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哄(温以凡桑延)

难哄(温以凡桑延)

导读:主角是温以凡桑延小说《难哄》给大家安排上了,难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以凡桑延小说《难哄》给大家安排上了,难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温以凡桑延小说简介

平静的生活中止于某个早上。前一天晚上温以凡在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却在桑延的床上醒来。清楚自己有梦游的习惯,温以凡只能跟他道歉并解释。但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情况后,她跟他打着商量,提了让他睡前锁门的建议——桑延不以为意:“你会撬锁。”温以凡耐着性子说:“我哪有那本事?”“为了侵犯我,”桑延缓缓抬眼,散漫道,“你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温以凡沉默两秒,诚恳道:“如果我真侵犯了你,你就愿意锁门了吗?”

难哄小说全文阅读

这个事情对温以凡来说,跟祸从天降没有任何区别。
并且还是毫无征兆的。
别说找她问意见了,温以凡压根没听王琳琳提起过已经找到室友的事情。这明明是跟她关系最大的事情,但这会儿她反倒成了个局外人。
在温以凡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已经就成了定局。
她觉得荒谬。
饶是温以凡再心如止水,反应过来之后,也觉得有些火大。她盯着面前的桑延,忍着直接把他赶出去的冲动。
毕竟从桑延刚刚的反应来看,也能看出他毫不知情。
温以凡没有迁怒别人的习惯,平复了下心情,垂眼把鞋子脱掉。而后,她指了指沙发的位置,像招待客人一样:“你先坐会儿吧。我不太清楚这件事情,先打个电话问问。”
桑延站在原地未动。
也没等他应话,温以凡抬脚走进房间里。
此时时间已经逼近十一点了。
温以凡本来的打算是回来之后迅速洗个澡就睡觉,没想过还得处理这些糟心事。她也没考虑王琳琳会不会已经睡着了,直接拨了过去。
响了十来声,那头才接了起来。
王琳琳还是雷打不动地已经***了梦乡,开始了她的美容觉。因为被人吵醒,这会儿语气带了不耐:“谁呀!有病吧!人家睡觉呢!”
温以凡:“琳姐,我是温以凡。”
王琳琳:“有事明天说,我困死了。”
“我也不想打扰你,就问你个事儿。”温以凡的语气很平,听起来没多大起伏,“你是把钥匙给别人了?房子里现在有其他人在。”
“啊?”听到这话,王琳琳的声音清醒了些,“是谁去了?不会是我男朋友吧!你可别偷偷勾搭我男朋友!”
“不是。”温以凡说,“是桑延。”
“这样啊。”王琳琳明显松了口气,跟她解释,“噢,我想起来了。我这不是一直没找到人接替我吗?就挺愁的,所以没忍住跟我男朋友提过几次。”
温以凡耐心听着。
“他可能是不想看我这么不开心,就私下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情吧。”王琳琳嗲声嗲气地开始炫耀:“我自己也不知道呢,他应该是想给我个惊喜。”
“……”
温以凡本以为她会觉得抱歉,哪怕只有一点。
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她是真的,极其,非常地讨厌去管这些事情。
说好听点是脾气好性格大气,不会去跟别人计较这些小事。但实际上,她自己清楚,她只是觉得别人做什么事情都跟她没有关系。
其他人今天是好是坏,是死是活,都跟她毫不相干。
她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有人误解她,对她态度不好,对她说话阴阳怪气,只要对她没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又有什么关系。
这影响不到她的情绪。
毕竟这世上的烦心事多了去了,如果事事都计较,人还怎么活。
这些年,温以凡对待任何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只要不做出对她生活有影响的事情,她不会去跟人争执,不会去得罪人,不会去选择跟其他人站在对立线。
王琳琳还在那头说:“那个桑延是现在住的房子着火了,所以得临时找个地方住。哎呀,你就跟他住呗,这也——”
温以凡打断她的话:“您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
可能是没听过温以凡用这么不客气的语气跟她说话,王琳琳愣了几秒,才道:“你这么凶干嘛啦,吓我一跳。这又不是什么猥琐男,桑延长得又高又帅的,家里还有钱。这么一想,你不是还赚到了吗?”
