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诱饵(徐周北宋弥)

他的诱饵(徐周北宋弥)

导读:主角是徐周北宋弥小说《他的诱饵》特别推荐,小编为您精心挑选了徐周北的精彩故事他的诱饵全文免费阅读:左付这时候也是哭笑不得,看了眼徐总紧闭的办公室,他马上还要***面对暴风雨,只能提前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

小说介绍

主角是徐周北宋弥小说《他的诱饵》特别推荐,小编为您精心挑选了徐周北的精彩故事他的诱饵全文免费阅读:左付这时候也是哭笑不得,看了眼徐总紧闭的办公室,他马上还要***面对暴风雨,只能提前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

小说简介

宋弥徐周北商业联姻约好两年为期,生活事业各不相干。商业巨擘徐周北钱权据占,还长了张逆天脸,饶是在外花边新闻满天飞。面对记者问题,宋弥也只是盈盈一笑云淡风轻:“我跟我先生感情很好。”谁料徐周北出差半月,前脚爆出某总裁与当红小花亲密逛街,就有人亲眼目睹宋弥打包行李搬出了两人住的别墅。

他的诱饵全文阅读

宋弥转头甩开安文纤的手,向她身后示意:“你找的人来了,现在安小姐可以放我走了吗?”
说完,宋弥就往外走。
徐周北顿了下,又快步上前,挡住了宋弥的去路:“去哪?”
宋弥瞥了眼身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周北的女人:“徐总还是先处理好手头上的事儿吧。”
说完,她便绕开徐周北快步向前。
徐周北本想跟上,却被拦住。
“徐总!”安文纤抬步走到徐周北面前,摆出个甜美的微笑,“徐总,我找您很久了,可是每次您助理都说您在开会。”
徐周北瞥了眼面前拦住他的女人,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脸,却没什么太大的印象。
他淡然道:“你哪位?”
“什么?”
安文纤有些尴尬,凭她的姿色,怎么着也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却不想今日两个人都不认识她。
她定了定神色:“是我啊徐总,安文纤,我们在国外见过的。”
闻言,徐周北的眼里多了些显而易见的鄙夷。
他虽然记不得这个人,却记得这个名字。
这个女人,他压根就不认识,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的消息,刚好跟他出差时在同一个城市。
徐周北那日途径商场本打算挑些礼物,却莫名遇见了这个女人,还上前熟络的跟他打招呼,腰肢轻摆,笑意嫣然。
他见过的人多了去了,这个女人的意图,只消一眼就能被看穿。
没有那样的气质,却非要不知好歹的往这个圈子里挤,样貌身材也远比不上宋弥,却妄想通过这样的手段一步登天。
只是他没猜到,远在国外她都敢胆大包天派人埋伏偷拍他,而后又把消息放回国内。
这样,等徐周北得到消息,***已经发了酵,一切都已经晚了。
偷拍的人很专业,找好了角度位置,***看着一个比一个暧昧,牵手拥吻应有尽有。
如今这女人还在他面前一脸无辜诚恳的装作不知情,徐周北本是等宋弥这几天消消气,现在可倒好,她这一闹,倒真是会给他难上加难。
徐周北冷眼看她:“什么事?”
“徐总。”安文纤见有机会,表情越发的楚楚可怜,“上次的事,我真的不知情。我不知道会影响到您跟宋小姐的关系,更没想到你们会离婚,真的很抱歉。”
徐周北不想再跟她周旋,眼中鄙夷更甚:“嗯,知道了。”
见他表情如此淡然,安文纤更加一把火,上前装作不经意的拉着他的手腕:“徐总,怎么说这次都有我的错,若是您有什么需要……”
她的指尖柔软,沿着徐周北的袖口缓缓下滑:“给我个弥补的机会,我一定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冷眼瞧着她的动作,徐周北眉间紧蹙,厌恶之情表露无遗,抬手将她甩开。
他本来,是打算放过她的,没想到她偏偏不知好歹还要来招惹他。
他的动作过于绝然,惹得安文纤有些错愕,也被吓得变了脸:“徐总,这……”
“安文纤是吗。”徐周北低眼,“我跟我太太离不离婚,还轮不到别人说了算,她还是不是徐太太,由我说了算。”
他上前一步,气势逼人,安文纤不自觉的后退。
他又道:“你是真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怎么?就这么想坐徐太太的位置。”
面对突然的变化,安文纤大惊失色:“可,宋小姐亲口说……”
“想坐这个位置,你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徐周北面色深沉,一双眼寒意凛然,“我太太出身书香门第,爷爷是书法大家,父亲是考古学者,母亲是著名画家,弟弟在全世界最著名的音乐学院就读,她自己本人,是医学翘楚。”
“单论家世和长相身材,哪一样你比得过。”徐周北打量她一眼,“你也不看看,跟她比,你也配?”
安文纤恼羞成怒:“我……”

他的诱饵免费阅读

“你要是还想保住现在的位置,就老实点儿,别再来招惹我。”徐周北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们还不至于因为你这点不起眼的事就离婚。”
说完,徐周北留下了一个决绝的背影,就上了车。
只留下了手足无措的安文纤,面色苍白。
都说传闻中的徐总素来爱沾花惹草,绯闻不断,可现在的他,冷漠狠决,丝毫没有新闻上那样的风流模样。
她花尽心思推上去的***,在他眼里,却只是件不起眼的事。

