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倾北冥(云倾北冥)

云倾北冥(云倾北冥)

导读:《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已完结,主角是云倾、北冥,作者:懒朵儿,在这里提供云倾北冥全文免费阅读:“倾倾无故不会动手打人,千柔,你能不能告诉阿姨,倾倾为什么会忽然动手打你?”站在陆承身边,一个剑眉星目风

小说介绍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已完结,主角是云倾、北冥,作者:懒朵儿,在这里提供云倾北冥全文免费阅读:“倾倾无故不会动手打人,千柔,你能不能告诉阿姨,倾倾为什么会忽然动手打你?”站在陆承身边,一个剑眉星目风骨俊秀的少年忽然开口。

小说简介

说完,他让开身体,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二小姐。”云倾欣赏了一下云千柔铁青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的离去。云千柔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握紧了拳头。

云倾北冥全文阅读

同时又在警告云倾,唐堇色只是在利用她打击云家,她依旧是路边的草芥,不值一提。
云倾站在唐堇色身边,直视云千柔,微微一笑,“云千柔,你还能再贱一点嘛?”
云千柔泛红的眼睛立刻多出泪光,“妹妹,我是为了你好——”
云倾截断她的话,双眼盈满了冰冷,若有深意,“我是不是草包,你比所有人都清楚,怎么,害怕啊?”
她歪了歪头,嘴角扯出一抹玩味冰冷的笑,“我还没开始,你就怕成这个样子,这以后,还怎么玩?”
云千柔被讽刺的脸色煞白,刚要说话,陆承抽着烟,看着从头到尾连个眼角都没给他的云倾,眼睛微眯,忽然烦躁地出声,“够了,千柔,她要自甘堕落,你何必枉做好人?她就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
云千柔柔弱又委屈的说,“可是妹妹一个人流落在外,很容易被人骗,万一将来闯下大祸,连累云家和陆家……”
唐堇色讥诮地笑了一声,“云大小姐,你也太高看你们了。”
云千柔看着对面一身矜贵,艳色无双的男人,恨的咬牙。
唐堇色漂亮的唇角勾了一下,“我要对付云家和陆家,动动嘴皮子就行,利用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小孤女……你当我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他看了眼眉头皱的死紧的陆承,眼底带着几丝兴味,“还有,我不是这位眼盲心瞎的陆总,云大小姐这一套,还是对你身边的男人说吧。”
说完,他让开身体,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二小姐。”
云倾欣赏了一下云千柔铁青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的离去。
云千柔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握紧了拳头。
陆承浓眉深锁,很是疑惑,“云倾凭什么进的英皇?唐堇色又为什么那么看重她?”
云千柔垂着眉眼,脸上布满了担忧,低声说,“都是我不好,妹妹离家出走,身上什么都没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万一她自甘堕落,学那些不自爱的女人走极端……”
陆承骤然想起唐堇色“花间浪子”的名声,脸色跟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云倾,这个贱人!”
……
两人回到帝皇。
云倾走到车前,转身对着唐堇色微微一笑,“今天多谢唐总,我先回去了。”
唐堇色亲自拉开车门,笑的风情万种,“云二小姐,你以后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为了我的小命着想,请你千万别在乱跑了……”
这位小祖宗要是他的地盘上被人欺负了,北冥夜煊绝对第一个拿他开刀。
云倾看着唐堇色眼底的警告和冷意,明了对方是担心她会因为陆承和云千柔难过,恹恹地解释,“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人,是没有资格让我伤心的。”
