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猫(江晚江暮)

他的猫(江晚江暮)

导读:江晚江暮小说《他的猫》特别推荐,他的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宁暮从没哄过小孩子,可江晚哭得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被无情的渣男伤透了心。他稍稍有些心虚,接着就是浓烈的内疚,刚刚他好像确实有点凶?

小说介绍

江晚江暮小说《他的猫》特别推荐,他的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宁暮从没哄过小孩子,可江晚哭得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被无情的渣男伤透了心。他稍稍有些心虚,接着就是浓烈的内疚,刚刚他好像确实有点凶?也怪不得吓到她了。

小说简介

主人死后,江晚成了一只没人爱没人疼的流浪猫。
后来她绑定了救赎者系统,帮助得不到满足的灵魂一世善终。
接着她发现,那些奇奇怪怪的兄长,都是她的主人!
【1】侯爷和小可怜
【2】魔修和小白花
【3】影帝和他的猫

他的猫全文阅读

哭声震耳欲聋。
宁暮从没哄过小孩子,可江晚哭得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被无情的渣男伤透了心。
他稍稍有些心虚,接着就是浓烈的内疚,刚刚他好像确实有点凶?也怪不得吓到她了。
算起来只不过短短两个时辰的功夫,他已经凶了江晚两次,第一次她扛住骂了回来,第二次直接崩溃的大哭……宁暮眉头紧皱,修长的手指死死地按在扶手上。
生平头一次,他意识到自己的脾气多么恶劣,竟然连江晚这种从小到大的受气包都受不了。
“别哭了,”宁暮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努力保持冷静,冷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软化,“是我错了。”
江晚一愣,顿时哭得更凶了。
宁暮:“……”
“我不是……”宁暮听着她的哭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无奈的绝望,有气无力的解释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江晚偷偷瞄了他一眼,胡乱在脸上抹了抹,再次嚎啕大哭起来:“你每天都凶我,你一点也不乖,你还让我饿肚子,总是欺负我……”
“……”宁暮有些头疼。
得不到回应的江晚哭得更大声了,虽然其中并没有多少眼泪,但气势格外的足。
宁暮已经意识到了错误,她得乘胜追击,趁机让他改改这坏脾气,就算改不了,也要让他好好吃一回教训,不然日后三天两头的凶她,她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这次一定要狠狠打压他嚣张的气焰。
“以后不会了。”宁暮低着头,声音很轻,夹杂在她的哭声中,显得格外不起眼,他转过身来,把手递到她跟前,冷峻的眉眼里划过一抹不自然。
“给你,掐回来。”
江晚哭声一滞,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瞪大了杏眸望着他,迟疑道:“真的?”
“嗯。”宁暮轻声应道。
江晚揪着他的袖子使劲蹭了蹭,黑色的袖口顿时沾上了一片水渍,上面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不明物体,宁暮见她不哭了,漂亮的手指揩过她的双眸,把上面残留的泪渍抹去。
他的动作很温柔,可江晚却丝毫不领情,按住他的手咬了下去,白皙的手背上顿时出现了两排红色的,整整齐齐的小牙印,上面沁出了点点红血丝。
宁暮一声不吭,像是根本感受不到疼似的,江晚偷偷瞄了他一眼,说道:“那你以后不能凶我。”
“行……不哭了?”宁暮试探道。