温以凡重复一遍:“您就告诉我,您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那我又不知道!你怪我干嘛呀!真是的!”王琳琳刚被吵醒,又被她这质问般的语气气到,态度也不好了,“噢,我知道了。你倒也不用想那么多,怕他还喜欢你。”
王琳琳:“我听我男朋友说了,桑延大学四年都没交过女朋友,也没见他跟哪个女生靠得近。就天天跟他同宿舍的另一个校草混在一起,他们学校的人都默认他俩是一对了。”
温以凡气极反笑,想听听她还能扯出什么花来。
“他到现在都没谈恋爱!这问题肯定很大呀,可能是这几年逐渐认清自己的性向了。”王琳琳说,“这么一想,我男朋友还有点危险呢。”
温以凡知道王琳琳这个人确实不靠谱。
但没想过,她能这么不靠谱。
温以凡闭了闭眼,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她多说。
王琳琳没耐心跟她说了:“放心吧,他肯定是基佬。而且就算不提这个,跟异性***也没什么啊,我之前有个对象就是***时找的呢。”
她这话说完,温以凡终于开了口:“听您这么说,您跟苏浩安感情这么好。”温以凡的语速缓慢,像在温柔上裹上了绵密的针:“那这段时间一直开法拉利来接您的那位,一定是他朋友了。”
王琳琳瞬间消停:“你什么意思。”
“啊,对了,既然您觉得跟桑延***这么好,那您回来跟他住?”
“……”
“反正多一个也不嫌多,同时踩两三条船,”温以凡笑,“对您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
同一时间,客厅。
桑延打通了苏浩安的电话,按捺着火:“你脑子有病?”
“***。”苏浩安那头有些吵,听起来是在酒吧里,“大哥,平和点,peace点ok?你干嘛啊怎么一上来就骂人?”
桑延冷笑:“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房子里有别人住。”
知道是这事,苏浩安瞬间轻松,理所应当地说:“那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找人***还能省点房租给你的房子装修呢。”
桑延:“我犯得着跟人***?”
“你是犯不着,那这人不是我们温女神吗?”苏浩安笑嘻嘻道,“行了行了,我明白的,你不用谢我,都多少年兄弟了。”
“懒得跟你说,”桑延跟他说不通了,“我现在上你家。”
“滚,老子今晚要干事,别他妈来烦我。”
“我一大老爷们儿,”桑延说,“跟一姑娘住一块,你觉得合适?”
“***这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跟我说‘尚都花城’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这话呢?”苏浩安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被打成狗的脸是怎么回事儿。行了,别在我面前装了,这事儿咱心知肚明就行……”
“……”
“而且咱温女神长得多好看,这种事情你觉得不会发生第二次吗?”苏浩安说,“桑爷们儿,去当个贴身骑士,人家说不定哪天眼一抽,就看上你了呢——”
那头还没说完,桑延听到了里头房间门打开的动静。
他气得胃疼,直接掐断了电话。
下一刻。
温以凡出现在他眼前。她看向他,温和又平静地说:“咱俩谈谈?”
……
两人坐在沙发的两端,静默无言。
温以凡先开了口:“这事情应该算是个乌龙。现在时间也很晚了,要不这样,我帮你在附近订个酒店。”
桑延靠着椅背,懒洋洋地看着她。
温以凡思考了下,又道:“你之后再找合适的房子,你看这样可以吗?”
听着她把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桑延似笑非笑道:“你倒是安排的妥当。”
“你现在还没住进来,现在也不用浪费时间来收拾,既然咱俩事先都不知情,也不用把这个错误扩大。”温以凡解释,“而且你应该也不习惯跟人一块***。”
错误。
桑延抓住其中的俩字。
说这些话的同时,她的眉头皱着,唇线也抿得很直。跟平时那个遇到什么事情都毫无波动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仿若遇到了让她很苦恼、并极为难以接受的事情。
却又不好意思直白说出来。
怕惹恼了他,又怕被他缠上。
所以小心翼翼地说着让他能接受的场面话。
桑延抬眼,意味不明地重复:“你又知道我习不习惯?”
