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

娇宠妆妆(顾妆妆宋延年)

导读:顾妆妆宋延年小说《娇宠妆妆》特别推荐,娇宠妆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微雨绵绵,湖心一抹碧舟。宋延年挽着顾妆妆的青丝,插入一支玲珑桃花簪,温热的唇抵到皙白的脖颈,轻轻一吻,佳人兀的红了耳根。

小说介绍

顾妆妆宋延年小说《娇宠妆妆》特别推荐,娇宠妆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微雨绵绵,湖心一抹碧舟。宋延年挽着顾妆妆的青丝,插入一支玲珑桃花簪,温热的唇抵到皙白的脖颈,轻轻一吻,佳人兀的红了耳根。心有不甘的三弟拽着她的袖子:妆妆,你本该是我的妻...宋延年闷哼冷笑:三弟,请自重。顾妆妆眸光潋滟,青黛微抬,怯生生的躲在宋延年身后:三弟,叫嫂嫂。

小说简介

宋家是临安城首富,嫡子宋延年美如冠玉,仪表堂堂,仰慕者不绝如缕。
那日雨霁天青,朝露漙漙,宋延年的三弟带了一位姑娘入门,
那人眉目如画,***似水,红唇微启便能勾走人魂。
宋延年如同枯木逢春,一双明眸直直盯着那娇俏美人。
三弟将姑娘挡在身后,说:大哥,请自重。
后来============
城中传言,
宋延年不知廉耻,夺弟妻,灭人欲,蛮横霸道。

