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倾北冥夜煊小说(云倾北冥夜煊)

云倾北冥夜煊小说(云倾北冥夜煊)

导读: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云千柔脸蛋煞白,隐隐发青。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是想给云倾身上泼脏水,却没料到云倾轻描淡写一句反问,最后却连累自己名声受累。

小说介绍

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云千柔脸蛋煞白,隐隐发青。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是想给云倾身上泼脏水,却没料到云倾轻描淡写一句反问,最后却连累自己名声受累,更加坐实了她恶毒虚伪的罪名。

云倾北冥夜煊小说简介

云千柔想不到答案,只能暂时压下心底的嫉妒与不安,宛如一个背景布般柔柔弱弱地站在人圈外,静静地观察着事态发展。
唐堇色好整以暇地看着陆承,似笑非笑,“陆总,你若拿不出证据证明云倾小姐在外面养了男人,就凭你刚才的言论,我可以代表云倾小姐告你的。”
刚才指责了云倾的千金小姐,因为心怀愧疚,也跟着接口。
“唐总说的有道理,云倾小姐虽然与陆总有婚约,但她毕竟还是云英未嫁的女儿家,陆总若是没有真凭实据,还是慎言的好。”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阅读

这种眼睁睁地看着即将到手的东西从指尖溜走的感觉,远比无望得到更加令人心痛惋惜。
陆夫人脸色铁青,不满地剜了云千柔一眼。
她不过一个疏忽,陆承就再度被云千柔利用,这个女人的手段,当真越来越阴险高明了。
云千柔低眉顺目,似乎没注意到陆夫人的怨怼,她面上平静,内心却极端震惊。
云倾凭什么能成为英皇的股东
唐堇色上次维护她还不够,竟然还屈尊降贵亲自前往陆家为云倾撑腰。
云千柔想不到答案,只能暂时压下心底的嫉妒与不安,宛如一个背景布般柔柔弱弱地站在人圈外,静静地观察着事态发展。
唐堇色好整以暇地看着陆承,似笑非笑,“陆总,你若拿不出证据证明云倾小姐在外面养了男人,就凭你刚才的言论,我可以代表云倾小姐告你的。”
刚才指责了云倾的千金小姐,因为心怀愧疚,也跟着接口。
“唐总说的有道理,云倾小姐虽然与陆总有婚约,但她毕竟还是云英未嫁的女儿家,陆总若是没有真凭实据,还是慎言的好。”
陆承目光阴鸷,满脸傲气地瞥了眼云倾,冷笑,“那你们又怎么知道,云倾她没有在外面养男人”
云千柔那样善良柔弱的女子,若非有笃定的证据,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再加上云倾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养个男人又有什么不可能
唐堇色笑了笑,眼神却不见丝毫笑意,“云倾小姐被赶出家门之后,一直是我在帮她安排一切,我都不知道她养了男人,陆总居然如此笃定她有,你该不会是想说那个人是我吧”
北冥夜煊做事素来滴水不漏,陆承要是有能力查出他的存在,也不会被云千柔耍的团团转了。
因此,唐堇色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底气十足。
陆承微微一怔,紧接着眉头狠狠拧起。
众所周知,唐堇色虽然因为一张祸害小姑娘的脸而花名在外,但他洁身自好,从来没跟哪个女人传过暧昧绯闻。
他跟云倾明显不可能。
再者,唐堇色这样身份的人,会屑于说谎嘛
他如此笃定地说云倾没有,那云千柔和云夫人缘何会说,云倾在外面养了男人
陆承思虑着,视线下意识就朝着云千柔和云夫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看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云千柔和云夫人的原话是,云倾离家时,有个男人在外面帮她搬行李。