温以凡耐着性子说:“***需要时间来磨合,而且一般是因为经济问题才会选择***。你的经济条件也并不需要委屈自己跟其他人***。”
“我这不是房子烧了,”桑延一停,“钱都花在装修上了。”
温以凡提醒:“你开了家酒吧。”
桑延语气很欠揍:“不怎么赚钱呢。”
“……”温以凡暗叹了口气,委婉道,“而且,记者不是什么朝九晚五的工作。我的作息很不规律,会经常加班,也经常早出晚归,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休息。”
“噢。”桑延存心给她找不痛快,“那你平时回来的时候动静小点儿。”
“……”
怎么说他都像是听不懂,温以凡干脆直接点:“咱俩是异性,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你也不想在家的时候做事情还要考虑再三吧。”
“我为什么要考虑再三?”桑延直勾勾地看着她,忽地笑了,“温以凡,你这态度还挺有意思。”
温以凡:“怎么了?”
桑延的声音没什么温度,说话速度很慢:“你是觉得我还对你念念不忘,会像以前那样再缠上你?”
“……”温以凡差点呛到,“我没这个意思。”
“倒是没想到,我在你心里是这么长情的人。”
“我是在合理解释我们现在的情况,你不用太曲解我说话的意思。”
“行李都搬上来了,我懒得再折腾。我最多就住三个月,房子装修完我就搬走。”桑延扯了下唇角,“希望我住在这的时候,你不要跟我套任何近乎。”
温以凡忍不住说:“你这就一个行李箱。”
“我倒也想问问,你这么介意是什么原因?”桑延的脑袋稍稍一偏,吊儿郎当地看向她,“怎么,还是我说反了?”
“什么?”
桑延上下扫视她,而后,云淡风轻地冒出了句。
“忘不掉的人是你?”

难哄小说免费阅读

瞧见他的神情, 温以凡才突然察觉到,局面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带了火.药味。
但温以凡没有要跟他争执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惹了他不快。她对桑延本身并没什么情绪, 火气仅针对王琳琳一人。
“没有, 你不用担心。”温以凡顿了下, 平静地说, “我哪敢打你的主意。”
“……”
“我也不是介意,就真只是想跟你说明白这个情况。”温以凡说, “我不知道是说了哪句话惹你不开心了。但这事情确实来得突然, 我现在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且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情绪都不太好,加上时间也不早了。”温以凡想了想,又提,“要不这样, 你今晚先住下。咱俩都再考虑一下, 明天等我下班之后再谈。”
桑延依然看着她, 没吭声。
温以凡:“***不是一件小事情,我们也不能现在立刻就决定下来。毕竟如果你今天觉得合适,明天又觉得接受不了要搬, 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又是一阵的沉默。
温以凡是真想去睡觉, 这会儿什么都不想管。在这多坐一秒,都觉得在浪费自己睡觉的时间。她有点没耐心了:“那不然你自己再考虑会儿, 我先去――”
我先去睡了。
“行。”桑延忽地出声打断她的话,声音不带情绪, “你明天几点下班。”
“不一定。”温以凡顿了下, “我尽量八点前回来吧。”
桑延抬了眼, 轻嗯了声。
话音一落,温以凡立刻有种被赦免了的感觉。她站起身, 往里头指了指:“那你今晚睡主卧吧。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你得自己铺个床。”
说着,她看向桑延的行李箱:“你应该带了床单被子那些吧?”
