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卖校草吗(顾之意连洲)

可以卖校草吗(顾之意连洲)

导读:顾之意连洲小说《可以卖校草吗》特别推荐,可以卖校草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S大的女生都知道,不能当面给校草连洲递情书。他会掏着兜,冷冷对你说:“不好意思,没有手。”

小说介绍

顾之意连洲小说《可以卖校草吗》特别推荐,可以卖校草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S大的女生都知道,不能当面给校草连洲递情书。他会掏着兜,冷冷对你说:“不好意思,没有手。”

小说简介

S大的女生都知道,不能当面给校草连洲递情书。
他会掏着兜,冷冷对你说:“不好意思,没有手。”
直到有一天,有人看到没有手的连洲扯着狗子顾之意的领子,拎着她往小巷子里走。
“连洲,你和顾之意……”
连洲淡嗤,“我过敏,忌狗。”
没错,连洲睥睨众生,尤其鄙夷乱招惹桃花的土狗子顾之意。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狗子被某人送回来,还对他横眉冷目,爱答不理的。
他像是被挖去了心肝肺,一步一步逼视着她,眼底泛红,“我揍狗了。”
顾之意眼神飘忽闪烁,“你——又没有手。”
连洲一手扣上她的手腕,一手撑着墙围困她,额头相抵,“看清楚了,我有没有手。”
S大疯了:妈呀,连洲被狗啃了!
被狗啃了的连洲冷脸打开手机计算器。
“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一个学期。”
“我的手,你废一次,咬一次。”
“你污蔑我是渣男……”
顾之意手背狠狠擦拭眼泪,“多少,我爸赔给你。”
连洲仰天一叹,蹲在她脚边,握起她的手埋首蹭了蹭,哑声:“把你赔给我。”
顾之意身后四个大佬虎视眈眈对着连洲,一个农业大佬老爹,一个地产大佬大哥,一个科研大佬二哥,还有一个S大本硕连读学神三哥。
“赔钱可以,赔狗子不行,苟家人不吃你这块肉。”
连洲伏低做小。
连洲坑蒙拐骗。
连洲围追堵截。
顾之意咬牙切齿:“驴蛋粪子表面光,流氓恶棍!败家子!”
连洲勾着唇角,“嗯,是你老公。”
#你是我的星河,天黑了,我没有灯,我只能找你。#