似乎是他会错了意,下意识就觉得云倾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现在想来,那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是唐堇色给云倾安排的司机
陆承看着云倾绝美的脸,冰冷带笑的眼神,面皮登时涌上羞愧,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虽然陆承没有明说,但就那一个动作,一瞬间就说明了这个消息的来源出自哪里了。
当即,所有人看云家母女的脸色,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这对母女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这么一小会儿,就又给云倾安了一桩新罪名,天呐简直欺人太甚”
“一次是巧合,两次就是有心机了,现在看来,云千柔是真婊”
“”
云千柔和云夫人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异样视线,听着那些窃窃私语声,脸色都有些难看。
云夫人要争辩,却被云千柔拉住了手。
云千柔抬头看着云倾,忽然弯下腰,满脸愧疚地解释。
“对不起,倾倾,这件事情是我和妈妈不对,那天我也在拍卖会现场,买走你脖子上那条项链的男人,似乎并不是唐总,我跟妈妈提了两句,刚好被陆总听到了,才让他产生了误会,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陆总。”
经云千柔一点,众人忽然又想起,云倾脖上那颗钻石,是被一个男人花了五亿买走的,但那个人,似乎真的不是唐堇色。
如果不是唐堇色,云城还有哪个男人,会花五亿天价为一个女人买钻石
花了这么多钱,那个男人与云倾之间,真的还能清白嘛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又再度回归到云倾身上,带着浓烈地复杂与好奇。
就连唐堇色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想知道云倾会怎么应付这个问题。
无论如何,云倾目前还背着陆承未婚妻的名头,她一旦说出北冥夜煊是她的丈夫,不就承认自己***了嘛
但她敢让北冥夜煊受委屈吗
云倾柔柔一笑,细白的手指捻起那颗青钻,不急不缓地说,“这个呀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送给我的,他觉得我跟这颗钻石一样漂亮珍贵,特意买下来送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陆承先是一怔,脸色陡然阴鸷,下意识就要出口责骂。
云倾目光却骤然凌厉,先一步看向他,“陆承,在指责我之前,先过问一下自己,你送了云千柔多少东西”
陆承眼神一虚,面色涨红,却依旧理直气壮地说:“我送千柔礼物,没有旁的意思,你却跟那个男人玩暧昧”
云倾嘲讽地“呵”了一声,眼眸冰冷,冷冷地截断他的话。
“玩暧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旁人玩暧昧了有证据吗还是说,你仗着之前的我不会反驳你,早已习惯了随口栽赃”
“你送云千柔那么多东西,让她整天拿到我这个未婚妻面前炫耀,居然还有脸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你们是清白的呵”
她双眼冷的结冰,似乎是愤怒到极点,声音振聋发聩,全场皆可闻,一字一顿,“陆承,我就问一句,从小到大,你可曾送过我任何东西”
陆承倏然一怔,阴鸷的表情僵在脸上,仔细一回想,身体逐渐变得僵硬。
他不是没想过送云倾礼物,只是每次当他准备送的时候,不是礼物出了问题,就是刚好看到云倾在欺负云千柔,于是那些礼物,到最后都没能成功送出去。
直到此刻,他才骤然惊觉,这么多年来,他竟然没有送过云倾,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礼物
陆承看着对面女孩冰冷愤怒的脸,生平第一次产生了心虚的念头。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阅读