桑延没应话。
温以凡也没再问:“那我洗漱一下去睡了,你也早点。”
随后,温以凡回房间,拿上换洗衣物进了浴室。她困得眼睛都开始发疼,蔓延到头都快炸裂。但她洗澡的速度还是快不起来。
等温以凡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不见桑延的人影。
他的行李箱还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主卧的门照常关着,听不到任何动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了。
温以凡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喊他。
临睡前,温以凡看了眼手机。
王琳琳在不久前给她发了几条微信。
王琳琳:【小凡,对不起嘛。我刚刚在睡觉,所以语气可能不太好。我知道这事情是我没处理好,我已经问了我男朋友那边了。他跟我说没想太多,但我们知道直接给钥匙是不太妥当,吓到你了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王琳琳:【他说会跟桑延说清楚的,让我也替他跟你道个歉。】
王琳琳:【你别生气了……还有,那个法拉利是我表哥的车啦,你不要误会。[/亲亲]这事情你要帮我保密喔,不要告诉我男朋友,他不太喜欢我跟我表哥来往。】
温以凡没有回复,又回想了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跟王琳琳发的火算不算太过,但她那会儿因为后怕,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如果今天来的人不是桑延。
如果王琳琳把钥匙给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像她之前那样的邻居那样的人,她现在是不是还能这么安然无恙地躺在这床上睡觉。
温以凡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温以凡都不再想跟王琳琳有交集。
温以凡开始思考跟桑延***的事情。
冷静下来之后,再来考虑这件事情。
她突然觉得,这事情好像也不是很难以接受。她对室友的要求并不高,合得来的同性当然是最佳选择,但人品没问题的异性也没什么关系。
桑延这人虽然嘴贱欠揍了点,但温以凡还是非常相信他的为人。
加上他也不是要长住,只是住三个月,也算是给了她一个缓冲期,能去找一个合适并能跟她长期***的新室友。
不过温以凡觉得。
经过一夜的沉淀,按照先前桑延对她的态度来看,他应该不会愿意跟她朝夕相对。
-
翌日清晨,温以凡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没看来电显示,直接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意外听到那头传来母亲赵媛冬带笑的声音:“阿降。”
温以凡眼皮动了动,嗯了声。
赵媛冬喊的是她的小名。
温以凡出生那天恰好是霜降,当时她的名字还没起好,父亲就临时先喊着她“小霜降”。后来起了名字但也叫习惯了,干脆把这当做小名。
等她年纪稍大些,这小名渐渐就演变成了“阿降”两字。
但这小名,除了家里那几个人,现在似乎也没其他人会这么叫她。
赵媛冬:“你这是在睡觉吗?妈妈要不要晚点再给你打过来?”
温以凡:“没事儿,我醒了。”
“宜荷那边冷不冷?你记得多穿点衣服,我看天气预报,那边零下十来二十度的,看着可吓人。”赵媛冬关切道,“可别感冒了。”
“好。”
赵媛冬叹气:“你都好久没给妈妈打电话了。”
“啊。”温以凡脱口而出,“最近太忙了。”
“知道你忙,我也不敢打电话打扰你。不过这也快过年了,”赵媛冬说,“我就来问问你,今年回不回?”
“……”温以凡没反应过来似的问,“回哪儿?”
那头顿时沉默,隔了几秒,声音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什么回哪儿呀,回妈妈这儿啊。妈妈都好些年没见你了,你郑叔叔也想见见你。”
温以凡睁眼,温顺道:“我还以为你让我去大伯那。”
听到她这话,赵媛冬笑了笑:“我也不是一定要你来我这,你想去你大伯那也可以。”
“我比较想去你那,”温以凡睁眼,语气温和,不带任何攻击性,“不过你跟郑可佳提过吗?她愿意让我春节的时候住你们那儿?”
――再次沉默。
就像是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也只不过是随口的客套。并没有想过她会同意。
温以凡唇角弯起,很快便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哪儿都不去。”
没等赵媛冬再出声,两人间的对话就被一阵清脆活泼的女生打断:“妈妈,你快过来!这橘子怎么挑呀!”
像是将尴尬打破,又像是将之加剧。
光听语气,温以凡猜也能猜出那是郑可佳:“诶!你怎么在打电话,你这样我以后都不陪你出来买东西了!”
