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吻***味(陆彦冰陈圆圆)

香吻***味(陆彦冰陈圆圆)

导读:陆彦冰陈圆圆小说香吻***味,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香吻***味全文免费阅读。一场冗长的暴雨似乎洗涮掉了空气中的骄热,淡淡的草香扑鼻,偶尔有一两阵风吹过。

小说介绍

陆彦冰陈圆圆小说香吻***味,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香吻***味全文免费阅读。一场冗长的暴雨似乎洗涮掉了空气中的骄热,淡淡的草香扑鼻,偶尔有一两阵风吹过。小丸子头纹丝不动,可是鬓角前的碎发却时而随风飘荡几下。

陆彦冰陈圆圆小说简介

陆教授不仅学问深,还有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校园里守株待陆求偶遇的女生,可以绕A大三个圈,然而他眼里一个都看不到。直到有一天,一个瓷娃娃乖巧温柔地站在教室门口:“老师,刚才走错教室所以迟到了。”陆彦冰山心头才突地一下,活了~无法想象像陆彦这种清冷禁欲的男神,谈起恋爱来是什么样子。

香吻***味全文阅读

四角巷到A大的距离不远,陈圆圆一直认为这样方便陈房房周末随时回家挺好。可是今天她突然有点渴望这条路变得长一点。
一场冗长的暴雨似乎洗涮掉了空气中的骄热,淡淡的草香扑鼻,偶尔有一两阵风吹过。小丸子头纹丝不动,可是鬓角前的碎发却时而随风飘荡几下。
陆彦的腿,好长好直。
她的高度余光也只能看见陆彦的胸口,脖颈好似千斤坠今天怎么都抬不起来,一直耷拉着脑袋,索性数着两个人的步子走路。
他穿白鞋白袜,浅色的裤腿随着步伐撩动,没带起一滴泥污。
“小心。”
忽然耳边一声低呼,跟着是一只举着伞柄的手横栏在陈圆圆胸前,一辆单行自行车从他们身边驶过。
唔,她居然出神了都没有注意到。
自行车叮铃地驶远了,两个人继续走,陈圆圆的目光却转移到那只拿着伞柄的手上。
陆彦的手真好看。
陈圆圆想不出什么比喻出来,单单觉得好看极了。她见过很多男人的手,陈房房书生气质的手,王耿造满是茧子的掌心,还有小北铿锵有力握紧单杠的虎口。
但是陆彦这样的手,陈圆圆平生第一次见到。这双手刚柔并济,手指足够修长,能温柔又不缺乏男性的力度,骨骼分明,指甲圆润干净,皮肤的保养程度还极好。
又一阵稍强的风卷起水汽吹来,夹在略浓的柠檬清香,陈圆圆分辨出那是陆彦衬衫上好闻的味道。
这阵风刮得稍显肆虐,陆彦向陈圆圆的方向靠了一些,他的长袖衬衫蹭在陈圆圆的泡泡袖肩上,发出微弱的摩擦声,像是撩人的狗尾巴草,一下下地瘙进心里。
心跳漏了不止两拍。
雨却豁然就停了。
老北城的天气,三月娃娃的脸,这边雨停风歇,那边太阳就慢慢爬出了树梢。就这么放晴了,除了地上的积水,飘荡在空中还未散去的雨后泥香,这场雨已经去无踪。
“天晴了。”陆彦淡淡地道。
他们刚巧过了第二个路口,再往前走一段就到四角巷。
可是陈圆圆没有理由让陆彦继续陪下去。
“谢谢你。”陈圆圆边说边要接过蛋糕。
陆彦刚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响起来,铃声是一段优雅的纯音乐,调子很缓很低,依稀分辨有大提琴的声音,别的陈圆圆就听不出来了。