能被那对渣男贱女伤害的云倾,已经死了。
对于现在的云倾来说,他们只是仇人,仅此而已。
唐堇色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更盛,对云倾的敏锐和果断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被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对陆承藕断丝连,不肯下狠手,那她就配不上北冥夜煊。
那样尊贵无双的男人,怎么能沦为其他男人的备胎?
即便北冥夜煊喜爱她不在乎,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云倾弯腰钻进车里,开车回了城堡。
她刚走进客厅,老管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将一个名贵的首饰盒子递给她,“这是上午送过来的,少夫人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让他们重做。”
云倾道了谢,素白的手轻轻地打开盒盖。
就见一条精致的项链静静地躺在名贵的天鹅绒上,雕刻成了星状,光芒四射,闪烁着低调奢华的光。
正是那颗莲青色的宝石。
云倾眼睛一亮,喜爱的表情毫不掩饰,“我喜欢,谢谢林叔。”
她将项链带上楼,收进抽屉里,休息了片刻,起身走进了书房。
娱乐圈她了解的信息太少,想要找到一个符合云倾剧本中的女主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另外一边。
陆承回到陆家。
陆夫人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就问,“找到云倾了吗?”
陆承抬手松了一下领带,冷哼一声,“找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陆夫人沉了脸,“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陆承神情高傲,想到云倾今天的冷淡,面色有些不好看,不以为意地问,“妈,她跑不了。”
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云倾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他稍微给她点好脸色,云倾每次都会巴巴地倒贴上来。
在陆承心里,从来只要他甩云倾的份。
云倾是绝对不可能忤逆他的。
陆夫人面对儿子的冥顽不灵,十分不满,重重一拍桌子,冷笑,“你是真的以为云倾不会生你的气是吧?从你悔婚到现在,她主动来找过你吗?女人一旦死心,狠起来可比男人无情多了,你就继续捧着云千柔,等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了别人家的,有你哭的时候!”
陆承见陆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皱了皱眉,沉声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找她。”
……
北冥夜煊晚间回家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少夫人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吃晚饭。
北冥夜煊鸦黑色的长睫颤了一下,抬步上楼,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云倾。
暖黄色的灯光下,少女卷缩着纤细柔软的身体,双手规规矩矩地枕在脸侧,洁白的容颜晕染着安静甜美的味道。
地毯上散落着看到一半的书籍。
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边,半蹲下修长的身体,垂眸凝视着娇美漂亮的小脸。
她睡得并不安稳,似乎做了恶梦,眉尖蹙着,柔嫩的红唇咬的泛白,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北冥夜煊俯身,将一个轻柔地吻落在她眉眼间,温柔地说,“没事了,睡吧。”
无论她的恶梦是什么,都将从此结束。
天地不佑他,家族不护她,生父不疼她。
他佑,他护,他疼!