“好好好!马上来!”赵媛冬应着,低声说,“阿降,妈一会儿给你打回去啊。”
没等她再吭声,赵媛冬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急匆匆的。
似是生怕惹恼了那个小祖宗。
温以凡把手机扔到一旁,翻了个身,想挣扎着睡个回笼觉。
她没被这通电话影响情绪,但也睡不太着了。
温以凡是典型的被人吵醒之后就很难再睡着的人,尽管她现在依然困得不行。她又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干脆爬了起来。
正想进卫生间里洗漱时,忽地瞅见客厅的行李箱。
一晚上都没挪过位置。
温以凡才想起昨晚的事情,有些纳闷。
桑延不用拿衣服洗个澡的吗?
温以凡没太在意,飞快洗漱完,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门。走到玄关处穿鞋的时候,她眼一扫,突然发现桑延的鞋子不见了。
如果不是因为桑延的行李箱还在,温以凡都要默认他是不打算***,直接走人了。
温以凡迟疑了一阵,才下定决心过去敲主卧的门。等了一会儿,里头没任何反应。她又敲了三下,而后道:“我***了?”
又等了一会儿。
温以凡拧动门把,小心翼翼地往里推。
里头空荡荡的,床上只有床垫,没有人在上边睡过的痕迹。跟王琳琳离开的那天没任何区别,只是因为无人居住,桌上落了点灰。
-
温以凡出了门。
在去往公司,坐地铁的路上。
虽然温以凡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但桑延昨晚没选择住下,还是给了她一种自己非常不近人情的感觉。
就如同自己提出让他今晚住下的事情只是个幻觉,亦或者是提的态度实在过于恶劣,让对方的自尊心根本无法接受。
她像是变成了一个恶人。
思来想去,温以凡还是给他发了条微信。
【你昨天在哪儿睡的?】
这消息出去后,直到温以凡到了单位,桑延都没回复。
之后她也没时间去想这个事情,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吃午饭的时候,才有时间喘口气。等温以凡再看手机时,桑延依然没有回复半个字。
他这个态度,温以凡也不知道今晚的谈话还能不能进行。
温以凡只能又发一句:【我们今天在哪儿谈?】
温以凡:【是在房子里,还是约个地方?】
这回桑延回复得快了些。
在温以凡午饭吃完之前,他回了句:【晚上八点,你家。】
温以凡:“……”
这他妈看着怎么这么暧昧?
盯着这消息看,温以凡感觉回什么都不太对劲。但不回复好像也不太好,到最后,她干脆硬着头皮,强装心无旁骛地回了个“ok”的表情。
……
临下班前,钱卫华突然给温以凡扔了个线索,让她尽快写个新闻稿出来。她在这上边花了点时间,出公司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了。
怕桑延会等得不耐,温以凡提前告知了他一声。
到家门口的时候八点刚过半。
温以凡打开门走了***。
里头黑漆漆的,桑延还没回来。
把钥匙放在鞋柜上,温以凡垂眼,突然注意到王琳琳的那把钥匙此时也放在上边。她顿了下,拿到手里盯着看。
倒没想过桑延连钥匙都没拿。
温以凡没多想,坐到茶几旁烧了壶开水。
客厅有些静,温以凡干脆打开电视。水烧开的同时,门铃响了起来。她起身去开门。
桑延插兜站在外头,身上换了件深色的冲锋衣,看上去像是新的。他的眼周一片青灰色,似乎是熬了夜,神色带了些困倦。
温以凡跟他打了声招呼,而后给他腾位:“先坐吧。”
桑延没搭腔,自顾自地走了***。
两人坐回昨天的位置。
温以凡给他倒了杯温开水,在切入主题之前,随口扯了几句:“你昨天睡哪儿了?我看你好像没在主卧睡。”
桑延接过水,但没喝:“酒店。”
温以凡有些意外:“你不是懒得去吗?”
桑延冷淡道:“我没有在别人家睡觉的习惯。”
“……”
他这话的意思大概是。
昨晚还没决定好他是不是要住进来,这房子就只能算是温以凡的家。他如果当时住下了,就等同于默认自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接受了她施舍的可怜虫。
“你睡得好就行。”温以凡喝了口水,轻声说,“那我们开始谈吧?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点,你都听明白了吗?”
“嗯。”
温以凡问:“你考虑好了吗?”