陆彦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接起了电话。他话不多,中间嗯了几声,最后又道他快到了,简单的收线。听不出与通话之人的关系,但是能大致推测他们似乎约好了,并且陆彦答复说他快到了。
“有急事吧,不好意思耽误你太久了。”陈圆圆道。
“要去智育高中接一个人。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继续走了。”
陆彦居然也跟她道歉,好像不能陪她继续走是他的错误似的。陈圆圆倒有点脸红,明明是她冒失地攀着别人成全了自己的不情之请。
听他说是要去的是智育高中,陈圆圆莫名觉得心里面好像松了一口气。
陈圆圆赶忙接过蛋糕指着前面道:“没关系,是我要谢谢你,四角巷就在前面,我很快就到了。”
“好。”陆彦轻微点头。
“那……再见?”陈圆圆手上拿着东西,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一声道别的话。
“嗯,再见。”陆彦说得很淡。
没有话说了,陈圆圆只好转过身。
“等一等。”陆彦忽然叫住了她。
陈圆圆转头诧异地等着他说话,陆彦怎么都看着不像是主动留联系方式的人?
陆彦用的是长柄伞,伞尾顶住地面,他双手撑在伞柄上,语气很轻地问:“你在A大金融系读大一,难道不认识我吗?”
他明明说得不轻不重,并没有责怪质问的语气,甚至也没有太多疑问,只是简单的一个陈述,好像已经戳破了什么东西也并不选择追究的态度。
但是陈圆圆心脏却像炸了一团烟丝,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
她顺口伪造了陈房房的身份,却忘记了陈房房说过大一专业课只开了一门,金融课都是陆彦一个人带。
“哦,我……”陈圆圆干咽了口水,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我当然认识,您是陆教授。”
你字下面还加了一个心。
莫名地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她撒了谎。
陈房房那节课二百多人坐得满满的,陆彦一个人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吧。刚才那个服务员说他们寝室四个人的时候陆彦表情也没什么意外,陈圆圆越想越踏实。
陆彦认真地问:“那你为什么刚才假装不认识我呢?”
陈圆圆下意识地一直错开他的目光,没有注意到陆彦问这话的时候唇角很明显地勾了下。
“我是因为、因为害怕。”
陈圆圆迅速找到了这个理由,上次陈房房在武昌道馆看见陆彦吓得那样子,不也是害怕?
“害怕我?”轮到陆彦诧异。
“因为,上次我作业没交。”
陈圆圆迅速回忆溜进教室捡红发带的时候,隐约听见陆彦说上次的作业他都看了。
“嗯,原来是这样。”
陆彦不再说什么。
所以应该是混过去了?早点再见吧,免得夜长梦多,陈圆圆准备开口道别。
“那下节课要把作业补交了。”
“什么?”陈圆圆愣住了。
“作业,难道要一直不交?”陆彦道。
“是的,是要交的。”陈圆圆垂了脑袋。
“你叫什么名字?”陆彦似乎就这会儿话最多,问题一个接一个。
陈圆圆抓着蛋糕绳的手心都出汗了。
陆彦很耐心地在等这个答案。
“我叫陈房房。”陈圆圆完全没有了底气,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你叫陈房房?”陆彦微挑眉,声音扬起了一点。
“有什么问题吗?”陈圆圆捏着蛋糕绳,已经有豁出去的感觉,干脆腰背挺直,颇为理直气壮地道。