陆承站在那里,心虚僵硬的表情和眼神,已然说明了一切。
顿时,大厅里响起一阵惊呼,男人们看着云倾冰掉的小脸,不少人升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
这陆承是傻吗
在“***”事件没有出来之前,这么个优雅美丽的女孩子,全心全意爱着他,他却丝毫不知道珍惜。
而一些心直口快的女孩子们,已经忍不住纷纷出言指责。
“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陆总,云倾小姐好歹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云千柔一掷千金的传闻那么多,居然从来没有送过你未婚妻东西,连最基本的生日礼物都没有你太过分了”
“你自己不送,居然还不许云倾收别人的,这已经不是过分,是恶心了”
“我要是云倾,有你这么个未婚夫在先,再有个男人愿意为我砸五亿送钻石,对比之下,我肯定也能收的理直气壮”
“陆承跟云千柔,简直就是一对渣男贱女别说云倾只是收了件礼物,她就算真的***,我也觉得情有可原”
陆承面对这么多刺人的指责声,脸色铁青,却没办法反驳一句。
尤其对上云倾此刻冰冷中带着一抹苍凉的眼睛,更是让他觉得心慌不已,就好像他真的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大事一样。
云千柔脸蛋煞白,隐隐发青。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是想给云倾身上泼脏水,却没料到云倾轻描淡写一句反问,最后却连累自己名声受累,更加坐实了她恶毒虚伪的罪名。
云倾这个贱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一向是沉默寡言不善言语了,为什么忽然间就变得气度出众伶牙俐齿了
云千柔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气的心脏发疼,再不敢多言,安静地低下了头。
唐堇色满意了,几乎想为云倾鼓掌,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这回复,简直不要太绝
清脆的拍手声,在一片指责声中,显得格外清晰。
唐堇色似乎还嫌不够乱,笑容满面,将他特意来看笑话的目的,表现的淋漓尽致。
“陆老爷子,请恕晚辈直言,像陆总这样眼明心瞎是非不分的男人,将来陆家若是他掌权,那就请恕晚辈不客气了。”
话语中透出来想要吞并陆家的寓意,几乎毫不掩饰。
陆承和陆夫人陆父面色一起大变,连指责唐堇色都来不及,胆战心惊地去看陆慕山。
陆慕山坐在高台之前,面容阴沉到了极点,浑浊的眼神透出凌厉与失望。
他一双枯木般的眼睛定定地盯着陆承,直到看得陆承冷汗都冒出来以后,才开口唤道,“星阑。”
一直看着云倾发怔的陆星阑愣了一下,然后不卑不亢地转过身,恭敬地问,“爷爷,您怎么了”
陆老爷子伸出枯瘦的手,没什么情绪地说,“扶爷爷***休息。”
陆星阑将陆老爷子扶起来,转身对着在场众多宾客,冷淡又不失礼貌地点了点头,“抱歉,爷爷身体不适,众位请便。”
说完,扶着陆老爷子上楼休息了。
虽然态度疏冷了一些,但那一身气度风骨,对比陆承所表现出来的教养气派,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陆承经此一遭,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会儿更是阴沉至极。
事已至此,他已经懒得去看陆夫人和陆父的脸色,缓缓地转过头,盯住了云倾,眯着眼睛,声音满是冷意,“云倾,你是故意的”
故意将事情闹大,让他在陆老爷子的寿宴上丢脸,跟唐堇色一唱一和,让老爷子对他失望,愤然离去
这个女人在报复他
这个念头闯入脑海中的时候,陆承怔了怔,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
云倾不可能报复他,她明明那么喜欢他
云倾言笑晏晏,仿佛刚才歇斯底里的情绪,没有出现过一样。
她对上陆承惊疑莫测的眼神,只是笑了笑。
陆承于她,不过陌生人,并且因着那个与她同名的,柔弱善良的云倾,她对此人,甚至极端厌恶。
代替真正的云倾质问过那一句以后,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
听到陆承的诘问,她连一丝愤怒的表情都没有,只是优雅地歪了歪头,看陆承的眼神,宛如再看一个跳梁小丑。
她不说话,但现场中人,看着一个纤细漂亮的大美人,被一个大男人指责欺负,顿时就有人忍不住了。
“陆总,你这话就过分,难道是云倾小姐让云大小姐在她一进门的时候,就耍心机手段要赶她出门”
“不仅如此,云倾小姐在陆老爷子出面,平息了事情以后,难道是她自己让你将她堵在大门外,口出恶言羞辱她的”
“难道你还要唐总听到自己公司的股东被你辱骂,必须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
陆承憋着满腔怒火,尤其此刻云倾疏远冷漠的眼神,让他心里更加不***。
他仔细想了想,今天除了指责了云倾两句,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所有的争端分明都是云倾先挑起来的
他心烦意乱到极点,恶狠狠地瞪着云倾,似乎想***她露出点熟悉的委屈表情来,“云倾,分明是你的错”
围观的人,纷纷皱眉,觉得陆承真心被惯的脑子有坑。
云倾微微一笑,讥诮地说:“今天已经算很好了,好歹有个缘由,要知道在陆总心里,云千柔摔倒是我的错,云千柔哭泣是我的错,甚至连她随便皱一下眉也是我的错,哪怕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云千柔考试没考好,还是我的错跟过往那么多事件相比,这点儿指责,算得了什么”
陆承目光一凛,怒喝,“云倾,你闭嘴分明是你一直仗着身份,容不下千柔,一直欺辱她”
云倾目光冰冷,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嗯,我一个父亲***母亲身死没人撑腰的小孤女,每次都能被你碰到欺负有爸有妈的云千柔,巧合多的令人习以为常,最重要的是,她作为一个被我欺负着长大的女人,不止成功夺走了我的一切,还落得一身美名我可真是劳苦功高”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全本章节完结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