桑延瞥她,反问:“你考虑好了?”
温以凡:“嗯,我对室友没有太高要求,人品没问题,互不干扰就行了。而且你不是只住三个月吗?也没多久。”
桑延挑了下眉:“你对我这么放心?”
温以凡一愣:“没什么不放心的。”
桑延笑了,慢腾腾地说:“但我对你不太放心呢。”
“……”
那你就别住。
对他这种三句不离自我陶醉的行为有些无言,温以凡忍了忍:“我在家基本不会跟室友沟通,之前跟王琳琳一块住的时候就是。你要还不放心,你在房间的时候锁好门就行了。”
上八千把锁她都不管。
桑延眉梢稍扬,没对这话发表言论。
温以凡又问了一遍:“如果你都能接受的话,那我们就来谈谈***的注意事项。”
桑延:“谈什么?”
“首先是房租和押金,”温以凡非常公事公办,“王琳琳搬走的时候,把房东的微信名片推给我了。合同是以王琳琳一个人的名义签的,还有半年到期。”
温以凡:“房租是月交,一个月五千。押金是一个月的房租,现在是我在垫付,既然你现在搬过来了,那这个钱就咱俩平摊?”
桑延懒洋洋道:“可以。”
“那我跟你说得清楚些。”温以凡弯腰,从茶几底下拿出个本子,往上边写数字,“我现在住的是次卧,你接下来要住的是王琳琳先前住的主卧,会带个卫浴。所以你的房租要比我的高一些,一个月三千。”
说到这,温以凡停了下,抬头:“这样你可以接受吗?”
桑延单手支着侧脸,视线放在她身上,散漫地听着。
“嗯。”
单独的空间,因为说话,两人间距离也在贴近。
“水电费是用存折交的,我前段时间去打了流水,”温以凡把头发挽到耳后,翻出存折看,“现在里边还有八百多。”
算到这,温以凡说:“那这样的话,你先给我转五千九就好了。”
说这话的同时,温以凡抬头看向他。
桑延收回眼:“行。”
“另外,毕竟住在一起,很多东西也不可能分得一清二楚。生活消耗品这些,费用我们也平摊?我明天再给你列个清单出来。但如果你不原意的话,我们各用各的也可以。”
这点破事儿桑延压根懒得管:“算完直接报个数给我。”
“钱这方面大概就是这样。”温以凡说,“我没有异性***的经历,所以我也没什么经验。虽然你只住三个月,但我们还是提前说一下各自的要求,可以吧?”
桑延倒是配合:“你说。”
“我的睡眠质量很差。所以第一条是,希望在正常的休息时间,也就是晚上十点到翌日清晨九点,你不要弄出什么大的动静声。别的时间我都不会干涉。”
他说话像是一次只能蹦一个字:“行。”
想到男女有别,温以凡补充:“第二条,注意卫生,弄脏的地方得自己收拾干净,公共区域穿着不能过于暴露。”
听到“暴露”两字,桑延轻嗤了声:“你想得美。”
“……”
“最后一条。”温以凡没花时间去跟他计较,“带朋友回来前,要先问过对方的意见。不论是异性还是同性。”
提起这茬,温以凡突然想起个事儿:“你有女朋友吗?”
桑延抬眼:“嗯?”
“你有的话,”温以凡提醒,“你得提前跟你对象说一下这个事情。如果她介意――”
“放心,没有。”桑延勾了下唇,语气不太正经,“但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
温以凡:“?”
桑延:“我暂时呢,还不想谈恋爱。”
“……”
“好的,那如果在我们***的期间,你找到对象了的话,我们再沟通这个事情。”温以凡补了句,“我找到之后也会跟你提一下的。”
桑延唇线僵直。
温以凡想不到别的要求了:“我暂时就是这些,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要求。”
“想不到。”桑延敷衍道,“想到再说。”
温以凡点头:“那我――”
桑延:“我睡哪个房间?”
