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灯吻我(喻沅芷封御南)

燃灯吻我(喻沅芷封御南)

导读:热门小说——燃灯吻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喻沅芷封御南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林导颤抖着举起桌前的纸杯,试图掩盖现在自己的表情。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燃灯吻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喻沅芷封御南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林导颤抖着举起桌前的纸杯,试图掩盖现在自己的表情。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洗涤的人了,但第一次看到封御南这么热心。

小说介绍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林导颤抖着举起桌前的纸杯,试图掩盖现在自己的表情。
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洗涤的人了,但第一次看到封御南这么热心。

燃灯吻我全文阅读

喻沅芷刚刚还在高速运转的大脑直接当机。
“……”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林导颤抖着举起桌前的纸杯,试图掩盖现在自己的表情。
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洗涤的人了,但第一次看到封御南这么热心。
就像天上的神仙下凡扶贫。
他赶紧抿了口水压压惊,却不小心被呛住。
万籁俱寂的房间里,顿时只有林导声嘶力竭的咳嗽声。
喻沅芷却什么也没听到,她的所有视线和思想,全都聚焦在径直走来的男人身上。
她怔怔凝望着,从耳垂开始,渐渐染上浅粉色。
封御南长腿在她面前站定,极具压迫感。
“演吗?”
演!
为了证明她比牛强也得演!
“你一直在前面走,走的飞快,从来不会回头看我一眼。”女生颓然靠在墙边,声音里藏匿着几分晦涩。
封御南眸色渐深,居高临下睨着她的头顶。
他抿唇不语。
喻沅芷倏尔抬头,眼圈通红坠着泪珠:“江皋,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心。”
“在你眼中,它就是石头做的。怎么戳也不会痛,不会受伤也不会流血。”
“因为你根本不在乎。”
男人淡淡垂眸站在那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波澜。
但手腕却暗暗发着力,微微可见颤抖的青筋,他的瞳仁里酝酿着骤雨暴风。
林导赞许地看着封御南的表演,连忍不住的咳嗽都蓦然收了声。
他在带人入戏。
不愧是新晋影帝。
收放自如,力度刚刚好。
“江皋,你究竟喜不喜欢我?”喻沅芷透过泪眼,近乎哀求地凝视着眼前的人,仿佛看到当年阳光下的那个少年。
他站在最高的主席台上,他走在紫藤廊道的尽头,他目光所及辽阔,却从不及你。
她的泪就那么直直坠下来。
曾为你溺入的深海,曾为你迈出的脚步。
即使她知道是站在悬崖边缘,还可以睁着眼,再向前走一步。
睁着眼、清醒的往下坠。
直到粉身碎骨,也从不止息。
封御南蓦然倾身,大力握住女生纤细的手腕,迸发出所有的力量,将她推在墙上。
怎么肥四?
喻沅芷身边被沉香气味紧紧笼罩住。她呆呆凝望着快速放大的俊脸,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敛着细碎的微光,宛如海面上星星点点的朝霞,隐匿着疯狂、忍耐与破损。
他慢慢凑近她的唇角,浓密的眼睫微颤着。
喻沅芷瞪大了双眸,想往后退,却发现手腕被男人锁死,背后的墙也——
很坚硬,推不倒。
封御南在离她唇角十毫米的地方停下。
“卡!”
林导将资料卷成筒攥在手里,***一敲桌子。
封御南迅速直起身,放开她的手腕,眼眸一瞬恢复清明。
眸中所有的隐忍、挣扎、痛楚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清冷。
他极为绅士地向后退,给喻沅芷留下一个平复的空间。
喻沅芷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白皙的手腕被烙印上一圈淡淡的红色。
她在戏里久久缓不过来。
“还不错,出乎我的预料。”林导赞许地点点头,顾纪岚也跟着鼓了鼓掌,“你得感谢封神。”
“这段戏完全是他带着你,去想象、去沉浸在那个环境。”
喻沅芷终于喘过气,她侧首望去,封御南正漫不经心地转着笔,长腿微岔,跟编剧在交谈着什么。
什么叫作碾压式的演技。
为什么他会被奉上神坛。
这一次,她才真正知道了原因。
喻沅芷朝着三位老师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还没走出两步,听到背后有沉澈的男声传来:
“加油。”
她怔在原地。
“所有人都是从新人过来的。”封御南淡淡开口,“你并不差。”
喻沅芷转过身,男人眼帘低垂,认真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谢谢封神。”
她按下门,嘴角悄悄***。
像刚刚被顺了毛的猫咪,那种满足的幸福感。
苗柳早就在门外焦急地踱着步,狭窄的走廊宽道,被她来回转溜了几百圈。
“怎么样喻姐!”