可以卖校草吗全文阅读

第12章 桃花
因为连洲和连念安的笑话,顾之意没忍到第三天,就把拉直的头发给洗了。
还好,洗了之后自然了好多,也不像呆板的葛大爷中分头了。
学生会招新宣讲当晚,顾之意看见了台上压轴发言的简一翰,原来他才由学生会副主席荣升主席。
交申请表的时候,简一翰就在边上站着看,顾之意没好意思打扰他,只好装作看不见,低垂着脑袋打算走人。
没想到被简一翰给叫住了,“顾之意,过来。”
顾之意走过去,老实叫了一声:“学长好。”
简一翰:“我以为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认识人了。”
大一新生对学生会抱着极大热情,会议厅里人声鼎沸,交申请的络绎不绝。
顾之意虽听得费劲,也大概听清楚了简一翰的意思。
“不是的,我是担心学长你太忙了,不好意思打扰你。”
简一翰示意她跟着他往外走。
快到十月份了,夜间起了点微风,吹在裸露的皮肤上,很舒适。
“你申请哪个部门?”
她面上带着羞涩,“宣传部,可以吗?”
不知道为什么,简一翰变成了学生会主席,她对着他仿佛对着一个老师,心里有了些敬畏,好像没办法和第一次一样,心无芥蒂和他说笑了。
简一翰笑了笑,“可以。”
他看出来她有些不自在,随口问:“国庆节要回家吗?”
顾之意点头,“回的,十一当天就回去,学长你呢?”
“我不一定,最近比较忙,可能都会呆在学校,你要是回来,给我带个月饼就好了。”
有人走出来,和简一翰打了个招呼,简单说了两句话,顺带看了顾之意一眼,眼神里颇有些深意。
顾之意更不自在了,“学长,你又是学生会主席,又在舞狮队,肯定会很忙,月饼我给你带。”
“舞狮队我不参加了,以后就靠学妹学弟们了。”简一翰掏出手机,提着嘴角,“我数数看,哪一天有月饼吃。”
顾之意小梨涡一闪,“我最后一天才回来。”
“行,那我等着。”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眼看越走越远,都快到学校最大的一心湖了。
快到八月十五,圆月高挂,湖心里的月亮随着水波,打起了皱褶。
顾之意晚上很少经过这里,现在一留心,到处都是一对一对的校园情侣。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自行车,单手抓车把手,吊儿郎当的,不是董义轩还是谁。董义轩显然也看见她了,可他很快撇开视线,蹬着车子过去,连声招呼都没打。
“学长,我先回走了,我住亲戚家,回家太晚了不好。”
简一翰没有留她,询问了一两句她回家的交通工具,让她路上小心些。
她才要走,又被他给叫住了。
“苟煦是你亲哥?”
“对啊。”
“他让你给他找女朋友?
顾之意抿了抿嘴,“没有,就我爸着急,让我给他留意。”
简一翰垂首笑了笑,“那我不敢给他介绍女朋友,别说我了,你们辅导员都不敢,你还是先问过你哥,他需不需要你帮他找女朋友。”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被简一翰这么一提醒,顾之意才想起来,是该去医学院探望一下自己那个忙得飞起的亲哥哥,以及他秃顶的同学们。
连元革前几天还提到,国庆节要是苟煦有时间,让他到连家去一趟。
来学校这么久,医学院是知道方向了,却一次都没有去。
时间还没到九点,她骑着电动车,十分钟就到了医学院研究生宿舍楼下,掏出手机给苟煦打了个电话。
苟煦有些意外,询问之下,知道她到医学院研究生宿舍楼下了,又骂了“蠢狗”,去之前都不知道先打个电话,眼下他正和同学在大学城的小吃街撸串呢。
顾之意:“你不是说很忙,怎么会有时间在外面吃东西?”
“忙就不用吃饭了?问的什么话,也不知道先关心一下你哥吃没吃。”
“……都快九点了,谁这个时候吃晚饭。”
“别废话,我发定位给你,要来就赶紧来,我们准备散了。”
小吃街人潮拥挤,开着电车***着实不方便,顾之意实在不愿意去凑那个热闹。
“我在学校大门口等你吧。”
她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了苟煦的身影,他走在最前头,后面跟着两个男生。
走得近些了,顾之意看见他腮帮子动着,嘴里嚼什么东西。
他对着众人,朝顾之意点下巴,“我妹。”
一个烫着卷毛的男生做浮夸的表情,“***,是亲妹吗,这么漂亮!”
顾之意一脸含蓄的笑,“哥哥好。”
苟煦拿手指着他,警告:“说脏话我把你嘴巴缝起来,她还没成年。”