江晚吸了吸鼻子,搬了个圆凳坐过来,说道:“那你以后要听话,我不会害你的。”她可是系统派来拯救他的。
宁暮松了一口气。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回过了神,宁暮这才想起来江晚给自己灌下去的东西,声音不自觉的又沉了下来,但想到刚才的控诉,他立刻又补上一句,“不是凶你,就是简单问问。”
药丸和系统的事情肯定不能如实告诉宁暮,江晚想了想,说道:“就是一些大补的东西,是药铺的小哥哥给我的。”
“小哥哥?”宁暮的眼神又冷了下来,江晚瘪瘪嘴,宁暮却不肯吃她那一套了,眯着眼睛问道,“晚晚,你今天叫我什么?”
江晚身子僵了僵,转过身,捂住了耳朵。
她是伟大的两脚兽!
宁暮望着她的背影,眼神渐渐柔和下来,嘴角轻轻向上翘了翘。
好像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
京城是个极热闹的好地方,人多嘴杂,消息传得也很快。
不到三日的功夫,晋王跟侯府婆子私会偷|情的消息便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慕名来侯府做客,想要一探究竟,看看能把晋王迷住的婆子到底长什么模样。
消息传到晋王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他气得摔了两套茶具,愤怒的把宁轩“请”到了王府。
宁轩也是一脸懵逼,之前的事情他明明已经处理干净了,所有知道消息的下人打发的打发,送庄子里的送庄子,现在留在侯府里的都是家生子,完全值得相信。
可这消息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晋王可不管宁二是不是冤枉,冷着一张脸直接上手给了他一拳,恨不得现在就把他弄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憨货!
这件事若是压不下来,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他日后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王爷冤枉啊,王爷,府里的下人已经清干净了,绝对没有人会传出去,这件事一定有蹊跷!”宁轩捂着脸叫嚷道。
晋王冷笑一声,怒道:“有蹊跷又如何,现在还重要吗?”
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晋王的名声已经毁了大半,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到蹊跷,而是逆转困局!
晋王脸色越来越冷,眼神里透露的凶狠让宁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任何阻挡他登上皇位的人,他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是几乎一手将他毁掉的宁二!
“王爷!宁晚!你可以娶了宁晚!”宁轩咽了咽口水,紧张道,“宁晚年轻貌美,您可以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她身上,说是她勾|引您,而不是什么恶心的婆子,到时候百官只能说您风|流倜傥……而不是……”
而不是违背人伦。
宁轩剩下的话没说出来,怯怯的看了一眼晋王,满是小心。
“宁晚……”提起宁晚,晋王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这样的美人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回府后还惦记了好几回,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宁轩都没有把她送到府上去,也真是不上道!
“消息已经传了那么久,你现在说这些,旁人就会相信吗?只是欲盖弥彰罢了。”
不过倒也并非不可,只要让众人瞧见是宁晚主动勾|引他,到时候他再顺势收用,纳为侧室,一切流言自会不攻而破。