旁边的几个小花都在悄***支棱起耳朵,等待着第一手的新鲜资讯。
喻沅芷莞尔一笑,并没有说话。
几个小花瞬时泄了气,在她身旁讨论着。
“故作神秘!真是的。”
“也不知道封神严不严,看他那副样子,感觉好高冷啊。”
“我在红毯上见过他,本人真的很少开口。”
“好想跟他合作啊。”
她退出拐角,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喻沅芷抬起两只手腕,对着走廊里的灯光,陷入沉思。
他还记得她被猫抓伤的伤疤,所以特意避开了她受伤的手。
即使将她推到墙上时,也用一只手在背后轻轻护了她一下。
“喻姐?”
喻沅芷回过神,望向旁边一脸期待的苗柳。
“这次有没有戏呀?”苗柳晃晃她的胳膊,“好想陪着你进剧组看看呀,我还没见过传说中的横城是什么样呢。”
苗柳的表情又蓦然垮了下来:“但老板选角是公认的铁面无私,完全不会有任何照顾。”
“别做梦啦。”
她温软地轻拍了一下苗柳的头顶。
“但这次试镜,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
第一回真正感受到演技的魅力,是能让人如临其境的。
“这就是意义。”喻沅芷垂眸呢喃。
让她坚定了***这个圈子的决心,绝不是因为一时之欢,亦或赌气。
***
“总算全部结束了。”林导长叹一口气,***地向后瘫倒。
他扫了眼身边。
男人脊背仍然挺直如劲松,正伏案对比着资料。
“我觉得那个叫什么苏酥的不错。”林导咂咂嘴,努力回忆道,“那个凡思传媒的乐尤媛,演技也是可以的。”
“你确定选的是初恋感而不是老鸨?”顾纪岚推推眼镜,“那个苏酥,走进来的时候,脸上的粉要掉三斤。”
她害怕地抖了抖身子。
“要我说,还是喻沅芷最对我的感觉。”
林导闻言直接拍桌:“我们剧组是在扶贫吗?这么重要的角色去启用一个纯新人?”
“妆发都是可以塑造的,但演技绝不可能短时间内提高。”
“别问,问就是我不同意。”
林导的小胡子气的一会儿飘一会儿落。
现在的年轻人,就按着自己的主观性子来,一点都不知道剧组时间的宝贵。
他一想到几年前,投资方硬塞了一个毫无演技的花瓶进组。因为这一个人,他NG了几个轮回,C组拍摄内容完不成,直接将四个月的工期拖成半年。
心梗都快犯了,他求助性的看向封御南。
男人修长的手指按了按眉心,并没有说话。
“本来就是白月光,沈何欢在整部剧里就几场戏?”顾纪岚努努嘴,“一周就可以拍完的事,我相信林导有这样的实力。”
“喻沅芷那张脸,真的是绝了。就像从校园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眯眼回忆,“国民校花名不虚传。”
林导冷笑一声,翻了个白眼。
对对对,到时候是我导戏,你根本不懂面对纯新人的绝望。
“我也觉得喻沅芷更合适。”
封御南声音清冽,在房间内回响。
林导双手捂住胸口。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不会好了。
“但是。”封御南将资料全部合上,“她是我工作室的艺人。”
“所以这一票,我弃权。”
男人长腿慵懒岔开,靠在椅背上,***的喉结微微滚动。
他手轻点泪痣,黑眸虚阖。
林导一拍脑袋,原来如此。
所以今天封神所有的奇怪都有可寻之处了。
自家艺人,当然要稍微照顾着点。
他点点头,若有所思。
“那现在怎么办?”顾纪岚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我和林导的意见并不统一。”
“我将三个候选人告知其他投资商了。”
说罢,林导的手机突然响起,他起身接完电话,面露凝重。
“他们说,将三个候选人官宣,然后发动网络投票。”林导转向主座的男人,“封神觉得呢?”
