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季清和沈千盏)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季清和沈千盏)

导读:火爆小说《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季清和沈千盏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季清和沈千盏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沈千盏和季清和意外重逢在出品方攒的饭局上。
她一晚上咬牙切齿暗骂自己之前色令智昏欠了情债,一边暗暗祈祷季清和清高自傲不屑与她相认。
一晚相安无事,就等和平散局时,季清和忽然看着她问:“听说沈制片爱岗敬业,从不夹带私人感情?”
一桌子刚挪了***要走的出品人立刻十分自然地坐回去,不着痕迹地打探:“季总怎么说?”
季清和不动声色,笑容温和:“我就是确认一下。”
出品人深知季清和对合作方的人品工作态度等要求非常严苛,不疑有他。
等散局后。
季清和把沈千盏堵在地下车库的电梯里,不依不饶:“那我呢,我算什么?”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全文阅读

沈千盏的脑回路简单又粗暴。
季清和重复过两遍“希望沈制片日后没有需要求上门的时候”,这话第一次说的时候,沈千盏姑且当他是男人自尊心作祟,为了挽回颜面放得狠话。
老实说,她第一次听的时候,的确没当一回事。
毕竟上到资方爸爸,下到艺人经纪,平均每月都会如期发生一次,风雨无阻,从不缺席。
投资方有为了坚持艺术审美的,有为了后宫佳丽的,还有为了满足自己掌控欲的,理由千奇百怪,应有尽有。
通常放完狠话最常见的操作就是撤资。
沈千盏也很干脆,违反合同的,告;塞了后宫的,踢;想掌控剧组架空她的,干。
她对待金主爸爸尚还游刃有余,艺人经纪就更别提了。
前两天刚放完狠话,双方都默契地决定老死不相往来了。过两天,等沈千盏画完饼,对方跟失忆了一样,巴巴地带着艺人履历又来了。
她能怎么办呢,只能假装重归于好,继续拉黑啊。
季清和的情况与上面两例稍有不同,他第二次提起这句话时,沈千盏认真了。
这狗男人,皮相好,功夫深,行动力也非一般的果决。
一句话能让他重复两遍,显然是入魇了。这可能跟气喘多深人有多爽一个道理?
沈千盏琢磨着,季清和八成是记了她“嫖资”梗的仇,又笃定符合她要求的钟表修复师除他以外再没合适人选,无论她怎么翻筋斗云始终翻不出他掌心的两座大山。
季清和猜得没错。
投资方可以再找,符合她条件的钟表修复师眼下的确只有他一人。
可真让她放下身段去求季清和,她做不到。
女人该软的地方从来不是尊严和底线。
这也是她为何这么抵触和季清和合作的原因之一,鬼知道真合作了,她会不会又鬼迷心窍馋他身子。
而且朝夕对着个有过露水情缘的男人假装无事,还要对对方的美色视若无睹,做坐怀不乱盏上惠……要不是迫于前势无可心的人选,看她沈千盏做不做这么亏本的生意。
——
季清和抬眸,目光略带审视地落在沈千盏的脸上。
从他认识沈千盏的那天起,这个女人就像时刻保持精致的花瓶,二十四小时都在维持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观赏性。
今天显然更甚。
季清和从她深邃大地落日余晖的眼妆往下,留意到她特意显摆的新指甲,最后停留在她的唇上。
她微笑着,三分挑衅,七分看戏。
明显,是来砸场闹事的。
他一哂,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拿起了那块儿童手表。
手表表盘是银边圆形的普通材质,框底印着米妮,两根指针一长一短全停留在了十二点。
季清和翻转手表,打量了眼底盖:“难为你去找这么有年代感的手表了。”他问:“二十年前的?”
沈千盏点了点下巴,“上一年级,我妈给我的礼物。”
季清和了然,他拉过一张皮革垫,随手一裹,直接扔进工作台的柜子里,表情冷漠,声音冷淡:“修不了,你随便去孟忘舟那重新拿一块。”
他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赔你。”
沈千盏:“……”这他妈是个狠人啊,还带这么耍赖的?
她正欲争辩,只听他“嘘”了声,神情不耐,摆明了一副“你再胡闹我就收拾你了”的妖孽表情。
沈千盏安静了片刻。
拿修表恶心季清和的计划……幼稚得像是苏暂这种幼儿园级别的对手出的馊主意。
她突觉荆州已失,战事已败,她根本不是季清和的对手。
季清和解开袖扣,漫不经心问她:“今天是修表,明天呢,修钟?”
“或者你什么计划都没有,走一步看一步,只要能针对我就行?”他挽好袖子,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在窗外的余晖下闪过几缕冷厉的暗光。
他神情倦懒地推开镜框,捏了捏鼻梁,眼眸微闭:“我看过沈制片的履历,本以为沈制片的商业手腕颇具雷霆,现在看来……”他睁眼,似笑非笑:“不过尔尔。”
“还行吧。”沈千盏跟没听见他后半句话一样,沉着淡定:“这不是没想到季总这么狗?”