破晓酒吧。
吧台一角,苏好给宋弥倒了杯鸡尾酒,在她面前坐下:“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慢,最近这么忙?”
“别提了。”宋弥叹口气,“徐周北前段时间那个绯闻对象拦住我了,耽误了一会儿。”
“来找你干什么?”
宋弥挑眉:“还能干什么,不得逮着机会登堂入室?”
苏好看她一眼:“你说说你,反正也要离,之前那么还那么尽心尽力干什么,不觉得可惜吗?”
“那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巴不得早点走。”宋弥拍下面前的吧台,气愤道,“你想想,每次我刚辟完谣,这狗男人后脚就又闹出一个新闻来,这算什么,这不是打我脸是什么?他这就摆明了跟外头说不把我放在眼里。”
“那你这次,真打算袖手旁观了?”
“我都功成身退了,还关心那些干什么。”宋弥转了转手上了酒杯,“没有了徐太太的身份,没人再给他收拾烂摊子,我不得好好过日子?”
宋弥又道:“我跟他结婚这两年,简直可以做他公关团队了!他倒是想的美,说让人回去就回去。更何况,他发工资了吗他。”
苏好提醒道:“徐周北不是给你了一张卡吗?不是你自己不用的吗。”
“……”宋弥蔑了苏好一眼,开始胡扯,“那他给钱我就去,也不看看我愿意被他聘用吗,他还想强买强卖?”
苏好:“……?”
这不是你说的他没给你发工资吗?
发了你又说人家强买强卖。
“我不就说了个实话吗,不懂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啊,我现在不过是——”
宋弥没再说下去,端起酒杯喝了口,直直的看着酒水浮动,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下变幻,像是透过酒杯,在看着别的光景。
“不过什么?”
宋弥笑:“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高楼塌。”
苏好是真不太明白宋弥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放手的太过干脆,她好像更像是——把和徐周北的婚姻当成是一个任务。
徐周北在这段婚姻里扮演的角色也很奇怪,明明要什么给什么,对宋弥也不是不好,却又在婚后报复似的一个接一个传绯闻,扫宋弥的面子。
她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说起来,徐周北跟你结婚前也没传过绯闻啊,好像……前半年也还好好的吧,怎么就在你们结婚半年后突然花边新闻就满天飞了呢?”
“……”
宋弥默不作声,没有回答。
不过这话一出,她手上的酒杯却难以察觉的晃动了下,杯中的酒水也被带起了一圈弧度,她眼底眸光闪烁,露出了一瞬间的慌张神色,却又转瞬即逝,很快恢复常色。
苏好没有察觉到这微妙的变化,一心只顾着自言自语,还在斟酌这件事情的奇怪程度。
像是怕苏好向她追究这件事,宋弥看她还在纠结,咳了声,转移话题:“一般呢,这种男人花心,只有两个原因,你知道是什么吗?”
苏好果然被她转移了注意力:“什么?”
宋弥伸出手指,挨个举例:“第一,那就是有一个喜欢的人,爱而不得花天酒地。第二,他人品不行。”
她又放下手搭在吧台上:“你觉得徐周北是哪种?”
苏好:“我觉得——”
“我觉得他就是人品不行!”
“……?”
你不是在问我吗?
宋弥又道:“你想想看,徐周北,他那么冷漠无情的一个人,会喜欢人?”
苏好认真思考了下:“呃……也不一定吧。”
闻言,宋弥低头,却振振有词:“唉,其实说白了,第一种也差不多,不过是为自己的人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不管是哪种,他都是人品不行。”
苏好彻底无语了,那你还问什么?还举屁的例子啊!

徐周北一猜就知道,宋弥肯定在苏好这里。他一到这儿,果不其然,就见她坐在她一贯坐的位置上,在吧台的角落同对面的苏好闲聊。
刚走近,就听见了他家徐太太正关于人品论发表自己的高谈阔论。
“……”
刹那间,时光往复,场景一如既往,仿佛突然回溯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他们还没结婚的时候,徐周北和宋弥两人都不太愿意联姻这项安排。
苏好跟他们圈子里的人关系都不错,经常有朋友会过来聚聚。
直到那天他和朋友偶然来这个酒吧,他也没想到宋弥跟苏好是多年的好友,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她,耀眼又夺目。
徐周北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并不打算上前打招呼,只漠然瞥了一眼,抬腿直接往包厢里走。
偏偏宋弥坐的位置是进包厢走廊的转角处,徐周北路过她时,刚好听见她背对着他跟苏好的对话。
苏好:“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唉……”宋弥叹息一声,声音也软绵绵的,听上去十分颓废,“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
徐周北顿脚,轻挑了下眉间。
正抬腿要走,她又开口:“不过……”
徐周北再次停住。
女人的声音突然变的明朗了些。
“也不是不能离啊。”
正是因为那次的对话,才有了后来他们婚期两年的约定。
徐周北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自讨苦吃。
如今的场景像是与当年重叠,依旧是他站在她身后,再次无意听见她对苏好吐槽自己……

宋弥发表了一番言论后,莫名觉得自己突然变的口干舌燥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情绪不佳的原因,似乎连身周的气压的变的低沉了不少,她抬手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将酒杯放回时,垂眼间却发现身旁多出一人,眼前的吧台上落下一道阴影,高大而又挺拔。
忽的,宋弥的背脊感觉到了丝丝凉意,精神也在一瞬间条件反射一般的紧绷起来。
下一秒,男人浑厚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几分阴冷。
“徐太太觉得……我人品不好?”

小编点评

他的诱饵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