“可以。”
封御南淡淡点头。
***
喻沅芷回到家里,打开叶姐已经给她认证好的微博。
已经有三百万个粉丝了。
虽然她的微博数量还是零,但因为前一周那组校园写真热度依然居高不下。所以她刚一开通,立马就被营销号快速捕捉到,从而上了热搜。
喻沅芷略微纠结了一下,还是走到了采光极佳的阳台上,倚在花柳边,打开手机摄像头。
就着今天的妆容,拍了几张Live自拍照。
既然已经选择了开始,就要好好经营。
她将原图发到微博,想了很久的文案。
【@喻沅芷:流光只怕少年催,故里云山锦绣灰。
逐袂还应停马看,谁家豆蔻倚江台。[附图]】
刚发出去没到一分钟,立马就有几百条评论涌进来。
——啊啊啊妈妈她发博了!僵尸账号活过来了!
——我就是那个江台!
——女神就是女神,竟然敢直面前置摄像头。
——原来有人自拍不P也这么好看呜呜
喻沅芷划了几页,突然看到许多很奇怪的评论。
——你真要进军娱乐圈了么?
——就冲着这张脸,我也要给你投票。加油加油!
怎么回事?她愣在那里。
她不是凉了吗?
电话铃声蓦然响了起来,喻沅芷看见屏幕上的“叶姐”二字,赶忙接起。
“叶姐什么事?”她软软开口。
“真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差。”叶野轻笑一声,“看看热搜。”

燃灯吻我免费阅读

喻沅芷按开免提,退出通话界面。
微博热搜已经被《十二年烈酒》霸屏,清一色都是关于阵容官宣的讨论。
#封御南确定出演《十二年烈酒》#的尾缀上直接跟上了一个紫红色的爆字。
——呜呜呜我终于等到封神演电视剧!
——封神还是投资方之一,哥哥演江皋,作为书粉我太可以了!
——是哪位幸运女孩可以和哥哥搭戏,我要来恰柠檬。
“现在你、苏酥还有乐尤媛三个人由网友投票,一周后最终确定谁担任沈何欢的角色。”叶野的声音通过扬声器,略有些不真切,“这一步棋下的真妙,提前调动观众,营造出最大的话题度。”
喻沅芷翻了下话题的评论区。
有单纯夸赞她美貌的,有对她去试镜充满好奇的,更多的是质疑这部剧参演门槛的。
【凭什么没演过戏的人能入围?】
【是啊!虽然我吃她的颜,但还是有点劝退。】
【希望不是另一个花瓶人物。】
“所以,我还有机会参演?”喻沅芷支棱起耳朵,小心翼翼地发问。
“是,你的确是老天赏饭吃的类型。”
“但目前的投票结果,你在第三位。”叶野用肩夹着电话,凡动桌上的通告表,“对方毕竟是两个三线小花,以你现在的人气去对标,完全没有赢的可能性。”
喻沅芷沉默了。
是啊,她完全没有任何基础,所靠的不过是一个“国民校花”的头衔,只是热度还没过,网友仍觉得新鲜。
她有什么一技之长?
喻沅芷垂眸咬唇,陷入沉思。
“所以我打算,这两天先给你接一个通告。”叶野敲了敲桌子,“我看了下资料,你是中文系的?”