兜里手机轻震。
沈千盏猜是苏暂坐不住了,来问情况,边看微信边随口问季清和:“吃饭吗?今晚我请。”
季清和拒绝之前,她施施然,又补充一句:“不是好奇我有什么商业手腕吗,给个机会?”
——
御前宴。
一家做满汉全席出名,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京帮菜。
沈千盏上午十点电话预约,下午才排上包厢。
入座后,苏暂包揽点菜,沈千盏负责酒水。等开胃凉菜一盘盘端上来后,十分有仪式感的沈制片这才正式开场,为季清和介绍向浅浅。
季清和没碰她刚斟的酒,转而端起清茶,润了润嗓子。自然,也无视了向浅浅刚举起酒杯试图敬酒的行为。
他喝完茶,瞥了眼沈千盏,一句话意味不明夹枪带棒:“商业手腕?是挺商业的。”
向浅浅尴尬。
她转头看了眼苏暂,见后者神情自若,见怪不怪,这才稍被安抚。
苏暂,挺习惯季总和他盏姐这互怼模式的相处。
毕竟这两人在大佬面前都不带收敛的,他们只是一群萝卜,更无足轻重了。
沈千盏笑笑,没直接正面交锋:“季总前两天不是说,刚在北京定居吗,我这也是好心啊。北京这么大,来往都需人情……”
季清和打断她:“不终岁的顶级客户有成千上万。”
沈千盏微笑。
狗男人,一句不怼就不舒坦是吧?
她一手提刀,一手拿酒,直接敬孟忘舟:“孟老板这些年挺不容易的吧?”
突然被cue的孟忘舟放下在微信群的八卦直播,端起酒杯回敬了一浅杯:“清和可能和沈制片平时打交道的生意人不太一样,他醉心钟表修复,有些迂腐。人虽腹黑,但不怎么记仇……”
孟忘舟越说越觉得自己在偏离本意,他立刻咬舌止损,生硬地强行圆了一波:“等认识久了,沈制片自然知道。”
迂腐?
恐怕不见得。
她瞧季清和挺新潮的,总不能是无师自通吧。
沈千盏啧了声,拉回思绪。
目前她连编剧班子都还没拉起来,项目筹备状态除了百分之一的剧本创意,一切都还没开始。
孟忘舟那番话给她提了醒,和季清和这么杠着不止没用,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她这是睡了一觉,连情商都睡没了。以前哄金主爸爸的手段一个都没往外掏,就想摁头季清和合作,凭啥啊?
沈千盏转过弯来,计从心起。
她起身,端起酒杯,大丈夫能屈能伸,给季清和赔了杯酒:“季总别跟我一般计较,我今天请这顿饭,一是为了忘舟兄弟昨晚的款待,二是想给季总道个歉。”
她再斟一杯,手都不见抖一下,稳如老狗:“怪我仗着季总和我的几分……交情,言语间多有冒犯。”
沈千盏仰头,面不改色地一杯喝尽。
她眼里有水光,唇角酒渍晶莹,瞧着已经有几分醉态了。
满屋寂静,谁也不敢出声。
苏暂更是目瞪口呆,这是哪一出?出发之前不是还一口一句狗男人,甚至大放虎狼之词,说不想被季清和顶撞,只想顶撞季清和的吗?
这他娘的,现实魔幻啊。
沈千盏斟上第三杯酒时,季清和的表情终于变了变。
他眼神依旧冷静,只有眼底涌进灯光时,才能看清那偶然迸现的一丝清明和克制。
他微微抿唇,似想看她还能再说些什么,漫不经心里还有几分随心所欲。
沈千盏在自己的中华文库里挖了挖,说:“季总喜静,我数次打扰,行为不端,多有抱歉。”她酒杯碰到唇,见季清和似坐直了些,又补充了句:“罚完三杯,一笑泯恩仇?”
不等季清和回答。
她扬手举杯,嘴唇刚启,还未嗅到酒香,她被一只修长的手扣住手腕,没用多大劲就牢牢地桎梏住。
季清和声音低沉,语气无奈:“沈千盏,在我这不兴灌人喝酒,议论对错。”
沈千盏空腹喝了两杯,面上微醺:“那我白喝了?”