娇宠妆妆全文阅读

清风乍起,吹得满树海棠窸窸窣窣落了一片***白的花瓣。
冯兰气的浑不成样,一张小脸绯红愤懑,便在此时,有人上前,伸手摘下她肩上的落花,痴着眼睛叫道。
“冯姑娘..”
声音淡淡的,生怕吵到她。
冯兰拧起眼眸,那人样貌清俊,眉眼却有种风流像。
他是李婉婷的未婚夫,朱茂林。
“冯姑娘缘何伤心,竟叫人跟着心痛。”他手捂胸口,两只眼睛逡巡过桃花领口,滑入莹润的锁骨,身下一阵燥热,朱茂林忍不住上前,含情脉脉。
“朱公子可别忘了,今日过后,你便是李婉婷的人了,莫要再来与我纠缠。”欲拒还迎的姿态,让朱茂林心驰荡漾。
他叹了口气,郁愤难平,“冯姑娘是要与我生分了。”
两人自诗会结识,朱茂林便一直对冯兰念念不忘,只是碍着门第,攀附不上,又因着冯兰若即若离的暧昧态度,他总是觉得有些说不清的期盼。
往往靠近些,冯兰便后退几步,一旦放弃,冯兰又会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他面前。
冯兰仿若真的神伤起来,娇滴滴的以帕子拭了拭眼圈,拂手道,“朱公子再说下去,我怕是要早早离席,不敢多待。”
“别..”朱茂林急急的喊了一声,顺势握住她的手腕,两人俱是一愣,眼神相接,火花四溢。
冯兰猛地往后一退,杏眼圆睁瞪他少顷,遂匆忙提起裙尾往内院跑了过去。
开席前,一簇一簇的女眷相约闲聊,朱府的院落九进九出,敞亮宽阔。
赵妙彤与顾妆妆谈起宋二小姐,不觉话多起来。
“知意还待在苏州?”赵妙彤摆弄腕上的翡翠镯子,时不时看一眼周遭情形,冯兰慌慌张张拐进垂拱门,行走间还不时回头张望。
顾妆妆背对着她,想起宋知意走前,曾去府中特意与她告别,且送了一尊送子观音像,在宋家,她是唯一让顾妆妆觉得亲近的人。
宋知意沉稳聪慧,一双淡水眸睿智博学,不仅如此,她性格独立,极有见地,放着二房的产业不去打理,偏偏跑到苏州女扮男装,混进极其苛刻的学院读书。
“二婶说她仲夏才能回来。”
“知意也是临安城的女中翘楚,寻常人家学些字,心有文墨便好,总不能像男子一般,指望科举考官。
你家二婶也是心大的,至今也没听说要给知意议亲。”
赵妙彤倒没有旁的意思,说完拽着顾妆妆的手,怕她误会,又道,“你别多想,我只是觉得有些日子没见她,这才多嘴了。”
顾妆妆将手中的瓜子壳用绢帕包起,五指纤细轻轻搭在赵妙彤腕上的翡翠镯子,“原是赵姐姐好事将近,这才看谁都惦记议亲。”
“你..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赵妙彤水眸微转,又捏着镯子小声问,“果真那样老气?”
“赵姐姐与哪家公子定亲了,婆母果真大方,这支翡翠镯子样式虽旧了些,却是个金贵物件,四方街的宅子怕是能买几处。”顾妆妆自小看惯这些宝贝,随便扫一眼,便可分出好坏。
“也只好在你这班门弄斧,当初宋家大公子为了娶你,聘礼随便拿出一样,不比这翡翠镯子贵重?
他是我父亲旧交之子,我们打小认识。等定了日子,我且告诉你。”赵妙彤抿了抿唇。
顾妆妆点头,“青梅竹马的情谊,最是珍贵。”
她这样说,赵妙彤却忽然想起在沈府插花那日,沈红音提到的金陵陆清宁,不由搪塞,“方才还在说知意,怎又平白扯到我头上,你啊你...”
冯兰跑到她们面前,气喘吁吁的红着脸,顾不得与顾妆妆拌嘴,扇了扇风,朝一旁的丫鬟命道,“快去取些梅子汤。”
赵妙彤笑,替她翻了翻领口的花样,促狭道,“瞧你,急什么,又不是在你家,怎知朱府有无备下梅子汤。”
冯兰瘪嘴,自信的挑了挑眉,“我若想喝,定能送来。”
“啧啧...”
赵妙彤不再多问,只是余光微微倾斜,便看见脸红脖粉的朱茂林偷偷瞄了过来,她心下一顿,忽然有些明白过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丫鬟捧着一盏冰镇的梅子汤,小心翼翼的走来。
汤汁上面撒了一层桂花,冯兰握手圈起,又往赵妙彤面前一晃,“我就好喝梅子汤,今日酷热,赵姐姐也要喝吗?”
冯兰侧着脸颊,颇有主子做派。
旁边的丫鬟小声道,“府上本没有梅子汤,因着姑娘喜欢,这才特意去寻的。”
冯兰眸中带了些许得意。
赵妙彤咋舌,“我还是算了,月信将至,总要温热些的好。”
朱府的管事前来通知即将开席,人群还聚在一起,便听到冯兰故作夸张的嗤了一声,将周遭目光齐刷刷的引到她身上。
“你们看过前些日子的小报吗?”她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顾妆妆,扶了扶发间的步摇,又道,“里头那个作妖的小贱蹄子,又来嚯嚯旁人了。”