“是。”她杏眸蓦然亮起,“叶姐您不会想让我去……”
“诗词大会。”两人异口同声。
叶野含笑地点点头:“我会让你去作为决赛的攻擂者,客串一期。”
“这次的诗词大会,冠军会有参演官方宣传片的机会。这种主旋律的通告非常难得,也是快速打开知名度出道的好时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
“明早苗柳去接你,拍前期的宣传照。”
***
封御南回到家时,就看到客厅里这样一幅画面——
喻沅芷小巧的鼻头微微皱起,趴在地毯上,身边是四散的纸页。
飘窗一吹,一页纸正好落在他脚边。
他俯身捡起,看向纸页上的内容。
【必背唐诗五百首】
【一生中必须要记住的宋词系列】
封御南挑眉,睨向小嘴在不停咕嘟着的女生,扬扬手中的纸。
“怎么回事?”
喻沅芷闻声猛地抬头,看见男人站在门口,杏眸瞬间甜甜地弯起。
如同下弦月似的。
“你回来啦!”
她笑得谄媚,屁颠屁颠跑到封御南身边,伸手接过他手中的外套。
金主爸爸的光环,一定得蹭。
喻沅芷的眼眸里流光溢彩。
封御南被她的热情怔住,长腿条件反射般向后退了一步。
随之而来的,是喻沅芷伸出的手指,突然摸不着那看上去质感绝佳的外套。
两人尴尬地停在原地。
喻沅芷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抬高无处安放的手指,放在头顶柔软如海藻的长发上——
缓缓拨弄了一下。
“叶姐给我接了个通告。”她硬着头皮笑了一声,开始没话找话,“前两天那只猫呢?”
“在尤掣那。”封御南错过她,往台阶走去,“去打疫苗了。”
哦。
这个男人的每句话,都让人没法接。
“那个。”喻沅芷追上前,在身后喊住他,呐呐问道,“今天……为什么要给我机会?”
男人脚步一顿,垂下眼帘:“不是我给你机会。”
“是你自己。”
喻沅芷缓过神,望着空无一人的楼梯,耳垂渐渐沁起粉色。
她蹦跶着小碎步回到地毯上,在空白的纸页上认真地写道:“与其仰望一个人,不如成为一个人。”
最后一个句号刚刚落笔,楼梯上蓦然传来响动。
她赶忙抬头,无措地望着他。
男人紧抿着薄唇,站在楼梯口。
她视线慢慢下移——
他修长的手指尖,挂着一根细细的粉色吊带。
她一下子蹦了起来,面颊爆红。
“你用我的烘干机?”封御南下颌紧绷着,从侧脸到喉结的线条透露出沉冽的气息。
他正对着女生,眼睫垂下。
喻沅芷像一阵闪电,从他手里快速夺过。
然后回到原地,把脑袋深深埋进领子里,试图只露出一个看不清神色的头顶。
像个活鹌鹑。
“拿出来的时候,漏……漏掉了。”喻沅芷声音软闷闷的,细若蚊蝇,耳朵尖都冒出了血色。
男人淡淡“嗯”了一身,转身上楼。
但如果这时女生抬头,就能发现他在上最后一节台阶时——
长腿打了个磕绊。
可惜她一直低垂头,像泄气的皮球。
喻沅芷就抱着自己的小***,悄***向怀中看了一下。
白色的少女蕾丝边,中间坠着一个浅粉色的蝴蝶结,两旁还各挂着一颗善良的珍珠流苏。
重点是这个罩杯。
大概、也许、应该,只有A。
呜。
她今天为什么要图方便,把所有的衣服放进烘干机。
喻沅芷看着刚刚落笔的纸页,笔墨还没干透。
她长叹一口气,懊恼地往后瘫倒,将纸页覆盖在脸蛋上。
没脸见人了。
***
第二天一早,苗柳抱着一个***的箱子,气喘吁吁走进玄关。
“老板发什么毛病?”她往里瞅了一眼,确定封御南不在家,才开口抱怨道,“昨晚十点给我发给微信,让我今早去买个烘干机。”
“家里的那个还不够大吗?”她夸张地画了一个大圈。
喻沅芷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
快别说了。
是真的不够大,只有A罩杯。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
她心里忽然淌下了数行泪。
封御南坐在劳斯莱斯后座,虚阖着眼,闭目养神。
不知怎么,他突然想起女生昨天的表情。
女生的樱唇因为慌张无意识地张开,手指不知所措地微颤着,连眼梢都有些泛红。
他睁开眼,清冷的瞳仁里染上了几分笑意。
这个联姻对象……男人摇头勾了勾唇。
封御南倏尔反应过来,抬手轻轻捏了捏眉心。
怎么会想起她。
“老板。”小张坐在前排,抱着平板回头,“喻小姐上热搜了。”
“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封御南眉眼一沉,冷冽的视线落到屏幕上。
是一则视频爆料。
助理点开音频,两个女生的声音蓦然传出。
“你也来试镜?”