她问得直接,言辞间还有几分错愕,这下意识的反应意外地比世故清醒时的沈千盏招人多了。
季清和勾了勾唇,说:“对,白喝了。”
沈千盏:“……”
靠,取悦季清和简直比睡服他还难。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免费阅读

好在沈千盏的本意也并非为了取悦季清和,见他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沈千盏也没再勉强,转而招呼起孟忘舟。
吃完饭,沈千盏借着去洗手间,到收银台结账开单。
离开前,还不忘用眼神暗示了下苏暂,让他抓紧把握。
苏暂和沈千盏狼狈为奸了两年,早就培养出了默契。沈千盏一个眼神,他立刻会意,借着敬酒,提了壶茶坐到了季清和的右手边。
他刚一坐下,季清和就抬眸看来,眼神清冷。要不是苏暂确定得罪他的人不是自己,真觉得季清和这眼神跟看个死人一样,毫无温度。
他轻咳了一声,微提嗓音,试图缓解尴尬:“季总对我应该还有印象吧?我们前两天刚见过面,在季春洱湾。”
这回,季清和干脆眼也没抬,完全漠视。
苏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场面仍旧不尴不尬的,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那我重新自我介绍下?”
“我白天是千灯影业向浅浅的经纪人,晚上是沈制片的兼职助理,我叫苏暂。”
话落,不知是不是苏暂的错觉,他觉得过分冷淡矜贵的季总似乎终于给了他一个正眼。
“兼职助理。”季清和松了松领口,有了点兴趣:“还分白天晚上?”
“盏姐的团队有策划助理,我的工作性质更像生活助理,专业陪酒。”苏暂傻笑两声,问:“季总和我盏姐认识很久了?看上去像是很熟的朋友。”
季清和在指间把玩着杯盏,未置一词。
他面容本就清冷,不说话时更甚。苏暂察觉到他的冷淡,有些没招。
难搞是真的难搞,难怪沈千盏到现在也没要到大佬的手机号。
苏暂抿着酒,余光瞄见被晾了一晚上的向浅浅,经纪人本能的职业反应立时活跃起来,他转了转眼睛,直接开门见山道:“季总方便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
他拿出手机晃了晃:“微信和手机号码都行。”
季清和稍稍侧目,说:“我没微信。”
苏暂正要点开扫一扫,闻言,手上一顿,页面就停留在了刚才浏览的朋友圈。
大概三分钟前,沈千盏更新了一条朋友圈。
属不属狗不知道,但真挺狗的。
配图是虚化的高脚杯,而酒杯之后被聚焦的,是季清和把玩杯子的右手。
季清和轻哂,瞬间改了主意:“不过稍等,马上就有了。”
——
结过账,小坐片刻后。
沈千盏体贴地以季清和看着有些疲倦,需要早点回去休息做结尾,正式散局。
沈千盏令司机把季清和与孟忘舟送至时间堂门口,两人下车时,她跟下车送了两步。
孟忘舟见她如此客气,想起昨天沈千盏离开的匆忙,都没能热情告别,颇为惋惜地感慨了两句:“沈制片对钟表收藏这么感兴趣,等协会近期组织好活动,我告诉你一声,你有空就一起来。”
沈千盏一晚上没少在孟忘舟那下功夫,几乎把北京钟表收藏协会的组织情况摸了个透彻,当下笑笑,答应了下来。
她正愁没合理的正当借口到季清和面前刷存在感呢。
和孟忘舟唠嗑完,沈千盏将目光投向季清和,完成她整个欲擒故纵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季总。”
她深吸一口气,跟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般,语气郑重:“既然我们无缘合作,近期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孟忘舟插嘴:“你俩昨天不是还谈得好好的。”
沈千盏跟朵绝世白莲花一样,目露委屈,欲言又止:“季总对我不太认可,我也觉得合作是两厢情愿的事,不能强求。”
孟忘舟今晚和沈千盏相谈甚欢,对她不拘小节的潇洒个性更是欣赏有加。闻言,十分谴责地看了眼季清和。
沈千盏点到即止,拍了拍孟忘舟的肩,说:“你放心,不影响我们把酒言欢。”话落,她重又看向季清和,挥挥手:“季总早点休息,保重身体。”
季清和从头到尾都没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有在听到保重身体时,才终于有了反应:“放心,毕竟我的心愿是牡丹花下死。”
他的眼神落在沈千盏脸上,停留半晌后,说:“牡丹花浇灌起来费心费肾,我会好好保重的。”
沈千盏的笑容一僵,险些没挂住。
她假装听不懂,面上言笑晏晏友好道别,内心早已:“快给老娘滚。”
——
接下来几日,沈千盏说到做到,再没去时间堂刷存在感。
只让苏暂每天不定时的更新朋友圈,务必可见人员——季清和。
有时是发工作状态——无休止的晨会、工作汇报、坐满人的会议室。
有时是发下班状态——酒局、饭场、KTV。
还有时,更变态,发沈千盏高·清·无·码的工作照。
苏暂朋友圈的评论从一开始的“富二代经济危机了?”“狗子你变了”到“苏暂你醒醒啊你是个只会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后,他生无可恋地将朋友圈设置了仅季清和可见。
沈千盏也很忙,她忙着见编剧,不停地看作品,筛选合适的编剧人选。
朋友圈从咖啡牛奶到保温杯里泡枸杞,孟忘舟每日坚持点赞。
这么忙碌了一周后,沈千盏出差了。
先松一口气的是苏暂,他几乎是立刻让手下的助理去炮竹店给他买一捆打得最响的窜天炮,以示庆祝。
沈千盏在机场得知这个消息时,皮笑肉不笑地拖出苏暂的微信,亲切致电。
苏暂正在陪向浅浅试戏,接到沈千盏电话时,小心肝一抖,忙捂着手机躲进***车里:“盏姐?”