赵妙彤咳了声,笑着握住她的手臂,“李小姐大喜的日子,你说这些扫兴事作甚?一会儿该开席了,我们过去瞧瞧。”
冯兰一把盖在她手背,脚底纹丝不动,打定主意让顾妆妆下不来台。
“赵姐姐急什么,人家敢做,就不怕被指责,是不是?”尾音裹挟着讥讽,她故意贴在顾妆妆的肩旁,眉目挑衅。
顾妆妆置若罔闻,瞥她一眼,想走,手腕被她一把攥住,“心虚了?”
冯兰咯咯的笑了起来,赵妙彤有些急,斥她,“兰妹妹,莫要失了分寸!”
顾妆妆看着那只腕子,喉间涌上一抹恶心,她甩手,冯兰捏的愈发***,言语间更是嚣张跋扈,她低哼,“说过要你好看。”
冯兰对她的敌意好似墙缝间的藤蔓,呈疯狂的态势日益攀延。
是邪恶扭曲的,甚至是曹乱无章的。
“冯兰,你要闹,便去你们冯家。今日是我定亲,由不得你在此生事。”李婉婷推着冯兰的肩膀,一把怼到外沿。
“李婉婷,我可没有与你找茬,是你跟我过不去,大喜日子自己找堵。”冯兰推开搀扶的丫鬟,言语犀利。
两人从前有过节,冯兰吃穿用度奢侈金贵,又喜欢扒高踩低。李县令为官清廉,是临安城为数不多的好官。
他私库空乏,又常常接济百姓,自然没有多余钱银供李婉婷花销。李婉婷平日里穿着素朴简单,冯兰每每看见,总会轻蔑鄙薄。
“是谁的大喜日子,尚且未定。”李婉婷显然不待见冯兰的嚣张,女方帖子没有写冯兰,那便是朱家请的,她眉头微微蹙起,一抬头便看见朱茂林心神不定的躲躲闪闪。
“好了..”赵妙彤还没说完,又被冯兰凭空打断,“赵姐姐,你且来评评理,我说小报上那个见不得人的贱蹄子,***何事?
非要出头逞强,自己找不痛快!”
她啐道,又翻了白眼,不屑的望着顾妆妆,“要不然便是一丘之貉,一样的下作!”
原是熙攘的院子,霎时寂静如潭水一般,漪波不见。
赵妙彤不妨被推到风口,就像架在火堆旁炙烤的羊,左右翻腾不得。她张了张嘴,道,“其实小报上的人,未必便是你想的那般。”
话音刚落,便有人小声附和,“我觉得也是,尤其是这几日的朝报,愈发..愈发像另外一人。”
冯兰柳眉竖起,顾妆妆见她如胀气的河豚,也不知该笑还是该气,这样的人,横竖不理才是,可局外人都替她开了口,若是再闷不出声,便真的是薄情寡义。
“冯姐姐总爱生气,也不知谁惹恼了你,非要拉着旁人一起不痛快。”她想了下宋延年,先前还顾虑会影响他生意,如今情势所逼,她也不再瞻前顾后。
“冯姐姐身上穿的是最时兴的样式,面料也是从波斯国进的,价值不菲。若我没记错,临安城只有我们宋家在卖,一匹布便要千金。
你说的那个小报,我也追过。既然今日冯姐姐再度提到,那我不得不劝一下姐姐,当真要讲下去?”
到底念着冯都尉的权势,顾妆妆临近话尾,又有些后悔,便留了余地,只提到开头,希望冯兰就此打住。
“只准你们宋家侯服玉食,不让旁人华冠丽服。再者,宋家产业与你有何干系,不过是仗着一张相像的脸...”
“兰妹妹!”赵妙彤瞪她一眼,冯兰勾着指尖扯了扯巾帕,并不消停,“赵姐姐,难道不是吗?
小报里的人就是她吧。婚前失贞,抢人未婚夫,又害死沈家大姐姐,鸠占鹊巢....”
“啪!”
冯兰的声音被一记狠狠地巴掌打断,皙白的脸上立时浮起红紫的手印子,顾妆妆将手负在身后,握了握拳,有些麻。
“你敢,你敢打我?!”冯兰捂着脸,许是被打蒙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醒转,望着周遭同情鄙薄或是嘲弄的目光,忽然便暴怒起来。
“你疯了吧,顾妆妆!”
“我是怕你疯了,都尉大人也保不住你。”顾妆妆摩挲着手掌,漫不经心的抬起小扇一般的长睫,微微一笑。“你说的那些罪名,要想查证并非难事,只消找来小报老板问问,是受了谁的授意,在报上那般信口胡诌,总比在这给人泼脏水来的确切,如何?”
众人觉得有理,只觉得左右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才敢正面与冯兰交锋。
而从前诸般市井诽谤,想来也是无中生有,平白中伤。
冯兰又气又虚,自然不敢跟老板对质,她恶狠狠地啐道,“谁知道你有没有用银子收买他?!”
“你都说他用银子可以收买,那些流言,难道必定真实?”
顾妆妆余光微转,对面池畔一伙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为首那人身穿官服,面容肃穆,大步疾驰,正观望间,已然来到他们跟前。