“这个名字非常好。”陆彦点头。
“那再见,陆教授。”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陈圆机智地迅速结束话题。
“再见。”陆彦扶着长柄伞出声道别。
陈圆圆是一口气跑回四角巷子里的,心脏噼里啪啦一通乱跳,到了陆奶奶家立马灌下去一个大茶缸的凉白开。
“怎么了?”陆奶奶看她模样不对劲,满头满脸的汗急着问,“刚才下雨了是淋到了吗?”
“没有没有。”陈圆圆赶紧否认。
“那你怎么热成这样啊?”陆奶奶忙拿来毛巾给陈圆圆擦汗。
陈圆圆只好圆了一个谎:“刚才遇到一个人,好像一直跟着我,我吓着了。”
陈圆圆拍拍胸口,她确实是吓着了。
陆奶奶哦了一声,又连声询问几句确认陈圆圆没事才放心,末了又道:“凉拌醋不用买了,我在柜子里面找到了。上次小宇给买过了,被我记性不好放在柜里又给忘了。”
“啊,”陈圆圆讶了声,“陆奶奶,我刚才被那个人一吓着,也忘了买醋。”
“正好正好,没有多买,也不浪费。”
“嗯嗯。”陈圆圆乖巧地道。
“呦,你怎么又买了个蛋糕。”
“啊这个不是买的,我是道馆开业一个顾客送的。”
陆奶奶勤俭惯了,要是知道陈圆圆花钱买的蛋糕,肯定要心疼的,还会把钱还给她,何必让她心里面添难受呢。
陈圆圆又道:“陆奶奶您一定得收下,这个客户送的好彩头,我再把好彩头送给您,这样我们两个都有好运气,您的腿会快快好,我的道馆也会红红火火。”
陈圆圆说的话比蜜糖还甜,陆奶奶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说好好,圆圆的道馆会红火,圆圆是奶奶的骄傲。
陈圆圆办这个道馆没少操心思,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长辈的赞扬,心里面暖暖的说不出来感动,抱着陆奶奶在她怀里面蹭了蹭。陆奶奶搬走之后,好久好久没人能这么容她撒回娇了,陈圆圆很享受。
“陆奶奶,我再去准备几个菜哈。”
陈圆圆转身就往院子里忙活去了,放开水池有条不紊地洗菜忙活,里里外外一把好手。
陆奶奶看着小姑娘忙活的样子喜欢得不得了,想起刚刚她一脸受惊的样子跑回来又心疼坏了,嘴里面喃喃地道:“一个姑娘家不能一直单身独居呀。”
陆彦从分别处叫了辆车,直接开到智育高中门口,一个少年正在那里等他。
少年长得高,皮肤黝黑看起来很健壮,看见陆彦之后满脸高兴地挥挥手。
“陆哥。”陆彦招呼他上车,少年带着一股青春之气坐上车来,背了一个大大的帆布包。
“新学校习惯吗?”陆彦问。
“挺好的。”少年回道。
“还去哪?”司机师傅问。
“四角巷。”少年道。
陆彦打断:“不,先去市中心一趟。”
后座上两个年轻人,看相貌似乎差不了多少,一个高中生,一个大学生的样子,可是陆彦的举止谈吐莫名显得更稳重,司机师傅直接听了陆彦的指示,调头往市中心的方向。
少年也并没有异议,只是有些不解:“陆哥,去市中心干什么?”
“给奶奶买个老人机,她一个人在家里不放心。”
少年听了脸上露出感激:“是啊,回了老北城的旧宅子她又不喜欢在四川那会儿有阿姨跟着,有个手机能及时联系是好很多,不过又让陆哥破费……”
少年说着说着很激动,声音竟然有些哽。
“早该考虑到的,是我疏忽了。”陆彦接道,“你不必记挂着这些,现下专心学习,别因为转学的事情分心,好好高考。”
少年有力地点头,好像对高考很有把握,眼眶却仍然禁不住红了。
“我们是一家人。”陆彦拍拍少年的手背,没说过多煽情的话,眼睛里面却是笃定的温柔。