卷发坏笑,“基因好就是不一样,没成年就上大学了,苟煦,我也想我下一代有你家这么好的基因。”
“滚!”
他看向顾之意,“找我干嘛?”
他这个语气,顾之意有些不爽,一母同胞的兄妹,都好多天没见了,来见他一次还要找理由不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知道给自己哥哥面子。
“国庆哪一天回家,我想去给爸妈买点特产带回去。”
苟煦对两个同学摆手,“你们先回去。”
卷毛笑看顾之意,“妹妹有时间去医学院找我们玩,别听外面的人乱说,我们学院没有尸体。”
顾之意笑,“好的。”
几人走远些了,她才贴近苟煦,悄声道:“哥,他们都没有秃顶啊,我看你们也没有那么忙,还有时间去撸串。”
苟煦唇边满是讥诮,“你懂什么,他们都戴假发,别傻乎乎要拆穿人家。”
“……”
“本来都够苦的了,再不忙里偷闲,想让我们死啊。”
她又看了一眼那两个老男生的背影,“哥,他们有女朋友吗?”
苟煦顿了,拿眼斜她,“有,怎么了?”
她噘嘴一哼,“人家有,你为什么没有,你也可以忙里偷闲找一个女朋友啊。”
苟煦不搭她的茬,“我二号才能回去,你要是着急就先回,不着急就等我,我开车回去。”
顾之意晃晃车钥匙,“我等你,你顺便去看一下连叔,他说叫你去一趟。”
苟煦沉吟一会儿,松了口,“行,你回去问他什么时候方便,我跟你一起过去拜访。”
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去过一次,两家过去虽有一些渊源,还是差距不小,连元革这样的人物,苟煦是不愿意去高攀的,但现在妹妹住在连家,他再推辞就有点端架子了。
顾之意得了这句准话,心满意足,上了自己的小电车。
苟煦在一旁看着,问:“你住那里没什么问题?”
顾之意拿起头盔,往头上戴,“没问题啊,就一个姐姐经常在家,还有一个阿姨,阿姨不怎么喜欢说话。”
苟煦一嗤,“蠢狗。”
因为蠢,才心无芥蒂。
顾之意眼刀子射在他脸上。
她说错什么了,又被骂蠢。
苟煦往她头盔上一敲,“还不蠢,弄了这么个头发,做个卷毛狗不好吗?”
顾之意伸手推他,“狗三!”
见一次攒一肚子火,她又想自己坐高铁回去了。
恰在此时,一个山地车轮子撞进视线,骑车的人两脚踩着地,慢慢悠悠地从她身旁经过,不像是人骑车,倒像是脚拉车。
她肚子里的火瞬间就炸了,这是什么破嘴,非得这个时候骂她“蠢狗”,“卷毛狗”。
“死狗!”
顾之意成了517宿舍的话题中心。
董义轩说,顾之意桃花很旺很旺,有一个医学院的帅哥,竟然还和学生会主席简一翰约会,也不知道谁才是真主。
祁成和董义轩这两天不怎么对付,听到顾之意的话题,也强行加入。
“顾之意是我们班面相最好的女生,尤其是那双眼睛,赤城明亮,再加上柳月眉,温柔贤惠,她的正桃花绝对不会差。”
连洲抱胸,一条腿的膝盖顶在电脑桌沿,松松垮垮的。
听了祁成这话,他鼻腔一个哼哼。
旺?旺就一定好?
祁成说得煞有介事的,董义轩竟有些信了。
“那你说,她的正桃花是哪一个?”
祁成眯眼点着手指头,像足了江湖算命先生。
陆良皓和董义轩瞧这有模有样的阵势,杵在他身后干巴巴等着。
两分钟过去了。
董义轩火大,“***你倒是说啊!”
祁成仰头靠在椅背上,勾嘴,神秘的一笑,“都不是,大概……是我。”
下一刻,他连人带转椅被董义轩往厕所的方向扔。
“我□□妈的个鸟人,你自己意淫就算了,还拉上我们,我隔夜饭都要吐了!”
连洲没回家,顾之意有点不太开心,因为,又要给他送饭。
这一天运气不差,半道上就碰到他了,也没带包,腋下夹着课本,掏着兜懒洋洋走着。
和她相反的方向。
顾之意停下来,摁了一声电车喇叭。
他仿佛看不见一般,头都没有转一下。
顾之意只好调头,跟在他***后头,又“嘀嘀”两声。
“连洲。”
连洲慢慢悠悠走上红砖人行道,连个余光都没有给她。
顾之意总算看出来了,他不是没看到,是压根不想搭理她。
大早上的,难道又是因为电钻呼噜没睡好?
没睡好也不关她的事啊。
凭什么给她甩脸子!
正是早高峰,路上不少人赶着去上课,校草太扎眼,许多目光扫射在她身上,眼下她就跟个花痴妹似的,赖着脸皮给连洲送早餐,还送不出去。
她如芒在背,忍着气,小电动车慢慢腾腾跟着他,“你吃不吃早餐?”
他转了个很小的幅度,黑睫一垂给她漏了点眸光,视线很快又撇开了。
然后,他摇晃两下脑袋。
顾之意感受到了“我和太阳肩并肩,你是路边蚂蚁我看不见”的冷傲气场。
这待遇,比那天给他送情书的女孩差多了。
他现在不但没有手,还不带嘴。
“行,以后再送我就不是人。”
是狗,蠢狗!

