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导读:《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火爆来袭,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作者:懒朵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痛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小说介绍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火爆来袭,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作者:懒朵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痛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小说简介

云倾睁开眼睛,视线被一片迷离的红占据,那些鲜红妖娆的颜色,激起了她体内某种幽暗狠戾的气息。 耳边传来男人愤怒的咆哮,带着蚀骨的恨意,“云倾,你怎么不去死”...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最新章节阅读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云倾睁开眼睛,视线被一片迷离的红占据,那些鲜红妖娆的颜色,激起了她体内某种幽暗狠戾的气息。
耳边传来男人愤怒的咆哮,带着蚀骨的恨意,“云倾,你怎么不去死”
然后是女人惊惶的怒骂声,“阿承,你疯了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拉开少爷”
两个保镖冲过来,强硬地拉开了揪着云倾头发的男人。
一个中年贵妇跑过来,将云倾纤弱的身体扶了起来,心惊胆颤地看着她满头满脸的血,“倾倾,你还好吧”
云倾强撑着即将溃散的神智,清冷乌黑的眼眸扫过四周,下一秒钟,眼底猛然浮上错楞与恍惚。
奢华的酒店,鲜花彩带,大红色的喜字,窃窃私语的人群
这是哪里
她缓缓地低头看向自己,一身雪白的婚纱,心口位置被血染红了,莫名透着一股凄艳。
云倾彻底震惊,她在结婚
怎么回事
对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恶地刮着她,眼神阴鸷,满脸扭曲的屈辱与愤怒。
他将一叠照片对着云倾劈头盖脸的砸过去,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阴寒与嫌恶,“跟这么多男人乱来,为了掩盖秘密,还想害死自己的亲姐姐云倾,你这样恶心歹毒,不知廉耻的女人,我陆承发誓,这辈子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娶你”
他将属于新郎的百合花扯下来,扔到她面前,转身冷漠地离去。
那中年贵妇又急又怒,连忙追了出去,“阿承,,你给我回来”
云倾看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心脏抽疼,陌生的感情与记忆涌上心头。
她脸色苍白,拧紧了眉,在陆承的身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刻,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裂,一慕又一幕混乱的记忆,喷涌而出。
云倾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软,倒下去失去了知觉。
混沌的梦境中,鼻息间都是血与火的气息,一张张年轻坚毅的面孔,嘶喊声都带着血色。
她拖着重病的身躯,在无尽的黑暗中奔逃,厮杀,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同伴倒下
“大小姐,走啊”
“大小姐,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大小姐,活着回去,为兄弟们报仇”
床上的女子睁开眼睛,平静的眼神看着天花板,眼眶微微湿润,许久,一颗眼泪溢出眼角,从她苍白的面颊上划过。
终于想起了,她究竟是怎么从千万里之外的锋烟战火中,来到这里的。
她死了。
是的,身为战场最高指挥官的云倾,已经死了,被最亲近的人背叛,于绝境之地,踏着一地尸山血海,在敌人警惕惋惜的注视中,素手拔刀,一刀穿心而过。
自此,世上再无尊贵美丽的云氏大小姐。
但却在遥远的云城,多了另一个云倾。
云倾闭上眼睛,默默地敛下了悲伤激动的情绪,仔细梳理着脑海中那一段多出来的记忆。
这个被她占据了身躯的女孩,也叫云倾,新婚之夜,满心欢喜的奔赴新郎,却被忽然出现的姐姐云千柔拦住了去路。
对方笑容诡异又恶毒,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放在她面前,云倾慌乱之下去抢照片,还没碰到对方,云千柔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哭着喊叫起来。
照片洒了一地,全都是她跟其他男人站在一起,私人作风不正的画面。
还没等她回神,谩骂羞辱的声音就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
新郎当众悔婚,冷酷的推开了她哭着解释的手,她的额头磕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血
再次睁开眼睛的人,就变成了她。
属于两个人的记忆,走马观花般的,从脑海中,一件件清晰的掠过,融合,直到化为沉寂。
许久。
云倾眨了一下眼睛,多么庆幸,她还活着。
她会活下去
带着所有归于浩瀚的英魂们,回家,血恨
“还没醒”
“这都两天了,也没一点儿动静,不会死了吧”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章节免费阅读