香吻***味免费阅读

大火煮开小火微炖,熬上个一下午,晚上的时候正好开锅享用美美的黑鱼汤。饭食忙好了一通,陈圆圆又替陆奶奶把房里面的卫生理了一遍。
陆奶奶这个岁数了,小宇是个半大小伙子以后也不能经常回家住,她行动本来就不太方便,现在腿又伤了,没有个阿姨照顾可真不行。
小北昨天没讲清楚,陆奶奶的腿不是最近才伤的,事情发生已经是好几月之前了,陈圆圆推测一下正好是从四川搬回来的三个月前。
陈圆圆怎么想都觉得放心不下:“陆奶奶怎么不找个阿姨呢?”
陈圆圆有点担心陆奶奶是为了省钱,可是看陆奶奶这屋子里面新添置的家用电器都是当下最好的品牌,她又猜测陆奶奶的那个远方表孙应该是一个颇有财力的人物,这就更加让她想不通了。没想到陆奶奶听了之后就叹气摆手:“外面的阿姨不能请,信不过。”
“怎么了?”
不管陈圆圆怎么追问,陆奶奶还是摆摆手说过去了不提了,说她现在身体还好不需要什么人照顾。
陈圆圆含着话不方便再刨根问底,只能等下次见了小宇再私下问他,先把陆奶奶放在道馆的报名费塞进小包里面放进了她的床头柜里面。
陆奶奶把那块自己烘焙好的蛋糕跟她买的放在了一起,正在比照着她买来蛋糕的样子,在上面装饰水果,应该是准备晚上给那个表孙庆祝生日。
值得一个老人家这么费心亲自动作做蛋糕的男人倒真的让陈圆圆有些好奇,不过到底是人家一家人的团聚,她就不方便打扰了。
陈圆圆借机道别:“陆奶奶,我道馆还有一些事情,要先回去一趟。”
陆奶奶正戴着老花镜一个葡萄一个葡萄地往蛋糕上面安置,听到陈圆圆要走忙道:“道馆忙你先回去吧,不用惦记着陪我,不过晚上可一定要来吃饭呀。”
“知道,陆奶奶。”陈圆圆笑着先答应下来,只不过她晚上肯定不会再来打扰人家一家子的,不得已骗了陆奶奶也只好过几天再来赔罪。
陈圆圆已经走到大门口了,陆奶奶又追出来嘱咐。
“一定要记得,忙好了就早点过来。”
陈圆圆摇了摇手说一定来,又摆摆手让陆奶奶回去。
直到小姑娘的身影消失,老太太挂在脸上慈祥的笑容也没消失,又回到屋子里面瞅着蛋糕弄呀弄的,终于手工制作的蛋糕也仿出了一个精致的模样,那落在上面星星点点的樱桃果子,颜色像极了一个害羞的姑娘红通通的脸颊。
老太太看着忙活大半夜的成品,眼前又浮现出陈圆圆白皙的巴掌小脸,喃喃道姑娘大了要有人照顾的,自己仪表堂堂的表孙也是老大不小的喽。
市中心的手机商店,陆彦跟小宇已经买好了一款老人手机。
柜员礼貌客气地道:“先生刷卡还是现金?”
陆彦仍然看着柜台,手指指向其中一款:“我还要一款。”
柜员按着指示把手机拿了上来,高兴地推荐道:“先生真有眼光,这是我们新上市的智能触屏手机,还有惯性滑动功能,我现在开机给您体验一下吧。”
“不用了。”
陆彦出声拒绝,把手机拿给身边的小宇问:“喜欢这款吗?”
小宇惊诧无比:“我?我不需要。”
“需要的,你快上大学了。”陆彦道。
小宇更加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陆哥怎么知道我一定考得上。”
陆彦淡淡一笑:“你能考得上,就当我提前送你的祝贺礼物,以后在学校我也方便联系你。”
陆彦把两款手机都放回柜台,点了下头。
“先生都要是吧。”
“都要。”
陆彦刷卡签字,小宇在旁边一直看着,默默地说不出话。
陆彦接过打包好的手机递给小宇:“你好好努力,以后有的是你刷卡的机会。”
小宇重重地点头。
两个人一起又去开了手机卡,出来的时候正好路过一家发饰店,促销员手里面串了一沓红色飘带正在叫卖打折了,发饰买二赠一。
陆彦的目光突地锁定在上面,同小丸子头上面系的一模一样。一个一口气干掉一整杯青瓜汁的有趣姑娘,走路的时候喜欢低头,特别专注地研究他的白板鞋。
还喜欢盯着他的脸看,然后看着他发呆,连他问的话都听不见,偶尔还唇角含笑。