宁轩立刻说道:“王爷放心,过几日正有一场宴会,到时候我带着宁晚过去,只要早做准备,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王爷只要稍稍表示一下委屈就好。”
晋王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法子有几分不妥,可他这几日身子神思不属,格外的疲惫,也懒得再去筹谋这些糟心事。
“务必安排好,再出差错……哼!”
“王爷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宁轩信誓旦旦的的保证道。
本以为宁暮又生了一场病,没几日好活了,他不想去惹那个晦气,谁知道他这几日却又诡异的好了起来。
宁轩捂着红肿的半边脸,骂骂咧咧的走进侯府,直奔宁暮的院子。
今日的天气不错,阳光洒在地面上,金黄的一片,带着些许暖意,让人不自觉的困倦。
江晚把宁暮推到了太阳底下,自己搬了一张圆凳,并排坐在他身边,美名其曰一起吸收阳光。
宁暮有些无奈,他不怎么习惯这样出现在外头,一张轮椅似乎不但将他的双|腿禁锢了,连他的人也一并锁在了最阴暗的角落。
但暖暖的阳光似乎并无这样的想法,她也没有。
江晚坐在圆凳上,身子前倾,靠在了轮椅上,阳光带来的暖意让她***的眯上眼睛,一只手揪着宁暮的袖子,生怕他晒到一半儿跑了。
宁暮靠在椅背上,听着她细微的呼吸声,一时有些恍惚。
真是太荒唐了。
他怎么会纵容她到这种地步,还陪着她一起做傻事,宁暮几乎是清醒的看着自己一步又一步的沉陷其中,却又根本无力拒绝。
又或许是,他根本不想拒绝。
宁轩进门的时候,正看到这幅场景,两人以极其亲密的***靠在一块,宁暮还伸手帮她撑着脑袋,生怕撞到了扶手。
一瞬间,宁轩气炸了。
“宁暮!你放开她!”宁轩大喝一声,大步走了过去。
江晚被惊醒,瞬间揪紧了宁暮的手臂,宁暮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
宁轩冷着脸把江晚扯到了一旁,阴沉沉道:“宁暮,你一个快死的人,何必再去祸害别人呢?宁晚是我们侯府的小姐,自会有一门不错的亲事,你休想染指!”
他的一半脸高高肿着,江晚多看了两眼,撇撇嘴走回了宁暮身后。
丑八怪!
宁轩脸色大变,狠狠的看向江晚,说道:“记住你的身份,宁晚,别以为你长着一张好脸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是我们侯府养大的,要知恩图报!”
宁暮皱起眉头,搭在扶手上的手掌倏然攥成了拳头,冷声道:“滚!”
“哼,”宁轩轻哼一声,转身看向江晚,“晋王有意娶你,后日|你随我一同去参加长公主府的宴会,让他好好见见,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若是成了侧妃,也不枉侯府对你的养育之恩。”
又是晋王!
江晚皱了皱眉,不悦道:“我不去,也不嫁给他。”
宁轩狞笑一声:“这可由不得你,宁晚,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晋王不是良配。”宁暮蹙起眉头,双拳倏然握紧。
“良配?对她来说,任何一个人都是良配。晋王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早晚有一天能荣登大宝,宁晚跟了他对谁都好,”宁轩眼底划过一抹贪婪,“大哥真以为你能护得住她?别作梦了,我不介意你死得更早一点。”
倘若能够借晋王的手一石二鸟,早早搬开宁暮这块绊脚石,则是最好不过。
“那我去就是了,”江晚想了想,说道,“但是这件事跟宁暮没关系,你不能伤害他。”
“宁晚!”宁暮薄唇紧抿,***味儿在他的口腔里蔓延,声音艰涩,“别去,晋王不是良配。”
“我知道,”江晚瞥了一眼离开的宁轩,凑到他跟前小声说道,“我不会傻乎乎的嫁给晋王,就是去凑凑热闹。”
如果能多赚一点儿气运点,说不定可以买更多的药丸,让宁暮有朝一日能够站起来。
江晚想着便又笑了起来,拳头小心翼翼的捶打着他的双|腿和膝盖,认真道:“你可要早点好起来呀。”
宁暮眼睑颤了颤,望着她眼角的泪痣,低声道:“我陪你去。”

