐想吃什么?凤儿吩咐人去做。”
“就……糖葫芦吧,太久没吃了。”
……似乎是很久了,自从她上辈子成为皇后,就再也没吃过了。
她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一阵笑声:“既然灵犀想吃,不如跟兄长我一起出去买吧。”话音刚落穿着白袍的男子走了进来,“灵犀一年不见,竟长高了许多。”
玉灵犀怔住了,她呆呆地僵在那里也不知道起身。
男主细眼长眉,笑起来倒是悦目,但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男子上来抚摸着她的头,“怎么?那两姐妹趁我不在的时候又欺负你了?”
玉灵犀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的大哥玉盈风。玉盈风这几年去江南行商去了,如今才回来,她连忙抬起头来:“没……没有,只是太想你了。”
现在还能好好地见到他真好,如此一来便不让他去搅那趟浑水了。
“别哭啊,一哭脸都花了。”玉盈风伸出纤瘦的手指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嗯!”玉灵犀点了点头。
她记得,玉盈风是出去做生意来着,将来他也是要继承家业的。此次是刚回来吧。
“一别一年,京城里变了许多,灵犀不妨带着我去街上走走,若你有什么缺的,哥哥买给你。”
“好啊好啊!”
不过……玉灵犀是几年没有回到这里来了,不知道这里是否还是一切如旧。
玉盈风笑了一下,然后拉住她的手:“那一起走吧。”
就在此刻,玉灵犀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的手掌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怎么会呢?她记得以前好像没有这道疤吧?
玉盈风觉得她心不在焉,于是便低头看着。当他看到玉灵犀手上的那道又深又长的伤疤的时候,脸色蓦地一变:“灵犀,你这疤是怎么回事?”
玉灵犀也是一脸懵逼,她也不知道那疤怎么就带了过来。难道是穿越再加上重生的后遗症?
玉盈风见她不说话,脸上多了丝愠色:“肯定是那个女人苛待你了,跟我走,我带你去找父亲理论!”
“诶诶诶!大哥!你误会了,这疤是我不小心磕的,不是姨娘弄的啦!”玉灵犀连忙拽住了他。
玉盈风脸上怒气仍未消减:“灵犀,有大哥替你做主,你不用害怕。”
尚茹云那个女人虽然讨厌,但这次真的不是她的锅。
“大哥!”玉灵犀这时甩开了他的手,狠狠地跺了几下脚,“真的不是她啦,就是我自己磕的!”
玉盈风见她这样,终于停下来,有些心疼地看着手掌上的疤,“一个姑娘家,有这些疤不好,等我去为你寻些江南的那些抚平疤痕的药。”
“嗯,谢谢大哥。”玉灵犀点了点头。
玉若雉整天在朝堂上想着斗这个,斗那个的,后院里的事很少管。如今想来,只有玉盈风对玉灵犀最好。
…………
玉灵犀走在街上,忽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多年前:所有人都还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以前那些事才是一场梦。
“大哥,是糖葫芦。”玉灵犀指着街上那卖糖葫芦的摊位说道。
“想吃几支啊?”
“一个就够了。”玉灵犀甜甜地笑道。
玉盈风笑了一下:“那你先在这里等我。”
“嗯嗯!”玉灵犀乖乖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刻,一辆马车突然疾驰而来。那马脖上的骢毛仿佛还染了血,发了狂一样的在街上横冲直撞,摊子都撞翻了好几个,那后面的车就如同快散架一般。街道上的行人都连忙散开,玉灵犀这时候还站在那里惦着脚尖往玉盈风的方向看呢。
玉盈风此刻回头一看,他的脸色大变,立刻喊道:“灵犀,快闪开!”
玉灵犀这时才发觉到,那车最后直接散了,周围人都受到了波及。她原本想跑的,可是这时候,竟有一个人跑了出去抱住了她和她一起扑倒在地。
那匹马长长地嘶鸣了一声后,随后倒在了她的面前,街上变得一团糟。
这……也太倒霉了吧,刚重生就碰到了交通事故?!