娇宠妆妆免费阅读

池畔水波荡漾,鸟鸣婉转,不过须臾,管事的便跟其他人一般,静立在旁侧,等着那人说明来意。
冯兰气势汹汹尚未察觉,手肘被他猛地一拉,脸上怒色乍然外泄。
“放肆!”
“小姐,老爷唤你回府。”他并未松手,反而钳制的更加厉害,鹰隼一般的眸子锐利的环了一圈,最终落到冯兰那张带着掌印的脸上。
“王叔?”冯兰睁大眼睛,王遗风是冯鹤鸣的亲信,地位举足轻重。她见王遗风神色凝重,莫名有些心虚,跋扈的面孔收敛三分,声音也沉了下来。
“你松一些,王叔,疼。”
她嘶了下,又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旁人,觉得颜面无存。
顾妆妆与宋延年去冯府赴宴的时候,曾见过王遗风,也知道他在冯府的分量,便不再与冯兰争辩。
王遗风虎口茧子很厚,勾着冯兰的金线扯开褶皱,他松了手,却不肯退避,只又暗声说,“小姐,不要胡闹,老爷让你现在立刻回府。”
冯兰嗤了声,甩手想往后退,王遗风眼疾手快将她堵住,冯兰恼羞成怒,碍于人前便低低吼道,“王叔,事有缓急,我总要吃完宴席。”
朱茂林在人群里,垫着脚尖干着急,他以拳捣了下手,忽然被李婉婷瞅了眼,忙缩回脖子,灰溜溜的回了男宾席。
“我只听老爷的吩咐,小姐,若你再执拗,我也只能让他们用强。”王遗风了解冯兰,一挥手,身后那四人立时撸了撸袖子,准备动手。
冯兰向来吃硬不吃软,见王遗风动真格,也不敢再惹他,双袖一拂,咬牙切齿往往外走去。
闹剧收场,李婉婷与朱茂林的宴席在暗流涌动中,总算熬到了散席。
更阑人静,东墙月上移花影。
顾妆妆翻来覆去,总也难以入眠,她将蚕丝软枕压在腰上,又抄手覆在胸口,房内留了一盏灯,微微伴着轻风跳动着昏黄。
半睡半醒间,门咔哒一声,顾妆妆立刻睁开眼睛,透过薄薄的蜀锦百花落地屏,宋延年脱去了外衣,顺数一扔,很是稳当的挂在屏风上头。
人影被衣裳挡住,顾妆妆移了眼神,恰好对上宋延年从屏风左侧探出来的身子,他微微倾斜,眼睛里含着薄薄的凉气,笑道。
“夫人不睡,为了等我?”
他促狭,顾妆妆先是点头,忽然又拼命摇头,一边摇头,一边拉高被沿,红着脸道,“我今日大约是给夫君惹祸了。”
宋延年又笑,将中衣撩开领子,低头看了眼纱布,道,“说来听听。”
顾妆妆起身,两手捏住真丝软领,见他神色轻快,便踹量着说,“我打了冯兰一巴掌...”
声音愈发低弱,淡淡的,带了一丝试探,宋延年索性解了中衣,上身赤/裸,又开始解开纱布的结,不紧不慢道,“哦,真的?”
顾妆妆连连点头,伸手给他,“当时我也是气恼了,扬手就是一巴掌。”宋延年解完纱布,径直坐到床边,握住顾妆妆的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又问,“现在还气吗?”
皙白软嫩的手指莹润如玉,纤纤灵动微微攥着指尖,顾妆妆低声道,“早就不气了,她只是愿意逞口舌之快,做事不经脑子,我也该一味忍下的..
夫君,你跟冯都尉之间,会不会因为此事而...”
睫毛轻轻颤动,顾妆妆偎着他的胳膊,脸颊贴在他前怀,心烦意乱的不敢再问。
“不怕,”宋延年揉了揉她的掌心,又紧紧攥住,“夫人,你只要记住,不管你做了什么,惹了多大的祸端,有夫君给你撑腰,只管放肆,旁的我来收拾。”
这一番言辞凿凿的保证,远胜过万千甜言蜜语,顾妆妆挣开手,环住他的腰,啄了啄他的肩膀,抬起眼皮道,“夫君,你为何待我这样好?”
宋延年拍在她后脊,骨节分明的手指划出一道道的细丝褶皱,顾妆妆挺直了脊背,往他怀里靠了些许,“若我不待你好些,怕你日后舍了我。”
大掌一顿,贴着顾妆妆的腰往上一抬,人坐到他膝上,顾妆妆伸手环住他的颈项,手指在他结实的皮肤上画了几圈,仰起脸来,宋延年低头,亲亲她的鬓角,掌心托住她后脑,等她的欲言又止。
“夫君可曾喜欢过旁人?”
顾妆妆险些咬到舌头,她不该问的,话说出口,便立时生了悔意。
若他说有,她该继续盘问,还是装聋作哑,继续做他安分守己的宋夫人。若他说没有,便果真如他所言,金陵城的陆清宁,便真的不存在吗?
她悔极了,一语将两人陷入无边的困顿之中。
顾妆妆的手微微一撤,颈上空空的,宋延年握住她缩回的手,重新移到颈上,轻声道,“没有。”
顾妆妆复又抬起脸来,他的眼睛如同一汪清潭,明明澄澈,却总像蕴藏着波涛汹涌于潭底深处。
皎皎光华,从容淡定。
她举起手,覆在他眼上,将那双摄神的眸子盖住,顾妆妆默默吁了口气,宋延年的唇凑近她耳边,“夫人呢,有没有喜欢过旁人?”
顾妆妆身子一僵,那人从眼上扯下她的手,笑意凝在嘴角。
喜欢过吗?顾妆妆有些迷惑,却又不是十分笃定。