他的猫免费阅读

京城里多世家大族,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几次大规模的宴会。
一方面是为了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一方面也是方便适龄的子弟进行友好的交流,也可称之为门当户对的相亲。
这次的宴会便是由长公主发起,在世家贵女中为皇子们相看,到场的除了几个皇子,世家里的纨绔子弟也绝不会少。
宁暮从来都没有参加过京城里的宴会,众人都只听说过侯府的大公子是一个残废,见过他真容的却没有几个,宁暮若是到场,必然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不为其他,只是因为他的双|腿。
当年温家和南阳候夫人为了治好他这双|腿,几乎把周遭的城池都跑了一遍,京城的太医们束手无策,外头的野郎中一个都靠不住,就连江湖上的神医都寻过了,可到底是没有治好。
甚至在治腿的过程中,南阳候夫人也因马车受惊,坠崖而亡。
江晚目光微移,落在他的膝头,秀气的眉头紧蹙着,目光里带着担忧……宁暮去参加宴会,真的可以吗?
“你在看什么?”
宁暮淡淡的瞥她一眼,双手交叉落在身前,带着祥云暗纹的玄色曲裾越发衬得他肤色白皙到几乎透明,他神色间带着几分冷淡,幽深的黑眸中没有一丝顾虑。
“宁暮,你不去也是可以的,我很厉害……”江晚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宁暮打断,“去换身衣服。”
江晚今天穿得还是从前原主的衣服,虽然不是全新的,但料子华贵,颜色也鲜亮,穿上去衬得她容貌越发出色,带着一种藏不住的明艳。
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
宁暮昨日从名下的铺子里帮她挑了几身新衣,又挑了一个婆子到院子里伺候,念及此次长公主宴会的目的,他直接让婆子帮她梳了一个双丫髻,穿上的衣服颜色也格外素净。
十三岁是一个很尴尬的年纪,穷人家的姑娘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成亲嫁人,而世家贵族里的千金,顶多在忙着相看,准备定亲,一直到十五六岁才成亲。
双丫髻是小姑娘才有的装扮,而十三岁的江晚已经不算是小姑娘了。
江晚摸着头上的两个角角,一步一步捱到宁暮面前,低下头去。她总觉得自己这样的梳妆,好像没有刚才好看了。
“不错,”宁暮见她不大高兴,眼底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晚晚这样很好看,走吧。”
是这样吗?江晚迟疑一瞬,选择相信宁暮,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宁轩早已等在门口,目光瞥见跟在宁暮身后的江晚,神色僵了僵,怒道:“是谁让你梳成这个模样的?!”
江晚晃了晃头上的两个丫髻,微微扬起了下巴,睨着他说道:“我梳什么样的发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想梳还没有呢!”
丑八怪!
大概是江晚的眼神太赤|裸裸,宁轩从其中看到了几分鄙夷和嫌弃,脸上越发的绷不住了。
“宁晚,你不要太过分,促成了这一门婚事,对你没有任何坏处,”宁轩沉着脸,“如果你搞砸了……别再想回到侯府来。”
侯府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江晚暗自撇撇嘴,敷衍的应了下来,这时一旁的秦叔推着宁暮上了马车,江晚连忙跟了上去,两人同乘。
宁轩脸色微变,蹙眉问道:“宁暮也去?”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宁轩冷哼一声,眼底划过一丝阴霾,宁暮从来都不参加这种宴会,这一次倒是积极……不过如此也好,到时候有他的苦头吃!
两辆马车离开了侯府,穿过几条大街,很快到了长公主府。
门口有专门的下人迎接,他们从没见过宁暮,瞥见他的轮椅时忍不住愣了愣,被江晚狠狠瞪了一眼从回过神来。
“宁大公子,里面请。”下人恭敬的将他请了***,江晚亲自推着他的轮椅,在豪华的长公主府里多看了几眼,最终目光停在了清澈见底的湖面上。
湖水很清,带着些绿色,里面游动的鱼却能看的一清二楚,江晚有些移不开目光。
宁暮瞥她一眼,敲了敲轮椅的扶手,声音淡淡:“喜欢?”
“嗯!”江晚重重点头,若是她也有这样一个大湖,日后哪里还会饿肚子?
宁暮微微垂眸,漫不经心道:“等过些时间天气暖了,可以去庄子上住一阵子。”
“好。”江晚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推着宁暮的轮椅继续前行。
宴会设在桃园里,彼时正是桃色盛开的时日,沁人心脾的花香在园子里弥漫,已经分不出到底是桃花多一些,还是叶子多一些。
宁轩比他们先一步到达,已经跟四五个相熟的公子哥儿聚在一块,见到两人进了园子,目光频频的看过来。
江晚推着宁暮在附近溜达了一圈,最后停在了边缘处,并没有靠过去的意思。
“晚晚,大哥,”宁轩不得不主动走过来,彬彬有礼的打了招呼,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怎么不过去,大家都在等着呢。”