同时又在警告云倾,唐堇色只是在利用她打击云家,她依旧是路边的草芥,不值一提。
云倾站在唐堇色身边,直视云千柔,微微一笑,“云千柔,你还能再贱一点嘛?”
云千柔泛红的眼睛立刻多出泪光,“妹妹,我是为了你好——”
云倾截断她的话,双眼盈满了冰冷,若有深意,“我是不是草包,你比所有人都清楚,怎么,害怕啊?”
她歪了歪头,嘴角扯出一抹玩味冰冷的笑,“我还没开始,你就怕成这个样子,这以后,还怎么玩?”
云千柔被讽刺的脸色煞白,刚要说话,陆承抽着烟,看着从头到尾连个眼角都没给他的云倾,眼睛微眯,忽然烦躁地出声,“够了,千柔,她要自甘堕落,你何必枉做好人?她就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
云千柔柔弱又委屈的说,“可是妹妹一个人流落在外,很容易被人骗,万一将来闯下大祸,连累云家和陆家……”
唐堇色讥诮地笑了一声,“云大小姐,你也太高看你们了。”
云千柔看着对面一身矜贵,艳色无双的男人,恨的咬牙。
唐堇色漂亮的唇角勾了一下,“我要对付云家和陆家,动动嘴皮子就行,利用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小孤女……你当我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他看了眼眉头皱的死紧的陆承,眼底带着几丝兴味,“还有,我不是这位眼盲心瞎的陆总,云大小姐这一套,还是对你身边的男人说吧。”
说完,他让开身体,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二小姐。”
云倾欣赏了一下云千柔铁青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的离去。
云千柔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握紧了拳头。
陆承浓眉深锁,很是疑惑,“云倾凭什么进的英皇?唐堇色又为什么那么看重她?”
云千柔垂着眉眼,脸上布满了担忧,低声说,“都是我不好,妹妹离家出走,身上什么都没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万一她自甘堕落,学那些不自爱的女人走极端……”
陆承骤然想起唐堇色“花间浪子”的名声,脸色跟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云倾,这个贱人!”
……
两人回到帝皇。
云倾走到车前,转身对着唐堇色微微一笑,“今天多谢唐总,我先回去了。”
唐堇色亲自拉开车门,笑的风情万种,“云二小姐,你以后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为了我的小命着想,请你千万别在乱跑了……”
这位小祖宗要是他的地盘上被人欺负了,北冥夜煊绝对第一个拿他开刀。
云倾看着唐堇色眼底的警告和冷意,明了对方是担心她会因为陆承和云千柔难过,恹恹地解释,“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人,是没有资格让我伤心的。”
能被那对渣男贱女伤害的云倾,已经死了。
对于现在的云倾来说,他们只是仇人,仅此而已。
唐堇色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更盛,对云倾的敏锐和果断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被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对陆承藕断丝连,不肯下狠手,那她就配不上北冥夜煊。
那样尊贵无双的男人,怎么能沦为其他男人的备胎?
即便北冥夜煊喜爱她不在乎,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云倾弯腰钻进车里,开车回了城堡。
她刚走进客厅,老管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将一个名贵的首饰盒子递给她,“这是上午送过来的,少夫人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让他们重做。”
云倾道了谢,素白的手轻轻地打开盒盖。
就见一条精致的项链静静地躺在名贵的天鹅绒上,雕刻成了星状,光芒四射,闪烁着低调奢华的光。
正是那颗莲青色的宝石。
云倾眼睛一亮,喜爱的表情毫不掩饰,“我喜欢,谢谢林叔。”
她将项链带上楼,收进抽屉里,休息了片刻,起身走进了书房。
娱乐圈她了解的信息太少,想要找到一个符合云倾剧本中的女主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另外一边。
陆承回到陆家。
陆夫人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就问,“找到云倾了吗?”
陆承抬手松了一下领带,冷哼一声,“找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陆夫人沉了脸,“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陆承神情高傲,想到云倾今天的冷淡,面色有些不好看,不以为意地问,“妈,她跑不了。”
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云倾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他稍微给她点好脸色,云倾每次都会巴巴地倒贴上来。
在陆承心里,从来只要他甩云倾的份。
云倾是绝对不可能忤逆他的。
陆夫人面对儿子的冥顽不灵,十分不满,重重一拍桌子,冷笑,“你是真的以为云倾不会生你的气是吧?从你悔婚到现在,她主动来找过你吗?女人一旦死心,狠起来可比男人无情多了,你就继续捧着云千柔,等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了别人家的,有你哭的时候!”
陆承见陆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皱了皱眉,沉声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找她。”
……
北冥夜煊晚间回家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少夫人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吃晚饭。
北冥夜煊鸦黑色的长睫颤了一下,抬步上楼,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云倾。
暖黄色的灯光下,少女卷缩着纤细柔软的身体,双手规规矩矩地枕在脸侧,洁白的容颜晕染着安静甜美的味道。
地毯上散落着看到一半的书籍。
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边,半蹲下修长的身体,垂眸凝视着娇美漂亮的小脸。
她睡得并不安稳,似乎做了恶梦,眉尖蹙着,柔嫩的红唇咬的泛白,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北冥夜煊俯身,将一个轻柔地吻落在她眉眼间,温柔地说,“没事了,睡吧。”
无论她的恶梦是什么,都将从此结束。
天地不佑他,家族不护她,生父不疼她。
他佑,他护,他疼!

小编倾心点评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