“你走到最里就是主卧,王琳琳走的时候把房间收拾干净了。”说半天,温以凡才意识到最关键的一点,“你先去看看符不符合你的要求,不行的话现在再订个酒店也来得及。”
“……”
桑延嗯了声,起身往里走。
温以凡松了口气,有种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的感觉。她走回自己的房间,从衣柜里翻着换洗衣服。正想出去,犹豫着,又将贴身衣物用衣服掩盖。
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
温以凡只好把衣服放回去,走过去开门:“怎么了?不合适吗?”
“嗯。”桑延靠着门沿,朝主卧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搬过去。”
温以凡没太反应过来:“你是要住我这间?”
桑延又嗯了声。
温以凡房间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干脆直接身子一侧,给他足够的空间往里看:“是主卧没达到你的要求吗?但次卧的条件肯定是没有主卧好的。”
桑延随意往里扫了圈,点点头。
依然是那句话:“你搬过去。”
“……”
温以凡渐渐得出了个不大肯定的答案。
他是嫌三千块贵吗?
温以凡站在原地未动,隐晦表明:“两间房的房租不一样。”
虽觉得这话很尴尬,但因为经济条件,她还是不得不提:“是这样的,我现在还在试用期,靠补贴吃饭。两千块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桑延唇角抽了下:“没让你多给。”
“不是你要不要我多给的问题,”温以凡说,“谁付的钱多,谁住的房间条件更好。这是一件默认地,并且很公平的事情。”
“哪个房间条件更好,是我自己定的。”桑延尾音懒散,打了个转,“不是房子定的,懂?”
“……”
“而且你能讲点儿道理?”桑延慢悠悠地说,“既然我交的比重更多,那住哪个房间也应该是我先挑吧?”
“好吧。”温以凡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住那间?”
“嗯?没什么原因。”桑延气定神闲道,“就想给你找点事儿干。”
“……”
过了几秒,桑延又说了一句:“那房间味道太难闻。”
也不知是瞎扯的,还是实话实说。
……
温以凡的东西不算多,加上两个房间相距也不过两米,来来回回搬了几次也就搬完了。期间桑延一直坐在椅子上,模样像个大爷,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拿上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温以凡提议:“那既然这样,房子里的两个厕所我们就分开用?我一会儿去把我的东西拿出来。”
可能是觉得这事情基本沟通完了,桑延只抬了抬眼,没出声搭理她。
温以凡当他是默认,走了出去。到公卫拿上自己的洗漱用品,她回了房间。
刚刚忙着搬东西没太注意,这会儿温以凡才闻到,房间里确实是有味道。却并不难闻。是王琳琳用的无火香薰的味道。
看来这少爷受不了这种香味?
温以凡想去跟他说,主要通一下风,这味道过几天就散了。
但看到一地凌乱的东西。
想到还要再搬一次,她沉默片刻,还是选择作罢。
洗完澡,温以凡出浴室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瞬间的念头――房间里有个浴室还挺好,她也不用遮遮掩掩地拿着贴身衣物去洗澡了。
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温以凡有些头疼,把头发吹干后便开始铺床。
刚把床单铺好,温以凡听到手机响了声。
她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亮屏幕,发现是支付宝的转账提醒。
――桑延向你转账13000元。
看到这个金额,温以凡怔住。
很快就反应过来,桑延估计是嫌麻烦,直接给了她三个月的房租加押金和水电费。但这么算起来,要是想凑个整,给她一万二也够了。
这多的一千是干什么的?
想到这,温以凡联想到自己后来说的“生活消耗品”。
她最近没买什么东西,只有之前房子里的洗衣机太老旧罢工了。当时温以凡跟王琳琳商量过后,跟她合资买了个新的洗衣机。
王琳琳没用几次就走了,温以凡给她退押金的时候,干脆把这笔钱也还给她了。
温以凡不想占桑延便宜,边截图清单,边用手机计算器算完账。
算完后,顺着上边的数字把多的钱给他转了回去。
发出去的同时,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又重新拿起手机。
……
另一边。
听到床上的手机响了,桑延把毛巾扔到一遍,弯腰拿起来看。
――温以凡向你转账520元。

小说推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小编已经沉浸在难哄温以凡桑延小说免费完结完整版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