整个园子里,江晚和宁暮只认识宁轩一个人,偏偏又不对付。
为什么不过去,你心里没点儿逼数吗?江晚默默翻了个白眼,得到宁轩一个冷厉中带着警告的眼神。
“呦,这不是侯府的大公子吗?”一个身材削瘦的男子走过来,眼底带着鄙夷,“宁大公子这两条腿也省得坐马车了,怎么来得这样晚,是这两个轮子不好使么?”
宁暮垂眸,淡淡道:“是不及张公子往这里跑得殷勤。”
“你!”削瘦的男子脸色微变,看向他的眼神越发不善。
长公主颇受皇上敬爱,她说的话比朝中的大臣还要有用,再加上驸马位高权重,往这里跑的人自然数不胜数。
宁暮这是在说他攀附权贵……可他长年呆在侯府,怎么会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这样清楚?
“宁大公子肯来就已经足以给我等面子了,想想前十几年,咱们的宁大公子什么时候参加过这种场合?”跟在宁轩身后的另一个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立刻有人跟着附和起来:“可不是么,也不知道咱们宁大公子这次来是做什么,怎么,也想找一个姑娘订下亲事?依我看呐,宁大公子不如跟你身后那丫头凑合凑合得了,也别去丢人现眼,吓到了咱们园子里的其他美人。”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江晚身上,略过她脑袋上幼稚的双丫髻,一张堪称绝色的小脸瞬间吸引了他们所有的注意力。
瞧瞧那漂亮又水润的杏仁眼,瞧瞧那红色的小泪痣,还有那白皙如凝脂的肤色……这怎么能是一个丫鬟?!
不,这种美人绝对不能便宜了宁暮这个废人!
“你这话说得不对,咱们宁大公子就算没几天好活了,也不能娶这样一个身份低微的丫鬟,依我看,不如宁大公子将这美人赠予我,也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快乐事……”
“行了吧张成,你家都有多少个侍妾了,这一个该是我的……”
“……”
“够了!”宁暮沉着脸喝道。
宁轩的脸色也青了,恼怒的看向自己找来的狐朋狗友:“这是我妹妹宁晚,是晋王看上的人,你们都给我闭嘴!”
晋王的名头一出,几个公子哥瞬间愣住了,沉默着彼此看了一眼,才尴尬的笑出声,打着圆场。
“原来是宁晚妹妹呀,怎么,宁大公子现在的待遇提高了呀,竟然让宁晚妹妹亲自推轮椅……”
“这样一个废人,他也配?!”
“可不是么,宁晚妹妹,你过来,哥哥们带你去赏花,外面还能划船,莫要跟这病秧子一起玩……”
“不但是病秧子,还是扫把星呢!”
宁暮垂眸不语,似乎根本不曾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唯有手背上凸起的青筋以及微微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情绪。
他知道自己一旦出现在宴会上,必然会受到羞辱,但他还是来了。
这些羞辱他可以照单全收,但她……绝不可以!
江晚愤怒极了,小身板挡在了宁暮身前,脸色冰寒:“他才不是病秧子,更不是废人!”
“你们这一群丑八怪,孵不出小鸡的坏蛋,一个比一个臭,出门都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镜子吗?!”
少女的声音清脆中带着一丝尖锐,仿佛是一只领地受到侵犯的母老虎,漂亮的小脸上一瞬间充满了凶残,与刚才那副惹人怜惜的乖巧模样全然不同。
几个人都有点儿懵。
宁暮捏紧了扶手,牙齿咬紧了舌尖,直到浓郁的***味染满了口腔,他才感知到十分的清醒。
不够,还是不够,他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是他要保护宁晚,而不是让一个小女孩挡在他面前。
“晚晚,回来。”
宁暮眼睑低垂,晦暗不明的情绪被恰好遮掩,声音似乎有些发颤。
“你们这样欺负人,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江晚捏紧了拳头,眼圈有些发红,她知道人类和猫一样有好有坏,可却没想过他们会这样对待同类。
人类不是比猫要聪明吗?!
江晚目光冰冷的扫过眼前的几人,转身推着宁暮离开,一时竟没有人敢追上去。
微风拂面,两人在园子的边缘处,背影萧瑟。
“晚晚,你不该这样的,”宁暮沉默许久,轻声说道,“这些话,我早就听惯了。”
他不在意旁人的讥讽和奚落,虽然听到的时候会很难过,但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这是最无力的一件事。
“等他们说完,就不会怎么样了……”宁暮轻声说着,转头看向江晚,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一群野猫野狗,全都目露寒光。
江晚站在它们中间,看着像是比他们还凶。
“宁暮,你别怕,”江晚说道,“我让朋友们帮你报仇!”
宁暮:“……”

小编推荐

小说《他的猫》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他的猫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