陆彦不禁低头看了下自己的鞋子,眼前似乎浮现出共伞时候小丸子的后脑勺,毛茸茸的让人有触摸的欲望。
陆彦把自己的号码输在两个新手机上,递给小宇让他打一遍试试。
小宇很兴奋,第一次接触这么智能的东西他一时半会还用得不太熟练。
“没有安装太多的功能,正常通话简讯还是可以的,紧要关头不要太分心。”陆彦叮嘱。
小宇赶紧道:“陆哥,我知道。”
陆彦淡淡地道:“我相信你。”
小宇知道陆彦相信他,要不然也不会在高考前一个月给他买手机的。凭着陆彦这份信任,小宇对本来还没有太多把握的高考瞬间充满了信心,整个人都感觉更加有斗志了。
“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
“我想报H大。”
陆彦点点头,没有再多说话,带着小宇又去了几家商场采购了不少他在宿舍需要的生活用品。
一直到叫了车准备回去了,小宇终于忍不住问:“陆哥是失望吗?”
陆彦反问:“怎么?”
小宇紧紧抿着唇道:“陆哥应希望我考A大吧。可是……都怪我,初中的基础太差……”
陆彦拍拍小宇的肩:“考了H大,以后也能考A大。考了A大,却一定不能上大学。我为什么要失望呢?”
小宇眨眨眼,开始没懂,想了想才明白。陆彦心里面其实比他自己还明白,小宇现在的实力水平,盲目考A大是绝无希望的,到时候连大学都不一定能正常上。
以小宇现在的家境,还有他的傲骨来说绝不会忍受陆彦再全力支持他一年复读,到时候可能就是随便找一份工打打过日子了。
但是现在小宇的成绩上H大却是稳的,只要大学四年仍然持续努力,研究生的时候他还有机会再考回A大。
一个人对一个人倾力付出很难,对一个人完全信任更难,给他极大的自由最大的限度的放手更是难上加难。
而所有的这些,陆彦统统做到了。
陈圆圆回少风道馆的路上才发现武昌道馆上居然贴了转租的告示,整个道馆已经歇业了。
诧异之余想想也是,把王耿造闹进局子里面,又碰上个硬着办事的警官,硬是处罚了半个月拘禁,武昌道馆能继续开下去才怪。
只是想到王耿造,怕的头一回因为打了场架进局子吧,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的事情。陈圆圆想起这件事就头大,这场架打的,王耿造那帮的兄弟都传是燥哥为了***蹲的局子。
看来等他出来,还得亲自出马摆平这件事。江湖大哥的***现在可不能当啊,她现在可是A大金融系一个没交作业的‘陈房房’。
陈圆圆做人绝不虎头蛇尾,回来的路上她已经想清楚了,死活要把这个谎给圆了。
陈圆圆二话不说立刻给陈房房去了一条短信:“你姐要学金融。”
还在上自习的陈房房心脏都被这条短信炸得霹雳响,立马回了一个电话过来,劈头就问:“姐,是不是道馆没人报名?”
“呸呸呸!”陈圆圆给气得恨不得抓着手机刷刷两巴掌。
“那是为啥啊?”
陈房房差点给跪了,自虐千千万为何要跟金融过不去。这天底下谁学金融都行,就她姐这个算术还没过关的行不通呀。
陈房房小心翼翼地问:“姐啊,你好好跟我说,遇到什么麻烦了?”
嘟嘟嘟,盲音,陈圆圆把电话给挂了。
陈房房心里咯噔一声,完了,肯定是出了一件霹雳大事。当下他自习也上不下去了,收拾了下东西,反正也快周末了,干脆回家一趟好好看看是怎么了。
陈圆圆收了电话,立刻又给小北打了一个电话:“小北啊,我那洗衣机别给我修了,晚上你们三个不是说一起去相亲吗?去吧去吧,一会儿陈房房就回来了,我叫他帮我修。”
“什么?下水道也堵了?”
“没事没事,陈房房回来了叫他干。”
“这个月开支账册还没登记好?那更用不着你了,陈房房不是学金融的吗,晚上我让他算。”
陈圆圆收了电话,长吁一口气。哎呀不容易啊,不出意外,下周一的清晨,她应该能重拾一回校园梦了。

小编点评

转眼间香吻***味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