可以卖校草吗免费阅读

第13章 追求
苟煦莫名其妙得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他提着嘴角,笑问:“今天怎么那么有狗良心?”
顾之意没好气道:“怕你秃顶。”
苟煦盖上保温盒,“你住别人家里就算了,怎么还好意思打包东西出来,就算你那个姐姐不说什么,做饭阿姨也得说你,以后别再拿别人的东西。”
顾之意腮帮子鼓起来了,“我没有拿他们家东西,这是给他们家儿子的,他不吃!”
苟煦蹙起眉来,“他们家儿子?你还要负责给他送饭?”
顾之意微顿,“偶尔,因为他和我同班。”
“他和你同班?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她撇开眼,带着点委屈,“有什么好说的,你都叫我离你远一点了。”
“嗬!”苟煦原地叉腰,“我让你离我远一点,你怎么还知道来找我,人家不吃的,才想起来送给你哥,君子不食嗟来之食你不知道?”
“……”
“他为什么不吃?”
“……他吃过早餐了。”顾之意翻起眼皮瞪他一眼,“你不吃给我,我给我们宿舍的人吃。”
苟煦***唇,“我吃,你那腿好了就赶紧回学校住,连个正经亲戚都不是,住他家里做什么。”
他了解自家妹妹的性子,逗她几句,她生气,气不过半天就能好了。
傻狗一个。
他能欺负,别人却欺负不得。
顾之意应下了,本来她也不打算常住,但还是忍不住给连家人辩驳两句,虽然不是正经亲戚,也让她好吃好住,忘恩负义就不对了。