她对幼时没有多少记忆,偶尔能想起来的,只是书院里的人和事,宋延祁待她极好,两人性情投合,他送了贴身玉佩,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等他,他会让宋三夫人上门提亲。
她相信宋延祁,哪怕因此与冯兰结下梁子,她也愿意等他。
与其说是因为喜欢,不如说为了置气。
宋延祁性情温和,儒雅端庄,总归日后是要嫁人的,如果是他,未尝不好。
那一段日子,流言横生,诋毁缠身,随处便可听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后来她索性不再出门,整日捏着玉佩,卧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抱着那一丝丝的妄念,不甘心的等他。
再后来,顾德海在家中唉声叹气,每每看到她,都像看到一个烫手山芋,恨不得有人上门提亲,便立刻将她嫁出去。
宋延年捏着她的下颌,迫使那双垂下眼皮的眸子对向自己,早在她沉默的时候,他便有了答案。
从一开始便知道的,为何还是会心如针扎,他用了力气,捏的顾妆妆挣了一下。
皙白的皮肤上浮现出红色的指印,他有些烦躁,起身走向桌前,取了药反手抹在腰间。
顾妆妆连忙跳下床,闷声去柜上拿出纱布,见他涂完,便俯身缠绕,温热的手擦着他的皮肤,犹如行走在炭火之上。
她小心翼翼的避开两人之间的触碰,就像踏在悬空的铁索上,颤颤巍巍,一阵风亦能将她吹至崖底,摔个粉身碎骨。
纱布缠好,顾妆妆深深吸了口气,抬头,便看见宋延年一双深沉的眼睛,正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她心虚的起来,结巴道,“夫...夫君看我作甚?”
“方才的问题,夫人还未答我。”
宋延年坐下,顾妆妆从柜中又找来干净的中衣,披在他肩上,手掌落在肩头,一时没有拿开。
“夫君,那你喜欢我吗?”她决定反攻,总而言之不能被牵着走,明明是她先问的,局势却总是被他翻转。
“喜欢。”
宋延年几乎没有犹豫,淡淡笑着,掌心覆在她的手背,一紧。
“夫君说喜欢我,那你告诉我,喜欢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你又凭何断定,你是真的喜欢我,而不是习惯有我。”
“我是真的喜欢你,无法克制,病入膏肓。”宋延年捻着她的耳垂,瞳底泛起一层雾,他将顾妆妆抱到床上,半跪在塌边,一手扯下帘幔,一手挑开她的衣襟。
“我喜欢你在床上为我吟哦,喜欢你因我蹙眉,更爱极了你的苦苦哀求。”宋延年挪到床上,跪立在她两侧,微微直起身子,将顾妆妆的腿压下。
顾妆妆对他的反应始料未及,她甚至想好了,今夜会有一场漫长的辩驳,而不是他压倒性的占据着主导,使她只能束手就擒。
她分不清宋延年是在撩/拨调/情,还是发自肺腑,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起了战栗,随着他手指的移动,不断渴望他的到来。
顾妆妆两只手捏住衣领,屈膝将他往前推了推,宋延年跪坐下去,嗓音如同含了砂砾,他的指肚轻轻贴着顾妆妆的胳膊内侧,点压着,移到腋下。
“夫人,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对于答案的执着,远不及身下那人的致命诱/惑,两人被帘幔遮掩,昏黄的灯影下,他们就像水中依存的鱼,***着,掠夺着,攀附着彼此,直至忘却所有疑问。
顾妆妆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模糊的影子,一直掰着她的肩膀追问,你有没有真心喜欢我?
她醒来的时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肩膀上的痛感还在,梦境犹如真实。顾妆妆拨开衣领,不由吐了口浊气,下床喝了盏冷茶,又顺势翻开朝报查阅。
报顶登了一则很是显眼的告示,内容由冯鹤鸣刊载。
大致内容如下:小女醉心画本,因痴迷魔障,此前种种捕风捉影之故事,实乃凭空杜撰,任性所致。为证家教,特将其送至故宅修养身心,以往流言,万莫当真。
顾妆妆将朝报拍到桌上,又掐了把自己的腮,疼!
冯鹤鸣是疯了吗?!

小编推荐

小说《娇宠妆妆》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娇宠妆妆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