沈千盏问:“忙什么呢?”
“陪浅浅试戏,雷导的新电影不是正在选角吗,前两天喝养生茶的时候碰到了,就要了个机会来试试。你怎么样啊,飞机没延误吧?”
“没。”沈千盏排在检票的队伍中,叮嘱:“朋友圈别忘发了。”
提起这个,苏暂就浑身乏力,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问:“盏姐,这能有用吗?朋友圈发了一星期了,季总连个赞都没点。”人家估摸着朋友圈压根不看,没准见着他们千灯的人还绕着走。
沈千盏反问:“那不然呢?向浅浅最近刚闲点你就愁她没曝光率,愁粉丝忘性大。不抓紧在季清和那刷存在感,他直接忘记合作这回事了怎么办?”
苏暂皱着眉,满脸的不赞同:“我当初就觉得你这招以退为进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回头别把自己给玩死了。”
而且,有句话他没说。
他总觉得盏姐用他朋友圈艹努力工作积极生活的人设,特别像被渣男甩了,故意营造没有你她也生活的很好的形象,试图打击没有眼光的狗男人,让他迷途知返。
他敲了敲扶手,忽然福至心灵,问了句:“盏姐,我有个特别大胆的想法。”
沈千盏刚检完票上飞机,闻言,边寻找座位号边漫不经心问道:“什么想法?”
苏暂说:“你在西安那段***,别是季总吧?”
沈千盏:“……”特么你嘴开过光吧?快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苏暂本来只是随口问问,按他预想,他盏姐听完应该是嘎嘎笑着,或斥骂他脑子里没点逼数不切实际;或笑得风流又多情,半点不害臊地说她倒是想但没这个艳福。
可眼下,他耳边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只隐约能听到空姐在舱门前温柔的提示声。
完了完了。
他好像一不小心又触发了“乌鸦嘴”的天赋技能。
苏暂脑子嗡嗡响了一阵,不敢置信:“靠,真的?”
沈千盏似才回过神般:“假的。”
苏暂太了解沈千盏了,他压根没信这两个字,哆哆嗦嗦语不成句地来一句:“你一晚睡了七八遍的男人是季总?”
沈千盏无奈地揪眉心:“七八遍有点夸张了……”
苏暂顿时不知该先摆出对季清和强劲实力的佩服和敬仰还是先替他盏姐打个call,难怪最近沈千盏都不提小一小二***小四了,旧情重燃的魅力显然更大啊。
他搓搓手,紧张又兴奋:“那你们两现在,谁比谁更渣啊?”
沈千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
沈千盏这趟出差只带了乔昕,去的杭州。
一个月前乔昕递上来的一个原创剧本大纲在内部评估后过了审,双方电话联系一周后,沈千盏觉得效率不高,决定亲自飞一趟杭州与主创面谈。
她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当天中午到杭州,下午就大致敲定了合作意向,晚上甚至还有闲心和乔昕一起逛西湖。
可惜沈千盏天生不是个能享受的命,她坐在星巴克二楼阳台凹造型自拍时,手机自动推送了一条娱乐新闻——当红小花向浅浅与金主当街夜游。
沈千盏顿时也无心自拍了,她顺手点开消息,浏览爆料。
爆料称,有热心网友遛狗时偶遇向浅浅与男友当街夜游,亲密牵手互动。
这条爆料底下,是模糊夜景中并肩同行的向浅浅与季清和。一共三张,第一张是向浅浅侧目浅笑,与季清和保持了一拳头距离并肩而行;第二张是向浅浅低头看路,配图上附了“羞涩低头”四字;第三张是……
沈千盏单戳开大图,放大了两人疑似相握的双手——细节过于高糊的,根本看不清细节。
理智上,她确认季清和与向浅浅之间应该不会有超过三次见面的熟悉度。但感情上,以自己为例,她认识一天就把季清和睡了,两人要是想发生点什么,按他俩认识了一周的时间长度来算,一切皆有可能。
沈千盏真切的酸了。
她愤愤地拖出孟忘舟的微信账号,一口气,拉黑删除。
——
一小时后。
苏暂的微信罕见地收到了两条季清和的消息。
一句是:“等着收律师函。”
另一句是:“把沈千盏推给我。”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