云倾北冥免费阅读

陆夫人也气陆承不争气,但亲耳听到儿子被云倾贬低,眉眼间显露不快。
但几乎是眨眼间,她就压下了那点儿不悦,脸上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倾倾,我知道是阿承对不起你,但今天老爷子大寿,他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身为晚辈,哪儿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云倾冰冷的视线在陆夫人慈眉善目的脸上扫过,勾唇一笑。
“陆夫人,您该知道,并不是我不想留下来给陆爷爷贺寿,而是云千柔根本不会给我留下来的机会,您的儿子又一心维护她……您是觉得,我还没有被他们害死吗?”
陆夫人想到刚才的事情,握紧了手心,几乎掩饰不住脸上的扭曲。
她试图上前拉云倾的胳膊,却再次被对方躲开了。
“倾倾……”
云倾站在大门口,只要一迈脚就会走出宴会大厅。
她看着陆夫人,光影明暗间,表情有些模糊不定,声音却带着透骨的凉意。
“陆夫人,虽然您是长辈,但有些话还是要讲清楚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云千柔又是什么样子的人,旁人不知道,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您……却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您已经纵容着儿子选了云千柔,为什么还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的目光渗出一点儿意味深长来,“我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云千柔抢走了,现在孑然一身,陆夫人还想从我身上,图谋什么?”
陆夫人听到云倾如此犀利反常的话,心脏蓦地下沉,隐约还有些心惊肉跳。
她紧紧地盯着云倾的眼睛,想从那里面看出什么来。
她看到只是一片堪称冷酷的平静。
那双漂亮清彻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对陆承的痴迷和爱恋。
别说爱恋,她甚至没有从这个女孩脸上,看到一点点遭遇心爱男人背叛的痛不欲生和心如死灰。
从悔婚宴到现在,短短几天之内,眼前这个女孩子,就好像经历了一场焚心蚀骨的蜕变,从容貌到性情,都恍若重生。
陆夫人一直都知道,云倾不是不聪明,相反,依照她母亲的家世和出身,这个女孩子各方面,都比云千柔优秀出色。
她只是没有云千柔狠毒,也没有对方老谋深算和不择手段。
放在之前,云倾深爱陆承的时候,就算知道她偏心云千柔,也绝对不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
现在却无比犀利地点破了这层隔阂,怀疑她别有用心。
陆夫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深知一个女孩忽然有了这种脱胎换骨的转变,只有一个解释——
她已经对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彻底死了心!
她再也不会为了那个男人委屈求全,更不会卑微如草芥地继续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对另一个女人无微不至,祈求他偶尔施舍般给予自己一点点关心和温暖。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只为自己活着的,真正的云家大小姐!
陆夫人发觉了这一点,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在回去狠狠扇陆承几个耳光,掐死云千柔。
如果不是她在结婚宴晚上算计的那一出,彻底毁了云倾,云倾恐怕也不至于这么极端!
想要留住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今天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
陆夫人想到此处,沉了脸,关切的声音陡然拔高,全场皆可闻。
“倾倾,你胡说什么?你才是陆家的儿媳妇,是陆家的主人,云千柔对陆家来说说,只是客人而已,我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赶你出去!”
云倾惊讶地看了陆夫人一眼,眼中流露玩味。
陆承没脑子,陆夫人却是个魄力强硬的。
一直暗中观察云倾的云千柔,脸色陡然泛白,吸吸鼻子,眼眶发红的问,“我没有要赶走妹妹,她好几天没回家了,我只是关心她……”
她说着,用一双娇怯带泪的眼睛去看陆承。
往常这种情况下,陆承肯定会立刻站出来,狠狠地帮着她指责刺痛云倾。
但今天,陆承只是站在原地,用一种歉意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就转头过去看云倾了。
云千柔垂下眼睛,苍白的脸上满是受尽委屈的表情,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手心,心中溢满了愤怒与不解。
怎么回事?!
为什么陆夫人会忽然向着云倾那个贱人,陆承竟然也不帮着她了?
陆承不说话,之前帮着云千柔指责云倾的千金小姐,却都迫不及待跳了出来。
“陆夫人,你别听云倾胡说,千柔是好心想要带她进来,她却动手打人,还故意踩了千柔,害她被泼了满身的酒……”
“就是,众目睽睽之下,我们都看见了,是云倾不对!千柔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
一时间,大厅里,四处都是女人义愤填膺的尖锐指责声。
云倾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眉眼倨傲,细白的手指勾着一缕漆黑的发丝,面对众多指责的声音,仅仅只是勾了勾唇角。
那股卓然而立的风采,看的在场许多男人怦然心动。
虽然知道这位云二小姐声名狼藉,但这身容貌气质……真正令人倾心不已。
陆夫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维护云倾,冷着脸,看着云千柔:“倾倾无故不会动手打人,千柔,你能不能告诉阿姨,倾倾为什么会忽然动手打你?”
站在陆承身边,一个剑眉星目风骨俊秀的少年忽然开口。
“云倾小姐进门的时候,并没有动手打云大小姐的意思,是云大小姐自己走过去,跟云倾小姐说了什么之后,云倾小姐才动的手。”
云千柔面色更白,嘴唇也失了血色,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六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承怒喝:“陆星阑!”
陆星阑看了陆承一眼,音色依旧冷淡,“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是我们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
“六少说的是真的。”
又一个拿着酒杯的男人开口,看着云倾,笑了笑,“云倾小姐这等绝世姿容,当时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那个画面……看着还真挺像云大小姐故意勾着云倾小姐打她一样。”

小编倾心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云倾北冥》全本章节完结版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全文节奏明快,语言清新,始终洋溢着诙谐与风趣,读来其乐无穷。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