不对啊,刚才扑倒自己的人是谁?玉灵犀睁开了眼睛,发现一个约十二三岁的少年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她。
玉灵犀忽然蓦地一怔。
这个少年长得……怎么像顾敬轩?
玉灵犀突然觉得自己手掌间的疤有些隐隐作痛,她与那个少年对视了许久。怎么回事?她仿佛并不因为这个人长得像顾敬轩就讨厌他。
“请问,你哪位?”
玉盈风连忙跑了过来:“灵犀!你没事吧?刚才可吓死为兄了!”
那少年见状连忙从她身上起来,玉盈风瞪了他一眼,然后将玉灵犀扶了起来。
玉灵犀用手掸了一下身上的尘土:“没事,刚才还多亏这位小兄弟,要不然我肯定要被马踩死。”
玉盈风听到她这样说,眉心微动:“少说些不吉利的话,什么死不死的?小小年纪说这等话。”
玉灵犀连忙认错:“好好好,我错了,哥哥别生气嘛。”说完,她向前一步走到那名少年身旁,他的眼角有一颗泪痣,长得甚是清秀,衣服上的花纹虽然不是很繁杂,但却是上等的锦缎。
这个孩子……长得好像顾敬轩。
不过顾敬轩的眼角可没有那么一颗泪痣,她遇到顾敬轩也是在二十岁的时候,这名少年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
“刚才多谢你,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玉灵犀上前笑问道。
“…………”
那名少年许久不作答。
玉盈风见状微蹙起眉头:“不会是吓坏了吧?小兄弟,你家在何处?我们也好方便上门答谢……”
此刻,那名少年突然上来就搂住了玉灵犀的腰哇哇大哭起来:“呜啊啊——”
他这样直接把玉灵犀整懵逼了:怎么回事?这孩子刚才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哭了起来?话说,你是不是在吃老娘豆腐?
“大姐姐,我……我……”
等等,小屁孩,谁是你姐姐?
玉灵犀苦笑了一下:“那啥……小兄弟,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我们不哭可以吗?还有……能先把手放开吗?”
少年一听,抱得更紧了。玉灵犀今年十六岁,身高倒还可以,那名少年比她矮了两个头,抱住她的时候,脸差点埋在她的胸上。
“大姐姐,我无家可归了,你能收留我吗?”
玉灵犀被他抱着,僵在原地。
“那……你先松开手,我们再说好不好?”
许久,那名少年才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手。
玉盈风上前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无家可归?”
“我……”那少年犹豫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我原本是一富贵人家的下人,因为犯了错被赶了出来,求公子小姐收留我!”
玉灵犀一听他满口谎言,于是笑道:“是吗?你身上的这身衣服,暗纹绣得精致,料子也是江南上好的锦缎,一看就价值不菲,本小姐倒是好奇,哪个富贵人家会给下人穿这么好的衣裳?”
“不……不是……”他突然慌张道:“我家公子与我同龄,又生性顽皮,故让我穿了他的衣裳引开下人们,然后跑出去玩。结果这件事被老爷发现了……所以……所以……”
“你就被赶出来了?”玉灵犀又道。
“嗯嗯!没错!”那名少年无辜的眼神闪烁着。
“真的?”
那名少年像受到惊吓一般,连忙点头:“真的真的,大姐姐,你要相信我!”
玉灵犀见他又要哭,连忙打住。小孩子哭起来最要命。
“大哥……我还缺个下人,他刚才又救了我,要不就收下他?”玉灵犀忽然抬头看向玉盈风。
玉盈风思量了片刻:“若你喜欢,那我自然无异议。只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玉盈风看向那人。
那少年笑了一下,连忙答道:“我叫小五。”

小编点评

夫君是京城第一美人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