“也?”女生声音软软的,“那还真是缘分。”
“睡同一个男人的缘分吗?你还真是敢做不敢当。”
“原来他是你男朋友啊。”女生笑了一下,“那[哔——]小姐眼光,可还真不怎么好。”
正文的内容是【戳穿国民校花真实面目!抢男友、当***,想做艺人先学德!】
音频配上了字幕,两个人的声音被用不同的颜色进行区分。
下面的评论区更是精彩,直接有M大的校友出来说话。
——我拿头担保!这绝对是我们校花的声音!
——靠真是她?毕业晚会还听过她主持,声音真的一模一样。
——这个瓜……感觉可以锤了。
封御南蹙着眉,向下划去。
——只有我对那个[哔——]隐藏的内容更感兴趣吗?
——也?试镜?不会跟那个剧有关吧?
“这个时间点,绝对是对家在黑!”助理气得直拍大腿,恨恨地说,“喻小姐挡着谁的道了?”
封御南薄唇紧抿,过了片刻,磁厚沉烈的声线从胸膛溢出,回荡在车厢内。
“是苏酥。”
***
热搜在爆发的时候,喻沅芷和助理正好到达摄影棚。
现场并没有人搭理她们。
工作人员目不转睛地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或者视线落在她们身上,又快速挪开。
甚至有人撞到了喻沅芷的肩膀,还不耐烦地回头,恨恨挖了她一眼,唾道:“站在这干嘛,不会离远点啊!”
苗柳一听直接炸了,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前去。
喻沅芷伸手拦住了她,朝她淡淡摇了摇头。
对这种人,没必要浪费力气。
前面的人感受到动静,突然往后退到她们面前,认真打量:“你是喻沅芷?”
喻沅芷看着他,微笑不语。
他挑眉,眼神里蓦地爆发出一丝兴味的亮光:“来拍宣传照?”
“先去化妆室换汉服。”他向旁边的房间努努嘴,然后伸出手,“我是你今天的摄影师,詹辉。”
她软软地***唇角,并没有伸手回应,而是退开一步,朝他微鞠一躬:“今天就麻烦詹老师了。”
说罢,就带着苗柳走向化妆室。
詹辉饶有兴致地望着她的背影,缓缓收回伸出去的手。
他想起方才接到的“照顾”电话,眸色更加深了。
喻沅芷推开房门,化妆间里的视线蓦然聚焦向她。
一道道眼光中有贬低、有看戏、有妒忌、有恶毒。
纷至沓来,通通落在她身上。
怎么回事?
喻沅芷心里微有些诧异,却还是保持着嘴角的弧度,温声向所有人打了招呼。
然后找了个座位,扶着裙子小心落座。
背后突然传来窃窃私语,还有一阵低声嬉笑。
“就是她呀?做三?”
“长得确实是男生喜欢的样子,不过这品德……你听到录音了吗?还讽刺人家正牌女友眼光不行。”
“你去给她化妆,我才不去。”
背后的两人推推搡搡,喻沅芷抬首诧异地望向苗柳。
苗柳也瞪大双眼,惊愕地摊手,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蓦然门被大力推开,咣当一声撞击在墙壁上。
一个女生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快速冲到喻沅芷面前,居高临下睨着她。
然后高高扬起巴掌,快速落下。
像一阵穿堂的风,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
房间里顿时响起几声尖叫。
“喻沅芷,你个贱人!”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