顾之意进了柳笛文学社,和祁成成了社友。
下午社团有活动,祁成带了他的诗集。
他说,他写东西并不是给别人看的。
但他就摆在那里,既然是文学社,不看一下当然就不够意思了。
顾之意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祁成三本诗集的读者之一。
祁成的诗集在她看来写得还不错,有诗情画意,却并不矫情,至少她能看得下去,但现在快餐时代,不是名作家,就算自费出版诗集,大概率也是没有人看的。
“月落树影稀,马蹄踩碎了田间玉色,溪涧柔软而冰,轻易被铁锈镰刀劈开了花,却怎的,割了我的喉。快些!回家!木柜子上有一瓶酒,啃咬着我……”
“给我的墓碑刻上两个字,老农。“
她看得挺认真,翻了几页,忍不住对祁成的成长坏境起了好奇心。
“祁成,你家是哪里的?”
“K市。”
K市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地级市。
顾之意捏着那一页纸,“我以为你家在农村呢,没有农村生活,写老农还写得这么有画面感,不瞒你说,我看懂了,厉害。”
祁成笑笑,“我爷爷是农民,我小时候跟着他在农村,小学四年级才回自己家。”
“为什么?”
“我爸妈,他们几乎不怎么搭理对方,也不愿意搭理我。”
顾之意:“……那你和你爷爷感情肯定很好。”
祁成默了一会儿,“也不怎么样,他把我最爱的狗给吃掉了。”
……顾之意十分无力。
她又默默翻了几页,“祁成,你喝酒吗?”
“喝。”
顾之意缓缓点头,“那就好,不是说今晚联谊吗,我担心你不吃肉,再不喝酒,去了多无聊啊。”
祁成悠悠摆手,“不会无聊,我告诉你,只要我说给她们看个手相,一个个都兴奋得很。”
“呃……”
“你信不信,去参加联谊,我们宿舍另外那几个,肯定都没有我受欢迎。”
顾之意呆滞看着他。
她不信,但是不好意思说。
“来,我给你看一下。”
顾之意挣扎不过两秒,在课桌上摊开手,“是这边吗?”
“男左女右,这边是你老公。”
她霎时闹了个大红脸,“……那换一边。”
祁成沉着一张脸制止她,拿笔在她掌心上比划,颇为仔细。
顾之意被他这个庄重的样子唬住了,不敢出声。
很期许,又夹杂一些惶恐。
原来祁成说的“兴奋得很”,并不算夸大其词。
半晌,祁成对上她的眼,“你老公特别好。”
眼见着她唇角绷不住往上勾,祁成拐了个急转弯,“但是……”
顾之意抿唇,一瞬不瞬盯着他看,等着下文。
祁成笑了,”但是,你和他大学毕业之后,才会定下来,大学时候谈的那些,都是浮云。”
顾之意眼睫轻颤,“……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大学谈恋爱没用,那都不是你老公,你得等到毕业,才能和那个对的人修成正果。”
顾之意视线飘到一旁,“我大学没打算谈恋爱啊。”
祁成点头,“没谈就对了。”
她憋了一会儿,又低声问:“我大学毕业才认识他吗?”
祁成沉思数秒,方道:“这不一定,有可能现在已经认识,也有可能……没认识。”
顾之意:……
这最后一句不是废话么?
她把电动车开到学校统一的充电点,走路回宿舍。
路过学校的小树林,银杏树叶子黄了,落日余晖下,金灿灿的一片。
这是S大的一个网红景点,草地上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拍照。
顾之意驻足看了一会儿,因为祁成帮她看了手相,她完全把早上送饭的憋屈给丢到脑后了。
“你老公特别好”,这一句话就够她美上四年了。
她下定决心,明天回家之前,一定要叫肖晴陪她过来这里拍几张。
有几个女生叫她帮忙拍照,她把背包往草地上放,半蹲拍了好几张。
“你们看看可以吗?”
几个女生围着看照片。
一个女生看着顾之意,欲言又止,“你是……工管一班的吗?”
顾之意:“是啊。”
另几个女生同时注目在她脸上。
“我天,真的是你,你和校草上学校论坛了!”
顾之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和校草……连洲?”
“对啊,你不知道,赶紧找你们辅导员,让管理员删帖吧。”
到处都是金灿灿的,灼人眼,顾之意很迷幻,她和连洲又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为什么上论坛,还要惊动辅导员删帖。
“为什么?”
那几个女生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你自己上去看。”
她没有上过学校论坛,晕晕乎乎打开手机,也不知道入口在哪里。
这个时候,肖晴给她发来了截图,和一段视频。
【近水楼台不得月,同班女生穷追校草,送早餐被拒,黯然离去……】
视频调了暗色调,做了放慢特效,还加上了情歌伴奏。
顾之意开着小电驴追在连洲***后头,连洲不耐烦上了人行道,顾之意仰着脸望着他。
视频作者还颇为贴心地放了字幕。
无数条:
【连洲,你吃不吃早餐】
【连洲,你吃不吃早餐】
【连洲,你吃不吃早餐】
截图还截到了一条热门评论。
【校草有没有心不知道,只听说他没有手,我很同情他,毕竟,没有手是让人难过的一件事情。】
顾之意有些走不动道,S大果然藏龙卧虎,视频做得凄凉唯美,要不是主人翁是她,她都要鼻酸落泪了。
可主人翁是她,她莫名很想笑。
这点屁事都要惊扰辅导员?
她嫌不够热闹,非得要她哥骂她蠢狗?
她给肖晴回复了一条:
【回宿舍再说。】

小编推荐

小说《可以卖校草吗》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可以卖校草吗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